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33 教训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从云,虎从风。原本清雅幽静的临江观上空,此刻陡然乌云密布,凄厉的狂风呼号不休,看似一场瓢泼大雨即将落下。

这时,林旭留意看了一眼突然窜出的黑影身上的服色和头上戴的冕旒,心知这位应该就是正主大江龙君了。当即,林旭一展袍袖,身上绣工奢华的丝绸衣裳立时化作了山神***系列的黑漆明光铠,然后他仰望着天空的黑影,正色说道:

“冒昧叨扰龙君,实有不得已之情由。我乃是霍山神林旭,此来是特地向龙君请教一事。”

闻听此言,本来在半空中叫嚣要如何如何收拾无礼之徒的黑影沉默下来,跟着降低了云头的高度。人身龙头的大江龙君死死地盯着林旭,嘴角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揶揄笑容,说道:

“哦,说说看,你想知道些什么?”

越是这种关键时候就越急不得,林旭继续一板一眼地说道:

“我那霍山中连下了十天瓢泼大雨,这状况五百年来未曾有过,区区不才敢问龙君,这雨水是从何处而来?”

闻声,被捉住痛脚的大江龙君立时语塞,支支吾吾地说道:

“这……这雨要下便下了,孤岂会知道它从何处来?”

听了这样一番并不高明的推脱之词,林旭着实是有些恼了,这条龙是摆明了给脸不要脸哪!好言相劝恐怕无效,林旭收敛笑容,他瞪起眼睛,抬手一指大江龙君,厉声喝问道:

“呵呵,你说不知?这话骗一骗凡人也就罢了,当着本尊的面,还敢如此胡言乱语,当我是***吗?”

天下间包括江水在内的四渎,是除了环绕着整个片界的四海之外,最主要的淡水水系。这里所谓的“渎”,是指那些同时具备独立源头和入海口的大江大河。在中原地区,四渎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陆地水系。因而,坐镇四海的龙王和四渎龙君可算是水族中的最高统治阶层,掌握陆地上***湖泊河流的水神,差不多都是臣服于这些龙种麾下的附庸势力。

眼见得这位大江龙君在自己面前还敢信口雌黄,林旭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火气,一脚踢翻了摆在井沿上的陶制香炉,指定对方破口大骂。

既然撕破了脸皮,这位本就不是善男信女的大江龙君也拉下脸,冷笑着说道:

“寡君有疾,只要进献百八十个美人安慰一下,你那山中自然无恙。如若不从,哼哼!”

河伯娶亲的故事曾被收录在小学语文课本中,可谓家喻户晓,只不过林旭从未料到,自己也有碰到这种事的一天。

事实上,一般地和龙君这样的凡间水神,不同于需要恪守天条的天神。如果们自己愿意的话,想娶妻生子也是一桩寻常事,只不过在大多数时候,这种婚姻也要考虑到你情我愿的感情因素。类似这位大江龙君这般厚颜***,先是在某地降下暴雨成灾,然后再要挟进献***的举动确实很极品,堪称为世所罕见的流氓***。

什么叫做打脸,大江龙君这就是***裸的公然地打脸哪!林旭或许不在乎什么***不***的,但被对方当面胁迫,实在超出了他的容忍底限,说不得只能用拳头来讲道理了。

这时候,怒极反笑的林旭咬牙切齿地说道:

“百八十个美人?好,今日我就叫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话音未落,林旭大踏步地向前,手中闪现出寒芒闪烁的七星剑杀气逼人,剑锋直指惊慌失措的大江龙君。

大约平日里在大江两岸横行霸道惯了,大江龙君万万没料到,有朝一日会被别人堵在供奉自己的道观里开打,因此身边连一个随从都没带。哪怕川流不息的江水距临江观仅有不足二里远,林旭又怎么可能好心地给大江龙君留出召集手下的时间。

林旭已然气炸肺了,根本无暇思考善后问题,故此他一上手就是杀招,大喝一声道:

“七星斩妖!一闪!二闪!三闪!”

