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二百零三章 解救史湘云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宝贝,亲一下!嘿嘿,这个是你的弟弟,知道吗?将来呀,你要替爸爸管着他才好。”

        “儿子,来,亲一下,看清楚了,我是***爸,这个是你姐姐,你要乖,将来听话,不要让爸爸生气,男孩始终都要挨打的,爸爸虽然知道,可是也不想天天打你啊。”

        李泰一手抱着一个嘿嘿傻笑,没到五分钟,就被蔻英抢了过去,说什么自己抱的姿势不对?一转头,芝萌,雪儿,燕儿和蔻英围着两个孩子不断的叽叽喳喳,李景在身边不住的点头微笑。

        五天了,自己已经当了五天的爹了,让李泰很是郁闷的是,这五天当中,自己抱孩子都没超过一个小时,天子一下给派了五个奶妈,李泰一个不留全都送了回去,自己的孩子自己养,干嘛用别人。

        凝儿的起色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躺在床上不能随便的动,蔻英三令五申,一个月内哪也不许去,最好连床都不起,任何时候不能洗澡,等等等等一系列非人的要求,但凝儿却是很听话的执行,让李泰也少操了不少心,看着床上的凝儿,李泰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凝儿,好些了吗?”

        凝儿点头笑道:“嗯,好多了,相公,说真的,当时凝儿一心只想给您生个孩子,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谁知道没死了,还生了一对龙凤胎。如今爹爹不在。他要是在此,定然会高兴呢。”

        “是啊,没关系。想找二叔还不容易,直接让陛下下道圣旨便可。”说完,贴着凝儿耳朵小声言道:“等过一阵子咱们就出宫,咱们找一个好地方先玩几年再说。你可要好好养身子。知道不?”

        凝儿点了点头,又觉着不妥,刚要说话,就听外面有人言道:“殿下。陛下让您与李相去紫宸殿!”

        “哦!知道了。你知道何事吗?”

        “回殿下。兵部尚书史维龙待着一男一女在殿上跪着呢,陛下让您去!”

        “嗯,史维龙?自从上次太子谋反后他一直在尚书府里待着,也不上朝了,今日这是怎么了?好了,本王马上就去。”李泰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笑道:“爷爷,走吧!”

        李景起身很是留恋地看了看两个孩子:“老夫这才几天没上朝啊,唉。”

        看见两人离去。芝萌一嚼嘴:“想必是史维龙又给太子找老婆了吧。”

        蔻英抱着孩子噗嗤一笑:“丫头,怎么了。心里不舒服了?”

        芝萌点了点头:“嗯,四个姐妹相处久了,再有人进来,心里不怎么舒服。”看见屋子里没外人,芝萌小声言道:“大娘,芝萌跟您说个事”

        “你说!”“相公最近有了孩子后,虽说每天都高兴。但也是经常神不守舍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蔻英一笑:“这孩子怕是不想在宫里待了,他都叨咕好几次了。让你爷爷说了几遍,唉,泰儿这孩子年纪不大,要他在宫里待着不动,确实有点难为他了。可是你也知道,我这当娘的也希望望子成龙,你们几个爷爷更是把希望都放在他地身上,你们还是劝劝他吧。燕儿,你最会说了,你劝劝少爷。”

        燕儿倒了一杯茶,轻轻的摸了孩子两下笑道:“夫人,燕儿可不敢,说真的,少爷的性子在宫里真是受不了,如今他自己正在谋划出宫呢,我们几个姐妹也不好说什么。”

        “你这孩子,泰儿是将来的皇储,哪能往宫外面跑呢,万一有点大事,也好商议商议。算了,不说了,等他回来的!”

        李泰与李景来到紫宸殿,看见史维龙领着一男一女在殿上跪着低头不语,身边的男子与自己年龄相仿,长地也很帅气,他身边跪着地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史维龙的千金,史湘云,今日史湘云身穿紧身褐色衣衫低头跪在地上不语。李泰嘿嘿一笑:“史家妹妹,有时日不见了,你可安好?”

        史湘云低头不语,李泰一笑也不在乎对这天子言道:“皇爷爷,您找孙儿何事?”

