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兆州知县来访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

        河州县衙。

        五个粗壮的蜡烛将屋中照的通亮,李泰,大庆,南山,李景,元帅,李安民、李元霸,芝萌都坐在那里不语,凝儿帮着燕儿去给这些人安排住的地方,而且还要调集粮食等物,所有的事情都很繁重。此时大庆的虎烈营虽说没有组建,但都跟着出去维持秩序或者是干活了。

        良久元帅一敲桌子:“吐蕃,你们欺人太甚!连我大炎子民都不放过,本帅跟你没完。”

        李景的脸色铁青,李安民更是满脸的怒火。李景言道:“四弟莫要生气,咱们想一想,如果你是冯海,你该怎么做?此时冯海已经知道大炎目前的情况,就是这边闹翻天了三位皇子都会按兵不动,就算陛下知道了此事,暂时也是无兵可派,如果一旦派兵,***的道路打开,这天下就彻底的乱了。此时,所有的压力都***在泰儿的身上,四弟,咱们帮他想想,如果你是冯海,此时该当如何?”

        元帅喊道:“那还用想吗?肯定冯海是知道无人管他,所以才有恃无恐的进来。他那种人还会有什么妙计?不过就是能杀的杀,不能杀的全数赶到河州来。他知道咱们不能不管,只要人越多,耗费的粮食就越多,发生的事情自然就多。这样,他就越容易攻城。除此之外,老夫看不出别的来。泰儿莫怕,实在不行咱们就关城,来多少人咱们也不开!虽说会死上一大批人,但这河州要是真归了吐蕃,一旦开战,咱们死的人就更多了,不是老夫说什么。这城要是没个二三十万人,怕是想攻下来都不易,为了将来,咱们现在狠下心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李泰明白元帅的顾虑。他是从大局出发。宏观的看待此事,但李泰不行。他不能看着这些难民在城外被吐蕃人肆意的***,如真到了那时候,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冲出去跟他们拼命。就算死了,也对得起这些灾民了。当然,这些话他没有说,作为一个县令,如此时期,最重要的就是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分析好事态的发展,找出妥善的办法才是最主要的。

        李景叹了口气:“四弟说地有理。泰儿,如你是冯海,你又当如何?”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绝对不会***手无寸铁地百姓,本来以为他们昨天就应该到了河州,谁知道他们竟然没有来,而是在泯州屠城,唉,怨就怨在咱们的兵将太少了,要是给小爷五万人马。小爷都敢跟他们拼了。今天已经让蒲松连夜赶制剪枝等物。只要他们敢攻城,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李景摇了摇头:“泰儿,如老夫想得不错,他根本就不敢攻城!”

        “为什么?”

        李景言道:“老夫觉着你地毒烟弹已经暴露了你的***锏,虽说空地不行。但如果风向适宜。一夜里足可以杀掉他们几万人马。冯海绝对不会去冒这个险,如果他克制不了你这个毒烟弹。我想,他是不会来的。”

        “他怎么克制?”

        “你救你爹逃命之时,可是燃放了许多,老夫敢说,或许是马踩,或许人死了扑上去,肯定能剩下几个。只要找到高人一看,定然能瞧出来里面地端倪,所以,想要***此事,根本就不难。你与老夫说过,那个毒烟不过就是你从一猎户手上得到的,想来也不会高深到哪里。但如果他们有了解药,而且也做出来这种毒烟弹了,你又该如何?”

        “我……唉!”李泰摇了摇头,心里实在郁闷,都怪自己了,自己只会做***,***不会做啊,但只要给李泰足够的时间,相信还是可以做研究出几种武器的。到时候就不用这么被动了,可是事到如今,又该怎么办呢?就像李景说的,要是他们也制造出毒烟弹了,对河州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啊。

        而就在此时,突然有人敲门,一名衙役进来后言道:“大人,有位大人找您!”

        “嗯?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有人找我?他说是谁了吗?”

        “说了,他说他是兆州的县令!”

        “兆州的县令,他来找***什么?”李泰嘀咕了一会,言道:“让他在客厅等候!”

        “是!”

        李景言道:“泰儿,老夫想得不错,怕是他是找你求救来了。”

        “嗯,孙儿也是这么想的,爷爷稍后,孙儿去去就来。”说完,整理衣衫而去。

        来到大厅,见到一人带着师爷正在大厅内来回走动,看样子甚是焦急,李泰轻咳一声从后堂进来笑了笑:“原来是兆州知县刘大人到了,下官有失远迎了,还请恕罪!不知道大人来此,有何指教啊?”

