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八十三章 四项基本国策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几个女子端着食盒与李泰一起来到皇帝批阅奏折之处,太监悄悄的摸了把冷汗,刚才要是没有几位贵妃,自己就是累死也请不来太子了。唉,世道真是变了,以前陛下叫谁一声,别人不管干什么,立刻就要提心吊胆的过来,这位倒好,说什么让陛下等着,自己吃饭完洗个澡再来,虽说是几位贵妃带他过来,但看着脸色,好像大有向陛下问罪之意啊。想倒这里,太监一擦额头的冷汗笑道:“太子殿下稍等,小人这就去禀告陛下!”

        “用不着!”李泰上前言道:“进个破地方还要打招呼,这么大岁数了,他能折腾出花来,本王现在就进……”

        “殿下……”芝萌上前抓着李泰摇头:“殿下,君臣之礼不可废,您这么闯下去,陛下的脸面放不下来呢,消消气,让他去通报,来,咱们把烤鱼带来了,您先吃点。”说完,对这太监使个眼色:“还不快去通报!”

        “哎……哎……小人这就去通报!”

        看着太监慌忙的跑去,芝萌笑道:“殿下,您现在可是太子,别耍脾气了,在外人面前要有威仪之感。一会碰到陛下好好说话,咱们在外面等着你。”

        话音刚落,太监跑回来言道:“殿下,陛下让您进去!”

        李泰叹了口气对芝萌言道:“这也就是给你们面子啊,换是别人,小爷早就不去了。算了,把食盒给我把,弄不好一进去倒晚上都出不来。还是拿着保险些,你们都先回去吧。别等了。自己到那边烤点鱼吃。相公我就先进去了。”说完,拎着食盒跟在太监身后走去。

        来到屋内,李泰看见天子正在等下眯着眼睛批阅奏折。此时他拿着奏折放在远处,一瞧就是老花眼,李泰叹了口气:“皇爷爷,孙儿来了。”

        天子一抬头笑道:“泰儿来了,呵呵,这孩子,还知道给朕带吃的了,有心了。放在那吧。”

        “我这是……我这是特意给您带的,咱们一块吃。一块吃。”说完,转身言道:“来人!”

        “殿下!”

        “整两个菜,我与皇爷爷吃饭?嗯,用膳!”

        下人退下,李泰言道:“别忙活了。皇爷爷过来吃点。怎么样?眼花了吧?”

        “呵呵,朕老喽。这眼睛都花了好几年了。有时候都看不清楚字了。”

        哼,这么昏暗的地方就靠蜡烛取光不眼花真是便宜你了。随后走到门口吩咐一声转身回来座在桌子旁边:“皇爷爷,吃吧,孙儿刚抓的锦鲤!喏,这还有酒。”

        “锦……”天子看了看李泰,苦笑一声:“好,朕尝尝,呵呵,”两人吃了一会,天子言道:“泰儿。朕觉着你自从进宫。跟朕提出的话都甚是精妙,朕已经让各地驻军开始在各地州县加固城墙,其后清理河道,这么一来。朝廷也省下一大笔钱啊,还有你说的那个物流,朕琢磨着真是好啊,想赚银子。怕是要快的很啊。呵呵。好,好。”

        李泰猛吃着鱼。听到天子说完抬头看了一下:“既然好就去做吧。叫孙儿来干嘛!”

        “朕觉着,此事还是你提出来地。你要拿出个办法才行,朕手下的那些臣工虽说也在研究,但朕相信,肯定没有你研究的明白。以后你就带着他们吧。朕明天降旨,设立邮驿府,你就统领全国的邮驿吧。呵呵,这是咱们朝廷专门用来送书信的一个地方。”

        李泰挑出一根鱼刺扔倒地下,看了看天子言道:“皇爷爷,您也不能总盯着我吧。是,我是太子,可您是皇帝啊。孙儿打理河州已经够累的,您就发发善心,让孙儿享享福还不成吗?管那些屁事干嘛。以后有什么难事孙儿给您出主意,但可千万别让***干活,孙儿我懒,嗯,很懒”

        没多久,太监弄上两个小菜,李泰与天子两人边吃边聊,过了一会,两个太监拿着东西相继走来,李泰起身擦了擦手:“东西都带全了吗?”

