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15 新城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体完成了山峰和水系的布置,林旭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停止了外人看似容易写意的移山工作。在很没风度地抬起胳膊用衣袖擦拭着脸上不存在的汗水,调出自身的资料描了一眼,他的心中有些戚戚。

果然是跟先前试验的结果差不多,动用“赶山鞭”平均每分钟消耗近十个神力点数,近段时间林旭攒下来的那点神力,只是这一会功夫就要见底了,幸好刚才没犯下什么必须返工的严重错漏。

城市的整体风水格局已成,余下的事情就相对简单了,无非是弄些人来此地居住。

林旭敢打包票,这块风水宝地很适宜人类居住,包管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孩子一生就打不住。这块地皮是用来养信徒的,当然是能增加人口繁殖最好,***附带功能都属于意外之喜。风水宝地如假包换,不过由于九峰之间的属性相生相克,吉凶变幻不定,不会象某些人所期望的那样,随便就能出什么真龙天子,抑或是***显贵,不过保一方平安,免除一切天灾人祸倒是绰绰有余。

神需要信徒提供香火,人类是最优质的潜在信徒,所以圈养人类是一笔很划算的投资。

对于需要大量的愿力抵偿神力消耗的神们来说,培养信徒是一项投资巨大,回报丰厚的投资事业。

这就如同放牧羊群的道理,一位好牧人要时时留意照拂自己的羊群,这样才能确保获取稳定的收益。合格的牧人既要让羊儿吃饱喝足,又要防备外面的野狼跑来吃掉羊,为此付出再多的努力也不能算多余。假如不希望亡羊补牢这种老掉牙的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一个好羊圈更是必不可少的物质基础。

这一点也正是林旭之所以不惜大费周折,营建这个风水宝地的原因所在。要不是由于这个原因,他才没什么动力大搞慈善事业呢!

...............................................................

荒草戚戚,秋风瑟瑟。

曾令大秦帝国引以为傲的秦直道,在全盛时期能够通达全国所有的州郡城池,次一级的支线道路也向下延伸到大部分的县城。然而,随着近百年来的朝政荒废,各级官府用于维修道路和水利设施的款项相继被挪用贪墨,除了如关中京畿和河北、蜀中诸郡这样的腹心地带,***地区的道路系统已是普遍存在年久失修的破败现象。

大量公共工程出现衰败破落的景象,仿佛是在昭示着这个老大帝国的肌体正在加速衰老,灭亡之期已是为时不远了。

大势如此,不是人力所能挽回,个别清廉负责官员的努力只能延缓这个过程,他们却不能阻止这个必然结果。

时至今日,哪怕是在这条地位相当重要的,原本用于连接九江郡与南阳郡之间的主要交通干道上,同样出现了下过一场秋雨之后,路面上满是黄澄澄的粘稠泥浆和***积水,叫人无处下脚的窘迫状况。

当一个庞大帝国走向衰亡,过程通常是漫长而痛苦的,绝少出现那种突然崩溃的范例。

可以说,在多数时候,一个国家也如同久病缠身的患者那样,原本健康而充满活力的肌体,在无法治愈的疾病侵蚀下逐渐丧失活力,最终毫无悬念地走向死亡。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大秦帝国的臣民们,很多人还不曾想到帝国是否会灭亡的问题。反正这种要死不活的颓废局面也维持了很久,也许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都看不到故事结尾,因而,大部分人也就不太关心这些貌似与己无关的身外事了。

在这个鬼时节还不得不出远门的行路人,面对着糟糕得无以复加的路况。虽是忧心耽误路程,他们也只能选择在路边先休息以下,等待路面的积水退去后再行启程。

怀着无奈的心情,貌似是三代男女老少都有的十余口人,全家围坐在路旁一座茶寮草棚外的石桌前。这一家人就着店家明码标价一个半两钱管够,虽然滋味粗劣苦涩,但好歹是滚烫的热茶水,吃着随身包袱里干硬得能把人的脑袋敲出大包的干粮。

在这一家人当中,年纪在四十岁上下,满面风尘和倦怠之色的长子,此刻他试探着跟自己的老爹打商量,低声说道:

“爹,俺听那茶馆里面的说书先生讲了,这大山里有大户正在招佃户。要不,咱也去碰一碰运气吧!”

