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吐蕃退敌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子仪仗出了大炎边境,李泰将事先约定好的人叫在一起,这次皇帝给自己派了一位吏部侍郎,据说是精通周边邻国历史,此人身长六尺,喜爱身穿白衫,据说还是上一届的探花,年纪二十多岁,还未成婚,长的嘛,还算说的过去,当然,这是李泰的想法,其实那人挺帅的。瓜子脸,细眉毛,唇皓齿白,总的来说长的有点冷,李泰打听过,他叫杨硕,而且他还有个姐姐,两个人是一对龙凤胎,难怪这个男子长的有点女性化,李泰曾悄悄的问过他,为什么不笑,他说一笑起来像女子,朝中不少人都取笑他,所以就不怎么笑了。

        路过河州,吓的李泰都没敢进城,不为别的,当初自己走的匆忙,也没有跟这里的百姓打个招呼,这要是突然出现在河州,估计两三天之内是走不出去,让大庆带着兵符将河州一万五千武僧、虎烈营、娘子军全部招来,待众人一到,见到身穿龙袍的李泰顿时兴奋不已,随后杨硕宣读了圣旨,河州交由天泽营与旌旗营,王平负责训练两营兵士,随后又将惠山之上的高僧大德请来一起恭迎佛祖舍利。

        一切准备完毕,回头再看,为了迎娶释迦摩尼真身舍利,李泰派出一万五千多名僧人,其后五千娘子军,男人才三千左右,虽说他们都骑着战马,都带着武器和獒犬,但怎么说也是一直很文明的队伍!可见,大炎是多么虔诚啊。

        看着前面茫茫的草原,闻着青草散发的香气,李泰站在马车旁叹了一口气,将众人叫到自己的身边后苦笑:“难道真的要再过吐蕃?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小爷对此地有些头疼啊。”

        芝萌言道:“陛下,您应该称呼为朕!”

        李泰点了点头对这杨硕笑道:“杨爱卿,朕说的话你听见了吗?”

        “臣听见了,可是陛下。咱们要想进入大食,必须经过吐蕃,如果从回鹘(谷)绕道,怕是至少要多走两个月,但即便是回鹘,还是要路过吐蕃,只要咱们加紧时间赶路,十五天肯定能穿过吐蕃,咱们也不入城镇。陛下不必担心。即便欲到强敌,想来他们也不敢动手!”

        “本……嗯,朕倒不是怕这些,想我这些兵将武僧,要是逃跑根本不成问题。朕不过就是问问罢了。”李泰说完,举目远眺:“罢了。就这么走下去吧,遇山凿路,见水搭桥,不论如何,我大炎天威不能灭,潘哥!”

        “公子!”

        “叫我陛下!”

        大庆点了点头:“陛下,有何吩咐!”

        李泰一叹:“娘子军交与芝萌,师兄带着武僧,你就带着虎烈营吧。记住,关键时候一定要给我挺住。”“末将遵命!公子。斥候已经派出去了。就让我们虎烈营开路吧。”

        “嗯,潘哥小心点。”说完,回身走进马车:“出发!”

        芝萌座在车中一叹:“唉,陛下,您可要多多提醒自己啊,别总潘哥潘哥,咱们要是在大炎怎么说地都行。可此时已经出了大炎边境了。您要注意威仪。”

        李泰嘿嘿一笑:“朕知道了,两位爱妃。哈哈,你们说,我、朕说这话这么别扭,叫爱妃却异常顺嘴!哈哈,来来来!你们谁让朕宠幸一下?”说罢,转头看了看雪儿笑道:“爱妃,出来玩好吧。”

        雪儿点了点头:“嗯,甚好呢,以前在帮中之时,也在大炎闯荡了许久,可如此狂野之景色,我大炎还真是没有呢,回想当初,雪儿不过是一个江湖女子,成天舞刀弄***,还在海州做过花魁,没想到今日还能嫁给太子,如今还被人称为爱妃,看着窗外无边的草原,雪儿当真恍然如梦!”

        李泰叹道:“雪儿所言与朕一般啊,谁想过小爷我还能当上皇帝,哈哈!别管真假,最起码咱们过了瘾了。”

        几人在车中嬉笑良久,浑然不知道外面如何,随着夜色慢慢落下,众人开始安营扎寨,中间刚升起高高的篝火,就听快马来袭,斥候跳下马言道:“陛下,前方发现吐蕃人马正向这边赶来,看人数不下十万!”

