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人民战争(上)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

        李泰与南山从县衙中走出,对众人言道:“都回去吧,吐蕃兵营不远,我与师傅片刻即回。都回去吧。”说完,搂起破碎的衣服给大庆看了一眼笑道:“内置软甲,膝盖藏着***,飞刀齐备,不用担心。”

        元帅言道:“泰儿,到了军营处可要多加小心。南山道友,有劳了。泰儿身子虚弱,你要多担待些才是。本帅在城墙之上等着你们。”

        南山抱拳言道:“元帅放心。贫道定会将泰儿带回、”说完,两人骑上战马而去。

        来到城外,李泰看了看绑在边上的人头笑道:“幸好尸体还在,呵呵,不然还有些棘手呢。师傅,您的人头还热乎的吧?刚割的,应该新鲜。”

        南山举起鞭子要抽,李泰笑道:“虽说没骑紫云,但师傅也未必追的上。驾!”

        夜色深沉,天上的星辰依然明亮,此时冯海右边的眉毛不住的乱跳,不仅用手摸了摸,座在椅子上将书扔下,揉了揉眼睛,起身来到帐篷外呼吸了一会空气,负手看着远处的河州,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乌达,天气寒冷,您还是歇息吧。”身边的副将言道。

        冯海整了整白色的披风,摇头言道:“不必,本乌达就是想清醒一会。他们已经进城四天了。为何还未动静?”

        “前面有人,准备弓箭!”此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帐篷周围一片紧张气氛。

        冯海看着远处而来的两骑渐渐靠近,嘴角扬起一招手:“让他们进来!”话音刚落,就见马上之人扑通摔到地下,看样子已经虚弱的不行了,年轻之人躺在地上。拿着布兜对着附近的士兵言道:“快、去见乌达!”

        几名士兵立即上前搀扶李泰与南山两人来到冯海帐篷内,冯海见到两个布兜激动不已,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李泰与南山两人,李泰虚弱得点了点头,微微抬手指了指其中一个布兜。冯海连忙上前拿起,看到包裹中摆放着李泰的人头哈哈大笑,得意的声音在整个帐篷中回响,回头看着李泰与南山言道:“佐别,你立下大功,本乌达要好好地赏赐与你。”

        看着包裹中的人头,冯海笑道:“李大人,久违了。没想到你我几日不见,你便做了这刀下亡魂,呵呵!你可算是我的侄子,本乌达就将你的人头送到太子手上吧,想必他会厚葬于你的。”

        “咳……咳……”南山一阵咳嗽,用手捂着嘴良久不语。好像是在忍受煎熬一般。

        冯海连忙转身,很是殷勤地言道:“佐别可曾受伤。来人,去请太医来。”南山连忙摇头:“时日不多,请屏退左右,有要事告与乌达!”

        “何事?”

        南山看了看屋中之人言道:“今日有人闯营,带来了一些消息。”说完,看了看左右,想说还不想说,很是为难。

        冯海一挥手:“你们都下去!”其后来到南山面前问道:“闯营之人带了什么消息?”

        南山刚要说话,突然一捂胸口喷出一口鲜血,虚弱的小声言道:“是……是……救兵……”

        “啊?此时河州还有救兵?怎么回事?”看到南山欲要倒下。冯海连忙上前扶住:“快说,到底怎么回……呃!”冯海身子一哆嗦,张着嘴竟然说不出话来,看着南山对自己一笑,随即胸口一麻便倒了下去。

        “成了!”李泰立刻跃起,连忙来到冯海身边对着南山竖起大拇指笑道:“师傅,您真行!”看着倒在地上的冯海,李泰嘿嘿一笑:“许久不见,你依然没有本官帅嘛!”

        “莫要胡闹,此时咱们还在吐蕃军营之中。怎么将他带出去却是难题!”

        “切。人都抓了还难什么?不行把刀往脖子上面一架,怎么也出去了。嘿嘿,先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说完,连忙开始在帐篷中开始收刮。找了半天。李泰只拿了一些地图和书信,又在冯海身上搜出一把刀。看着他身上穿的软甲,李泰嘿嘿一笑:“妈的。装备跟小爷一样,脱下来!”随后,三下五除二的将冯海的内甲扒下,还有一些金银之类的,李泰根本不想带,反正过了到了明天这些都是自己地,急什么。带着还怪沉的。

        “师傅,这个内甲您穿上,万一穿帮了,跑的时候也方便!”

