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56 挫锋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古有名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句话说得是分毫不差,尽管后人总笑前人傻,但轮到自己登场作出抉择之时,天下间又能有几人在偌大***之前把持本心,不令后人复哀后人呢?

假设这批前来***淘金的天津神中的高手不贪心,继续与同来的大部队协同行动。漫说是区区一个大江龙君加上林旭这个霍山神,即便再来多几个华夏地,照样扭转不了整个战场的颓势。在高端战力方面没有数量优势,低端战力也谈不上质量优势,林旭和敖平又凭什么赢得了这些天津神?想必到头来,们也还是被天津神凭借绝对数量优势打得节节败退的下场。

好在前面这些可能都只是假设,天津神利令智昏,抢先使出了如此不入流的昏招,那么出其不意杀个回马***的机会,此时便已悄然出现在林旭的眼前。

大体的思路整理完毕,林旭耐心地蹲守在汉水汇入江水的开阔江面处,过了一会他冲着龙君敖平摆摆手,说道:

“哎,咱们设伏这么久,究竟往这边来的敌人有多少?状况你弄清楚了没有?”

整个江水流域按理来说本该是归属大江龙君掌控的地盘,即便现在失去了战场主动权,地头蛇的优势总归不容抹杀。然而,面对着林旭的诘问,身为大江龙君的敖平却给不出一个***。为此,素来爱面子的着实有几分恼羞成怒了,这回可是在自己的家门口丢人啊!

怀着知耻而后勇的精神,敖平气呼呼地摆弄了半天“如意宝珠”,过了一会总算如愿召唤来了生活在附近水域中的一条三百多年修为的鲤鱼精。

尚未化形的可怜精怪,不仅变不***形,而且连一句人话都不会说,这可难坏了林旭。被强拉来的鲤鱼精不能开口,这事却也难不倒敖平,只见气吼吼地用龙语向对方重复了林旭的提问。

各种水生和陆生生物与纯血龙族杂交所生育的后代,其实都算是龙种,金色鲤鱼也是其中之一。根据故老相传的说法,那些带有龙族血脉的鲤鱼只要修为够深厚,寿命也足够长久,它们的鳞片颜色就会变成金色,或者是红色,等一跃跳过黄河龙门就能化身为真龙。这条鲤鱼精似乎是也有几分龙族血统,此时只见它结结巴巴地发出叽叽喳喳的怪声,跟敖平用不太正宗的龙语交谈了一会。

反复确认过消息无误,觉得这个鲤鱼精了失去利用价值,它当即被业已得到所需信息的大江龙君敖平一脚踹回到水中。倒不是敖平品行太差,过河拆桥已成习惯,是怕林旭问起鲤鱼精为什么懂龙语,此事牵涉到龙族的诸多隐私,若是被外人追问起来实在很尴尬。

龙性本淫的说法绝非诋毁龙族声誉,事实***也确实如此,容不得一丝一毫的辩驳和遮掩。

那些年轻力壮的雄龙一旦进入青春期骚动期,立刻变成了谷精上脑的***,继而发展到在路旁看见一头老母***,们都觉得对方大眼睛双眼皮,五官端正,眉清目秀。正因如此,很早以前就有了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的说法。要问原因也很简单,母系血统千差万别,这样的话后代的外貌还能相同,那才叫活见鬼了呢!

听完了敖平的转述,林旭可没那个闲心打听那条鲤鱼精是否与这位现任,或者前任大江龙君存在血缘关系。他立即拉上敖平退到了安全地带,守候着敌人走进预设的埋伏圈。

来自东瀛的天津神自从登陆以来,一路上几乎没受到什么有效抵抗,们被过于顺利的进展和重大战果冲昏了头脑。一个个骄狂得不可一世,根本没有考虑敌人设伏的问题,只见们三五成群,既不成行也不成列,好似逛街一般大摇大摆地进了这座位于江水中游的水府。

对于这些天津神而言,如何抢在同僚之前下手瓜分一份更好的战利品,是远比搜索残敌踪迹更为紧要的急务,全然不把本土神看在眼里。

一直等到稀稀拉拉先后到来的天津神全都进入水府内部,在外面完全看不到们的身影了,林旭跟龙君敖平商议说道:

“我说敖兄,水府里面的敌人总数不到三百,也不算多。想必道行能跟你我比肩的,大概不少吧!”

大江龙君敖平这一辈子顺风顺水,何尝吃过如此大亏,心中对天津神一伙的恨意之浓,真是想要食其肉寝其皮了。这时候,敖平表现得极端自负,哈哈大笑着说道:

“嗯,总共才三百,你跟我平分不过一百五而已。”

尽管如此豪迈地宣称了对敌人的轻蔑,不过紧接着敖平又压低了声音,附耳说道:

“尊神,说真的,你不是打算就这么杀进去吧?”

这场侵略战争来得过于突然,大江龙君敖平这个现任光杆司令,眼下是一兵一卒也派不出。手下直属的那些虾兵蟹将在下游与天津神的初次交战中便悉数折了进去,别处的兵卒调动过来尚需时日,远水解不了近渴呀!

