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22 意动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服章之美,谓之华,礼仪之大,故称夏。

对于华夏的古人们来说,一个人的名字不是可以随便称呼的,当面指名道姓地称呼,那是双方即将对骂的无礼表现。只有在一个人作为谦称之时自呼其名,或者是师长人物直呼其名,才算是符合社交礼仪的行为。若是换个无关的外人敢于如此指名道姓,接下来双方铁定是要翻脸的。由此推而广之,可以知晓燕赤霞也是别人称呼眼前这位黑衣道士的表字,绝非他姓燕名赤霞。

林旭作为一个标准的现代人,当然不会取有表字这种被时代抛弃的生活习惯,未明这个表字还是前次黄世仁问过之后,特为帮他取的。

所谓旭日是指初升的朝阳,而未明则是指黎明,这二者基本是同义。大体上符合一个人的表字与名字必须相互契合的要求,所以类似今天这种场合向陌生人介绍,黄世仁称呼林旭的表字是很正常的事情。

闻声,林旭跟燕赤侠相互一躬,行了见面礼之后。林旭眼神复杂难明地上下打量着对方,说道:

“哦,燕赤霞……闻名已久,久仰了。”

这久仰二字,林旭不是随便客套,打从上辈子看《倩女幽魂》三部曲开始,他就对燕赤霞这位侠肝义胆,一身正气的剑仙豪侠印象深刻。特别是由午马饰演的燕赤霞,剧中由黄幕后演唱配音的那段《道道道》,沙哑的嗓音和调侃的歌词,全都是叫人一见难忘的经典之作。

这位真人版的燕赤霞,实际年龄远没有午马那么老迈,充其量是三十四、五岁上下的年纪。

虽然旁人一眼就能看得出燕赤霞脸上的风霜之色,知道他的人生中必定经历过不少是非波折,但那副血气方刚的英武气质,很难叫人与老迈这个词汇联系在一起。

“燕丹见过尊神,敢问两位尊神,现在是否可以答应在下的请求了?”

虽然这句话是同时跟林旭和黄世仁说的,不过林旭可是一点都摸不着头脑。为此,他转向土地爷黄世仁求解,说道:

“这是何意?”

闻声,黄世仁露出了惯常的和蔼长者笑容,轻轻摆手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燕道长有意为民除害,铲除兰若寺的树妖,还本地一方平安,因而想请你我协助除妖之事。”

听完了土地爷的简要介绍,林旭摇了摇头,随即平视着燕赤霞,开口说道:

“此事我与黄土地有心去做,奈何不曾找到下手的机会。前些时候我曾经请侠墨中的一位相识代为向本代墨门矩子求助,迄今未见回音。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燕大侠若果有除妖卫道的决心,不妨先暂留此地,待我们准备妥当再行动手也为时不晚哪!”

霍山中的妖怪数量虽多,但它们大部分都住在深山老林里,轻易伤害不到普通人,只有兰若寺的地理位置距离山外的市镇非常近,而且势力还有进一步做大的趋势。

燕赤霞也是个明白人,两位地是利害相关方,既然们都不敢立即动手铲除树妖,必然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况且,林旭这一番话说得也有道理,墨门威名天下皆知,真能请来侠墨的高手相助,兰若寺的确算不上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认真考虑清楚前因后果,燕赤霞也点了点头说道:

“如此也好,在下就暂时借住兰若寺中,希望多少能让那树妖有所忌惮,少害几人也是好的。天色不早,燕某这便告辞了。”

长相威猛的燕赤霞果然是有一身古代侠客的豪迈习气,当面撂下一句话扭头便走。本意还想与这位记忆中的“名人”攀谈几句的林旭,居然连个出言挽留的机会都没有得到,然后就只能一脸苦笑,看着燕赤霞远去的背影。

叹了一口气,林旭冲着黄世仁一笑,说道:

“敢问黄兄,您又是如何结识这位燕道长的?”

闻声,土地爷黄世仁正色说道:

“此人十年前来便过一次江家集,那时他听闻古寺女鬼吸人精血便去兰若寺中探察,不慎被树妖击伤败走。此番卷土重来,老夫看他的修为比之当年已是大有精进,不愧为有道之士啊!”

对着燕赤霞的行侠之路感慨了一番,黄世仁又想起了一桩正事,拉着林旭询问说道:

“林贤弟,兰若寺那边究竟该如何着手?”

“正如我适才所言,咱们继续等着,等到那妖孽恶贯满盈,气数已尽之时……”

当说到这里,林旭忽然笑了起来,灿烂笑容中却多是自嘲意味。身为地居然被妖怪逼到这个份上,害人的比救人的嚣张跋扈,这个世道真是乾坤颠倒,正气扫地呀!