        南山笑了笑:“为师不用,你还是留着吧。泰儿,咱们该出去了。”

        “等一下!”李泰示意南山不要出声,走到帐篷帘子处听了听,随后跑到床边,用刀子拉出一细缝,观察了一下敌情,嗯,还是后面守护的人较少,李泰来到南山身边言道:“师傅,此时这些兵卒还未睡觉呢。咱们再等等。等到他们睡熟了,咱们一起下手将帐篷外的清理一下。徒儿刚才看过了,此时有几匹马离咱们不远,一会夺了便逃!”

        见到南山点头,李泰用小刀在帐篷里面割了几个小口,李泰把***掏出来笑道:“冯海啊冯海,亏你聪明一世,以为帐篷阴暗一些,晚上就不会被刺杀了吗?哼,这样更好。迷烟升起,周围怕是没人能察觉出来。”说完,掏出火折子将迷烟点着,开始等候。

        过了一炷香,悄悄往外瞧了瞧,还好,都睡熟了,只有帐篷边上的副将还在站岗,此时已经困的不停地点头了。李泰在帐篷里面隔着布瞄准了那人的后脑,飞刀一出,听到一声闷响,李泰嘿嘿一笑,挑起帐篷看了看外面,见到不少兵卒都已经各种姿势的沉沉睡去。虽说远处还有巡逻的。但自己这边绝对安全。不由回头给了南山一个眼神,南山将冯海绑在身上,悄悄跟着李泰来到马匹之前,跨上战马。轻轻催动坐骑,向着军营外一路小跑,见到周围有没睡好的兵卒,李泰甩手便是一刀,马匹一点点的催动。声音越来越大,李泰使劲一夹马腹,与南山两人急速向河州跑去。

        “有人……有人跑了……”

        “追!追!”

        “他身上是、是乌达,咱们乌达让人抓了。”

        “快追啊!”

        此时李泰骑在马上一路狂奔,听着身后的喊声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知道他们即使发现了也追不上自己,不由拿出一个烟火腾空放起,一声红光过后。已经能看到隐隐开启的城门。

        看着两人向这边急速跑来,大庆与元霸立即出城迎接,大庆来到身边瞧了瞧,发现南山身后绑着一人不觉大喜,回头冲着城墙之上地人喊道:”成功了。成功了。二乌达抓回来了。”

        哄

        此时城墙之上突然亮起无数火把,上下不停挥动,伴随着一片欢呼之声。李泰与南山来到城内,元帅与众人走到城下见到冯海,所有人都高兴异常,李景笑道:“上天循环,报应不爽,要是他们不找人假扮泰儿,泰儿又能如何进入军中擒来二乌达?呵呵,泰儿又能如何立此奇功?”

        “嘿嘿,关云长百万军中取上将人头如探囊取物,孙儿我吐蕃军中擒乌达。如、嗯……如什么?”

        芝萌笑道:“关云长温酒斩华雄,李寻欢片刻擒乌达、倒是有的一拼!”

        “那是,咱是谁?你们不知道啊,刚开始幸好我跟师傅都装成重伤之人让他们疏于防范,要是真连第一关都不过去,怕是要身首异处了。随后进入营帐,师傅将帐内之人赶出,其后趁着冯海不备点其穴位,又绑在身上冲出军营,听着好像简单。但步步惊险啊,嗯?不对啊。师傅,这里好像没我什么事吧?”

        众人哈哈大笑,南山言道:“这李代桃僵之计甚妙,为师不过是用了一张脸。动了一手而已。不足挂齿。”

        “那咱们俩谁功劳大?我忍着伤、受着疼、百万军中将他擒来……”

        “徒儿功劳最大。呵呵,如此可好?”

        李泰嘿嘿一笑:“嗯。这话我爱听,对了,大伙说,咱们是让他看着咱们杀吐蕃之人呢,还是等杀完后再告诉他一声?”

        “哼,他***我泯州百姓,焉能如此便宜了他?让他亲眼看着自己地族人都是怎么死的。本帅现在想起来气得牙都痒痒。”

        “对,让他看着!”

        “就让他站在城楼之上看着。”

        李泰点了点头,明白大家的用心:“既然大家都是这个意见,那么咱们就让他们见识见识吧。如不所料,吐蕃知道皇子被劫定然不敢冒然退兵,更不敢进兵,如此为难之时,咱们就帮帮他吧。潘哥,咱们明天按照计划行事,嘿嘿。兄弟可就不出城了。这身子实在是太虚弱了,刚才好悬没从马上掉下来。体力活还是你们干吧。两位爷爷师傅随我城墙观战。师傅也别去了。”

        南山笑道:“泰儿起先受伤,能办成此事以属不易了,为师明日就在城墙之上看着吧。”

        当

        太阳慢慢升起,河州城中地大钟再次响起,在这新年到来之际,河州尽三十万的百姓手上拿着锋利的农家武器,迅速的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知道,大人说过,只要警钟响起,就是到了拼命的时候,看着李泰站在台上,所有的百姓不由的在他身边站好,等着李泰发布命令。

        看着下面连绵几里地人群,每个都拿着搞头叉子,李泰喊道:“把人给我带上来!”

