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89 吕祖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饱经战火兵祸摧残的河北诸郡,的确是林旭非来不可的地界。尽人皆知,从前这里是以人烟稠密著称于世,本地居民有千万之众。

如今,历经了战火劫难,侥幸存活下来约有二百万上下。由此推想可知,既然死了这么多人,在庞大基数的保证下,高品质的阴魂当然也为数不少。

前些时候,林旭完成初次神位进阶,手下的阴兵限额也随之上升到三万。与此同时,他还应承下了替阴曹地府在这一方天地内聚拢阴魂的麻烦差事,新增的鬼差等职司同样急需大批阴魂填补空缺。由于上述的几点原因,这次林旭派出化身满片界地乱窜,说起来也是一件挺无奈的事情。

孤身一人正在荒废的黄土田埂上行走,林旭陡然生出被人窥视之感,随即他停下脚步开始环顾四周。

果不其然,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阴影下,一个身影从树后闪身出来,来人见了林旭微微一笑,说道:

“呵呵呵呵,这位道友好生悠闲哪!这如鬼域一般的地界,莫非还有甚可观之处?”

闻听此言,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林旭心中微微一动。仅凭化身的神通居然看不出对方深浅,他也猜得出对方必是故意让自己发现的。无论这位拦路者是正是邪,作出如此自负的举动,绝非是泛泛之辈。

心中了然了这一点,林旭当即正色,他一拱手,冲着来人施礼说道:

“敢问足下是何门何派的高士,为何要拦住在下的去路?”

这时,大树阴影下的这条朦胧人影缓步向前走来,面目容貌也变得清晰起来。林旭定神一瞧,原来这位不速之客是一位身材修长,姿容俊朗的中年道人。

叫人一看就晓得年轻时必然是个万人迷级别大帅哥的中年道士,笑容可掬地朝着林旭作揖说道:

“区区不才吕岩,山野闲人薄有虚名而已,若问为何拦住道友的去路?呵呵呵呵,某欲与尊驾打个商量。”

侧耳倾听着对方的一席话,林旭隐隐觉得这个帅气道士给他莫名的熟悉感觉,犹如许久未曾谋面的老朋友,而且吕岩这个名字听起来也格外耳熟。

要说神不同于凡人的显著特点之一,那就是们永远不会忘记任何一件事,哪怕是如芝麻绿豆般的生活琐事。无论事件发生在多么遥远的过去,又或者是何等微不足道的生活细节,神对这些事件的相关记忆都不会出现遗忘,顶多是回想的时候速度稍微慢一些。

态度已经逐渐慎重起来的林旭,在脑海中翻检着关联记忆。过了片刻之后,他的面色剧变,惊愕地说道:

“吕岩?难道阁下就是吕洞宾!”

论及风流倜傥,剑术超群的纯阳祖师吕洞宾,他的个人知名度,甚至还要超出上洞八仙这个团体总称之上。更不必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这句著名的歇后语,被凡人引用的次数也要大大超过八仙中***七位仙人留下来的事迹典故。

这位中年道士,不,现在应该称呼他一声纯阳祖师才对,此刻手抚着下颌的飘逸长髯,一双眸子目光如电,朗声笑道:

“贫道微末之名,莫非道友也曾听过?”

闻声,林旭心情颇为复杂地看了吕洞宾一眼,转而恭谨地再度拱手,向对方作揖说道:

“久仰大名!小神霍山君林旭,见过纯阳祖师吕真人法驾当面。”

神道堂皇,循规蹈矩。仙道缥缈,不拘一格。不管是天仙、地仙,反正仙人是属于后天仙真的主力军,不过这个群体非常注重个人的自由状态,不甘受到外力拘束,即使那些供职天庭的仙人,实际担当的也多是不干实事,连点卯都不必亲自到场的闲职。

作为仙道的一员,吕洞宾自然不能例外,他欠身还礼说道:

“尊神太客气了,贫道等在此久候,只为与道友一晤。”

“哦,您等在这里只为见我一面?”

发出难以置信的反问,证明了林旭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无论是谁听说大名鼎鼎的吕洞宾专程来跟自己会面,大吃一惊都在所难免吧!

自从林旭来到这块片界,各路的神仙妖魔他也见了不少,但吕洞宾堪称是林旭截至目前见过的最大牌的传奇人物。类似天庭里面的三清四御这种***大佬就不必多说了,普通天神想要求见们那都是痴心妄想,林旭也不敢挑拣什么,他甚至连地府方面牛头马面这种比较有名气的办事员都没见过,一直以来交涉业务的都是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判官余元负责出面协调。

而今,林旭乍见纯阳祖师这等大名鼎鼎的传奇人物,说他不吃惊那才是瞎掰呢!