在前任霍山神传承下来的知识中,林旭知晓了神享用人间香火是一种权利,维护天地法则的正常运转则是神相应承担的义务。或许那位前任山神,最终陨落也是为了履行自己的职责,否则解释不了何以是明知前途凶多吉少,依然要外出赴会。如今,林旭扪心自问,盘踞兰若寺里的小小树妖就吓得他畏缩不前,只能盼着对方自取灭亡,长此以往下去,他这个霍山神还能有什么出息?万古千年地混吃等死下去吗?

想到了这里,突然间,林旭只觉得自己胸膛处好似有一团烈火正在燃烧。为此,他改变了主意,转头望着一副老迈模样的黄世仁,忽然话锋一转,说道:

“……我想早些下手,下月初一,墨门若再无消息传来,你我联手突击兰若寺,不知黄兄意下如何?”

闻听此言,老土地的白胡子一抖,的眼睛也不自觉地瞪大了,略带结巴着说道:

“林贤弟,你这话……该不是在与我……说笑吧?”

见状,林旭不禁莞尔,语气坚定地说道:

“我心意已决,此事绝非笑谈。黄兄,请速下决断吧!”

“……也罢!纵然是豁出我这把老骨头,黄某也要舍命陪君子。”

满是皱褶的大手攥成拳头,黄世仁破天荒地吐露了自己的心声。说到底,那兰若寺就在江家集旁边,假如没有茂密的树林遮挡视线,居民们站在城头眺望就能看见寺庙的轮廓剪影。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土地爷黄世仁再怎么老好人,也毕竟历练了这么多年,何时该作出取舍,不需要别人提点。

闻声,林旭的笑声愈发畅快,说道:

“好,那咱们一言为定。”

.................................................................

“嗖”

随着一阵阴冷的寒风吹过荒野,漫天乌云遮蔽了仅余的一点星光。坡度起伏不定的土路边,一人多高的枯萎荒草随风摇摆,幽然吹过的一阵夜风宛若游魂野鬼在侧窥探着行人,一切景物都显得鬼气森森。

在兰若寺生满野草的中庭,两个大男人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面对着面。倘若这一幕不幸被腐女们看到,必定会演绎出一段基情澎湃的***故事。

“夏侯兄,你这人好生顽固,自从燕某前次赢了一招,你就到处追着跟我比剑,每次都输给我还不肯放弃。我躲了你三年,从关中跑来淮南,你竟然还死缠烂打不肯放手。唉,你这人真是顽固得无可救药了。”

天生一副络腮胡子,燕赤霞的个人造型可谓威猛,但此刻从他口中讲出来的一番话语,着实有几分叫人泄气的味道。

这时,站在燕赤霞对面的那个年轻男人丝毫不肯领情,只听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开口反驳说道:

“你的废话真多!燕赤霞,你不能赢了就跑,若不能胜你,我问鼎天下第一剑的夙愿几时才能完成?来,快点跟我打过,分出个雌雄吧!”

有句话说得好,一个人的朋友和亲人未必真正了解他,但他的敌人绝对最明白他的人。

早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又臭又硬,燕赤霞的吐槽也不过是宣泄一下被人逼着比剑的那股郁闷劲,其实他老早便知道自己说服不了这个宿敌。当即,燕赤霞也不再废话,他探手拔剑出鞘,与这位挑战者夏侯剑二人战到了一处。

“当啷!嗖!哧!”

所谓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两位剑术高手在寂静无人的古寺中上蹿下跳,左冲右突,交锋散溢的凌厉剑气拆房破屋如儿戏,交手的时间虽不长,他们俩也险些把兰若寺这座无人修缮的破庙整个拆掉。几番缠斗之后,燕赤霞窥见一个破绽,挥剑直捣中路令对手不及闪避。尽管燕赤霞手下留情,剑锋依然划破了夏侯剑的左臂,随着鲜血流出,此战胜负已分。

夏侯剑低头看了一眼胳膊上的创口,跟着他黑起脸说道:

“好,这次算我技不如人,下次再来跟你讨教。”

说罢,这位老兄认输倒也干脆,扭头便走毫不拖泥带水。见此情景,对面的燕赤霞无奈地叹息一声,委实不知该怎样评价夏侯剑这人才好。

华夏剑术源流千古,各家传承自有高下之别。下乘剑术挥剑使力,一般懂点剑术的贩夫走卒皆可算作此道中人。中乘剑术则讲究御剑以气,剑气双修,剑术已经不单纯是用剑的技巧了,若想学有所成,非得是天资上佳,然后又要有名师指点不可。上乘剑术则是以身剑合一为要旨,剑光一出远遁千里,出入青冥如履平地。那些能够学得这等剑术的人物,可说是技近于道,初窥门径者即可被称之为剑仙。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