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七十二章 谁稀罕当太子 27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子站在上方冷冷的看着李泰,而李泰则的目光根本不与他相对,不时的看看这边,看看那边。良久天子言道:“李泰,你恨朕吗?”

        “臣惶恐!臣不敢,让陛下陷害是臣的光荣,陛下知道臣必然能受此荣辱,并且能够忍气吞声苟活于世,所以陛下慧眼,这是臣的荣幸,对于有幸被选入被害名单,臣首先要感谢我的爷爷,没有他的算计就没有臣的今天。所以,臣不恨陛下。是陛下教导的好,让所有人都忠心于您,宁可将自己的亲人扔出去也要表白忠心,臣还差些!未能明白其中精髓。还请陛下恕罪!”

        李景言道:“泰儿,爷爷知道你有怨恨,但为人臣子……”

        “必当上表忠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生于安乐死于痛苦之中!”李泰未等爷爷说完,自己接下了话题。

        “你……”李景指着李泰:“你个逆子,庙堂之上岂能有如此臣子?”

        “嘿嘿,爷爷,陛下说的是家宴,此处不算庙堂。孙儿前番被说成***,其后又说成是太子,孙儿油多,有事没事便把孙儿架到火堆之上。孙儿习惯了。”

        几句话说的天子发笑:“李泰,你如对朕不满即可当堂说出,不必如此含沙射影为自己伸冤,朕掌管天下二十余年,承认有时是故意污蔑臣子。那也是逼不得已,但朕自问还算公正。如你有冤屈直言无妨。是朕的过错,朕不瞒着,既然朕说此事是家宴。那么咱们便座下谈谈。朕也有些事情要问你。来人。赐座。”天子说完,见到殿内只有不足十人,笑了笑言道:“大家随意座吧。”说罢,自己座在台阶之上笑道:“咱们今日便好好地谈谈。”

        李泰找来一张椅子座在旁边不语,天子笑道:“李泰,如今这里都是你与朕之亲人。有话便直说吧。”

        李泰言道:“陛下,请问今日之事,臣是有功还是无功!”

        “自然是有功!”

        “陛下打算赏赐些什么?”

        “朕想好之后才能告之于你。这些都是后话。李泰,听闻你恨朕,呵呵,朕想知道你恨成什么样子?你希望把朕如何?”

        李泰哈哈一笑:“陛下,臣给您讲个故事,有一日臣睡觉之时,突然梦见陛下晕厥于金殿之上。当时给臣乐的。拿起板砖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顿神打。打得本官浑身上下的舒服不已,那一段时日,当真是天天都高兴不已啊。”

        天子冷哼一声:“你倒敢说真话。要是换成一般人,怕是打死也不会说。李泰,听闻你突然武功大有精进,难道你以为此时地皇宫之内,无人能阻拦于你吗?”

        “看看,看看!”李泰伸手一指:“又威胁我了吧,大伙都看见了吧?我说陛下。你是不是职业病啊,不吓唬人你就难受?你以为手掌江山容易啊,就算你杀能杀多少?等什么时候你把百姓杀烦了,他们该掉头杀你了。您是皇上,是百姓中的帝王。更是百姓的领袖。嗯!知道领袖是什么吗?等臣有空再告诉您。臣不过就是一个县令,还是从六品。至于你这么一个皇帝吓唬吗?您一生气就杀这个杀那个的。首先你要懂得尊重生命,每个人的出身没有办法选择,但每条生命都是珍贵的。臣……算了,我跟你讲这些干嘛!”

        天子笑了笑起身言道:“李泰,朕知道你有本事,而且是有大本事之人,当然,你到了河州朕才看的更清楚一些,但你可曾看清楚朕?”

        “嘿嘿,不敢,唯一看清楚的都被你咔嚓了。臣自问还没那个胆量。”

        李泰几句话虽说没有大不敬,但却是句句跟着陛下较劲,即使一惯宠爱自己地铁娘子此时也拉下脸喝道:“泰儿,不可胡说!”

