•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四十八章 请君入瓮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

        寒风吹的人身子都发紧,但对于吐蕃人马却是不太在乎,因为他们现在正在两侧的小丘上吃着羊肉,火把甚是通明,身穿羊皮,怎么能不暖和呢,不过虽说身上穿的好,但心情根本就不怎么样,看着漆黑的远方,他们都知道,这次的头功根本论不到自己了,本来二乌达就说过,这次来除了抢粮食以外,最主要的就是要抓那个叫李泰的县令,吐蕃人不会攻城,他们在平原作战几百年,最高的城墙也不过是一个木头栅栏,以前中原的城墙也能攻破,说的是城墙,但实际上就是一些土堆,几十个人反复的撞都能撞开。碰到矮的,打马都能跳过去。这或许就是中原人讲的君子吧。吐蕃人很喜欢这种君子,因为在于他们看来,这附近的百姓都是为他们干活的。到了年底,抢上一票就走,而后第二年还来,虽说这里增加了一些驻军,但城墙没变,嘿嘿,中原的人都是傻子不成?不过话说回来了,难怪二乌达要抓那个叫李泰的家伙,据说他们的城墙高的离谱,而且城里的粮食多的没边,二乌达还说了,谁要是能抓到李泰,必定有重赏,可是谁让自己论到第二波呢。中原人都孝敬父母,如今二乌达把李泰的爹困了起来,李泰肯定要出兵相救,据说他们那里还没有多少兵,哎,估计此时已经在前面的密林处被抓住了吧。虽说二乌达赏赐了不少羊肉,可是与抓到李泰相比,这些都算个什么啊。

        “统领!前方怕是已经抓住了吧?”一个手拿羊肉的吐蕃士兵问道。

        此时这个统领正大马金刀的座在锅前,用小刀从锅里扎出一快羊肉,听到士兵问话,冷哼了一声把羊肉扔到锅里,喝了口酒言道:“哼,密林里藏了两万人马,能抓不住吗?唉。二乌达就是偏向,那么好的事情竟然给了他们,要是让本统领去。五千人就能抓回来。谁还在乎这点破羊肉。”

        那名士兵言道:“统领,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二乌达给了咱们羊肉,即使咱们抓不到那个叫李泰的,咱们也没白忙活。您想想,咱们要是比那些在泯州打仗的,那不强了许多。就算前面能抓到李泰,他也没羊肉啊。您也知道。咱们这快一个月都没到羊肉了。能有的吃就不错了,是吧。”说完,特意上锅里扎起一块羊肉笑道:“统领,这块肉好,您吃。”

        那名统领笑了笑:“嗯,等回去把你提个小官当当,你姐姐都跟我提好几次了。呵呵,本统领就不明白,都是一个娘生的。你怎么就那么黑呢。哎呀,别说,都有点想了。”

        那名士兵笑了笑:“那就谢谢统领了。”说完,转身离去,眼神很是鄙视。小声嘀咕道:“早晚有一天累死你。”

        突然。就在此时,前方出现了一片火把。这些人杂乱无章的向这边跑来,座在山丘之上地统领伸着脖子笑道:“妈的,一看都是孬种,跑起来都没个像样的。”话音刚落,就听斥候上前言道:“统领,前面来了一批人,好像是咱们地人马!”

        统领点了点头:“看到了。嗯?他们怎么停下来了?去问问怎么回事?”

        看着斥候跑过去,那些人说了几句话掉头就跑,斥候跑回来言道:“统领,那些人是前面的人马。李泰只带了两千人马。但速度奇快,看见有人埋伏,转头就跑进密林之中了。虽说杀了几个人,但是李泰带的人马太少了,一进密林就不好抓了。那个密林藏下五万人马都不成问题。要是这两千人进去,当真是不好找。所以前面让咱们进去帮着捉拿。”

        “哦?有这好事?不会是骗咱们吧?”

        斥候言道:“那些人说了,您要是不去也行,反正他们早晚也能找到,您去了无非就是快些。那些人说完就跑了。看样子很急。”

        统领座在那里琢磨半天:“他能这么便宜了我?不能吧?”

        “统领,那咱们是去还是不去?”

        “不去!”统领言道:“让这小子自己去抓吧。万一咱们去了,李泰的人马在从密林处绕出来,那岂不完了。嘿嘿,最好是别让他们找到,此路乃是李泰的必经之路,要是能绕出来,也得从这过。”

        “那万一绕不出来呢?”

        “这……再等等吧。”统领心道,我可不能听信他们地话,万一去了人没找到,回来后不得被二乌达给咔嚓了?可是这好事上哪找去?万一他们找到了,我岂不是更丢人?嗯,只有这么办了,想到这里,统领起身喊道:“两侧各出五千兵马。去前方密林中抓捕李泰,你过来。”

        刚才给他拿羊肉的士兵走到身前言道:“统领!”