身为一家之主,这名发色斑白的老农夫叹了口气,说道:

“唉,先等等吧!你三叔去了申州那边打听消息,兴许他能找到更好的去处。”

古人说,宁为太平犬,不作乱世人。

在坎坷命运和艰难生计的双重压力下,这名年迈老者的面色显出不健康的灰白色调。或许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这年头不管走到哪里也难以寻找到一片乐土。即便是他们目前计划前往投奔的申州,说到实际状况也未见得就比老家那边强出多少。话虽如此,霍山中妖怪***的可怕传说是周边各郡县人们从小听着长大的经典恐怖故事,论及凶威之盛,完全能起到止小儿夜啼的功能。但凡还有一线***选择机会,老者始终不愿意带着全家老小往那个凶险万分的虎口里面讨生活。

不仅是这位带着全家投奔亲戚的老者怀着如此想法,对于前往霍山中定居的新奇倡议,因前不久那场急雨而***逗留在茶寮的***难民,他们也无不是犹豫不前。

这些尚在迟疑之中的灾民谁都不曾留意到,这座茶寮里的掌柜和伙计,以及说书先生一干人等,默不作声地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彼此相互配合默契得就像是一个人的左手跟右手协同工作。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些从身材到容貌各不相同的人,其实是林旭的化身所改扮,这间茶寮也是由他一手把持的宣传点。

按道理来讲,招募流民之类的些许小事,只需交代给手下人去做就行了。奈何林旭这位山神爷是新手上路,处处捉襟见肘,而且他手底下的班底太薄,这种活计指望不上呀!

如今,在林旭手下除去山神庙的两位裨将张昕、王良的相貌模样与一般生人无异,余下的那些阴兵鬼卒,一个个凶神恶煞不似人形,说它们是青面獠牙那都算夸奖了。

不问可知,如此恐怖的尊容若是拉上战场当炮灰倒是无所谓,不过用来搞公关那就太不合时宜了。

左思右想之下,林旭唯有舍弃了图省事的偷懒念头,专门放了几个化身在霍山北麓的光州附近。为此,他还特地寻了一处南北东西道路交汇的路口,建起了这么一座不起眼的简陋茶寮,权且充作对外宣传基地。这些化身承担的任务,不是从路人身上赚回每天那几大缸粗茶的微薄本钱,而是跟三五成群的过往流民大力宣传,鼓吹说在霍山深处有大户招募佃户,或者是说有哪家子虚乌有的工坊要聘请工匠回去。

自打前任霍山神三百年多前一去不返,霍山中的山民们也失去了来自神的羽翼庇护,霍山由此变成了妖怪们的乐园。

漫说是本来建在山中的村庄早已是片瓦无存,即使一些贪图药商许诺的厚利入山采药的药农,大多也是有去无回的下场。单以凶名之盛而论,这三百年光阴下来,霍山的恶名绝不亚于北邙山。正因如此,倘若搁在太平年间,纵然是林旭磨破嘴皮子,他也休想说服这些吓破胆的灾民进山定居。

现在的关键是形势比人强啊!谁叫目下这世道,已经是人***的光景了呢!

生在乱世之中,身不由己就成了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现实生活。无论是贫贱富贵,何等出身来历,清一色得提心吊胆过日子。不知多少人,头天有命躺下来睡觉,根本不知道自己明天早晨是否还能同样有头起床。在如此的险恶环境逼迫下,从前一贯被视作鬼域畏途的霍山似乎也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尽管多数听众都把林旭化身的吹嘘鼓动当成了耳边风,但只要有少数人因此而动了心思,那就算他没有白忙一场。

“杀人啦!”

随着阵阵好似闷雷般的急促马蹄声,迎着日光发出雪亮寒芒的长刀闪烁着凌厉杀气,肆意砍杀路上那些趋避不及的行路人。

这些飞驰而来的骑士一个个面目狰狞犹如杀神转世一般,许多吓坏了的难民还以为是附近哪处山寨的土匪出来劫掠。岂料,陡然听得骑士的中一人,勒马厉声喝道:

“锦衣卫出京办差,闲杂人等速速回避,违者格杀勿论!”

乍一听闻锦衣卫之名,在路边休息的流民们仿佛身上被皮鞭狠命抽打着,他们不管不顾地朝道路两旁逃窜开来,连多看这些骑士一眼的勇气都欠奉。

随着狂乱的马蹄声渐渐远去,从后面战战兢兢地遥望着那一行人马疾奔而过的背影,仍觉胆战心惊的老者在惊骇过后,顿时生出了满腹辛酸和无奈。

所谓物伤其类,兔死狐悲。这条路上的流民们身份处境相近,那些被锦衣卫无端斩杀的路人,此时还横尸在道路两旁,殷红色的鲜血恣意流淌在深深的车辙中,染红了泥浆和积水,共同构成了一幅极具抽象感觉的画面,恰如地狱变相般骇人。

在如今这年月,官府比贼人更加狠辣无情,起码强盗们还知道不能下手太狠竭泽而渔,他们也没堕落到无缘无故就要挥刀杀人的地步,只能叫人叹息一声,当真是官比匪狠哪!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