        “回太子,带全了,水晶瓶和磨轮,还有这个。”说完,拿出一长截白色的东西,比人是不知道,只要去过河州大市场的人都认识,这就是河州大市场用得灯,李泰没有吩咐,但大庆回来的时候却是没少带。

        起身瞧了瞧棚顶,命几个太监上去将细细地铁索固定好,其后将像长条的节能灯一下的将材料装好,随即一个火苗,满屋子里异常明亮,李泰嘿嘿一笑:“皇爷爷,不错吧。”

        天子一愣,瞧了棚顶半天笑道:“泰儿,此乃何物?怎么这么亮?还有,下面应该有什么接着吧,掉下油来怎么办?”

        “不必担心,此物甚好,我河州大市场就用这个东西。还有股子木香味呢。嘿嘿,相府太子东宫用的可都是这个。今日见到皇爷爷眼睛有点不好,所以装一个,怎么样?现在看起来屋子里面亮堂不少吧。嘿嘿!”

        天子点了点头:“嗯,此物甚好啊。呵呵,你河州市场用的灯比朕地御书房都好啊。”看着屋子里这么亮堂,天子心里很是高兴:“嗯,以后这宫里都用此物吧。泰儿,你拿着水晶瓶子干嘛?嗯,这圆圆的东西又是什么?为何按在长凳之上?”

        李泰拿起砂轮笑道:“此物名叫砂轮,是孙儿弄了许久才搞明白地东西,在河州的时候,将士天天练武,没多久***尖就不锋利了,用此物一磨就好了。呵呵,孙儿琢磨着,这个太子之位要是座不长,咱也可以抗个凳子出去磨剪子戗菜刀,多少也可以养家糊口啊。嘿嘿,看见皇爷爷眼花,孙儿给你做个小玩意。”说完,开始拿着水晶瓶子打磨,忙了良久,做出两个镜子片。放在眼睛上看了看奏折,嗯,我是看不清啊,给天子试验了一下。天子甚是惊奇,李泰点了点头,拿过两个镜片画了一个图纸让太监找个工匠做。没一会,工匠做好亲自送来后,李泰又给调了调,亲手带在天子的鼻梁之上笑道:“看看。这次感觉如何?”

        天子拿起奏折良久哈哈大笑:“好,好,此物甚好,甚好啊,哈哈。泰儿。你有心了,朕在此房中昏暗了二十多年。今日才算亮堂啊,哈哈,嗯,看奏折看的也甚是清楚,好。好!泰儿,此物叫什么?”

        李泰忙活完笑道:“眼睛!跟前些日子孙儿做的望远镜差不多。皇爷爷看着好就带着吧。这个水晶瓶子能做好几幅,我给两位爷爷再做一副!”说完,做在椅子上开始干活。

        天子起身走倒李泰身边坐下:“泰儿,你有心了,朕没看错人。呵呵。你虽性子顽劣,心肠却也醇厚。朕知道,你向往自由,不喜欢被俗物牵绊,可大炎目前形式你也知道。你将来登基,也要为自己打好底子不是?唉,凝妃的肚子越来越大。你也是要当爹的人了。难道你真想带着老婆孩子游戏红尘?就算你的几个媳妇愿意,可孩子是无辜的。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地孩子有出息,你不能光想着自己啊。现在你是大炎地太子。就应该负起太子地责任。朕知道你的性子,也不逼你,让你做的事情,你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就算了。安心享受你的太子吧,等朕死了,你就知道一国之君的难处了。”

        李泰抬头看了看天子,良久嘿嘿一笑:“皇爷爷,咱们有事说事,您别感慨行吗?皇帝这个位置有啥好的?就算没人反你,一天愁这愁那的,有句话说地好,不当家不知油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孙儿现在也没当父母,也没当家,或许体会不到吧。呵呵,算了,不说了,只要是孙儿能帮上您地,孙儿肯定尽力,但也只是帮您出主意,至于怎么干,您还是找别人吧。”

        天子摸着李泰的头笑道:“好,如此,朕便依了你吧。呵呵,来,朕与你说点事情。”

        “何事?”

        “泰儿,有一次你与朕说凡事都应该换位思考,你觉着,如果此时你是朕,你将怎么治国?”说完,转身端起茶杯笑道:“你跟朕说说!”

        李泰一笑:“还能怎么治?怎么舒服怎么来呗,总不能累死吧。您啊,就是太累了,下面那下大臣也是,宁可不做,也少出错。整个大炎地军政还溶在一起,军事瘫痪,政绩也不好,整个国家的凝聚力一点都不强烈。唉,这个烂摊子,想想都头疼!”