        要是别人说李泰,李泰怕是不会那么生气,可蔻英说自己,让他如何能忍,李泰起身言道:“我凭什么不能胡说,***嘛不胡说,他们算计完了,还不让人家喊上两句了?我天生就是挨宰的命?我从海州到了京城,哪天不是夹起尾巴做人,这个告诉我忠君,那个告诉我爱国,让我当兵我就当兵,让***河州我就去河州,到了最后,他们还联合起来算计我,把吐蕃三十万大军压在我的地头上,泯洲百姓五万多人,一夜之间被人***干净,他们谁管过?我爹被吐蕃大军困在军中你们谁救过?他们把所有的压力都给了我,还口口声声让我表忠心,凭什么?娘,您知道我在河州受了多少苦?当年第一次派粮,我爬在地上被土匪乱刀猛砍,要是没有百姓谁能救我?我能指望谁?现在好了,所有的事情解决完事了,我该救的救了,该抓的抓了。该杀地我也杀了,倒了最后,他们不仅拿龙袍陷害我,连句对不起都没有,还指望我忠君?吐蕃三十万大军围困河州,他们派过一兵一卒吗?是我人合商会出地五万人马不惧生死过来解围。你们以为娘子军怎么进来?那是丐帮早在京城铺下雷坑,不然谁救你们?所有事情都完事了。一句对不起的话都没有,还让我表忠心。我呸!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道理你们不懂吗?凭啥凡事都要我来抗?抓个***你们都能握出尿来。我怎么没好好说话了?我这就够意思了,实话告诉你们。要不是你们都在,小爷我现在就拿板砖喽他!”

        李泰越说越气,起身将周围的所有桌椅全部踹翻:“来啊,来啊,整我啊,小爷今天就砸了。有本事过来抓我啊。来啊。你们为了自己舒坦,抓着把柄就不放。我人合商会成立到现在做过什么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人合商会什么时候做过对天下不利的事情,什么时候做过对百姓不利地事情,什么时候做过对君王不利的事情?我才说几句话。这个告诉我不能顶嘴,那个告诉我要爱国。呸!你们自己家的事情牵着外人干嘛!太子那么大岁数,就算当皇帝还能当几年,威信没立起来就倒台,他要***这是必然。你把满朝文武牵扯进来干嘛?连自己地儿子都管不了,你还管什么天下!”

        一通发泄,李泰座在地上不语,不过周围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先前说别人,倒了最后居然只说陛下一人。这天底下哪有这样地臣子?李景就算在喜欢他,此时也不能让他继续胡闹下去。不由喊道:“李泰,再说就砍了你。”

        “哈哈,这不就是***锏吗?说的不好听就砍,说的好听就提拔,回头自己玩砸了还怪别人。你们想过自己吗?你们想过大炎为何有今日?你们想过为何太子要***?一个个说的好听。什么比前朝好多了。百姓能吃上饱饭了。这些就够了?那要你们这些人干嘛,还不如每人分块地回家种田了呢。大炎富?哪富啊?整个大炎物资流通何其可笑?一百多万的军队一年吃掉多少银两?他们都干嘛了?我……唉……我这次是来让娘亲回河州地。不是跟你们吵架地。陛下,你要想杀我,能抓住我就成。杀不了,待我回河州也不找你麻烦。你自己看着办吧。”

        天子看着李泰良久,突然笑道:“你说完了?”

        “说完了!”

        天子笑了笑:“好啊,说的好啊,多少年了,从朕登基大宝便很少听到这样地话了。尤其是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口中,呵呵,李泰,朕承认,是朕故意冤枉了你。你想让朕如何补偿?”

        李泰摆手言道:“别吓唬我了。还补偿?倒现在我还欠你一百万两银子呢。陛下真的要补偿。便降下圣旨,替我人合商会正名。当然了,既然说我人合商会无罪,那些银子也就免了。至于我?呵呵,您愿意升就升,愿意免就免。无所谓!”

        天子看着李泰问道:“李泰,你觉着,这天底下什么最珍贵?”

        “这得换人说了,要是我,自然是家人最珍贵,当然了,还有凝儿,燕儿,芝萌,还有一些朋友,这些都跟珍贵。总的来说,就是亲人吧。”

        “是啊!”天子点了点头:“是啊,亲人是珍贵,可是朕如今已经没有了亲人,朕,难道真的是孤家寡人了吗?李泰,你想当皇帝吗?”

        天子此话一出,在场所有地人都愣了。李景言道:“陛下,您……”

        天子一摆手示意李景不要说话,转身对着李泰言道:“你想当吗?”

        李泰此时连想都没想哈哈大笑:“小爷才不当呢,唉。说实话,有时候我很同情你啊。皇帝?哈哈。说地多好听啊。九五宝座就是天下权利的顶峰,有多少人都想座上去,可座上去又能如何?说好听的您是老大。说不好听的您就是一个干活的。不干。没意思!”

        听到李泰说话,大家不仅都出了一口气,还行。没迷糊,要是真说想当皇帝,弄不好今天人头就要落地了。天子点了点头:“你既然不愿意干就不干吧。呵呵,年纪太轻也不好,不如先当太子吧。”看见李泰刚要说话,天子言道:“回去吧,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朕累了,也要想想自己了。太后,跟朕走吧。”说完,也不跟别人打招呼,牵着皇后的手转身离开。

        前脚陛下刚走。后脚所有人都围了上来,大庆言道:“公子啊,当太子啊。您为啥不当?多好啊。”

        芝萌看着李泰良久,回头问李景:“爷爷,陛下为何这么说?”

