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即将升级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

        皇宫勤政殿

        微弱的灯光下,一个少年座在椅子上不断的批阅着奏折,这是今天必须完成的作业,据说皇帝一会要过来检查。李泰很不情愿的拿起一章奏折,打着哈欠晕晕欲睡,都两天了,本太子光忙活着些破事了,后天就大婚了,倒现在想见芝萌和雪儿都没有时间,唉,不是没有时间,关键是自己职位太低,斗不过人家,他们说偏要等大婚那天才行,这两天小爷可怎么熬啊……

        “啊李泰把奏折往地下一扔:“我死了。”

        “殿下!”门口冲进来一个太监惊慌言道:“殿下,您怎么了?”瞧瞧抬头看着李泰闭目不语,良久小声言道:“太子殿下,要不再给您弄点小点心?”

        “靠,为了打发时间,小爷已经吃了三盘了,就是潘大庆在此,估计也吃饱了吧。”李泰说完闭目不语,摆了摆手:“下去吧。没有吩咐,不准打扰本

        太监施礼退下,临走的时候不忘瞧瞧关上房门,李泰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四周,说是勤政殿,其实就是一个办公室,一张床,一把椅子,一张桌子,随后就是满屋子的书籍和奏折,本来这个红木桌子很是别致,也算是大的离谱,可上面堆积如山的奏折让人看着心烦,前天陛下让自己在这里批阅奏折,说什么是太子必须要学的,等批阅完了他会定时检查,在李泰看来,那老东西就是找时间***去了,美其名曰让自己干活。

        大致上瞄了一眼,桌子上奏折最少有三四百个,放在左上角的群臣之间彼此***。这个天子说可以看,但是不可以动,放在右上角的是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但跟民生没关系,都是一些陈年旧账,跟民生有关系的,放在李泰的正上方,一伸手就能看见,这三样加一起大约有一百多本。剩下的都是三天之内地奏折,乱七八糟的事情弄的眼睛都花,这是哪个***发明的颜色?灯光底下看金***的绸缎真***刺眼。

        “哈…………”李泰拍了拍嘴,伸个懒腰重新座好,算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要是能给天下的百姓谋划点福祉也算没白当这个太子。随手拿起一个奏折。上面说的是踏古县民生疾苦,旱涝不饱,这马上要倒播种的时节了,连种子还没弄齐,而且还说从军事角度考虑还要修建城墙,为了不给百姓增加负担,想请朝廷拨点银子,李泰看完,写下一段话:“从现在开始,再敢向朝廷要钱。割小鸡鸡。敢诉苦。阉完再割。年中派人去你那里查账,有亏损,再割!”

        “殿下,潘将军在宫外求见!”

        啊?潘哥回来了?李泰将手上地奏折一扔连忙推开房门,在太监的簇拥下来到承德门外,远远看见宫外的火把,李泰不免加快脚步。所到之处跪下一片:“拜见殿下……”

        跑到大庆身边上前扶起。冲着胸口一拳:“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哈哈。可想死兄弟了。”

        大庆嘿嘿一笑:“公子,俺也是紧赶慢赶,这才算把燕儿和凝儿接来。”

        大庆话音刚落,只见后面的两顶轿子中走下两人,来到身边盈盈一拜:“见过太子殿下!”

        “嗯?怎么不叫相公了?还有你,怎么不叫少爷?叫太子干嘛!我不愿意听。”李泰说完,不管有人没人,撩起两个女子的下巴一人亲了一下:“嘿嘿,来了就好,走,咱们进宫、凝儿,燕儿,看看咱们地新家吧,比河州可气派多了。潘哥,走,进宫,兄弟还有点事跟你说呢。”

        几个缓缓进入皇宫,凝儿喜的来回不住观瞧,李泰笑道:“凝儿,这皇宫可好?对了,刚认识你地时候,你不是要进来选秀女吗?哈哈,真是造化弄人啊,如今,你也身处皇宫大院,跟当初差不多。”

        凝儿笑道:“当初凝儿死活都不想来,这皇宫再大,不过是一个金笼子罢了,但有了相公便不同,凝儿这一辈子也没想过能嫁给太子呢。”“就是,就是,燕儿也没想过,少爷竟然当了太子,燕儿伺候这么多年,竟然是伺候太子了。”

        两人一路叽叽喳喳,说这说那,李泰听着异常开心,唉,进来多少天了,虽说有不少***在自己眼前晃,但哪有自己的女人好呢,整个皇宫里面,所过之处跪倒一片,根本没有想象中的得意,反而感觉四处都死气沉沉。自己只待了几天就有点受不住了。真不知道继续挺下去会是什么样子!

        来到东宫,两人更是惊呼不已,看着四处摆设异常奢侈,凝儿眼睛都笑弯了:“相公,要是当初河州这么富裕,咱们随便卖点东西就成了,这就不用那么苦了。”

        燕儿笑道:“这里摆设跟相府差不多,都是可看不中用的,夫人的房中就很少有这些,少爷,您住的惯吗?”

