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七十四章 庙堂之上 29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慢点,慢点……哎呦……哎呦哎呦,轻点,轻点。”

        “鬼叫什么。好了、快歇息一会吧。”

        芝萌将李泰轻轻扶在床上言道:“这是必须的程序,累就累点吧。谁让你是太子呢。”

        李泰哭丧言道:“五天了,都五天了,小爷当上太子都五天了,今天拜七星,明天拜北斗,后天拜祖宗,又是拜山,又是拜地,你说咋就不能一次跪完呢?那个礼部侍郎是不是跟我有仇?拽出来,剁了他,妈的,小爷的膝盖都破了。”说完,抱着芝萌魔手乱动:“芝萌,还是你好。”

        芝萌笑道:“你都是太子了,别瞎说话,你可知道,这皇宫大内耳目众多,万一有人想巴结你,真把礼部侍郎杀了,那乱子就大了。陛下立你为太子,与大臣们斗了好多天呢,你可省点心吧。”

        “靠,现在废了我才好呢,小爷当这个破太子,白白瞎了六千万两银子呢。不行,一年一百万两必须一文都不能少。我花不了也揣着!万一哪天逃跑,咱们还能用上,芝萌,你跟我跑吗?“

        芝萌轻轻点了点头:“太子去哪,芝萌就去哪!”

        “闭嘴,不需叫我太子。没人的时候叫我哥哥。嘿嘿,再有五天,你就叫我相公了,娃哈哈。萌啊,最近我这火啊,真是、真是无处发泄。满眼都是宫女。真怕一不小心就走火了。还是你好。知道体谅我,等咱们成亲之后,我好好地体谅体谅你。如何?”说完,魔手用力抓了抓。芝萌身上一麻:“不要。门口有人呢,太监宫女们都看着呢。”

        “怕什么,关门,咱们再来一次吧。”

        “莫要伤了身子。再等几日,芝萌便是你地了。”

        话音刚落,一个太监走进来言道:“太子殿下,陛下让您去紫宸殿!”

        “何事?”

        “小人不清楚,起初陛下说您身子劳累不易出面,可有不少大臣都要让您出面,陛下说让您尽力而为!”

        李泰点了点头:“去外面等着吧。”说完起身穿上金***的龙袍。扎上白玉腰带。对着芝萌嘿嘿一笑:“如何?这身衣服挺漂亮的吧。朕怎么就感觉不出威严呢?”

        “不可瞎说,此时要称呼本王才是。到了朝堂之上,对待年长之人要称呼小王!切莫称孤道寡。”

        “哦,现在又是王了,以前是郡王,现在小王,职位变了,封赏一点没有。哼,你与我上朝不?”

        “哪有女子掺政的道理?莫要胡说。我与你天天见面。本就是越了礼法了。”

        “嘿嘿。也是,让河阳郡主给小王穿衣提履,真是不好意思,哈哈。你在这玩吧,等一会我就回来。到时候再陪你玩。”说完。亲了一下芝萌走到门口。在小太监地带领下来到紫宸殿。

        看着满朝文武,李泰上前施礼:“孙儿见过几位爷爷。见过诸位臣工!”

        “臣等参见太子,愿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嘿嘿,谢谢。托您吉言,都起来吧。”

        “谢太子!”

        陛下笑道:“泰儿,身子可好?”

        “别提了,腿都要……嗯,很好,很好,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点小伤。没什么。有劳皇爷爷挂念。”

        “嗯!赐座!”

        李泰谢过座下后言道:“不知皇爷爷叫在下、叫孙儿来何事?”

        天子笑道:“泰儿,想必你也知道,朕前些日子与诸位臣工因立你与太子一事闹的甚是不快,今日所有礼仪已经完毕,三公三少还未选出,朕任命的大臣认为你应当从少小学起,所以叫你前来便想考考你。呵呵,你可要好好作答,不然朕可要让你从少小学起了。”

        “三公三少?什么意思?少小又是什么?”

        “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便是三公三少,这六人,使你知君臣父子之道,师教之以事,保则慎其身。少小便是要你从千字文学起,其后再学中庸之道。”

        李泰点了点头明白了。说白了,这几个人就是专门管着自己的,妈的,要是今天不镇住他们,小爷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啊,还要学什么千字文?有病啊。李泰整理了一下龙袍言道:“皇爷爷,还是让列位臣工们考吧。孙儿尽力便是。”

        “呵呵,既然如此,冯爱卿,刚才你喊的最响,那便你来考验太子吧。”

        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位大臣,李泰好像见过他,但还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那人走上前对着李泰施礼言道:“太子,臣有幸让陛下点为太子少傅。所以臣想知道太子会什么。也好让臣心里有个数。臣就随便给太子出个题目,请太子解释一下。”

        “请讲!”