        话音刚落,只见虎烈营押着二人走到台上,李泰指了指这两人言道:“诸位乡亲,你们知道这两人是谁吗?”

        见到大家摇头,李泰喊道:“他们就是吐蕃地二皇子,三皇子!

        “啊?”百姓一听就傻了,这可是吐蕃的皇子啊,怎么到这来了?后面的人群听不到李泰的讲话,拍着前面人地肩膀问了几遍。听到后也不由地惊讶,渐渐地,人群越往后传地越快,惊叹之声也越来越大。

        李泰很满意这个效果,但就在此时。有人提出了一个让他更满意的问题:“大人,这两位皇子您是怎么抓来的?”

        “呵呵,这位三皇子,是咱们虎烈营用一千人的性命换回来地。大家可能注意到了。最近河州比原先多出了好些战马,这就是本官带人在草原之上的战果,那一战,不止得了战马。最关键的是,咱们抓到了这个皇子。当时为了保密。本官也没干告诉大家。那一千名死难的兄弟如今已被火化。骨灰还存放在出佛寺中。”李泰说完,不仅叹了一声,这一千个兄弟真是他的一块肉啊。

        看了看冯海,李泰言道:“这位二乌达,便是本官与师傅两人在对面吐蕃军中抓回来的。呵呵,今天是大年三十,本官就把这两人送给大伙了。如今他们地皇子都在咱们手上。对面吐蕃的军队便是群龙无首,一盘散沙。诸位乡亲,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杀……杀……杀……”此时百姓异常兴奋,连皇子都在手上了。还怕这些兵将吗?

        李泰点头喊道:“对,现在咱们要痛打落水狗,他们攻我河州,***我泯州百姓,更把兆州地百姓逼的无家可归,如今,老天爷开眼了。咱们报仇的时候到了。本官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此时,就在吐蕃军营的身后,咱们还有十三万的人马。只要听到跑响,马上从敌营背后杀出。里应外合,咱们要大破敌军,咱们河州城内三十多万百姓,大家团结一心,奋勇向前,拿起武器。为泯州的五万多名百姓报仇,为我大炎无辜死难的百姓报仇!”

        “报仇!报仇!”此时百姓已经沸腾,跟着李泰地节奏拿起兵器高声呐喊。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直冲霄汉。

        “虎烈营听令!”

        “在!”

        “打开四面城门,架起一千架雾炮待响声过后。与一万四千名在押人犯从正门杀出!娘子军听令!”

        “在!”

        “响声过后。带上獒犬从西北杀出!”

        “是!”国防武僧团听令!”

        “在!”

        “响声过后,与平觉禅师一起从东南两门杀出。”

        “是!”

        看着一切准备完毕地兵将。李泰豪气顿生:“诸位百姓,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响声过后,四门同时出击!”

        “是!”

        李泰点了点头:“今天,我就将这两位皇子吊在城门之上,让他们好好看看,咱们是怎么报仇的。开城门!”

        此时吐蕃军营

        十几名统领座在一起不语,乌达被人从军营中劫走,这说出去谁能相信,可事实就发生在眼前,谁有能不相信?现在进攻也不是,退兵也不是,如今兵卒人心涣散,自从昨夜以后,不少人都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回家,而且,此时粮草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乌达说近日肯定会拿下河州,但谁也不曾想到,乌达自己被人从军营中拿走了。

        此时一位统领言道:“诸位,如今乌达被劫,咱们该如何是好,大家倒是说句话啊。”

        另外统领言道:“还能如何?现在要是回去,国主肯定把咱们全杀了。大家都知道,咱们国主最器重二乌达,如今……唉,三乌达,二乌达都被擒走,咱们群龙无首。这仗怎么打?”说完,一摔帽子:“妈的,打了这么多年仗,从来没这么窝囊过!”

        “报……”

        十几名将领全部站起,看着帐外冲进来的兵卒言道:“怎么回事?”

        那兵卒单膝跪地,手指着帐外言道:“统……统……统领,两个乌达被人、被人扒光挂在城墙上面了。”

        啊?

        统领们走出帐外,看着远处城墙之上挂着两个白条,身上还挂着两个横幅,正巧一名士兵赶回,有个统领问道:“那布条上写着什么?”

        士兵没敢说。统领上前一巴掌:“快说!”

        “回、回统领,两位乌达身上写地是风干肠地制作方法!”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