        天子脸色很不好看,见到李景与李泰两人进来言道:“赐座!泰儿,今日之事诸位爱卿说还是让你来处理,朕便把这权利交给你了。”

        “何事?”李泰座在椅子上笑道。

        天子冷言道:“还有何事?你当初金殿之上向史维龙提亲,史维龙大人也是应下的,谁知道这史湘云却背着家人在外面与这男人背地里许下终身,竟然行苟且之事,现已身怀六甲,史维龙为表忠心,将女儿与这男子带来,当初朕与诸位爱卿都是见证你与史湘云的婚事。如今事情闹成了这样,这便是欺君之罪!朕本欲杀之,杨爱卿说太子心里有数,朕一想这也是你的事情,便将此事交与你发落吧。”

        李泰座在椅子上瞧了瞧跪在地上的三人良久言道:“史维龙大人请起!”

        “谢太子!”

        “史家妹妹请起!”

        “谢太子!”

        满朝之上,只有那个男子跪在地上不语,李泰一招手,将一个太监叫过来,附耳说了一些话,太监离去后,李泰言道:“下跪之人报上名来!”

        “草民杨贤!”

        “抬起头来,让本王瞧瞧你。”

        杨贤抬起头直视李泰,李泰仔细的打量一下此人,他身穿白衫,长的浓眉大眼,身材很是标准,此时看着李泰,虽说有些紧张,却也不失风度。嗯,此人看起来算是仪表堂堂了。李泰言道:“杨贤,你可知罪?”

        “草民不知!”

        “哦?你连本王地女人都敢抢。你还没罪?”

        杨贤言道:“殿下,当初圣上将您派遣河州之时已经说过,太子殿下的婚事已经全部作废,请问,既然已经作废,草民与云儿相识,便不算是抗旨吧。”

        “呦?呵呵。还想跟本王练嘴?好。那本王问你,史湘云身孕有几个月了。”

        “这……”

        “说!”李泰大喝一声,吓地旁边地天子都一哆嗦,这小子,真是动了真怒了,别说,还真有天子的架势。

        “六个月!”杨贤低声言道。

        李泰点了点头:“好。既然是六个月,也就是本王当上太子之后。你要明白,史维龙当初助太子谋反。深感罪孽之重,所以在家静养,本王当了太子陛下曾经说过,当初的事情不是作废,而是一时的计策,试问,本王都成了太子了。无非是看见史维龙大人精神不畅才没去府上提亲。你这倒好,直接把肚子都弄大了。说吧。你想怎么死!”

        “太子殿下!”史湘云挺着肚子都出,脸色通红的言道:“殿下,我与相公有情有义,即便是我史湘云不知廉耻,要死也是我一人,求殿下放过我家相公。”

        李泰一声冷笑:“你家相公?呵呵,叫的多甜啊。你怎么不叫我一声?我问你,他与你什么关系?”

        史湘云言道:“他是我师兄!”

        李泰点了点头:“哦,师兄啊?呵呵,也算是青梅竹马地一对了,想必你们小时候就情投意合了吧?”

        “正是!”史湘云直视李泰言道:“殿下,实话告诉您,我史湘云心中只有师兄一人,任何男子在我眼中都比不过师兄,虽说我史家有欺君之罪,还请陛下看在家父救过陛下性命地情分上,饶了史家一门,我史湘云愿意陪相公一起死。今日我与相公前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只求太子与陛下饶家父一名,湘云就是做牛做马也感激殿下,太子地大恩大德!”

        李泰笑着点了点头:“嗯,说地甚好,但本王告诉你,只从你史家助太子谋反后,本王正要找机会铲除你们。没想到竟然送上门了。呵呵,跟本王说说,你们怎么打算回来的?在江湖之上不好吗?要是说的好,本王想必还能饶恕史维龙大人!”

        史湘云刚要说话,杨贤一把拦住:“殿下,草民乃是江湖之人,直来直去惯了,既然殿下问道这,那么草民就说说,草民乃是一孤儿,没有父母,从小在便在师门长大,我与云儿自小便在一起,早就有了感情,至于苟且之事,草民不能承认,我一男子死了便罢,但云儿乃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即便死了,草民也要替她在地府伸冤,当时我俩逃离师门,在一个乡村拜了天地,当地的村名都是证人,我们本想偷偷摸摸的过一辈子,可云儿想念爹爹,而且作为史家女婿。没有见过泰山也是不孝,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想过,如果岳父大人真地将我们送到陛下这里,便是我们今生命短,我杨贤不怕死,但不想连累云儿与腹中的孩儿,云儿对我有情有意,不远我孤单离去,既然如此,就请太子成全我俩,死后也能做一对伴侣。岳父大人是被我俩连累,还请太子放过他一马!杨贤死后也会感激太子大恩大德!”