        刘大人见到李泰进来,连忙擦了一下汗,像见到爹一样走到跟前,哭丧的言道:“李大人,求您看在咱们是邻县的份上,帮下官一把吧。”

        李泰一愣笑道:“别,别,本官才是下官。嘿嘿,您座,您座。什么事情咱们慢慢商议,刘大人,不知道您找本官何事啊?”

        刘大人一叹气,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李泰:“李大人一看便知!”

        “哦?”拿着信看了刘大人一眼笑道:“何事能把咱们刘大人难为成这样?”说完,打开信件,没过多久,手便有点哆嗦,只见上面写道:“刘大人,本王乃吐蕃二乌达阿瑟达,想必大人也知道,泯州前几日已经被我吐蕃占领,而且,屠城近五万多人。本王看到刘大人一片爱民如子地份上,提前跟您说一声,给大人五天时间,要是不把兆州百姓迁徙到河州。本王到后,鸡犬不留!”

        李泰低头不语,良久才言道:“刘大人,你找本官何意?”

        刘大人与师爷对视了眼言道:“李大人啊,这吐蕃的皇子已经说的再明白不过了,他在泯州屠城之后,就要到兆州了。而大人乃是河州知县。河州如今城墙耸立,将多粮足。此时已经有不少百姓怕是要到河州来避难了,下官,下官想先跟您说一声。想让兆州的百姓迁徙过来,不知道李大人觉着如何?”

        李泰笑了笑:“按说都是我大炎子民,咱们又是邻县,彼此帮助那是应该的。”看见刘大人不住点头,李泰又道:“可是如今这个时候怕是不行啊,大人也都知道,吐蕃屠城,泯州乡下之人都跑到河州来避难了,这一来就是两万多人,现在河州住的。吃的,那是相当紧张了。如今本官都没有地方安置他们了,哪还有地方安置别的百姓啊,我看刘大人还是带着百姓逃亡吧,兆州以前也算是富裕之地,想来粮食必定也不缺,不如就带着他们能走多远走多远吧。如吐蕃攻取河州,要是坚守不住,下官怕是也要像三国时期的刘皇叔一样,带着百姓远走千里了。唉。如今真是帮不上刘大人地忙了,河州从明天开始关闭城门,刘大人请便吧。”李泰说完,叹了口气喊道:“来人,拿纹银五百两。”见到有人拿来纹银。李泰将银子递给刘大人言道:“河州虽说大战在即。却也能拿出一些银两,还请刘大人收下。已作盘缠!”说完,座回原位,请茶送客!

        此时刘知县拿着李泰送来地银子,欲哭无泪,突然到李泰身边扑通跪倒哭道:“大人救我啊,呜呜……大人救我,下官知道有错在先,可下官这次真是为了百姓啊,我兆州近六万多人,真要是给屠了,下官就是转世当百世的***也还不了这个债啊!”说完,转身接过师爷送过来地包袱交给李泰言道:“李大人,李大人!这是下官所有的家当和一些地契,下官知道李大人不缺这些银子,但这是下官的一片心意。李大人年少有为,英明神武,乃是不可多得地栋梁之才,还请李大人别与下官一般见识,收下此物,李大人,说实话,下官要是跑便跑了,可是百姓是无辜地啊。下官虽说是有些贪财,但也是一方父母。如李大人能在河州给兆州的百姓一块气息之地,下官愿意大人随意处置,大人要是同意,下官这便把命交给大人,如大人觉着下官怕死,吐蕃到来之时,下官第一个冲出去如何?”

        看着刘知县地样子,李泰实在不忍心再说什么。这个官员李泰看他很不顺眼,但面临百姓危机之时,倒是敢挺身而出,换成别的知县,怕是早就卷着家当跑了。正当李泰要说话的时候,刘大人的师爷上前言道:“李大人,实不相瞒,我家大人确是贪财,但对百姓也是照顾有佳,河州未建立之时,兆州在附近的州县也算是最富裕的了,当然,这跟河州相比却是天壤之别。我家大人的夫人接到此信后,第一个便是要收拾家当逃跑,大人知道后,更是当着外人地面亲手杀了夫人,如今,大人膝下只有一子在外读书,浑然不知道家中的处境,李大人,小人敢问一句,我家大人这么做已然不错了。官场之上,没有钱财哪有升官之道,我与大人相交二十余年,起初我家大人也不是这样,但这都是***的。事到如今,虽说两位大人只见有些怨仇,但百姓是无辜的。就请李大人看在我家大人杀妻留城的份上,帮帮兆州的百姓吧!”说完,跪在地上痛哭不已。

        看着当初不可一世的县令跪在自己的面前,李泰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高兴,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县令为了百姓能亲手杀了自己的发妻以正视听。这样的官员,虽说贪财,但也让人敬佩。