        “毛施淑姿,工颦妍笑。璇玑悬斡,晦魄环照。请太子解释一下这四句话的意思。”

        满朝文武一听,不由的叹了口气,这不明白的与太子示好吗?这么简单地题目哪怕五岁孩子都能答上来,亏他刚才叫地那么欢实,原来是如此小人。然而李泰并不知道他的好心,扣了扣耳朵,回想他说的话,嘀咕半天言道:“不会!”

        啊?不会,满朝文武仿佛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李泰,这你怎么能不会呢?然而,更让大家惊奇的在后面,李泰言道:“还请您给解释解释吧。”

        冯大人叹了口气。本想让他简单地意思一下便算。谁知道他竟然真地不会,而且还让自己给他解释,不由一叹,对着李泰言道:“太子殿下。此语出自千字文,毛施淑姿,工颦妍笑。璇玑悬斡,晦魄环照的意思是,毛嫱、西施年轻美貌,哪怕皱着眉头,也像美美的笑。可惜青春易逝,岁月匆匆催人渐老,只有太阳的光辉永远朗照。太子,恕臣直言。此句怕是大炎五岁孩童都会。为何太子却……唉!”

        ***。小爷什么时候学过千字文啊,那都是哪辈子地书了。你诚心难为我是吧。小爷记下你的相貌,哪天趁你晚上回家揍你一顿。太没面子了。这么多人要我好看。

        “陛下,泰儿在海州之时身患顽疾,醒来后只认得娘亲,其余一概不曾记得。如今毛笔都不会用了,还请陛下恕罪!”

        天子点了点头:“嗯,朕险些忘了,冯爱卿。既然答不上来就算了吧,反正那些都是孩童的学识,泰儿即使不会,也曾经在与大食王子比试,战果大家都是知道的。如今到了河州做知县。将河州治理的异常富饶,朕觉着。你们还是拷问一些实用地学识吧。”

        李泰嘿嘿一笑:“可不是,你考这个小王哪会?不如考点实用地吧。今天小王有空暇,也抽出时间给你们讲讲,前些时日陛下立小王为太子,诸位臣工甚是不满,既然如此,大家有什么不会的,尽管提出来,小王给你们讲讲!”

        嚯,好大地口气,李泰此话一出,满朝文武异常惊讶,彼此看了看,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位大臣上前施礼言道:“太子。臣有一事困惑,特向太子请教!”

        “呵呵,不必客气,我这个人很谦虚的,大家彼此研究切磋嘛!”

        大臣瞧了他一眼心道,刚才你还那么嚣张,现在才谦虚起来,晚了:“太子,臣与诸位同僚助陛下治理天下,为何陛下所行策略倒了地方之上都是实际相差太远呢?”

        李泰心道这个问题岂止你想不明白,古来多少能人都搞不动,今天还是小爷告诉告诉你吧。想到这里言道:“问地甚好。今日小王便与你讲讲!”说完起身,看着包括天子在内都用绿色地眼睛盯着自己心里甚是得意:“常言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你们知道君王是亲人,而县令确是仇人的道理?”

        “泰儿此话怎讲?”天子立即问道。别说臣工不明白,就连这个君王都不明白,难怪急着要问。

        李泰笑道:“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皇爷爷的想法是好的,但是通过层层下达,外加各种妨碍,嗯,这么说诸位怕是难懂。皇爷爷给孙儿说个事例吧。”

        天子拿过一本奏折言道:“咱们今日便说这件事,在一年前朕就下令修建永州河道,下面臣工统计出需要九十二万两白银,朕就全数批下,如今已过了一年,永州河道竟然还是进程暖慢。到了今日,又来向朕要银子。这怪朕发火吗?”

        李泰接过奏折瞧了半天笑道:“皇爷爷,想必统计的时候已经告诉您要修建多长的河道了吧?而且各项统计皇爷爷也看了。所以才批下的银子,但咱们大家这么想,这些银子是用来修河道的人工费用,他们要将沙泥运到岸边铸造堤坝,其后需要殿石,这里就有一笔账,首先这个地方的石头多不多,开采需要多少人,需要用什么工具?工具地消耗怎么样?一个锤子能用多久?随着气候的变幻,每个人的食量也都不一样,冬天治理和夏天治理更是不一样,如果用石头,这些马车怎么算?该给他们多少工钱?还有,皇爷爷一下拨下九十多万两,地方上突然多了一笔巨款,各个商贾都想进来分一杯羹,而且,哪个州县没有积压的账本?他们首先要将这些地方抹平,就算没有人来***这些银子,等河道修建到一半没有银子了。您是修还是不修?皇爷爷的想法是好地,但如此劳民伤财,又修建不好河道,这个县依然是旱涝不保,百姓怨声载道,他们都明白修河道地钱是皇上给的,但为什么却没修完呢?剩下地钱是不是让官员***了?种种猜想。倒了最后。陛下就是圣人,而县令就是仇人了。”

