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六十七章 欢庆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砰

        一线火光冲天而起,变成一朵红色耀眼异常,转眼间万条银丝落下,引起人民一阵欢呼之声……

        此时李景站在城墙上乐的不住点头,元帅哈哈大笑:“漂亮,漂亮,还是人多热闹些,泰儿,泰儿!”

        李泰从远处赶来言道:“爷爷,何事?”

        元帅笑道:“咱们在哪吃啊?这几日衙门不供饭,想饿死老夫不成?”

        芝萌在身边笑道:“爷爷说笑了,您还没吃过万家宴吧!”

        “万家宴?何为万家宴?”

        芝萌笑道:“待过一阵子,家家户户、酒楼饭庄都会把他们的吃食拿出来放到门前,爷爷想吃什么就拿什么,整个河州城内都是这么吃的,大家三三俩俩的座在一起,喝点酒甚是高

        “哦?还有这样的吃法?”

        芝萌笑道:“那是呀,今晚咱们河州厨师学院还要开放呢,到时候还有厨艺表演呢,咱们这的戏班也没走,在河州大市场处还有唱戏的,杂耍的,说书的,连续好几天呢,可好玩了。”说完,芝萌转头对着李泰笑道:“是不是?”

        “嘿嘿,你都说了,我还说什么?哎拉我上哪去?”

        看见芝萌与李泰远去,李景元帅哈哈大笑,元帅言道:“此河州民风淳朴,泰儿真是治理有方啊,没想到还有万家宴,呵呵,咱们京城都没有啊,三哥,走。咱们到处瞧瞧!”

        来到城下,看着不少孩子拿着红色的小灯笼来回跑,元帅笑道:“三哥,咱们说治国,是不是也就这样吧。”

        “嗯,要是全天下都如河州一般,那真是百姓的福气了。”说完。长叹一声:“河州第一关过了,不知道陛下那边怎么样了。四弟,泰儿说他们正月十五便要动手了,咱们是不是该先回去?”

        “嗯,还是再看看吧!想来陛下应该能应付的了吧。嗯?什么这么香?”说完,看见不远处一个百姓把刚包好的饺子摆在门口。元帅上前笑道:“这是什么吃食?”

        “这是饺子,是咱们河州知县大人教的,您尝尝?马肉馅地。”

        “哦?那尝尝。”说完,拿起吃了一口,不觉点头:“嗯,甚好,甚好!三哥。你也来点?呦。那边还有呢,咱们尝尝那个。”起身拽这李景,又拿了两个饺子向远处跑去。

        李泰被芝萌拉到城下言道:“叫***嘛?”

        芝萌指着前面言道:“人家给你出那么大力气,你这个做县令的干嘛不去谢谢人家?”

        李泰看着怜月正在陪着几个孩子拿着红灯笼玩耍:“你让我怎么见她?你知道我与她的事情吗?”

        “多少听过一些,但不全,芝萌觉着,程姑娘人很不错,你为何这么对她?就算他杀了庞大人,如今立下这么大的功劳。也算是功过相抵吧?”

        “你连这都知道,还不全?你可知道我认了庞大人的发妻做了义母,我……你跟我说实话,我真娶她你高兴吗?”

        芝萌言道:“虽说心里不太舒服,但此女子真的很好。他为了师傅都可以潜伏***。光是这份情谊就很让人赞叹,为了你更是率领丐帮一半***前来解围。难道这样的情谊还不够吗?再说,他是丐帮帮主地女儿,你真有个什么闪失,不管是江湖之上还是庙堂之上,也没有什么人敢动你的心思,就算是陛下也要斟酌一下。如今她助你将吐蕃三十万军队一举灭掉,这份功劳难道还抵不上怜月犯的过错吗?反正不管你怎么想,你谢谢人家是应该的。”看见李泰不语,芝萌推着他上前:“亏你还常说什么常在花间走,片叶不沾身,这等女子你都不敢见!快去。”

        李泰明白芝萌的心思,无非就是想让自己能更有保命的本钱,看着怜月蹲在地下慢慢站起,身穿白衣,撩起耳边碎发瞧了瞧李泰笑道:“李大人好啊。”

        “怜……程姑娘好!”李泰走上前,看着怜月良久不语,曾几何时,李泰就算在剿匪之时都会想念于她,在泯州***地时候更是想见到她,如今人站在面前,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说不出来。

        “陪我走走吧。听说河州有不少好玩的地方,带***看看。”

        李泰点了点头,一路与怜月来到河州城外惠山脚下,怜月座在一块石头上看着月亮,嘴角微微扬起,闭上眼睛,好像在享受着柔美的月光,李泰看着她,不觉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不觉又是一叹。

        “你恨我吗?”怜月做在石头上言道。

        李泰摇了摇头:“干嘛恨你。”

        “嗯,那就好。看见你将河州治理的如此之好,果然不是江湖人物!”