        不知道何时,李景突然出现在客厅之中,李泰叹了口气:“爷爷,您来了”

        刘大人跪在地上见到李景,立刻爬到跟前抱着李景地腿哭道:“恩师,恩师,救救学生的百姓吧。恩师,学生有错,学生有错,即可愿意以死谢罪,还请恩师看在往日的份上,救救百姓吧。呜呜……恩师啊……”

        李景上前扶起刘大人言道:“子明啊,莫哭,莫哭。虽说你是依靠皇子。但最后能为了百姓做到如此地步,为师甚是欣慰。自古多少官员都在钱财上落马,你能在关键之时守住大义,已经算是不错了。你放心。我家泰儿不会不管的。不过是为了当初去兆州取粮的时候与你有些隔阂罢了,你作为知县,明知道他是我李景之孙,还要听信皇子差遣,派土匪杀我孙儿。难道你以为我李家不知道吗?哎,事到如今,你没跑,已经大出为师地预料了,虽说你与泰儿曾经为敌,但在对百姓地事情上。你还是为师的学生!”说完,叹了口气对李泰言道:“泰儿,你就帮帮他吧。”

        李泰言道:“刘大人,你我地恩怨谈不上有多深,虽说你找人杀我,但本官看在你能为民地份上也不与你计较了。如今本官想问你几句话,还望如实相告!”

        “李大人请问,下官一点言无不知!”

        “你兆州共有多少百姓?”

        “六万三千四百七十人!”

        “有多少粮食?”

        “足够百姓吃上一年地。”

        听到这里,李泰真是长长的吐了口气,有粮食就行啊。虽说河州有粮食,但也不知道要与吐蕃对抗到什么时候,而且后面还有皇子,李泰已经准备做出长久地打算。如今有粮,压力减轻不少。其后又言道:“有多少兵将?”

        “只有不足三千人了。离兆州百里本有驻军。但不知道何音,已经撤走了。”

        “有多少银两?”

        “这……不足十五万!但百姓手里多少还有些。下官此处还有近十万两银子。”

        李泰点了点头言道:“如此,刘大人先请回去,其后召集万民,说明缘由,如外地有亲戚者可以现行离去,最后剩下的人可以到河州,但本官与你说好,所有的银两与兵卒都要交给河州县衙,刘大人乃兆州知县,到了此处,要负责兆州百姓地日常生活,免得他们乱起事非。不知如何?”

        “好,好,下官一切听从李大人调遣。”

        “如此便连夜回去吧。一切处理完毕后,带人来河州吧。”

        刘知县听到李泰发话,激动的跪下连磕几个头,与李景告别后,匆忙的返回兆州!

        见到刘知县走后,李泰叹了一口气起身笑了笑:“爷爷,孙儿这么做对吧?”

        “嗯,如此甚好。泰儿,你与老夫说实话,算上兆州的百姓,再加上相继而来的,怕是不下十万,这十万人,河州能养活多久?”

        李泰一耸肩:“不知道,要是光吃的话,估计两年不成问题吧,节省些,三年也行!”

        啊?这回轮到李景傻了,虽说他知道河州的粮多,但绝对想不到会多成这样,凭空增添了十万人,竟然还够吃上两三年的。就是京城也没这个本事啊。想到这里,李景摸着李泰的头笑道:“好孙儿,当担大任。好。”上前牵着李泰的手笑道:“走,与爷爷进屋商议事宜!”

        回到房中,李泰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芝萌起身言道:“那我现在就去通知燕儿与凝儿,看看能不能多腾出些地方,这么冷的天,在外面过夜怕是就要冻死人了。”说完,看了李泰一眼,转身离去。

        元帅瞧了瞧李泰笑道:“小子,放心吧,你在城楼之上的事情老夫已然知道了,芝萌性子再烈,也不会在此时找你麻烦的。定然会处处帮你料理,但如果此事了解,老夫可就不知道了。哈哈!”

        李泰笑了笑:“唉,说起此事,都是怪我,主要是见到灾民心就慌了,没想过那么些事情。芝萌做的对。是我鲁莽了。等过了这阵子,定然好好的哄哄她。爹,您在想什么?”

        “啊?”李安民一愣,随即言道:“我在想,那个吐蕃的皇子肯定是不想去拿兆州,不过就是吓唬一下罢了,他是想用兆州的百姓给泰儿你施加压力。哼,真是一招狠棋啊,此时百姓恐慌,要是治理不好,内讧之时定然有人扇风,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李泰笑了笑:“算了,别想那么多了。爷爷们负责研究对策,孙儿自己有事要想一想!”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