        “呵呵,说地不错,说良心话,要是小王如你们一般,却对没有勇气回来面对一切事宜,杨贤,你能做到这点也算是光明磊落的汉子,但你可曾想过,你将云儿迎娶进门,虽说你得到了她?但你知道头她会失去什么?为了跟你在一起,史湘云把他父亲都搭上了,相好这史家就他父女两人,再有多少都会被你连累,你这是陷她于不孝啊。他为了跟你,把自己的爹都搭进去了,你能给他什么?难道就是在一起死吗?你一个人死,还要抓几个垫背的?要是本王来说,你看着光明磊落,其实是最自私之人!”

        “我……”杨贤哪是李泰的对手。被李泰一顿抢白顿时无语。李泰说地也是真话,这根本不叫爱,如此势力摆在面前。你要是得到她将会把他们家族都扔进去,这种做法真的很自私,这就是不长大脑地下场。

        看见史家人站在下面,李泰一挥手,太监用盘子端上来一杯酒笑道:“你们想死?本王偏偏不成全你们。想在地府结为夫妻?不可能!去,把毒酒给他端过去!”

        太监在他们身边站好,李泰笑道:“这里有毒酒一杯。毒性刚刚好。只够一个人地分量,史维龙大人本王就不追究了,但是你们两个,要有一个告别彼此了,呵呵,杨贤,你要是死了,这史湘云可就是寡妇了。到时候他带着孩子,受尽世间白眼。你在地府看着一定很开心吧。哈哈,咦?也好办,不如史湘云喝了吧,这样一来,就没人说你什么了,你的师兄还能再次成家,你爹也可以颐养天年。嘿嘿。反正就是一杯酒。你们怎么喝,本王就不管了。”

        李泰此话一出。满朝文武大臣心里都一哆嗦,这个太子太恨了,死都不行,就要活活拆散他们,唉,谁让史维龙助纣为虐,史湘云不守妇道呢,今日之祸,又愿地了谁呢?

        看着眼前的毒酒,杨贤泪如雨下:“云儿,是我错了,我不该为了自己将你害成这样。但事已至此,唯有一死以恕其罪,云儿,待孩儿生下后,就按咱们事先说好的,不管男女都跟着史家姓,也算是我杨贤恕罪了吧。如今一去,阴阳永隔,还望云儿务要以我为念,待生下孩子之后,便找个好人家嫁了吧。为夫欠你的情来世再报吧。”说完,便要提手拿杯:“云儿,你……”

        说时迟,那是快,史湘云抢过杯子仰头喝掉笑道:“相公,云儿能嫁给相公乃是今生的福气,如果云儿死了,世上少了一个不知廉耻地女子,更是少了一人被人不齿地孩儿,云儿是女子,命不金贵,留下爹爹与相公也算云儿对你们有个交待了,相公,云儿求您,如果爹爹年迈之时,不管你有没有续弦,都希望你能伺候他归天以做为人之女之本。”说完,转身跪在史云龙面前:“爹爹,云儿一时任性,将史家推向水火之中,是云儿的过错,如今云儿一去,还望爹爹保重身体,您对云儿的养育之恩也只有来生在此报答了。”

        史维龙蹲下身子痛哭到:“云儿,云儿,是爹害了你啊。呜呜……云儿,你要是去了,爹可怎么活啊。”

        杨贤站在原地摇了摇头:“云儿,你错了,你觉着我能一人独活吗?要是没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难道你让我在思念妻儿中活过一生吗?云儿,宫中毒酒必有解药,想必太子也是说话算话之人,无非就是一条命,我给!”说完,起身飞起,向着旁边的柱子撞过去!

        “拦住他!”

        李泰话音刚落,御前侍卫飞身抓住其后腿给拽了下来,刚在底下站稳,杨贤回手抽出御前侍卫身旁宝刀对这自己脖子摸了下去!

