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八十八章 收服吐蕃国主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泰此时静静的望着他,心里越来越没底,这是干什么啊,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说哭就哭?花白的头发一大把,想杀我就来啊,干嘛整这事?

        此时,杨硕将可足可黎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走到李泰身边小声言道:“陛下,臣看他好像哪里不对?陛下小心些。”

        李泰点了点头,上前两步蹲在地上瞧了瞧低头的国主,看他双手支在膝盖上不住的哆嗦,呼吸已经越来越不平稳,李泰审视良久言道:“爱卿抬起头来。”

        国主慢慢抬头看着李泰,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挣扎,一丝不甘,此时他双眼微微有些凹陷,嘴唇干的厉害,看着症状,李泰好像在哪里见过,嗯,莫不是有病了?可他为何要***日盘城?他这么多人马。想要对我动手异常容易,为何还想把我拖倒城里呢?

        “陛下!”芝萌上前言道:“这国主看似憔悴,莫不是有了什么病?你看他双眼刚才还好好的,如今怎么有些发直!”

        “哼,朕哪知道。”李泰说完一甩袖子转身言道:“爱卿,朕说过,朕还有事,不能在此处停留,难道你想抗旨吗?你当真以为朕是如此好欺负吗?实话告诉你,别说朕身边还有两万人,就是朕身边一人没有,你手下的饭桶也休想抓住朕。回去吧。”

        吐蕃国主哆哆嗦嗦的站起来,突然往卷在地上不住的抽筋,身边马上有人赶过来,拿出一个瓷瓶:“大王,吃了吧。”

        “滚开。”国主一番手将瓷瓶打飞:“本王今日就是死在这也不吃!”

        身边的统领焦急言道:“大王,您这是种了邪术了,不吃不行啊。大王,大王!”

        此时。国主已经浑身开始抽搐,嘴里隐隐有白沫出现,李泰看在眼里心里一揪,***,这不是***吗?难道这时候就有这东西了?仔细一想,***这个东西好像在秦始皇的时候就有了吧,现在有也不奇怪。中原不是还有不少道士也干这活吗?芝萌见到国主如此模样,心中一紧:“陛下,他这是怎么了?”

        李泰铁青的脸言道:“他这是中毒了。”

        “啊。中毒,这是什么毒啊,怎么发作起来让人生不如死?”

        “呵呵,此毒可是好东西,怕是价比千金。一般人还吃不起呢,哼!”

        芝萌看见国主如此难受。不免抓这李泰的胳膊背过头去不看,小声嘀咕道:“还不如来上一刀痛快,看样子比千刀万剐都难忍!”

        此时国主已经抽搐的不想样子,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在草地的来回的滚动,手下的大臣拿着瓷瓶在周围不住的绕圈,根本一点办法也没有,国主抱着头哇哇大哭,鼻涕留倒嘴里都不知道,一双枯瘦的瘦使劲抓这地面,良久憋住一口气言道:“天可汗。就我……就我……”

        说实话。此时李泰恨不得他才在眼前才好,但他经过自己的推理慢慢也明白,那个僧人钵阐布是不是就用这种方法控制着他?等他想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长生这个东西谁都想要,可是谁又能有呢,算了,先救下来慢慢再问吧。想到这里。用手一指:“你,你们四个把他按住。他此时要是坚持不住非咬舍自尽不可,把嘴掰开,把药送进去!让后找块布让他咬住。”

        这些手下一听连忙照搬,几人将可足可黎按在地上,一人狠狠的掰来他地嘴,在他反抗又期待的挣扎下,一个棕红色的丹药送进了嘴里……

        时间慢慢流过,国主长长的喘了口气,吐掉嘴里的布条翻身跪在地上言道:“谢陛下救臣一命!”

        一招手,几个太监送上来一张宽大地龙椅,李泰往上一座:“来啊,给藏王赐座!赐茶。”

        藏王拜谢后座下,喝了口茶缓了半天,此时他的脸色红若,眼冒精光,浑身好像有用不完地力气一般,李泰心中笑道,别说,要是不看见,还真你为身体那么好呢,不过总的来说,看上去还是外强中干啊。

        “爱卿,朕观你时才异常难忍,为何还要让朕去日盘城呢?”

        国主左右看了看:“陛下,可准许这些人回避,臣有大事想求陛下!”

        “哦?”李泰点了点头:“来呀,告诉他们,除爱妃与潘将军外,两面后退两百步!”

