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戒毒表演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子仪仗终于开拔,浩浩荡荡的在草原上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一路走来,军容严谨,看的吐蕃国主一愣一愣的,心里不觉对李泰能消除自己的毒瘾更加有了把握,但此时的李泰座在马车之中,却是一筹莫展!

        “陛下,想什么呢?”芝萌拉着李泰的手言道。

        雪儿笑道:“还能想什么,定然是为了帮吐蕃国主消除邪术呗,陛下,您肯定行的。”说完,打开窗帘向外望去:“这草原真大啊。”

        李泰长长叹了口气,抱着两边女子的香肩叹道:“小爷我还真没帮别人戒过毒呢,虽说有了办法,但心里却是有些不托底啊。”

        芝萌言道:“不过是一个吐蕃国主罢了,如今兵权已经拿下,死活也不重要了。”

        李泰笑道:“那可不对,他要是活着,对咱们大炎当真是利益巨大啊,嗯,一会施法的时候一定要非常辛苦才好。”

        话音刚落,就听潘大庆赶上来言道:“陛下,陛下,吐蕃国主好像要发作了。”

        嗯?李泰迅速跳下马车喊道:“立即打开帐篷,快,其余人等离开帐篷二百步,随时警戒!芝萌,雪儿,跟朕来!”

        大庆一声令下,众人连忙开始支撑帐篷,此物乃是蒲松根据李泰的图纸做出的帐篷,不管是行走还是睡觉都异常方便,没有多会便将帐篷支好,随后带人走到两百步外警戒。

        此时,李泰身穿锦缎金丝袈裟,手上拿着木鱼佛祖,在两个***的陪伴下走进帐篷,接着,拿来七盏油灯在地上摆开北斗形状。随后燕儿又端进一盆清水,当然,这里面还有一点东西,就是一个碗,一把筷子。

        看见国主脸色铁青的走进帐篷内,想必此时他已经有些抗不住了,但看见李泰的打扮与周围的装扮心里也不仅一愣:“陛下,你这是要给臣施法吧。”

        李泰点了点头言道:“爱卿啊,朕与你说实话。你中的邪术乃是专蚀灵魂的一种邪术,你是不是觉着在发作的时候,心里越发地痒,越发的堵?”

        “正是,正是!好似万蚁噬心一般啊。臣、臣此时已经有点受不了了。陛下。”

        “无妨。在施法前朕与你说清楚,这个邪术朕可以破除。但确实需要你的毅力开支撑,你对仙丹的依赖并不仅仅是身体。此时连你的精神怕是也被腐蚀了,你要想去除,必须将心里的这种依赖彻底的剔除,如此,才可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看见国主身子已经有些发抖,李泰让人把丹药拿了上来,分开一半给他服食下去,李泰心里知道,要是想让他一下消除实在是太难了。只要慢慢的将药效降低。这样才可以回复他戒毒地信心。看见国主服下,李泰言道:“此时感觉如何?”

        国主闭目良久,额头已经留下隐隐汗水:“陛下,臣、臣似乎坚持不住!”

        “唉!来人,把他捆严实了,用布条塞倒嘴里。潘大庆何在!”

        喊了几声都没人,原来真的都跑倒二百米以外了。李泰无法。找出绳子将他***之后放在床上,又找出一个布条塞进他的嘴中。一挥手,芝萌和雪儿相继退下,屋子里只有李泰与国主两人。

        看见国主躺在床上额头发汗,李泰端来一盆水用毛巾侵湿了替他擦了擦汗:“呵呵,还要朕亲自的伺候你,你可别让朕失望啊。嗯,这个水不凉,待朕再给你降降温吧。”随即,当着国主的面把一只手伸进水盆里搅拌了一会,口中不时地念念有词,接着,李泰手腕一抖抽出水面,看着一盆清水慢慢有翻滚之势,随即泛起一阵白烟,一盆冰出现在了国主面前。

        国主此时眼睛挣的大大地,几乎不敢相信看到的实施,即便自己地位再高,也很难看到别人在自己面前显露神通,如今李泰当着他的面露出一手,确实让他惊讶不已。

        李泰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他知道,其实戒毒最难的当初最近的七天,而最难受的,当初第一天,这纯粹是对精神和毅力的折磨,一般人根本就挺不过去。如今国主服食了一半的药力,想来不能忍受不住猝死,只要这七天一过,同时又远离***,基本上可以说是百分之百戒除毒瘾了,但说来轻松,多少人挺不过去这七天,怕是一百个人里,也没有一个人啊。希望这个奇迹会在他的身上发生吧。

        看见国主惊讶的目光,李泰将这些冰全部敲碎,附在他地头上,仔细检查一下,嗯,连腿都给捆好了。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吧。妈地,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连床都一块捆上吧。一切准备就绪,国主凄厉的叫声已经响起,看着国主脖颈异常粗壮,眼睛视乎要冒出来一般,此时他被***在床上,鼻涕一把泪一把,想翻身却被绳子死死的捆住,床上之人不住勾腿翻身想要摆脱,胳膊上的血管已经可以慢慢显露出来,撕心裂肺的叫声让人听着越发的不寒而栗……

        李泰闭上眼睛,心里知道最痛苦的时候还没有来到,索性闭目言道:“爱卿,此一战怕是你毕生最艰难地一次,你可要挺过去啊,朕在此为你施法,你想喊就尽量地喊吧。”李泰说完,座在北斗七星灯首位,将木鱼放在地上,手握念珠,嘴里念的什么。连自己地不知道!