        噗

        天子刚喝了一口茶,全数喷倒李泰脸上,天子气地脸色酱紫:“我呸!朕治理天下这么多年,虽说算不上异常鼎盛,却也是万邦来朝,我大炎虽说粮食不足,但也可以再打个十年八年的,我大炎将士百万,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他妈成乱摊子了,你今天要是不说明白,朕他妈掐死你。”

        李泰抹了一把脸:“有话好好说呗,喷我一脸干嘛。”起身擦了擦脸,李泰回身把门关上走到天子身边言道:“今儿这就咱们俩人,孙儿跟你说点实话,就大炎目前地样子,就算让你鼎盛,你能鼎盛到哪去?一个国家的强盛,首先要看百姓有没有钱,国库充足与否,国防军事如何,管级制度如何,民族凝聚力如何。这些咱们大炎有吗?先不说别的,要想富,先修路,整个大炎,除了河州,哪条路能看上眼?京城也就是城里的路还好点,出了京城,那都是什么啊,本来五天的路程,就因为这路,十天你也走不完,真要是打起仗来,调兵都费劲。咱们再说说军政,这军政是要分开的,军人也要有自己的法律,军人犯法不是主将说杀就能杀的,那得有军事法庭,要不这些兵将迟早都是兵痞子。一身的匪气,还指望打胜仗?咱们再说凝聚力,啥叫凝聚力懂不?就是全国人民拧成一股绳,要做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比如说,背面闹灾荒,朝廷对外公布完毕。民间就会自发的送衣送粮,这才叫一个国家。只有这样地国家,面对敌人侵略地时候才可以全民皆兵,如果以上事情全部达到,才能算是有一个像样的家底,想鼎盛,那还早着呢,什么叫鼎盛,鼎盛是一个民族要将自己的目标彻底的实现。咱们大炎现在有目标吗?有计划吗?今年要做什么。明年要做什么,未来五年内要达到什么标准,未来十年内要达到什么标准,这些您都想过吗?就知道从百姓手里收缴税银,我都不稀得说你们。”李泰说完。转身做下继续做眼镜!

        此时天子直直地看着李泰,良久咽了下口水言道:“泰儿。照、照你那么说,这一个国家得变成什么样啊?朕觉着,只要天下太平,百姓丰衣足食、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就是最好的天下了吧,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样了呢。”

        李泰哈哈大笑:“皇爷爷,您说的是精神追求,您想,多崇高地人看到钱能不捡?别说别人。我就这大炎太子都答不到。您治理谁去呀,切。这个精神是需要物质为基础地。”

        “精神?物质?这都是何物?”

        李泰吧嗒吧嗒嘴:“举个例子,这个精神就是一个士兵,他知道为国进忠,他也知道保卫国家,可是你连饭都不给吃饱,今天打一顿。明天抽一顿。人家凭什么给你保卫国家?这个士兵的想法就是精神。而所遭受地却是物质。明白了?”

        天子点了点头:“嗯,泰儿说的有理。就是百姓生活不富足就不能讲太多的大道理,说了也是白说。就像对着农夫叹治国,人家听不懂。”

        李泰瞧了瞧自己做地镜子很是满意,听倒天子说完,不仅回头笑道:“嗯,就是这个意思。”说完,伸个懒腰座在旁边的椅子上不语。心道,跟你说是烂摊子还不信,天天处理事物,谁受的了。

        当今天子是马上打得天下,指明白把百姓治理好了就是明君了,其实要是在他的想法里也没错,可谁让他碰到李泰,李泰比他多出了几千年的学识,看遍了历史地变迁,对于朝代更迭看的异常清楚,他也明白,当今地天子已经是很不错了,可小爷就看他不顺眼。要是不说他两句,就觉着心里憋屈,说完了,他也安静了,自己也舒服了。

        “泰儿,你觉着咱们第一年的计划是什么?这个计划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李泰言道:“这个计划嘛,就是一年当中,第一个月需要做什么,第二个月需要做什么。一直到十二月,把今年要做的几件固定的事情分配好,这就是计划。嗯,要是孙儿觉着,大炎要想从根上富起来。第一,还是粮食问题,第二,则是道路的问题,这个道路的问题嘛,先如今还是用军人比较好,先将杭州倒京城的路段修好,其次开始修京城与各大州县。然后从各个州县延伸倒各个乡里,嗯,要是想将道路全部修好,怕是需要十年的时间。”

        天子言道:“十年?先不说朕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就算修好了,我大炎的国库也该空了。”

        “呵呵,又不是一味的修路,怕什么。不过朝廷地钱有点紧确实真地,再说了,修完路你也可以收钱啊,本来十天的路程,五天就到头了,走起来还异常舒服,凭什么不给钱。”

        “嗯?收钱,那跟土匪有什么区别,还要卖路钱?”