        当皇帝就是好,李泰一声令下,二十多万人迅速撤退,国主那边此时也只有两人,李泰这边却有四人,看着危险暂时解除,李泰端起茶言道:“爱卿,有何事?与朕说吧。”

        国主良久不语,好像在措辞一般:“陛下,臣想向陛下问些事情。”

        “哦,问吧。”

        “臣想问,当初陛下在京城做郡王之时,与大食国相斗中将水成冰?在犬子攻取河州之时,陛下是不是在城门施法,领他粮草起火?”

        嗯?问这事干什么?但人家问起来,李泰也只好点了点头,国主看见李泰点头,连忙言道:“陛下可会神通?”

        李泰很是深沉的点了点头:“嗯,朕却是会些神通,爱卿,朕不瞒你,虽说我大炎人杰地灵,但会神通者之人不多,爱卿想必也知道,朕虽然年纪尚轻,却位列大炎大德禅师之位,爱卿有话不妨直言!”

        国主噗通跪地:“陛下,请救救臣吧,臣中了邪术,日日只能靠这些丹药维持,请陛下救救臣吧。臣的江山要完了。”说完,磕头不起。“爱卿不必如此,这里没有外人,还是慢慢道来吧。”

        国主点了点头:“陛下,臣当初信奉佛教,可说是异常虔诚,臣规定一人出家为僧,由七户平民供养,谁胆敢以手指僧人。断指,以目瞪视僧人,剜目;广建寺院,顶礼僧人。臣还特意请来一个高深的禅师,并且封为国师之位,臣想让佛祖保佑,让吐蕃的百姓过上好日子。臣自认平时有些狠毒,人命在臣的眼里看的不住,国师就天天的劝解臣。让朕以慈悲为怀对待天下众生,后来臣恰逢五十大寿那日,国师递给臣一瓶仙丹,也就是此物。他说吃下后可以长生不老,臣当时乐晕了头、就、就吃了。

        臣发现此物甚好。便命人特意在宫中给国师筑建香炉炼丹。日常事物慢慢的也都叫给国师钵阐布打理,起初钵阐布以慈悲之心将事宜治理地非常好。臣就一时糊涂放下地权利越来越大,直到二乌达攻取河州后,臣身下只有一子之时,钵阐布让臣将王位传与长子,但长子天上有些木讷,实在不适合重任,后来为了此时钵阐布竟然与臣动手,那人武功奇高,臣不是他的对手,后来被侍卫拼死救下便率领三十万大军逃了出来。哪曾想一离开王位臣才知道。原来他给臣的不是什么仙丹。而是一种毒药,臣特意找人问过,他们说此法来自西域,乃是一种邪术,无人可以破除,后来还是侍卫拼死闯入皇宫才抢来这些丹药,此时臣已经不能自拔了。如果臣死了也就罢了。可、可臣的两个孩子在陛下手上。唯一的长子也与臣一般,这、这天下便被钵阐布一人占去了。侍卫回来说,此时我吐蕃不少大臣都吃了吃药,吐蕃、吐蕃要完了,呜呜……呜呜……陛下,请救救臣吧……”

        听到此处李泰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丝微笑:“那爱卿如何知道朕可以治理?”

        国主抬头言道:“陛下,朕听说过陛下,陛下的事迹臣当真是如雷贯耳,当初二乌达想攻占河州,臣一时鬼迷了心窍,觉着河州乃是圣佛出土之地便妄想拥有,后来臣才知道,陛下在城楼上施法,军营中频频着火。是钵阐布告诉臣陛下会神通的。臣觉着陛下年纪轻轻便座了大炎大德之位,臣想陛下一定可以将臣地邪术去除。本来臣想特意去大炎找陛下,想请念在当年七国拜可汗陛下能救臣一命。”

        李泰点了点头,冷笑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攻取河州,屠我泯洲,事到如今还想让朕救你?你拿什么来换?”

        “陛下,只要您能救下臣,臣定然夺回王位,从此吐蕃大炎两国解万代之好,如陛下不信,臣可以对天发誓并昭告天下!”