        随着时间慢慢而过,国主的撕心裂肺的叫声也越来越大,听得李泰心里都越发的害怕,佛祖保佑啊,这家伙可千万别挂了,他的性命可是与大炎人民的幸福生活息息相关啊。此人就是死也不能现在就死啊,兄弟我都说了大话了,您可别给掉链子啊。

        “唔……唔……唔……”

        国主的被布条塞的只能发出这种声音,李泰回头一看,心中已经,此时这人的眼睛已经快冒出来来,满眼的血丝。瞪着李泰,好似临死前的一股怨气,他地身子被绑的异常严实,但脖子却是直直的挺着,脖子上面的青筋与血管几乎都要爆裂开来,李泰起身叫来门外的芝萌,芝萌一进屋几乎吓的不会走路,抓着李泰的手死死不放,这个样子也太吓人了。李泰拍了拍她的手:“用你的内力将这一盆冰块变成碎渣,朕有用。”

        芝萌慢慢接近木盆,好像随时准备国主跳起一般,端着木盆便向外跑,李泰苦笑一下。妈地。刚才小爷把木盆拿出去好了。怎么就没想到呢。

        一会的功夫,芝萌将冰渣送还李泰。李泰围绕这国主,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看样子异常神圣,他边走边将冰渣扔倒国主身上,不过是想给他降降温而已。

        此时国主的叫声已经变成了沙哑的哭声,好似浑身的力气已经被抽干了一般,李泰知道***他地时候倒了,找来一碗水,拿起几根筷子来到国主身边言道:“爱卿,朕知道你难受,如今正是与邪术抗衡的时候。你要忍下去。你要知道。佛祖无时无刻不再你地身边保护你。但这也要看你自己心智啊。

        李泰说完,抓起几根筷子放在水碗里言道:“佛祖在上,***称心敬请,吐蕃国主信奉我佛却身染邪术,虽说国主心智异常坚定,但此时乃非常之时,***肯定佛祖显露神通。以让国主心中有佛!阿弥陀佛!”说罢。李泰闭上眼睛手握着筷子诵经,慢慢的。额头已经渗出的汗水。手掌微微一松,发现筷子竟然没有倒下,李泰心里长长的喘了口气,慢慢将手松开,几只筷子很是诡异的站在水碗中央,毅力不倒、

        国主此时随是精神恍惚之时,却也是震惊不已,难道真如他所说,佛祖就在我的身边?可能是思想已经偏离,忽然觉着身子似乎也没那么难受了。此时李泰在他身边言道:“你看见了吧,佛祖确实在你的身边,佛祖知道你虔诚,已经将佛光普照与你。但佛祖神通不可显露太久,慢慢就会消失,此时正是佛光最盛之时,要异常珍惜,佛光如昙花一现,转眼即逝!阿弥陀佛!”李泰说完,座在他的身边拿起念珠接着年经……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听着国主从凄厉的叫声中慢慢沉了下去,摸了摸手心与脑门,还好,没什么问题,其后很是专业地把脉,嗯,心脏还在跳动,很好,很好,这么折腾没死了。果然是人物啊。

        经过这么长时间地折腾,国主已经如虚脱一般,此时油灯已经快要熄灭,天上的星辰已经亮起,李泰长长喘了口气,名芝萌送进一碗盐水将其服下,随后将屋子里的东西全数搬走,如此又回复倒了以前的模样

        国主慢慢睁开眼睛,恍惚中看着李泰身穿袈裟座在床上很是慈祥的看着自己,精神慢慢回复以后言道:“陛下,臣、臣如何?”

        李泰笑着点了点头:“爱卿,你已经挺过了第一关,感觉如何?”

        “臣、臣好似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不错,你确实走了一遭,不过却被朕救回来了。”此时见到国主无事,李泰凭借身上的袈裟,只要有点杆,李泰顺着话就能爬上去,他此时要在国主心目中树立起绝世神僧的感觉,这样,他好了以后才会老实。

        “啊?是陛下救地臣?”

        李泰笑着点了点头:“看你魂魄离体,朕便用我佛神通将你拽了回来。你可记得,时才筷子立于水中?”

        “臣记得,记得!”

        “呵呵,那是朕将你地魂魄拉回来之后,佛祖显灵所致,如今你第一关已经过去,切莫要高兴太早,如此反复,至少还有七天,七天后会更加难忍,但你只要挺过去,朕就能留下你一条性命!”

        “臣、臣能挺得住,时才已经死过一次了,臣一切听陛下的。”

        李泰起身笑了笑:“来人!”

        几人进来施礼:“陛下!”

        “将国主抬入帐篷中好好歇息,记住,多吃饭,即使吃不下也得吃。多喝水,喝不下也得喝!”

        看着一干人将国主抬了出去,李泰一抹脑袋上地汗。妈的,小爷被他紧张的腿都软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毒瘾发作呢,估计这时候的***威力不大,要是换成***什么的。那、那就别戒了,直接***算了。

        芝萌与雪儿走了进来,随后命人收拾一番,将所有人唤走后小声言道:“陛下,如何?”

        李泰点了点头,嘿嘿一笑:“嗯,经过第一天的观察还算不错,以后每天只给半粒药,等过了七天后,一粒都不给,估计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实在不行,就给四分之一,等再过七天后停药。这东西让人心里依赖特别重,简直就是个魔鬼!”

        芝萌一愣:“陛下,你未曾见过此物,为何对此物好似异常了解?”

        李泰心里言道,靠,以前大街小巷哪不宣传,地球人谁不知道?不过这个地球嘛,好像没人知道了吧。想到此,李泰嘿嘿一笑:“问那么多干嘛,过来,给朕***一下,妈的,明天还要继续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