        “哦?”李泰嘴角微微扬起:“再探!虎烈营何在!”

        “末将在此!”

        “带上娘子军,四面散开。咱们大伙好好演场戏吧。按第一套计划实施。”

        “是!”

        大庆一挥手,营中瞬间少了一小半人马,李泰一笑,带着芝萌与雪儿走进帐篷,没一会,便感觉地面微微有些晃动,听着外面喧哗,李泰带着两个女子走出:“何事?”

        “参见陛下!”所有人跪倒一片。

        李泰点了点头:“平身!”

        “谢陛下!”此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和尚言道:“陛下,您看?”

        李泰随眼望去,只见自己营帐四周已经全部被包围,看着火把连绵,李泰言道:“何人如此大胆?敢在朕的营帐之外驻兵!走,随朕看看去。”

        看着远处人马,李泰走到营帐口喝道:“何人在此,给朕滚过来!”

        不久,对方人马中走出一员大将,看年纪与李景相仿,瞧着李泰身穿龙袍负手而立,一时间有些愣住:“你是何人?”

        杨硕从人群中闪出喊道:“混账东西,我大炎天子在此,看见为何不跪?难倒你们吐蕃瞧不起天可汗吗?”

        那人看着李泰良久,又瞧了瞧附近的仪仗,但此时并未下马:“哼,笑话,我吐蕃乃大炎邻邦,焉能不认识天可汗?你们定然是冒充之人,说,你们是哪的?今天要是不给我交代明白,本将取了你们人头!”

        杨硕喝道:“混账,你眼瞎了吗?没看见我天朝皇帝在此?本……”

        李泰上前一挥手示意别说话。来到人前言道:“尔等是何人?为何包围朕?呵呵,你们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太上皇数日前传位于朕,想来此时已经告慰天下,尔等乃番邦之人,朕不与你们计较,难道你真以为凭借着十万人马想灭了朕不成?来人,拿圣旨与他看!”

        身边之人递上圣旨,那名大将看完后倒吸一口凉气:“你、你就是李泰?河州的县令?大炎的天子?”

        李泰笑着点了点头:“如何?你信了吗?跪下!”一声大喝。在黑夜中异常清朗,对面大将此时眼角发抖,看着李泰这些人马。心里还真没有底,如果此时把他们杀了,吐蕃与大炎之间必定是一场恶战。但放了他,那三十万的人马和两位乌达该怎么办?

        李泰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对面地番将。不要以为朕这些人马拿你没有办法,你们两个乌达被朕生擒,三十万大军有去无回,难道朕还在乎你们这些人马吗?哼,朕告诉你,朕要借路去大食迎取释迦摩尼真身舍利,不想在此处打开杀戒,别逼朕!”说完,转身言道:“来人,点上一炷香。一炷香之内要是不给朕跪下。一个不留,杀无赦!”

        啊?那边主将心中一惊,看着一万多人的队伍,李泰居然这么嚣张,还敢说一个不留?他有什么本事?但一想三乌达的十万人马被人无声无息一夜之间***干净,自己心里也不免打鼓,此时有人搬来龙椅。李泰很是威仪地往上一座。眼神中流露出寒意,看着对面主将不语。

        说起来。这个天可汗却是有个故事,当初大炎王朝刚刚建成,中原政权硝烟落下,然此时附近邻国看见大炎新君登基,政权未稳,旧患未除之时,联合吐蕃,突厥,***、契丹,回鹘、葛逻禄、天竺七国之势百万大军杀入大炎,欲要分割政权。

        当时天子知道新君不稳,国内空虚,毅然决然率领当时的年轻俊秀,联合南诏,骠国、新罗、渤海四国率领九十万人开始反击,起初敌方来势凶猛,天子下令步步撤退,待敌方大军离京城百里处***之时,我方九十万大军从身后包抄上来,天子自己首先身披甲胄,跨上御马,带着南诏、骠国、新罗、渤海四国君王来到敌营面前。当时天子只说了一句:“不怕死地尽管来。”