        “去的时候给我好好查查,嗯,你先带一千人吧。你的队你先领着。其余人马有副统领带着。快去。”

        “哎哎哎!谢谢统领!”那名士兵抽出腰带喊道:“兄弟们,给我走。咱们抓李泰去。”

        “抓李泰……”瞬间,万人齐喊,浩浩荡荡地从山坡上下来向前方冲去。

        没过多久,来到前方密林路旁,看了一眼地上尸体,又往里瞧了瞧,不仅皱眉,这名刚上任地千夫长本想带人冲进去,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走到骑马而来的副统领身边言道:“副统领,您看这里面没有多少火光,咱们还进去吗?不能有乍吧?”

        副统领骑在马上琢磨一会言道:“你先进去!”

        “啊?我……”

        唰!副统领抽出弯道:“***去不去!”

        “去,去,小人这就去。”说完,一咬牙,看了看后面高举火把的兄弟喊道:“兄弟们。跟我进去。”

        一时间,一千多人跟着进入密林。没走多久,就见到前面来了一百多号人,千夫长抽出刀喊道:“什么人?”

        “自己人!”那些吐蕃士兵来到跟前忙到:“快把火把熄灭,咱们不能让人发现。你没看这里都没亮光吗?”

        “哦!”千夫长点了点头:“把火把都灭了。灭了。”说完,回头言道:“你们怎么就这么点人?”

        士兵言道:“我们等了许久不见你们到来。这不正要去找你们呢。你们怎么就来这么点人?”

        “人不少,都在密林外面人。看见这里面没有光亮没敢进来!”

        “你们来了多少人?”

        “一万!”

        “怎么就来这些?行啊,告诉外面的人进来吧。你们跟我们走,我带你们见我们头去、”

        千夫长点了点头,连忙到外面把剩余的人马都喊了进来跟着一百多名士兵走到里面,此时林中静静的。根本听不到有什么声音,副统领心里正在琢磨,突然发现不远的周围冒出了一百多个火团。

        “怎么回事?什么东西?”看着火团突然间乱飞,副统领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自己的人马四处倒下。心中突然一惊:“怎么回事?快……”话未说完。感觉嗓子被什么东西堵住,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扑通一声,随着战马一起倒在地上,连动都没动便撒手人寰。

        黄烟渐渐散去,漆黑的密林中没有一个站立地身影,过了一会,只见一个人影站了起来,把手放在嘴里打个口哨。瞬时,地下站起一百多号人,从四周慢慢地向那人中去:“公子,都完事了吧!”

        “嗯,都完事了。妈的。没想到那个吐蕃统领还挺精明的。特意分出了一半人马前来。”

        “那剩下地一半怎么办啊?”

        “呵呵,我引他一次。就能引第二次!潘哥,你换上咱们地衣服,带上八百人跑到前面,露面后就往回跑,一定要让那个统领看到才好。记住,装地一定要像,嗯,很累的感觉。如果他们不来,你们就冲,但就算是能冲过去也不要冲,让他们感觉咱们已经累地不行了,这样他们才能追。其后我带兄弟们那边围成一个大圈。只要你们过去我们就放烟。记住,这次行动有些危险,你们骑马地时候要记得把解药塞进马鼻子里。多塞点。还有,从这边进来后,别停,直接从那边绕出去,这林子里面风小,你们绕个大圈到前面拐弯处会合,到时候我带兄弟们都过去。”

        大庆嘿嘿一笑:“公子,你这叫请君入瓮吧?”

        “嘿嘿,管请谁,他们进来才是最重要的。潘哥,一切看你的了。”

        “成,公子瞧好吧。俺这就去南山前辈那里带着人马过去。”

        看见大庆离去,李泰笑了笑言道:“走,兄弟们,咱们到另一处埋伏!”分割线

        李泰带着人静静的爬在地上等着潘大庆地到来,算算时辰,心里不仅着急,从河州出来已经一天了,连一半地路都没走过去就碰到两批堵截之人,如果再这么耽误下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泯州。不知道大哥和父亲能不能坚持住,应该可以吧。毕竟那是几万人,真杀起来,没个一天也杀不干净,可是、可是这都过了两天了。也不知道行不行。李泰越想心里越着急,不由的抓这地下的泥土狠狠的砸了一下。不行,既然出来了就不能多想,不管如何都要用最快的速度到达泯州,冷静,冷静,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冷静。

        “大人,您听……好像是来人了。”

        李泰点了点头:“嗯,隐约能听到,告诉兄弟们。准备好家伙!”

        话音刚落没多久,就看见远处火把林立,杀声震天,马蹄声渐渐近了,就听大庆喊道:“兄弟们,进树林……”

        “哪里跑!”