        李泰笑道:“如果我在江湖,也会是一代大侠的。小李飞刀李寻欢,江湖上也有一号。也算是名人了。”

        怜月点了点头:“嗯,知道,还总听鬼***提起呢,李大人,想起海州之事,雪儿到现在也不后悔,后悔的不过是不能与哥……”话到一般,怜月含着眼泪笑了笑:“还要谢谢李大人当初相救呢,等过了今日,怜月便要出远门了。不知道与李大人何日相见,李大人才华绝世,不如在此月下为雪儿赋诗一首吧。要是永远不能相见,也好留个念想。”

        李泰看着怜月良久不语:“美人对婵娟,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呵呵,好一个不知心恨谁,李大人似乎把雪儿说成如怨妇一般,“怨”而坐待,“怨”而皱眉。“怨”而落泪,“怨”而生恨,至于怨谁?恨谁?怕是只有雪儿自己知道了吧。李大人今日一语,雪儿铭记心头。”说完,起身便要离去。

        “雪儿……”

        怜月身子一颤,背着李泰双肩微抖,良久转头笑道:“李大人何事?”

        “嗯。谢谢你,谢谢你解救河州!”

        怜月摇了摇头:“不必谢,这是雪儿愿意做地。李大人,天色不早了,雪儿腹中有些饥饿,要找芝萌姐姐寻些吃食。此处风大,大、大人莫感了风寒。”说完,转身低头离去,

        看着怜月地背影,李泰感慨良久:“见到了,她很好!就是有些瘦了。”

        “瘦了也是为你吧。”

        “谁?”李泰身子冒出一身冷汗,离着这么近居然没听到有人。转身一看竟然是南山。不觉左右瞧了瞧笑道:“你要吓死我啊。”刚要迈步,突然停下身子:“你是真的假的?”

        “呸!贫道……。”

        李泰嘿嘿一笑:“嗯,看样子是真的。”说完,走到南山身边低头言道:“***,徒儿这弱小地心灵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难受的紧!安慰一下吧。”

        南山笑道:“你要如何?”

        李泰嘿嘿一笑:“来,我翻翻,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刚要动手,听到远处的钟声响起。河州城内焰火漫天,听着百姓的喊声,李泰笑道:“过年了,过年了。***,您听。城里的百姓多热闹。”

        “是啊。这都是泰儿地功劳!”

        “***过年好,愿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呵呵,徒儿乖……你要干嘛?”

        李泰伸出手:“这都过年了,给点零花钱吧,要不送点啥?”

        南山打掉手言道:“等着,为师过几天给你个好东西,现在没有。”说完,转身走向城门,回头告诉李泰:“快走吧。去给你爷爷拜年。”

        李泰跟着进城,满城都是互相道喜之声,见到李泰过来,百姓涌上前来不住道喜,李泰也抱拳还礼,甚是开心。来到河州大市场,这里更是人山人海。往常人们都是在家中守岁,如今走出家门,与众人一起过年。还有鞭炮美食,甚是开心。

        “公子,公子!”

        “哦?潘哥,你们不是打扫战场呢吗?完事了?”

        “嗯,完事了。”大庆随手在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快马肉,把李泰拉到无人之处激动地言道:“公子,咱们发财了。”

        李泰言道:“怎么样?快说!靠,你别吃了。快说了。”

        “公子,咱们这次光战马就有十三万三千匹,还死了两万多匹呢。兵器三十万件,盔甲三万多套,粮草够咱们吃上半个月吧,银子倒没多少,也就二十万两吧。公子,咱们现在光马匹就十五万多了,哈哈,这些兵器盔甲要是化成钢,武装三万人不曾问题,哈哈。还有那个战车,梯子,好东西不少啊。”

        此时李泰激动的搓着双手,良久不语,妈的,这下发财了。突然言道:“咱们损失如何?”

        大庆言道:“獒犬没什么损失,但百姓怕是死了一万多,大部分都是在押犯人,人数现在燕儿凝儿正在统计呢,一会就有信!”

        李泰点了点头:“哈哈,好,好。哎呀,这下咱们算是赚翻了,哈哈。走,去给爷爷和你爹拜年。”

        找了许久,在厨师学院见到元帅与李景,两人正在对表演厨艺之人叫好,见到李泰过来,元帅笑到:“泰儿,快看,那个抻面甚好,那个,好家伙把面放脑袋上面削,还有那个做包子地,一个手就能做。哎哎们别抢别抢,给老夫留一碗啊。”

        李泰连忙拽住元帅笑道:“爷爷想吃哪天咱们专门吃。咱们战场打扫完毕了。”

        “啊?完毕了?走,快回去。你把别人都叫来。”说完,对着拉着李景往县衙走去。李泰吩咐衙役将众人都找回府,其后与大庆敢回衙门。

        此时新春,李泰先给诸位长辈拜年,正好凝儿燕儿赶回,李泰核实完战果后哈哈大笑,将账本递给李景:“爷爷。瞧瞧孙儿这次如何?发财了吧、哈哈。那谁,去到外面拿点菜回来。咱们好好吃一顿!”