        李泰苦笑:“住不管又能如何?总不能搬走吧,便宜了内务府,睡觉都不香。对了,潘哥,你们还没吃饭吧。来人!”

        两个宫女进来言道:“殿下有何吩咐?”

        “去,给备一桌子酒席,搬到我房中来。”

        “是!”

        没过多久,满满一桌子酒席摆好,大庆笑道:“公子啊,俺们这一路可没怎么吃东西,嘿嘿,今天可算赶上了。公子,这宫中吃饭可有什么规矩?”“有,必须用嘴吃。哈哈!来,潘哥,谢谢你将她们送来,兄弟敬你一杯!”

        大庆一饮而进:“嘿嘿,跟太子喝酒,俺还是第一次。”

        李泰笑这捶了他一下:“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感慨了,对了。蓉儿可接回来了?”

        “接回来了。”

        李泰笑道:“潘哥,兄弟给陛下说了,二月初二,咱们哥俩一起成婚,俺娶芝萌跟雪儿,你娶蓉儿,如何?”

        本来以为大庆会很开心,谁知道竟然低头言道:“公子,俺先不成婚行吗?”

        “为啥?”

        “俺在京城没房子。俺听他们说,要是没房子就得去女方家住,俺不想倒插门,听说生孩子都不跟俺的姓呢。”

        “靠,你听谁说的。第一,房子兄弟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离皇宫不远,但不算大,唉,在皇宫跟前的住房都让一些大臣买走了,兄弟你暂时先委屈一下吧。那个地界也是独门独院,跟咱们河州民房大小差不多。别地你根本不用想,什么倒插门,有兄弟我呢,你怕个屁!”

        大庆听完嘿嘿一笑:“那俺就成婚,哈哈。公子。俺要是不跟着您,哪能过这么好地日子,俺、俺不会说啥,来,俺先干三杯、”

        桌上众***笑,大庆喝完就开始扫荡肉食,李泰看着两个女子欣慰不已。燕儿显然是饿坏了。吃起来比平时快了很多,凝儿也是眉间带喜。可脸色不怎么好,有些惨白,唉,这都是累的啊。

        “呕……”

        突然,凝儿起身向外跑去,没等几步就蹲在地上呕吐不已,李泰连忙上前搀扶:“凝儿,凝儿,你怎么了?”

        凝儿虚弱地摇头:“无妨,就是感觉身子乏的紧,有些累了。”说完,自己用手背擦拭一下额头笑道:“身子当真是虚了,最近腿总觉着没劲!座一会便好了。相公不必担心。”

        “靠,你是我媳妇,我能不担心吗?来人,宣太医!”说完,将凝儿扶***盖好被子:“你先躺着,一会听太医怎么说。”

        没过多久,三个太子相继赶来,替凝儿把完脉相彼此商议一番对李泰施礼:“恭喜太子,贺喜太子?”

        “嗯?喜从何来?”

        “回太子,这位、这位夫人已经怀有身孕了,至少已经三个月了。”

        啊?李泰张这大嘴观看四周,良久言道:“你确定?”

        “臣等确定!”

        哈哈,哈哈!老子要当爹了,哈哈,李泰被幸福瞬间的冲击着心房,抓着几个太医的手良久说不出话来,随后一转身,抱起几个花瓶:“来,这有三个花瓶,都给你们了,哈哈,谢谢,谢谢啊。夜深了,打扰你们小王实在不好意识,嘿嘿,来人,备轿,送几位太医回府!”

        看见太医离去,李泰哈哈大笑,连忙跑倒凝儿跟前言道:“妈的,我说你怎么没劲?原来是我要当爹了,哈哈,人生多么美好,世界多么美好,哈哈,我要当爹了,潘哥,听见没?我要当爹了,哈哈,哎呀,小爷果然是厉害,年轻有为啊,哈哈。”

        大庆嘿嘿一笑:“公子,大喜啊。”

        “恭喜少爷,贺喜少爷,恭喜姐姐,贺喜姐姐,老太爷和夫人知道了,怕是欢喜地紧呢。”

        大庆随后抓起一只鸡起身言道:“公子,俺这就去相府告诉他们。”说完,起身便走

        “陛下驾到……”

        人还未到就听天子大笑:“泰儿,何事如此开心?莫不是奏折批阅完了?”

        屋子里所有人全部跪下,只有李泰抱着凝儿座在床上,此时凝儿要跪,李泰忙到:“别动,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好好养着,嘿嘿,别动。”看见天子进来,李泰笑道:“皇爷爷,俺要当爹了?”

        天子眉头一皱,看了看凝儿言道:“你就是唐坤之女?”