见状,林旭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拍着敖平的肩膀,安慰说道:

“哈哈哈哈,那当然是在开玩笑了。龙君只管安心,我已下令调遣精兵良将,若无意外的话,这会功夫也该到了。”

果不其然,不到一柱香时间后,裨将张昕和王良已先后来到林旭面前。勉励了两位裨将几句,林旭跟着叮嘱说道:

“很好,待会你们摆开阵势,务必不能叫里面那些家伙跑掉。张昕,今次不同以往,对手是异族神,必须要多加提防,听懂了吗?”

“标下明白,请大老爷您放心。”

这时,林旭的视线又转向裨将王良,说道:

“这次你负责统领预备队,没有我的指令,天塌下来也不许轻举妄动。”

闻声,鹤发童颜的王良眉头一挑,微微点了一下头,没再多说话。随即,林旭重重地一拍手,朗声说道:

“行了,你们都去准备吧!待会等我的信号,即刻发动进攻。”

随着援兵来到,林旭和敖平也从岸边芦苇丛生的隐蔽处进入到江水之中。在正式的冲锋发起之前,出发点距离敌人越近,先手占据的优势也就越大。

小心地在那座陷落的龙宫外面窥视,遥望着水府灯火辉煌的场面,此地的原主大江龙君敖平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老实说,今天的事情敖平是越想越窝火,一向都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啥时候堂堂大江龙君也成了被人欺压的对象?是可忍,孰不可忍哪!

大江水域承平日久,别人看在四渎龙君和东海龙族的面子上,轻易不会捋敖平的龙须,像是林旭这种火头上来谁都敢修理的愣头青,堪称百年难得一见的异类。平常时候不需要动用武力解决问题,敖平麾下的十万水军分散在大江上下游的据点驻守,兵力很是分散。接近于仪仗队性质的直属三千虾兵蟹将,不久前便已在敖平的胡乱指挥下折损在如潮水般涌来的外敌面前,幸好它们的牺牲还有点价值,总算换来了敖平从那场混战中全身而退。

若非手下们甘于效死杀出一条血路,某条欲求不满的色龙,估计此时此刻业已被切成了一盘精致的生鱼片,端上了天津神庆功宴的餐桌。

“喂,待会开战你要当心,们有一把白惨惨的剑,另外还有一面邪门的镜子和玉坠,应该都是很厉害的法宝。”

林旭侧耳倾听着身旁这位早先曾与自己结下怨仇的大江龙君提点,随后他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这时,林旭已经把敖平从不识好歹的纨绔子弟,提升到尚可挽救的失足青年一档。

虽说这家伙欺男霸女的腌事干得不少,似乎骨子里还没坏透,起码没下作到跟人联手合作还耍心眼的下三烂水准,不枉林旭好意伸手拉一把。

剑、镜、玉,这三样东西,林旭听着只觉十分耳熟,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确有些印象,不过一时间难以准确把握灵机,记忆太多就难以迅速理清头绪,这也是少数神越老越糊涂的原因所在,不是们老年痴呆,而是联想得太多。

沉默了片刻,林旭岔开话题说道:

“敖兄,你的手下几时能赶过来?”

一提起这件事,敖平的火气又立马大了起来,随即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神情沮丧地嘟囔说道:

“龟丞相传来消息,整军最快需要三日,那几位四渎龙君也在抵挡外敌,援军最快要三、五日以后再说,东海那边被隔断消息,援军暂时没指望了。”

人贵自知。一个人得知道自己能吃下几碗干饭,然后再出来招摇。东瀛号称八百万神明当中,天津神系统占了约七成,即便扣除掉那些滥竽充数的蹩脚货色,手底下有两下子的神也不在少数。林旭的手下满打满算不过是一万阴兵,大江龙君敖平大概也能临时凑出几万虾兵蟹将,光靠们俩努力抵抗异族神侵袭,那是不折不扣的杯水车薪哪!

当初步了解眼前对手的实力如何,素来眼高于顶的敖平只得捏着鼻子派出使者给四渎的***几位龙君发出求援信。

这几封在字里行间透出辛酸无奈的信笺,言辞之恳切,大约就差学某些经典老电影里,那些龙套高呼一声“看在*的份上,拉兄弟一把。”随后,相继派出的使者所带回的消息都是安抚敖平,大家都需要时间整备,只能请耐心等待。

看了一眼脸色发青,印堂发黑的敖平,林旭叹息一声,他掐算着前程运势,好像运道还不错。

当即,林旭笑了起来,劝慰敖平说道:

“三天?那也差不多够了,只要咱们撑住三天,后面的问题不大。龙君,可以开始吧!”

“嗯!”

大江龙君敖平表示了全力支持的态度,林旭随即起身冲着不远处战车上的张昕一摆手。后者会意地点了一下头,大喝一声说道:

“擂鼓!”

“咚咚咚咚”

位于中军的八名鼓手得到指令即刻奋力挥舞着长大的鼓槌,将摆在军阵后头的那四面,以百年修为鳄鱼精皮制成的战鼓擂响。霎时间,在一片震动天地的鼓声助威之下,山神庙的阴兵们朝着这座灯火通明的水府发起一波全面进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