        李泰说完,很多大臣都不住点头,李泰说地没错。光各个衙门积压的旧账就不知道是多少了,这些都是一任一任的积攒下来的,也不能说谁贪或者是不贪,李泰做过知县,明白这里面地事情,所以能说出道来。

        天子开国,虽说一代明君,但对基层了解不算深刻,这跟出身也是有很大的关系,听完李泰讲述。天子言道:“可是我朝始终如此。泰儿觉着应该怎么办呢?”

        李泰嘿嘿一笑:“此事也简单,两个字,招标!”

        “招标?”满朝文武之人都彼此相望一下,看看有没有人明白,随后所有的人不由的把目光都凝聚到了李泰身上,天子言道:“何谓招标?”

        李泰言道:“这个招标,现在咱们大炎普及不了,但意思很明白,就像咱们上街买肉。这个街上有五个摊位,所有人都会去买最便宜的,这个道理懂吧?比如咱们平时只卖一斤肉,但突然一天需要一百斤肉,由于数量庞大。所以可以把这些店家聚到一起。让他们报出各自的***,谁的便宜就买谁的。这个行为。就叫招标。但是咱们大炎现在没有可以施工之人,更没有这样的队伍,所以做起来甚不方便,但这个是趋势,既然有了事情发生,咱们就应该逐渐培养这样的势力,这样一来,朝廷就剩下了大量地银子和心血,皇爷爷也不用那么操心了。”

        天子闻听点了点头:“是啊,泰儿所说,朕虽说没听过,但却觉着是一个相当不错地法子,可我大炎没有这样的人工啊。”

        “呵呵,皇爷爷不必担心,咱们既然没有这样的人,咱们以后组建便可,但以后不要在把这样的事情叫给地方了。”

        “那应该交给谁?”

        “孙儿觉着,从明年开始,开始普查各地堤坝情况,其后把事情交给地方的驻军,让他们在规定时间之内立刻修建完毕,军人就是为了保护百姓和朝廷,这里当然包括了百姓和朝廷的财产,朝廷的财产是从百姓手上收上来,其后发给军队供他们吃喝,难道他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以后不管是哪的驻军,只要当地发生大事,在规定时间内不到,或者到了不抢救百姓的,都要依军法处置,如此一来,可以把损失降到最低,军队代表地是朝廷,战时保卫疆土,平时守卫百姓,待以后再有重大事情发生,军队立即开赴现场,百姓见到军队,就知道是朝廷来帮助他们,这样下去,才能让我大炎军队不至于无事可做,才能让百姓更加了解军人,才能让全天下的百姓都凝聚在朝廷的周围,只要全天下齐心协力,万事不难!”

        天子与李景与元帅对视一眼,满眼欣慰,因为他听到李景与元帅汇报了河州的事情,所以对此事多少了解一些,而就在此时,右侧走出一元帅言道:“太子殿下,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我大炎将士平时训练,乃是为了上阵杀敌之用,可不是给百姓干活的。”

        李泰冷笑道:“上阵杀敌?现在大炎有战事吗?大炎百万雄兵,一年吃掉多少军饷?这些银子都是哪来地?”

        “当然是陛下赏赐地!”

        “陛下的银子是哪来地?”

        “这……这都是地方上的税银。”

        李泰点头言道:“很好,很好,你还知道是税银,别说我大炎将士,就是在座列位臣工,你们的供奉哪个不是从税银而来?收百姓的钱不给百姓办事,这和前朝有何分别?你看看大炎的将士,面对百姓趾高气扬的。好像他们处处都高出一等。你们知道什么最可怕吗?不是大炎的兵将,而是大炎的百姓,这些军人都是从百姓中选出来的。百姓才是军队的根基,军人就是鱼,而百姓是水,这鱼水之情你们想过吗?你们知道什么是人民战争吗?”李泰往椅子上一座:“跟你们说话***费劲!”

        就在不少武将都怒目而视的时候,一个太监跑进来言道:“陛下,宫外有一女子求见。”

        天子言道:“宫中岂是民女所来之地?让她离开。”

        “陛下,此女子说她是杀害海州知县庞轩庞大人的凶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