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两百章 吐蕃政权的问题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包,******,老师不知道,一拉弦,我就跑,砰的一声学校炸没了……”

        芝萌、雪儿、凝儿、燕儿四人规规矩矩的座在李泰对面嬉笑,李泰一拍桌子:“笑什么笑,这叫胎教,懂不?这孩儿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要听音乐,这样生下来才聪明!这叫培养艺术细胞!”

        芝萌言道:“殿下,这孩子在肚子里什么都不懂,怎么能听懂呢?再说,什么叫艺术?什么又叫细胞?要是有了艺术和细胞,能像陛下一样吗?”

        “那是,你们相公我从小就接受艺术熏陶,所以长大之后,才能上算五百年,下算五百载,知天时,懂地利,晓人和,才能挥手与天地之间,要是肚子里的孩儿从现在开始教育,肯定要比他爹我厉害多了。

        凝儿噗嗤一笑:“照相公那么一说,咱们的孩儿岂不是成了佛祖?”

        话音未落,门外太监言道:“太子殿下,陛下在御书房让您过去。”

        李泰起身对这几个媳妇一叹:“瞧见了吧,回来肯定没好事,这才回来几天,他是不想让我安静了,唉,你们都安心歇着吧,朕……本王去去就来。”

        燕儿忙到:“少爷,您可千万管这点自己,别开口闭口说朕了,毕竟您还是太子,这么做不好!容易让人说闲话!”

        “嘿嘿,还是燕儿好,行,注意一些便是!来人,前面带路……”

        跟随太监来到御书房,此时看见皇帝正在自己的香案之上摆放这一张地图。此时天子带着花镜,手指激动的在地图上来回转,此时的神态足以出卖他此刻的心情,总的来说,就是这个老头非常激动。

        “皇爷爷!”李泰不用等人通报就走了进来,看见皇帝正在观看地图,上前不由的吧嗒吧嗒嘴,看见天子手边有些小点心。拿来塞进嘴里:“看啥呢?”

        能在自己房中这么大胆地人,出了李泰还有谁,但此时皇帝心里一点都不计较,还是那句话,只要他不把皇宫点了。干什么都无所谓,皇帝又手在吐蕃地图上转了一圈呵呵一笑:“泰儿,你说朕应该在两年后动手,但是你看看这吐蕃地界,不小了,朕有些等不急了。”

        李泰哈哈一笑,指着地图笑道:“我还以为什么呢。原来爷爷在看地图啊。嗯,还是吐蕃的地图。刚才瞧了半天也没看明白,这是谁画的,还彩色的,准吗?”

        “准?什么准?这里画出来各地的要道,连附近的城池都标记着***不离十,此图乃是兵部所制,好着呢。”

        李泰点了点头。用手一指途中道路的两点距离:“这是多少里?”

        “这怎么知道?”

        “切。不知道还看什么地图啊。连个比例都没有,这跟看画有啥区别?”

        “比列?何为比例?”天子抬头言道。

        抓起旁边一块糕点:“这是什么做的?怪好吃地。”说完。又拿起一块塞进嘴里,天子抓起盘子塞到他怀里言道:“都给你,没人抢,说说,什么是比例?”

        “这个比……呃……比例……呃……吃急了,嘿嘿。那谁,拿点水来!”回头言道:“这比例就是一个术语,嗯,专门做地图时候用的,就是指图中图形与其实物相应要素的线性尺寸之比,明白吗?”

        天子摇了摇头。

        李泰接过下面送上来的茶水:“这么说吧,这个地图显示的不仅仅是地理位置,应该显示距离,比如,一手指宽地距离代表二十里,那么你想要知道两点之间的距离一量便可,这样一来,咱们就知道从这个城池倒那个城池需要多少时间,带多少粮食。等等,反正也是画,详细一点最好!”

        天子看着地图良久点了点头:“嗯,泰儿说得不错,应该有那个叫比例的东西,回头你倒兵部告诉一声!”

        “凭啥是我啊?”

        “那还是朕?”

        李泰点了点头:“也是,就算您说了也是白说,没人懂啊,我这嘴就是欠啊,唉!”

        天子呵呵一笑:“好了,莫要顽劣了,来来,泰儿,你觉着咱们要是占领吐蕃,需要从哪里入手?朕觉着应该在河州,这经过泰儿治理,乃是一块好地方啊。嗯,一会把元帅也叫来问问。”说万,抬头瞧了瞧李泰:“泰儿,你觉着如何?”

        端着一盘糕点座在不远的椅子处边吃边喝,听到天子问话,李泰一抬头:“两年后的事您现在就着手了?”