        一时间,远远的看着前一批黑影迅速的通过眼前,李泰心里笑道,别说。这潘哥逃命的速度奇快。喘息地功夫就跑出好远。

        “停下,停下!”骑在马上的统领站在原地看了看言道:“这林子里有古怪,咱们不能再追了。”

        “统领。可他们没有多少人啊。”

        “你懂个屁,中原人就会这手,万一咱们掉进人家的套里,即使跑出来也要扒层皮,告诉士兵。后队变前队,马上撤出去……”

        李泰爬在远处点了点头,不错,还没迷糊。可是谁让你点火把追进来的?你这不是明显的给人目标吗?说完。一叹气。一挥手。后面地人把已经绑好地***放在铁箭上点燃后射了出去……

        “不好……撤!”

        可是已经晚了,一个火团飞出去,一百多个火团跟进来,就在统领命令撤退的时候,第三场毒气战正式上演……

        听着令人发寒地惨叫声,瞬息间便停了下来,李泰知道,又有一批人马葬送在自己的手上了。但这种事情又能怪谁呢?总不能看着他们***河州百姓不管不顾吧。怪只怪他们包围了父亲,怪只怪他们过来拦截自己。怪只怪自己想出的办法太阴毒了。想想自己第一次在与大食国比试的时候杀了对方三百多人。自己竟然吓哭了?现在转眼间一万人马倒在自己的面前,为什么不哭?是不是我变了,变地越发的阴毒了,其实我只想让自己的兄弟少死几个,难道我有错吗?想一想到惠山剿匪之时杀了一些人。其后到草原上一夜之间杀了十万人。这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个飞跃,十万人都杀了。还差今晚的四万人吗?或许,真像师傅说地那样,用这样地方法杀人要遭天谴吧。天谴就天谴吧,总比自己的兄弟死了要强吧……

        “大人!咱们也撤吧。”

        身边人的呼喊把李泰从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点了点头言道:“先去前方把火都灭了,快点。”

        “大人,咱们灭火干嘛?”

        李泰笑了笑:“干嘛?这里片密林死了多少马匹你们知道吗?至少两万多匹啊,咱们还不知道第一次埋伏的人有多少马匹呢。要是把这些马匹都拿回城里,够你们吃多长时间?想过吗?天天吃肉不好?”

        “嘿嘿,好好,咱们还真未想过。”说完,喊了大家一起灭火,其后跑到转弯处跟大庆会合。

        看见李泰远远赶来,大庆迎上去笑了笑:“哈哈,公子,俺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啥好消息?”

        大庆用手一指前面笑道:“那些人都没了,刚才斥候回来报,山丘上正在炖这羊肉呢。哈哈。”

        李泰骑上战马哈哈大笑:“那还等什么?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走!”

        跑到山丘之上,看着锅里炖的羊肉李泰,转头对南山言道:“师傅,这东西没毒吧?”

        南山用银针探了探,又撒进一些药面笑道:“没毒,吃吧。”

        李泰喊道:“兄弟们,做人不能不仗义,人家上树林里抓咱们去了,咱们得帮帮忙啊。吃吧。”说完,特意挑出一块大肉递给南山:“师傅,吃!潘哥,告诉大伙,先少吃点肉,多喝汤,缓和,其后把肉带着,边走边吃。骨头给獒犬。”

        咬了几口羊肉,当真是肥的流油,一边喝汤,一边往兜里揣了好几块,其后还特意跳出几块带肉的骨头扔给青龙,一千人的饭量不大,可是兜子大,一会地功夫,除了剩下少许羊汤,几乎每个人都装了不少肉,就连獒犬都吃了不少骨头,一千多人一股子膻味,可算上直冲霄汉了。

        吃完饭,除了一身热汗,李泰写了一封信对大庆言道:“潘哥,找两个人回河州送给芝萌,让他找人多带些车过来,到密林中把马匹都拉到城里,守城的时候将士就有肉吃了。你估计时间来不来得及?”

        大庆嘀咕道:“咱们跑到密林的时候也就用了半天时间,等咱们的人到河州的时候怕是天色已经大亮了,再等芝萌带人出来,再加上装车,在加上返回,正好地一天。怕是他们回到河州便地明天晚上了。嗯,应该说是今天晚上。此时怕是早就过午夜了。”

        李泰点了点头:“嗯,咱们到泯州怕是要尽中午了,即使全力往回跑也是后天早上到河州。行。”说完,叫来两人,让他们把信送到河州,并且嘱咐芝萌,一定要快。拉回河州后立刻扒皮,把马匹大卸八块,其后浇水冻上,内脏别扔,分类冻好等等不再细表。看着送信的两人向回走去,李泰看了看天色:“潘哥,前面应该没有埋伏了吧?”

        大庆点了点头:“嗯,在往前走便是一马平川,应该没有埋伏了,而且咱们还有斥候呢,当无大碍!”

        “行,告诉兄弟们。全力赶路。驾!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