        凝儿挣脱李泰慌忙跪倒:“民女唐凝叩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天子点了点头笑道:“瞧你这长相,不相你爹,哈哈,甚好,甚好,当初地土匪头子还有如此标志的女儿,甚好啊。快起来吧。”

        “谢陛下!”

        天子看着一桌子酒席嘴角含笑摇头:“泰儿啊,你啊你啊,哪有一点太子地威仪,这床室之内怎么还摆上酒席了?呵呵,不过却是多了些活气啊。”说完。看着跪倒地人言道:“都起来吧。”

        李泰嘿嘿一笑:“皇爷爷,孙儿要当爹了,哈哈,您说,是不是该告诉爷爷?”

        “嗯,这可是你们李家第一个孩子,当真要小心些,唐凝啊,你有了身孕。朕心甚慰,今日便封你为从三品宫眷,赐为凝妃,在宫中好好调息,以便诞下麟儿。”

        “谢陛下!”凝儿慌忙磕头。声音异常激动。

        天子点头笑了笑:“后日便是泰儿大婚了,泰儿。今***们相聚便好好的玩吧,明日准备一下,等成了大婚,怕是又你忙的了。”

        “嘿嘿,无妨,无妨,娶了四个媳妇,当然要忙一些才是。孙儿习惯了,习惯了。孙儿一定鞠躬尽瘁,让李家开枝散叶。人丁茂盛。突破以往祖宗。开创李家最为茂盛的一代!”

        “呸!朕是让你勤政,谁让你勤这事了。”天子含笑座下,对着大庆笑道:“你是光龙之子吧“回陛下,臣是!”

        “嗯,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呵呵,跟你爹当年一样。”天子说完。叹了口气:“你爹身子还好吧?”

        “托陛下洪福。家父安康。”

        “嗯,你爹乃是朕亲封地虎贲中郎将。如今你成婚在即。朕本想将你爹地官衔封与你,但看你年幼不能担此大任,便封你为太子侍卫,进宫行走吧。你们几个在河州的所为朕都知晓,李泰大婚之日朕不会亏待你们地。好好玩吧。朕先回去了。”说完,起身瞧了瞧酒席笑道:“朕还是觉着火锅好吃些!哈哈!”说罢离去。

        “恭送陛下!”

        看见天子以走,众人都起身互相道喜,凝儿笑道:“相公,陛下对您真好!”

        李泰点了点头:“是啊,除了会算计我以外,哪都挺好的。唉,当皇帝也不容易,天没亮就得上朝,然后听一帮大臣互相掐架,一天到晚真够烦得了,还要担心这个***,那个***,你说这么破皇帝有什么可当的呢?”

        大庆言道:“公子啊,这皇帝天下就这一个啊。掌管万里江山,手握生杀大权,你咋就不想当呢?”

        “靠,你是不知道啊,小爷批了几天的奏折,乱七八糟什么事情都有,什么好人进来都给你弄迷糊了。再看看吧,等大婚过后,如果真的没我什么事,小爷也该跑了,总不能在这里待一辈子吧。”

        “什么?你要跑?”大庆看了李泰半天言道:“公子,这可是太子啊,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您干嘛要跑啊。”

        李泰苦笑:“别激动,我还没想好呢。对了,我真要是跑了,你们谁跟着我?”

        燕儿笑道:“不管少爷去哪里,燕儿都跟着。”

        大庆言道:“俺也是,只要你管吃的就成,就怕蓉儿不让!”

        凝儿言道:“相公,凝儿这身子越发沉重,想跑也跑不了呢!”

        “呵呵,那是,估计明早我娘知道你怀有身孕,怕是几十双眼睛都盯着你呢,往哪跑?一切还是从长计议吧。”李泰说完思考良久,自己能当太子,也是靠着必别人多了几千年地学识而已,这个天子虽说有些缺德,但为民还是不差的,自己要是真跑了,所连累的人何止一两个?嗯,还是细细想一想也好,当了太子,能不能靠着自己给大炎的百姓在根本上发生一些转变?不然岂不荒废了这个机遇?

        “公子,公子,您在想什么呢?”

        “啊?没想什么?本公子最近打算写本书?”

        几人一愣:“写什么书?”

        李泰嘿嘿一笑:“本公子打算写一本《太子纵横论》将本公子所有地学识都写在这本书上,然后按照治国地思路编辑成册给这些大员都发下去,以后再有小难题别过来问我,也好剩下了不少麻烦!唉,等大婚之后,本公子还要筹办粮食大会,这可是个重活啊。”

        燕儿笑道:“少爷别犯愁,凭少爷大才哪还有解决不了的事?”

        大庆言道:“公子,俺不会说啥,俺去相府报信了、”

        李泰看见大庆离去,转身笑道:“嘿嘿,燕儿说地好啊,这天下还有本公子解决不了的事吗?来!本公子现在就来解决你们!”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