        李泰心里琢磨半天,如果让他死了,他等小爷从大食回来地时候岂不是羊入虎口?再者手里地两个乌达不就白抓了吗?那个钵阐布凭借一人之力可以夺得天下,不得不说是为能人,万一他把吐蕃治理富强了怎么办?大炎岂不吃亏?要是他们地国主、乌达都还活着,民心必然不能归顺,他想取回王位也是易如反掌,吐蕃,要想个办法让他永远的安静下来。这个王位不能给钵阐布,还在放在自己手里安全些,嘿嘿,既然送上门了,那就该好好的策划策划。就算戒不了这毒瘾,多少让他多活几年才是。想到此处,李泰言道:“爱卿,朕与你说实话,你的邪术朕有办法去除,但此邪术乃是排名天下第一,非常人能施以援手,就连朕想破除怕是需要两年之久,看爱卿地身子也是不堪忍受,朕给你去除之时,怕是要受些苦啊、”

        “臣能忍受,只要能让臣重得王位,臣就是骨头碎了也在所不惜!”

        这点李泰到是相信,按照吐蕃人的性格,贪生怕死之人不可能座在王位,此人必定心智异常坚定,要是弄好了,说不上戒毒有望呢,看着跪在底下地吐蕃国主,李泰很是为难的言道:“爱卿,朕与你说实话,如今你的江山可以说已经没了,你要是死了,吐蕃人心定然瓦解,就算不归顺钵阐布,到时候各方势力并齐,吐蕃内部大乱,各个拥兵自重,哼,别说我大炎,就是任何一个国家取你王位都易如反掌,话说回来,就算你们那个时候能一心对外,然后呢?接下来谁当王?怕是吐蕃长时间之内是不会安定下来了吧,爱卿,这些你都想过了吧?”

        “臣、臣想过!”

        “朕如果要去除你的邪术,你必须要在朕的身边呆满两年。你能做到吗?”

        “这……陛下,两年之后,这吐蕃就乱了!”

        “呵呵,爱卿不必担心,你本是藏王,还有子嗣,你的王位谁会动?难道就凭借你的大儿子?呵呵,你儿子也不会就活两年吧?放心,钵阐布是聪明人。他不会那么快动手的。当然,你要不治朕也不说什么。这对于朕还是件好事?呵呵,救你的命,朕怕是要损几年阳寿啊。爱卿,朕告诉你。不管你以后如何,朕只给你今天一个机会。过了今天,朕便不再管你了,至于你的天下嘛,呵呵,朕不会夺地。你放心。你可以不讲信用,朕不能。但是为了大炎安定,朕也会用别地办法,比如,瘟疫

        李泰此话一出,国主冷汗唰就流了下来。他相信李泰的势力。如果这东西有一点,那么对吐蕃会酿成巨大的灾难。衡量一下自己的得失,国主跪在地上不语,而李泰也很清闲,居然躺在宽大的龙椅上慢慢睡去。

        芝萌特意取来一件裘皮为李泰盖好,李泰吧嗒吧嗒嘴:“潘将军,起驾!”

        “遵旨!”

        看见潘大庆要走。国主连忙言道:“陛下。陛下,臣、臣有一事相询!”

        “讲!”

        “陛下。臣如跟您到了大炎,手下的军队该如何处置?毕竟这是三十万人,要是放在草原之上,臣怕是……”

        李泰心中直乐,小爷刚才睡觉的时候已经替你想好了,听到国主问话,李泰言道:“既然如此,朕与你立个君子协议,你这三十万人马,不管放到河州哪里都是一股不俗地势力,朕绝对不会让老虎睡在身边。不如你将军队交与朕,朕把他们带到大炎后全数散开,有愿意当兵吧,朕将他放倒军中历练,等你回国之时,朕再让他们出来跟随与你,如果到时候,你觉着人手不够,朕还可以借你一些人马!如何?”

        这……这不是变相让我叫出兵权吗,这些士兵在你们那待两年,谁知道以后什么样子啊。

        看见国主不语,李泰笑道:“爱卿放心,朕不会夺了你地兵权,朕会昭告天下,你依然是吐蕃之王,而且这些兵将依然是你的不下,朕可以给你两年地时间,爱妃,今日是多少?”“回陛下,今日是五月二十

        李泰点了点头:“如此,朕便昭告天下,两年后的五月二十二日,你将这些兵将***河州,你将如何,朕绝不过问。而且朕出了平时训练他们,一概不用他们上战场,朕的信用,怕是比你管用多了吧。”

        说实话,国主为了自己地王位,也曾想了很多,李泰这些手段他几乎都已经想到了,他怕,他怕万一李泰夺了他的兵权,自己不就完了,但转念一想,即使他不夺兵权,自己不也完了吗?而且。自己地孩子还在他的手上,就算夺下王位又能如何?罢了,散就散吧,只要兵权在自己手上就有夺回王位的希望,等到时回到吐蕃,在一点点摆脱吧。想到此处,国主言道:“陛下,臣需要留下三万人的卫队,不知道可否?”