        李泰起身一笑:“对,就叫买路钱。朝廷不能白拿银子。谁走路谁就要给钱。只要你在路上走,马车有马车的价钱,轿子有轿子的价钱,推车的给钱,骑马的给钱,哪怕连走路的都要钱。这叫养路费!朝廷修路是为了百姓,但朝廷也没那么多钱,就只有大家都分摊一些了。当然,这些钱收得不多,但是人多啊,加在一起也不少。嘿嘿。如此一来,经过十年地时间,路也修起来了。钱也开始回头了。百姓来往地频繁了,路一好走,车费也便宜,运送货物的价格也就不那么高了,这样全国地价格都会慢慢落下,这对朝廷可是好事啊。”

        天子激动的点了点头:“嗯,泰儿说的有理,朕要好好的想一想。”

        李泰扛起长凳笑道:“行了,皇爷爷就多想想吧,明天早朝孙儿也不去了。您与大臣好好商议商议,这些事情也够你们忙活一阵子的了。嘿嘿,咱还是当太子去吧。”说完,转身走出御书房……

        “磨剪子嘞嘿菜刀

        周围的太监看见李泰如此模样一愣:“嗯?太子要改行?”

        再此回到东宫,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看见自己东宫依旧明亮,李泰嘿嘿一笑,太监的叫喊将几个媳妇喊了出来,见到李泰扛着长凳回来连忙拿下来,燕儿帮着李泰打扫衣衫:“少爷,您这干嘛去了。不是给陛下磨兵器了吧。”

        “嘿嘿,咱们燕儿也会开玩笑了。来,少爷奖励一下,亲一个。”燕儿被李泰亲完掉头就跑,惹的几个女子嬉笑不已,雪儿言道:“相公,您还没吃饭吧。咱们都等着您呢。”

        “以后你们饿就先吃,不必管我。咱们凝儿现在可是要重点保护,饿着谁也不能饿到肚子里的宝贝,哈哈。从明天开始,相公我要把凝儿养的胖胖的,一定要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才好。”

        芝萌笑道:“那你是想要女儿还是儿子?”

        “随便,女儿要富着养,儿子要打着养,只要是我李泰的骨肉,女儿儿子我都喜欢,嘿嘿,凝儿,不要有心里负担,你就只管生,这生男生女,男子也有责任的,跟女子没什么关系。这关键看种子。哈哈。啊

        凝儿上前使劲掐了一下:“这么多人,说话没有正性。”

        李泰揉了揉肩膀:“本来就是,成婚羞,怀孕羞,生孩子还羞,这得羞到哪天是个头啊,要我说啊,凡事就要顺应天意,万物都有规律,公鸡打鸣,母鸡下蛋,谁也别嫌弃谁,这是人伦大道。嘿嘿,走,咱们进屋!”

        几个人开心的吃了一顿饭,李泰躺在床上享受着几个媳妇的贴心服侍:“唉,今天过的真是太充实了。从早上忙到现在。都没时间陪老婆了,为了这大炎江山,我舍弃的太多了,都没时间陪老婆了。真是委屈你们了。唉,刚才我跟咱们大炎皇帝谈了一下四项基本国策。皇帝很受启发啊。”

        芝萌噗嗤一笑:“那快说说,什么四项基本国策?说出来,咱们姐妹也好明白明白。”

        李泰很是神秘的一叹:“这可是秘诀啊,你们这里四个人,我的每人告诉一句!芝萌,你先来,我告诉……”

        “雪儿……我告诉你啊。”

        “凝儿……”

        “燕儿……”

        李泰说完,很是深沉的言道:“大家准备一下,咱们要为国策奋斗!”

        看见李泰走到一边***服忙问道:“姐妹们,他都告诉你们什么了?咱们四个每人说一句,相公告诉我的是大炎怎么才富强,多生孩子多盖房!雪儿,你呢。”

        “我的是大炎怎么才能富,多生孩子多修路凝儿姐姐,你呢?”

        “我的是大炎怎么富的快,多生孩子多种菜燕儿,你呢?”

        燕儿此时笑的肚子都疼了,看见她们三个问话笑道:“我的是大炎怎么才不穷,多生孩子养狗熊!”

        李泰哈哈一笑:“既然后面的你们都做不了,那咱们就做前面的吧,媳妇们,今晚谁也别跑啦……哈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