        对方听到天子的话,心里多少有些担忧,随后看见四国君主仅乘四骑便向这边杀来,一时间,外围军队呼啸而起,进两百万大军在此混战五个昼夜,那一战,骠国、新罗、渤海国主战死,天子也身负重伤,见到君王异常神勇,四***队热血沸腾,在元帅地带领下,所有的兵将光着上身扑向敌营,这时,只要是上身***之人便是一起的战友,他们一路向前,杀的敌军节节败退,经过激战,终于在巴州一带将所有人马围困,当时敌方仅剩二十万,我方却剩下四十万之多,这时,天子并没有下令征缴,而是要将这些君王留在这里,随后调出二十万人便要杀进回鹘,回鹘国主知道自己国内空虚,必然经不起如此践踏,便不顾别国君主协议出面请降,天子接降后,便放出话,回鹘投降,下一个目标便是***,***王听后,立即出来投降,就这样,天子凭借多出的二十万人马。在不断地挑拨之间将七国瞬间瓦解,看见七国跪在自己面前,天子狂笑,李景献策,如果此时杀了他们,七国领土必然混乱,而我大炎经过此战急需修养,所以打算放掉七位君主,但必须让他们用太子来换。就这样,大家达成一致协议,天子在巴州杀马歃(sh霎)血为盟,而七国也送上了降书,尊重大炎的君王地位,其余国家全部称臣,每年都会按照君臣之礼纳贡,由于异邦对于可汗非常崇拜,便推崇天子为天可汗,并声明,不管天可汗到了哪里,必须已君臣之礼相待,如此,天可汗便在这一时期留下了一段佳话。

        当时李泰听闻杨硕讲这段故事的时候,当真是热血沸腾,妈的。那怪大炎如此***,君主果然非同凡响。

        看着一炷香一点点的燃尽,李泰端起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突然,对面兵马有些***,一个斥候在主将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李泰明白,七千条藏獒爬在草丛里,光冒着绿光地眼睛就够渗人地了。这些人常年在草原之上行走,虽说只有区区的几千只狼群,但对他们也算是不小地一个打击了。

        “报……”一声大喊突破了平静,三个斥候从外围冲入,由于这边主将未曾下令。所有将士也不敢过于阻挡,待三个斥候来倒李泰身边言道:“陛下。前方发现狼群,看样子不下万头,此时黑夜,绿光一片,甚是吓人,它们***那里不动,好像在盯着什么。看目前的样子,四处的狼群都要向这里***。要是到了天亮,几十万头不再话下。请陛下定夺。”

        李泰哈哈一笑:“勿忧、勿忧,此乃朕之护兽。朕乃天下之王。朕不管身到何处,必会有百兽守护,勿慌、勿慌,只要朕不下令,它们是不会乱来的!再说,那也不是狼群,乃是从天而降地罗汉坐骑。”说完。转身看了一眼:“呵呵,此香马上燃尽了。你们还没想好吗?”李泰话音一落。眼中冒出阵阵寒光……

        看着对方主将不语,李泰笑道:“如此也好,今日朕便杀了你们,看看吐蕃国主有何话可说!来人,拟旨,告兽王来见。”

        “遵旨!”身边杨硕立即拿来一张纸,李泰在上面好似鬼画符一般一通瞎话,杨硕接过后点燃,向上一挥,看着渐渐燃烧而尽地白纸,敌军立即出现一阵慌乱,突然!一条如牛犊般的巨兽向这边冲来,不管多少人马浑然不惧,后方人马不觉让开一条路,青龙急速向李泰身边跑去。

        “呵呵,青龙……到朕这里来!”李泰说完,对着腿轻轻拍了两下,青龙好似接到命令一般爬在李泰身边,李泰笑道:“朕有一年没与你相见了,上次见面也是在这草原之上吧。”说完,小手指一动,青龙汪汪叫了两声不语。

        对面地人都傻了,什么时候听过这么洪亮地叫声,看着青龙,似乎如牛犊般大小,长地异常凶猛,而就这么凶猛之物却在李泰身边如绵羊一般温顺,此时一人一犬彼此交谈,在地方火把照耀之下,异常恐怖。

        对方主将听到李泰说话心里一惊,他也知道三乌达的人是怎么死的,在他们的身上,虽说看见致命刀伤,但撕咬之痕却是异常明显不过,如果此时不承认天可汗的身份,自己看样子难于幸免,换句话说,就凭借李泰此时地身份,自己一个军中将领,万万不敢擅自与他动武,罢了,是不是天可汗那是国主说的算。要是自己不承认,回头大兵压境之时,国主变脸再把自己杀了,当真是划不来。想到此处,主将心中一叹,翻身下马跪地言道:“吐蕃大将***旗拜见天可汗!时才末将愚钝,还请天可汗恕罪!”话音一落,十万兵将立即下马跪在地上,在火把地照耀下,李泰更显威仪。

        然而,回答他们地是依旧平静的夜空,李泰冷冷地看着许久不语,对方主将见到天子良久不语欲要发怒,跪在地上,头弯的更低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火把燃烧的声响成了这最大的声音,就在对方心里越来越没底的时候,李泰言道:“火旗,到朕的身边来!”