        突然,李泰一抬手,空中闪过一条银线……

        “叮……”

        “啪……”

        一柄飞刀打掉杨贤的宝刀,两样兵器同时掉在了地上。

        啊?太子会武?而且还很厉害!这事满朝文武第一个印象,随即听到一声大笑,李泰扶椅而起,走下玉阶,来到杨贤身边笑道:“嗯,不错,不错。”说完,围着杨贤转了一圈:“嗯,比我精神,好,云儿眼光不错嘛!”

        众人不明所以,李泰将杨贤拉倒史湘云身边,拉起史湘云的手放在了杨贤的手上轻轻拍了拍:“杨兄,时才本王不过是为了看看你对云儿是否出自真心,没想到你二人却争着去死,如此精神之人,本王甚是感动,本王与史家妹妹不过有过一面一缘,当初许下婚事乃是为了替史家开枝散叶,这么做本身就难为她了,呵呵,既然她与你情投意合,本王就将她托付给你了,她哥哥的死与本王多少有些关系,所以,本王希望云儿幸福,一个女子,求地不多,无非就是三餐不愁,有人怜爱,杨兄也是性情中人,对云儿也是一心一意,应该能让本王放心吧!”

        “这……”杨贤看着李泰,良久眼泪夺眶而出:“殿下,草民不会说话,但草民敢用性命守护云儿!”

        李泰侧目看了看史湘云笑道:“当初小王在街上与你打架,还被你追倒相府呢,呵呵,可否记得?如今你也为***母,切莫再像以前一般模样了,有了孩子,便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江湖不适合你们了。这样对孩子也不好。今天本王替你考验了一下相公,嗯,很不错,比本王强,你很会选啊。要是听本王的,你们回去就在尚书府静养吧,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如何?别哭别哭,这样对孩子不好。”

        史湘云看着李泰,苦地是梨花带雨,摸了一下眼泪使劲点了点头,想要说话,已经哽咽无声了。

        李泰走到史维龙身边言道:“史大人,你如此忠君,本王甚是欣慰,我大炎能有你这样的臣子是大炎的福气,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每个人都想被人呵护,本王曾经看过许多为了两家势力而联姻,想必在座的列位臣工对此事也是相当的熟络,但你们想过没有,生孩子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让孩子帮你取得一定的报酬吗?本王认为,孩子是自己生命地延续。他与自己血脉相连,可以说,再说父母为了自己地孩子不惜舍掉自己的性命,这么做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孩儿可以幸福快乐吗?但为何在婚姻之上却看不开呢?古人为什么讲门当户对?那是因为两个孩子在一样地生活环境中长大,他们有着一样的前途,一样的背景,平时所接触的事情都差不多,两个人彼此的谈话也都能听得懂,这叫什么?这叫共同语言,试问,一对夫妻,在洞房之时都不认识,你们谁能指望相公与娘子两人交心?谁能指望两人彼此珍惜?更别说性命了。

        今天在本王看来,史湘云是好样的,她知道自己要什么。这样的女子不容易啊,诸位回去问问,自己的女儿想嫁给谁?怕是大多都会说听命父母吧,现在咱们谈倒情爱,众人马上就会想到苟且,其实,在本王看来,情爱这个词,一般人真的是享受不起,也就只有杨贤云儿这样的夫妻才会体会其中滋味吧。史大人,过去的事情便过去了,没有必要再想别的,如今你得此佳婿,又要添上一口,可是羡煞旁人啊。哈哈,怎么着?不打算请列位臣工吃点喝点吗?”

        李泰此话一出,满朝都是一片叫好之声,史维龙激动的良久不语,眼泪在眼眶不住的转悠,良久点头:“臣请!臣……臣……谢太子殿下!”

        “史大人快快请起,您与陛下的交情小王知道,陛下也与小王说过,如果陛下有难,史大人敢第一个把命送上去。呵呵。这可是陛下的原话啊,史大人,快回去准备请客吧。待歇息即日后就上朝吧。陛下等着你呢。”

        史维龙点了点头,对这四方抱拳,良久不知道该怎么说,看见天子,史维龙抱拳杵在那里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天子起身看着史维龙,眼里流露出一种肝胆相照的意气:“列位臣工,晚上随朕摆驾尚书府。”

        “遵旨!”

        史家三口噗通跪倒:“谢主龙恩!臣告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