        天子言道:“朕都多少年不打仗了,虽说大炎现在还有战事,但都是小打小闹,朕有年头没有打这么大的仗了。吐蕃并不是小地方,真要好好琢磨琢磨才是。”

        李泰笑道:“有啥琢磨的,第一次,孙儿在草原之上杀了他们十万人,第二次在河州杀了尽三十万,第三次收服吐蕃国主又收三十万,这一下就是七十万人马,您觉着吐蕃还有多少人马?葛逻禄咱们派了二十万人马,现在吐蕃是大乌达与国师当政,您觉着他们手上还能有多少?说句不该说地,别说大炎,就是葛逻禄想灭掉吐蕃都有可能!当然了,吐蕃人民骁勇善战,葛逻禄想拿下来也有点难。一个国家兵马钱粮都没多少了,还至于您这么惦记吗?多大岁数了,享点清福多好,整天打打杀杀地,有辱斯文!”

        “我呸!”天子伸着脖子使劲呸了一口,李泰要是离着进点肯定得擦脸:“有辱斯文?你说朕还是说你呢?成婚一年不到,四个媳妇肚子都让你给搞大了,还敢说朕,你当初敲吐蕃竹杠的时候想斯文了吗?朕这么大岁数还抢地盘,为了谁,还不为了大炎朝。还不为了你个兔崽子!”

        “停!”李泰做个暂停地手势言道:“其一,搞大肚子是我有本事,其二,当初敲吐蕃竹杠是为了让您把银子兑换了,其三,要是为了我着想,吐蕃那个地方干脆别要!”

        嗯?天子一愣,好似根本不认识李泰一般:“别要?那你费那么多的心思干嘛?你看看。这吐蕃的地界多大,要是产粮食能产多少,养马也好啊,再说,吐蕃这么多年始终不老实。朕早就想平了他,只是苦于国库空虚,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你却说别要!把话给朕说明白!”

        李泰静静的喝了一口茶水:“有什么说不明白地,要是光要河州前面的那块草原还好说,干点什么都成,但您知道吐蕃是个什么地方吗?那里海拔甚高。人在上面呼吸都困难。那里生活地人要是倒了中原,不出三年想活下来都难。再者,哪里就算有金矿,可是你怎么运进来?您光看这地图上面不小,您知道这里一年能产多少粮食吗?要是能产粮,吐蕃犯得着来大炎吗?”

        “那是他们不会种。”

        李泰一笑:“不会种?没吃过***肉还没见过***跑吗?照这样子总行吧?不行就浇水呗,您真当哪里地人是傻子不成?实话告诉您吧,那个地界想多大粮食怕是比登天还难。哪里海拔四千多米。还有喜马拉雅山脉,就这两点。您还想产粮食?十里不同天一天有四季白天热的袒胸露背,晚上冻地盖着棉被都不暖和,您说,就这季节种粮食?”

        第一次听李泰全面介绍吐蕃,天子确实有些愣神:“那照你这么说,着吐蕃不就完了?那他们怎么活?”

        李泰笑了笑:“当然只能养牛羊了呗,所以他们才是游牧民族,那里的牲口一望无际,足够大炎每年的消耗了。可是皇爷爷,这老天爷是公平地,那里是牛羊的天堂,也是本地人的天堂,但绝对不是我大炎人的天堂,孙儿敢说,咱们大炎之人到了哪里不出十年,基本上一个都回不来!”

        “此话当真?”天子越听越愣,这小子怎么知道这么多?

        李泰嘿嘿一笑:“绝对当真,您要是不相信,找个精通吐蕃之人过来问问,呵呵,您知道孙儿我为什么要将吐蕃国主和二乌达,三乌达住在一起?”

        “当初朕还不让你,你这是为什么?”

        “孙儿保证,那个二乌达三乌达很难在大炎活过两年,这就是天气。唉,说了您也不懂!”

        天子听完李泰的话,又看了看地图:“这片地域不小啊,不拿太可惜了。”

        “也不是不要,但不能全要。要点离中原近地地方就行了,当然,也别把人家逼急了,呵呵,孙儿觉着,此时还是要看粮食!”

        “泰儿快说说!”

        “如今咱们大炎的粮食虽说不多,但过了几年定然异常丰富,到时候咱们可以用粮食跟他们换牛换羊,这么一来,岂不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天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的意思是互补想欺?”

        李泰摇了摇头:“也不是,孙儿觉着,只要给他们粮食就好办了,待时间慢慢长了,他们或许就习惯用牛马换羊了,如今吐蕃兵马损失殆尽,即使再过十年也达不到七十万的军队,这十年中您不断的提供粮食,让他们不断的饲养牲口,等倒了十年,咱们要是不给粮食了,或者是用极少的粮食换取牛马,您说?划算不?孙儿觉着,这比您派出大批人马要强地多吧,而且孙儿已经在葛逻禄埋下二十万大军,这不管是对吐蕃还是葛逻禄都是一个牵制,要是吐蕃真发难,两头就够他忙活地了。而且,还可以牵制回鹘,这样就留下了一个缓冲。所以孙儿主张,吐蕃的地方可取,但不能全取!”