        火旗站起长长地吸了口气,稳住自己地身形来到李泰身前跪下,李泰言道:“朕本欲将你杀之,但释迦摩尼真身舍利不便有杀生之举,如此,朕便饶了你这次,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掌管天下万里河山,走兽飞龙,要是不惩戒于你,怕是不好交代,这獒王生性残暴,出手必见血灾,朕今日便留下你一条胳膊,回去告诉吐蕃国主,朕要去大食国恭迎释迦摩尼真身舍利,身边空虚,要是想犯贱只管放马过来!”

        火旗听到如此生猛之语,顿时气短了一节:“最臣甘愿受罚,还请天可汗绕过罪臣手下将士!”

        “嗯,朕答应你,决不为难他们,今日之举也是给你一个教训,来人!”

        “陛下,让臣妾来!”芝萌起身笑道:“陛下神武,臣妾敬佩,此等人不必让陛下费心,臣妾愿意服其劳!”说完,一只玉手凭空斩下,顿时鲜血喷出,一阵哀号响边全场,芝萌冷冷言道:“我大炎最恨出尔反尔之人,回去告诉你们国主,陛下将他们皇子扣在京城乃是为了让他们学习大炎治国之术,如有异动,乌达无事,吐蕃千里之内不留一个活口!滚!”

        火旗咬着牙冷汗之冒,对着李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慢着!”火旗转过身,苍白的脸色冷汗直留:“天可汗还有何吩咐、”

        李泰冷冷言道:“告诉你们国主,臣子之礼不可废,不要考验朕的耐心!”

        此时十万兵将跪在地上,看着自己的主将被砍掉一条胳膊而身心震惊,最让他们恐惧的是,刚才的女子竟然凭借一只手就可以将其斩下,一点寒光都未见,确实深深打击着十万士兵。

        看见主将上马宣布撤退,所有兵将立即起身跟着老大退出战圈……

        深夜依旧是宁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看见远处的火把慢慢消失,李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瞧了瞧双眼发光地芝萌:“爱妃,为何这么看着朕?”

        芝萌眼睛一转,立即跪倒在地:“陛下神武!一人退却十万虎狼威震寰宇。”

        此时,所有场中之人全数跪倒口称神武,李泰呵呵一笑:“平身。宣潘将军觐见!”

        不一会,潘大庆前来单膝跪地:“末将拜见陛下!”

        “嗯,潘将军做地甚好,朕心甚慰,希望你再接再厉,回京之后,朕有重赏!”

        “谢陛下!”

        “嗯,起来吧,今夜虎烈营负责巡逻,斥候遍布二十里之内,如有异动,立即回报!”

        “臣遵旨”大庆抬起头,看见李泰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嘿嘿一笑起身而去。

        李泰身穿龙袍负手而立:“诸位都回去睡吧,朕也乏了,两位爱妃,随朕进来!”

        刚进帐篷,李泰好悬没座地下,看着雪儿和芝萌苦笑:“妈的,小爷腿都吓麻了,这十万人要是冲上来,跑都来不及了。嗯?雪儿,干嘛这个眼神瞧着我?”

        雪儿良久言道:“陛下,臣妾有些怕你了。”

        刮了一下鼻梁,李泰抱着两个女子言道:“怕什么啊,不过是临时当次皇帝而已,不用怕地,你相公我,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会从心里面好好的爱惜你们。皇室,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过客罢了,咱们的日子常了。不要只看眼前。雪儿,你说相公刚才威风不?”

        “嗯,威风的紧呢,真龙天子,威震寰宇,一人之力退去十万精兵,当真是……当真是……雪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李泰哈哈大笑,对着她们两人一人一个香吻:“咱们就寝吧,出来这么多天,你们也习惯了吧?嘿嘿,来,朕替你们宽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