        李景与元帅对视一言道:“孙儿,爷爷跟你商量件事如何?”

        “爷爷请说!”

        “能否容爷爷一些马匹?”

        “好啊,这吐蕃战马甚好,耐力强,速度也好。不知道要比咱们大炎地马强出多少,明日送两位爷爷每人十匹、不、每人二十匹。没事骑着玩。嘿嘿,孙儿现在大家大业的。不差那些。”

        元帅笑道:“兔崽子,你明明知道什么意思还装糊涂,这样,你们河州还小,放不下那么多马匹。老夫不贪财,你十五万匹马,容我十万匹如何?”

        李泰嘿嘿一笑:“此时您是谁?是我爷爷还是元帅?”

        “此话怎讲?”

        “要是爷爷,孙儿怎么可能送您那么点,要是喜欢,别干元帅了。到河州来,十五万匹都归你。要是元帅嘛。下官当然要孝敬您了,这样吧,十万匹战马,五千两银子一匹!”

        “我呸,你还不如去抢,十万匹战马要老夫五百、千、万……万万。***敢要老夫五万万两银子?”说完就要起身暴走。

        李泰连忙闪开:“这些本来就是抢地,要你点银子怎么了?不行我们自己养,对面的草原不错,哪天带人抢下来。养马!嘿嘿。再说了,就算不抢,兆州,泯州河州三个地界,怎么也养下了吧。要不少点。四千五百两?”

        “四百五十两都不行。本帅拿不出那些钱!”

        “那你自己带人去吐蕃抢啊,您掌管全国兵马。想要多少没有!想让我孝敬朝廷。没门。一匹都不给,我杀了吃肉。卖银子还能卖不少呢,嗯,先养着,其后繁殖,这十五万匹一年就能生一万五千匹马。两年就是三万,要是每年买一万匹,呀,哈哈,发财了,发财了,十年就赚翻了。”说完,很是得意的看了元帅一眼,拉着芝萌言道:“萌啊,不是我不给,他是要为朝廷,我当然不能给咯。来,座着,喝茶!”

        李景笑道:“泰儿,这样吧,爷爷也不欺负你。待过几天回京与陛下商议一下,给你一个好价钱,如何?”

        “嘿嘿,要不您是我亲爷爷呢,还是为了孙儿好啊。行,孙儿等……嗯?你要回京?干嘛?”

        “吐蕃已经战败,老夫在此已无意义了,如今河州坚固,连吐蕃三十万人马都攻不下来,想来几位皇子也都明白,太子正月十五要起兵,爷爷要回去主持大局啊。爷爷不在,要是***皇子来了,想必你也守得住吧。”

        李泰点了头:“放心,孙儿守得住!我河州万民齐心,三十万大军拿下了。再来多少都不怕。爷爷去摆平太子吧。”

        “泰儿,向你借两人如何?”

        “谁?”

        “吐蕃地二乌达,三乌达。”

        “不行,要是有了这两个乌达,你们要多少战马都有,不行,我还留着自己要呢,嘿嘿,给爷爷交个实底,孙儿不管要多少,反正他们肯定是活不成。”

        李景笑道:“那你也不能让我们老哥俩来趟河州,一点东西拿不回去吧?”

        “爷爷想要什么?”

        “把你那化肥、水泥、钢铁、摔炮、还有练兵之法给老夫写下来如何?”

        李泰点了点头:“嗯,也行,反正这是利国利民的事情,但这可是孙儿给您的,不是给陛下的。”

        “呵呵,老夫知道。”

        李泰一伸懒腰:“好,既然分完脏了,咱们就开饭吧。嘿嘿,真饿了,这可是年夜饭啊,多吃多得,来人,取点酒来!”

        话音刚落,只听头顶瓦片响,大庆冲出去良久回来言道:“好快地身法,只留了一份信。”说完,交给李景:“爷爷,此信是给您地。”

        李景看了一言,打开信惊呼“不好!”

        “怎么了?”李泰忙问。

        李景拿着信言道:“三位皇子已经进了京城,打算正月十五向陛下动手!”

        “啊?”屋内之人全愣了,李泰言道:“爷爷,这信如何而来,可靠吗?”

        “嗯,此信乃是朝廷专用印记,不可仿冒,乃是河州密使,不可假冒!想来定是飞鸽传书无疑!”

        李泰言道:“妈的,河州居然有探子?拽出来,弄死。”说完座下喝酒:“不好!我娘在京城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