在这座临江观原本绿树掩映,遍地花木苍翠芳香的庭院中,此时业已找不到分毫超然于世的雅致情调,而是变成了短兵相接的杀戮战场。

林旭纵横扫荡的白色剑光犹如一朵菊花盛开,剑光所及之处,无论是草木砖石,无不应声片片碎裂,尤为可怕的是,所有物品的损毁部位都能看出利器整齐切削的清晰断口。

这柄出自出中古练气士灵虚子之手的七星剑,的确一口犀利无比的宝剑。近来林旭对这柄剑也用得很顺手,为此他特为从意识深处,由前任山神暴力灌输的资料中,翻检出了隶属剑术条目下的全部内容学习。照本宣科地研习了一番,如今,林旭的剑术虽不算如何高明,好歹也脱离了那种只会拔出剑来胡乱划拉一气的初级阶段。

对付类似人体这样大小的目标物,林旭在出招时,举手投足之间也颇有几分武侠电影中,绝世剑客乘风而来的飘逸洒脱。

“吼!你这***竟敢伤了本君,我要灭你九族。”

嫡亲的娘亲可以作证,大江龙君敖平是百分之百纯种的真龙后裔,绝非是那些混血所生的***蛟龙,一身鳞甲坚比精钢,普通的凡铁连油皮都蹭不破。

奈何呀!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能塞牙缝,一辈子锦衣玉食的敖平今日算是走了一回背字。

林旭的这柄七星剑锋芒太过锐利,切金断玉那是小菜一碟,纵是龙族引以为傲的天生鳞甲也讨不到半点好处。

刚刚还在洋洋得意,敲诈林旭的大江龙君,转眼之间便被七星剑投射的凌厉剑光,接连在身上开了三个血窟窿。随着金红两色交杂的血液不要钱般喷涌而出,好似打开了消防水管。

当剑光刺入肉体的独特阻滞感反馈回来,林旭仍也不忘按照修习的剑术要诀照办。他下意识地一抖手腕,七星剑高速颤动的剑光立时将大江龙君身上的伤口处搅得一团血肉模糊。如此一来,伤口传来的剧烈痛楚令大江龙君一声惨叫。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再也顾不得什么脸面问题,旋身化作一阵雨云,飞也似的逃向南面的滔滔江水。

见此情景,林旭很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跟着还剑入鞘,没有继续乘胜追击的意思。

在凡间,神私斗不算大事,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那才真叫大事。

龙族是维系天地运转的重要支柱之一,负责所有水系的循环工作,们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林旭不怕几乎变成摆设的天庭降罪下来,但他也不愿意把自己与一条色胆包天的种马龙之间的私人矛盾,升级到与整个片界的龙族尖锐对立的层面。虽说出手伤了大江龙君,可是充其量只算普通的个人私怨而已,大不了将来再作过两场解决这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若是在一时盛怒之下,林旭拔剑斩杀了这条不开眼的色龙,那今后要来向他兴师问罪的,铁定是四海龙君级别的后台大佬。到了那时候,这件事情可不容易收尾啊!

饶是带着伤跑路了,倒驴不倒架的大江龙君,也没忘了炫耀一下自己的嘴炮修为。扭回头见林旭未曾追来,稍稍松了一口气,目光怨毒地望着林旭,大声说道:

“小子你有种,山水有相逢,咱们走着瞧。”

林旭算是懒得跟这个连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重都不清楚的家伙废话了,稍后他摸了摸头,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情。

虽说如愿以偿地修理了幕后黑手大江龙君,但没能叫停止大雨,林旭郁闷地自言自语说道:

“唔,好像我光顾着出这口气,把正事给忘了。唉,算了,大不了回去再想办法。”

见此情景,两位随同林旭而来的裨将相对无言。这位平常看着是一副温吞水好脾气,一旦暴走就像洪水肆虐的大老爷,实在不容易伺候哟!

...............................................................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正如李白这首诗中所言,无论多大的雨水落到地面,最终还是要汇集成潺潺的水流归入到大海中。

假如不能阻止降雨发生,那么反过来把多余的积水清走,面临洪水威胁的难题同样能得到妥善解决。

当林旭跟那位不知好歹的大江龙君来了一次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亲切问候兼感情交流过后。可想而知,对方是一定不会配合停止这场豪雨,唯一的可行方案就是开辟一条新的排水通道,尽快使霍山中暴涨的水面恢复到正常高度。

世事知易行难。要说开辟一条河道,对于农耕时代的凡人的确是千难万险,但对神而言,此事也算不得太困难。只是现在林旭有些为难,难就难在时间不够了,霍山中持续豪雨形成的洪水,无法依靠旧有的河道宣泄,林旭也不敢玩以邻为壑那套把戏,只得用神术将洪流暂且约束起来化作了一条地上悬河。维持这条权宜之计,在每时每刻都消耗着林旭的神力,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死亡游戏。

“咤!开!”

“轰”

当每一次林旭挥动着赶山鞭,前方地面便会应声塌陷下去十多公尺深,百多米长的一条深沟。

说不得,这次的新开河工程,在林旭一次次重复挥动这件曾演出移山填海这幕大戏的法宝,以及他声嘶力竭的呼喝声中仓促上了马。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