        “嗯,不可全取,好,泰儿说地有理,待朕与你两位爷爷商议一下。泰儿,你觉着要是取那些有用的土地。应该怎么办?”

        李泰吧嗒吧嗒嘴:“这事不用**心吧?再说,孙儿也没想过。”

        “***现在就给朕想!”天子一拍桌子:“你是堂堂一国皇储,竟然连这么大的事情都不想?这天下将来都要交与你手,你怎能不想,朕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朕一个答复,别想回你的东宫!朕就在这陪着你。”

        李泰叹了口气,琢磨半天。起身来到香案旁边,在吐蕃地图让绕了半圈:“皇爷爷,咱们就要河州前面的那边草原吧,这个地界好,不管是放牧还是种粮都成!剩下地地方就别要了。真的没有一点好处。再说了。这草原也算占吐蕃地十分之一了吧。要是依朕……孙儿之见,此事有上中下三中办法?”

        天子心中一喜,臭小子,你果然有办法,看来朕逼你还是对了:“下策是什么?”

        “这下策嘛,就是派兵打喽!虽说目前地情况下攻占下来容易,但还是要浪费银子。还是要有人员伤亡的。到时候大军一动。牵扯大炎各个方面,想一想都头疼啊。”

        “哼。那是你没打惯战,要是打惯了也就没这么些废话了。中策呢?”

        “这中策就是逼着吐蕃国主画出地界,虽说可有一时地效果,但就怕人家心里有芥蒂啊。关键咱们不占理啊。”

        天子点了点头笑道:“你这中策与朕想的相同,但朕没觉着不占理啊,挺好的。反正他现在就在京城,要是不给。杀了就完事。回头告诉吐蕃大乌达一声就行了,不服者。过来!”

        “切,强盗,一点没有思想内涵!”李泰一瞥嘴:“皇爷爷,以后做事地时候要自己占理才行啊。”

        天子冷哼一声:“那你说说你的上策?”

        李泰端在茶杯座回原位:

        “嗯?买?为什么要买?”

        “嘿嘿,您忘啦咱们还有拿七千两百万两欠条呢?那可是国主亲笔写的啊,你觉着吐蕃能还的起吗?”

        “屁,我大炎都还不起、”

        李泰起身笑道:“所以嘛,他既然还不起,那么就用土地抵押吧,咱们跟他们立个字据,因为吐蕃没钱,所以咱们才买他的土地,这个跟典当差不多,等到什么时候把银子凑够了,什么时候领回去就行了呗,当然,他欠咱们那么多银子肯定是有利息地,实在不行就利滚利呗!还去吧。”

        天子笑了,笑的很是开心:“嗯,此法不错,反正也是欠条,不如换成地是在些,如果要是国主不给,咱们就去找大乌达,那是他儿子啊,儿子理应给老子还债,要是吐蕃国师当了皇帝,朕就说他大逆不道,派兵讨伐便是!”

        “嘿嘿,等等,不是派兵讨伐,而是借给其中一个乌达几十万大军,让他将王位重新夺回来,这么一来,咱们大军一动,花得不还是银子嘛,他给的起吗?孙儿不信他能翻身。咱们派兵是花银子,给人借兵是赚银子,这里面一花一赚可就是不少钱啊。咱们也占理啊,想来那吐蕃国主不死傻子吧。再者说了,咱们不一定要拿出好几千万两买他地界,可以作价,价钱忘低了压,这么一来,他还是欠咱们的,唉,我大炎真是好人啊,人家欠自己的钱还不了,咱们也不能把人家的地盘全抢回来吧,意思意思就行了,要不吐蕃岂不是永世不得翻身?算了,大家都是邻居住着,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给吧。要是都还上了,咱们把地在还给人家就是了。毕竟是人家的东西,咱们留着也没用!您说是吧,皇爷爷!”

        天子抬头看了李泰良久,摇了摇头:“你真行啊,你把朕地脸都给说红了,朕掌管天下二十多年,可以说缺德事干了不少,还没见过你这中损贼啊。”

        李泰摸了摸自己地脸:“嗯,我怎么没红?难道我不讲理吗?是吐蕃国主找我消除邪术的?我能让那些兵没有头领吗?可是我养活他地兵他也不能不给钱吧,那他还不上,跟我有关系吗?这好人还得怎么做啊?”

        “行,行,你太讲道理了,朕要是吐蕃国主,马上拿刀就摸脖子,这***才几天,自己的地盘就让人家给占去了?要是呆上两年,别说国土了,把国主卖了都还不起了。朕……”

        天子话音刚落,外面来个太监言道:“陛下,宫外有一人要见太子,他说是您的***!”

        李泰大喜:“啊?我***回来了?快请,快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