        李景言道:“其实这些话陛下昨日就定下来了。泰儿治理河州,短短一年之内便变成富裕之地,所以陛下很想让他试试。老夫已经答应了。”

        “为啥?”这次不是别人问,而是李泰。看着自己的爷爷,李泰嘿嘿一笑:“行啊,爷爷。您可算给孙儿争了口气。妈地。气死小爷了。不过既然您同意了,孙儿这气也就消得差不多了。太子就不当了,我还是当您孙子吧。这么些年,我当孙子当惯了。”

        哈哈,李泰几句话说地大家甚是高兴,李景笑过后言道:“泰儿,老夫与陛下都看重了你为民这点,所以才让你当太子。你别让老夫失望。”

        “真当啊!不行。真不行,我河州还有一大摊子事呢,我水库刚建好,城墙还得修复,明年开春我还要开荒呢,我畜牧场刚建上,兵将还得凑上一些。抓的俘虏还得干活。经过这次吐蕃之战。河州也露出了很多缺点,都得一一完善啊。孙儿我忙啊。那太子有啥可当地,上面还有皇帝呢。说免就免,说杀就杀。爷爷,您晕头了?”

        “不行,陛下既然看的起你,你一定要当,泰儿啊。陛下的江山是从你外祖手上接过地。这也是陛下地痛楚,如今你将河州治理的如此之好。陛下甚是高兴。今日要是换成别人,陛下哪能连问几遍呢。如今太子刚废。对于陛下打击不小。国家不可一日无储君。你又是合适地人选。你就干了吧。”

        李泰摇头:“爷爷,您别说了。今天就是说破了天,孙儿也不想干。孙儿最大的愿望就是带着媳妇四处玩耍,哈哈。好美哦!芝萌。你喜欢吗?”

        芝萌笑着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就被李景抓到一边做思想工作。良久回来言道:“男儿志在四方,焉能贪欲享乐?你还是当太子吧。”

        “完了,完了,又一个被毒害地了。”李泰起身拍拍***:“你们商议吧。反正我是不当,谁爱当谁当。事情完毕,回家喽。对了,别忘让陛下下旨,为我人合商会正名!”

        看见李泰离去,李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泰儿。慢走。老夫有话要说!”上前拉着李泰的手笑道:“既然不当就不当吧。不如这样,如今立了大功,怎么着也得让陛下出顿饭吧。咱们谁都别走。就在这吃吧。老夫也饿了。”

        元帅连忙赶上来言道:“对对对!本帅也饿了,走,泰儿,跟本帅吃饭去。“说完,两人架着李泰强行离开。

        身后之人看着半天,大庆言道:“方姑娘,这是要干嘛?”

        芝萌摇头,又问蔻英,蔻英摇头:“管那么多干嘛。先跟上去瞧瞧!”

        ********************分割线**********************

        承香殿

        七八个人座在一张桌子上,看着上面的山珍海味天子笑道:“既然泰儿不愿意当太子就算了。朕再找别人。但有功就要奖赏,朕想好后一定重赏于你,咱们今天先在一起吃点饭吧。来,此时不比庙堂,不用拘束,诸位与朕痛饮。”说完带头干了一杯。

        李泰也没客气,喝完低头猛吃。这几天忙活的当真是累够呛。而且皇帝还要给人合正名,这对于李泰来讲已经是最好的报答了,如今在一起吃饭,心情那是相当的好。所以吃起来也甚是卖力。当然了,大庆第一次座在这里。吃的很是拘束,李泰在为了自己地同时,也不停地给他夹菜:“吃,吃,这是***,吃起来最香,芝萌,你吃这个,娘,吃这个!”

        天子与李景元帅对视一眼笑道:“泰儿,听说你吐蕃这一仗打的甚是漂亮,据说还有十多万战马。不如分给朕一些吧。”

        李泰把菜咽下去喝了口酒皱眉言道:“陛下。不是臣不给啊,那些马可是河州的命啊,这都是将士们用命换回来的。您多少得意思意思吧。”

        “那你想要多少?”

        元帅忙到:“这个臭小子要五千两银子一匹呢。泰儿,今***要是敢给我降价,就是欺负老夫,别看陛下在跟前,老夫定然抽死你。”

        “我……”好不容易找个买主,突然被元帅一搅和好悬泡汤,正在自己焦急的时候,天子点了点头:“五千两啊。虽说贵了些,不过那可是吐蕃的战马啊。泰儿!咱们好好谈谈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