        “三万人啊,有点多吧。”李泰想了许久言道:“爱卿,你倒了大炎可不是住在外面,而是要住在京城啊,我大炎京城附近让你埋伏三万人马?就算朕肯,太上皇他老人家定然不许啊。你也知道他老人家的手腕。要是龙威一起,这三万人就没了,不如这样吧,朕在京城之外给你建一个大房子,附近便是校场,你与几位乌达都住在那里可好?也算是让你们父子团聚了。太上皇还亲自下令让两位乌达每日学习治国之术,朕还要亲自与你施法,呵呵,你最多之能留下三千人,唉,三千人在城外,也不是个小数目啊。想必太上皇应该能准许吧。你们啊你们,我大炎君王两代对你吐蕃两代如此厚恩,爱卿啊爱卿,你切莫辜负了朕啊。”

        话以说倒这个份上,国主知道此事不能挽回:“陛下龙恩,臣没齿难忘。如此,便陛下说了算吧。”

        李泰心中窃喜,但面上却无办点兴奋之意:“唉,算了,谁让你是朕的爱卿呢,来人,拟旨!”

        “臣在!”杨硕此时心都快蹦出来了,端着笔墨手直哆嗦,看到李泰的眼神,不仅一低头:“陛下请讲!”

        “嗯,命王平带领吐蕃兵卒二十九万七千人到抿州***待命,令兵部立即将这些人马分散到各军,俸禄按照大炎兵将同等发放,请太上皇督促此事,两个月内无比完成。嗯,盖上玉玺,让王平领兵去吧。”说完,回头对国主言道:“爱卿,朕与你写分文书如何?不然这些兵将刚进大炎弄不好要被太上皇给吃了。”

        “臣遵旨!”

        随后,李泰又将与国主的协议写完,洋洋洒洒五十多条,此时李泰担任了谈判管的身份,句句算的上推心置腹,待国主同意后,按上吐蕃玉玺和亲笔签名,李泰签完名字后,盖上玉玺,随后亲笔给天子写了一封信,将事情原原本本一概写清楚。他估计,等天子接到这份信地时候,怕是要乐疯了吧。

        夜色缓缓落下,王平已经拿着圣旨带领兵将开始返回大炎,李泰座在龙椅之上看着篝火,手上慢慢撕着羊肉,与对面地国主言道:“爱卿啊,明***便带着三千人马跟在朕的后面去大食吧,如此朕还能照顾于你。到了大食,你要帮朕把佛祖真身舍利恭迎回国,想必太上皇也会高兴吧。放心,有朕在此,茫茫草原之上,无人敢对你动手。”

        国主点了点头,如今兵将已经被人带走,自己还能说什么?:“臣定然跟随陛下!”

        “呵呵,如此甚好,爱卿,把你的丹药给朕一粒。”

        接过丹药,李泰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一股子奇香穿进鼻腔,嗯,别说,还真香啊,将此物放在袖子里起身:“爱卿回去歇息吧,明日咱们还要赶路。朕明日便给你施法去毒!”

        “臣恭送陛下……”

        回到帐中,看见雪儿与芝萌两人兴奋的脸色通红,李泰嘿嘿一笑:“如何?哈哈,不知道是说朕运气好,还是朕聪明,又或说他们运气太差?”

        雪儿言道:“陛下,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啊,陛下更是厉害,凭借一张嘴便收服了吐蕃国主与三十万大军,要是爷爷们知道此事,不知道要乐成什么样子呢,吐蕃与大炎的百年征战,怕是要从此刻开始消除了。陛下真是英明啊。”

        芝萌也很高兴,但却总是放不下心:“陛下,这仙丹一事你要如何处理?那国主死去活来,哪是人力所能为之?万一这路上死了,可就麻烦了。”

        李泰点了点头,掏出袖子里的丹药叹了口气:“唉,***不再此处,不然定知道里面是什么,罢了,把我师兄叫过来,咱们好好研究研究!明日朕还要施法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