一捋着飘洒前胸的三缕长髯,满身仙风道骨飘逸之气的吕洞宾笑道:

“不错,林山君的那山神庙香火好生旺盛,只可惜耳目杂乱,贫道不欲叫俗人望见。若是回头传到天庭会比较麻烦,贫道之意,尊神可是明白了?”

根据民间传说,包括吕洞宾、铁拐李、何仙姑等人在内的上洞八仙,是三清中的太上老君所传下的道统。按说吕洞宾与天庭的关系应该是很紧密的,林旭完全不晓得他跟自己为何要搞得如此神秘兮兮。只是双方的地位相差悬殊,林旭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吕洞宾专门来面谈,再者他也自知没资格跟纯阳祖师平起平坐,愈发不敢托大。

脑海中连续闪念,当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林旭只得顺着吕洞宾挑起的这个话头说道:

“是,在下不知吕真人有何见教?”

“哦,不过是一点私事而已。”

闻听此言,林旭猛然觉得脑袋里的思路打结,难不成这位仙道闻人尚有尘缘未能了却,准备再来一出三戏白牡丹?

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仅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林旭随即苦笑着说道:

“不知在此处讲话是否方便?”

闻声,吕洞宾朗声大笑,自顾自地说道:

“哈哈哈哈,道友切莫误会。贫道在这方天地流传下的一支道统留传颇为艰难,故而,特遣化身前来与道友一晤,烦劳尊神对吾之后辈***照拂一二。”

经由吕洞宾的言语点播,林旭这才不避嫌疑地动用神力看了过去,果然发现了对面的中年道士虽说气宇不凡,但仍是化身等级的存在。

话虽如此,吕洞宾身上那股淡泊逍遥之气之中,隐隐透出几许锐利锋芒,单以威压而论,毫不逊于这块片界中的顶尖修士。慨叹一声盛名之下无虚士,林旭知道自家面前的吕洞宾是以化身形式存在,神通道行相较本体相差不可以道里计。即便如此,若是林旭启用本尊金身来跟他打交道,照样会被吃得死死的,这不是力量层面上孰强孰弱的算术题,而是双方在修为境界上的差距太过悬殊。

仔细思索了一下,林旭很是困惑地望着这位闻名已久的大佬,单只为这点小事就专程跑来跟自己会面,上洞八仙该不是在天庭日子过得太无聊了吧?

一阵腹诽之后,林旭略带迟疑地说道:

“吕真人可是要让在下关照您的后辈***?”

“非也!非也!凡人生死有命,成败在天。贫道只想请道友不要故意为难他们,至于特意关照那倒是不必了。”

这要求听起来并不苛刻,若是以吕洞宾的显赫声名来说,双方见面提出如此低的要求,甚至带有几分弱势姿态。委实想不通对方何以如此低调,林旭盘算一下得失,自己似乎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随即他将此事满口应承下来。

处理完了正事,吕洞宾似乎也显得很高兴,当即一摆手中的拂尘,嗓音清越地说道:

“贫道听闻尊神近来喜得贵子,奈何老道士我两袖清风,身无长物,只有化身所用的这对雌雄宝剑品相勉强算是过得去,权作一份贺礼送予道友吧!”

今日与纯阳祖师的意外会面着实令林旭感觉云山雾罩,他也吃不准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既然人家说明了是送礼,那就姑且先收下吧!

短暂的谈话完毕,顺手又送出一对宝剑,这位吕洞宾的化身转身扬长而去,只听他边走边开口唱道:

“一毫一善,与人方便。一毫一恶,劝君莫作。衣食随缘,自然快乐。算什么命,问什么卦。欺人是祸,饶人是福。天眼昭昭,报应甚速。谛听吾言,神钦鬼伏……”

在西方殷红如血的残阳余晖映射下,负手高歌而去的吕洞宾在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背影,耳边听着朗朗歌词,一股超然出尘之气似已扑面而来。

大道无凭,太上忘情。后天仙真们最看重的就是这份自由自在的惬意,倘若成仙之后还要为了五斗米折腰,终日奔波劳碌,那他们当日又何必破除千难万险,走上这条并不轻松的***成仙之路呢?

驻足在原地一动不动,林旭怀着满肚子的疑问和困惑,目送这位风流仙人扬长而去,他的心中充满了忧虑和不安。

显而易见,天庭是早已放弃了这一方天地,采取着不闻不问,放任自流的态度。如今看来,似乎以吕洞宾为代表的闲散大能们也选择了放弃。大概为后辈***拦路与林旭约谈一番,这对吕洞宾来说做得已经够多了。林旭揣测他的此举,不外乎是在化身力量消耗完之前再卖个人情,权且算作是替自己的道统传承埋下伏笔。可以想见,吕洞宾预先投下的这步闲棋,胜固可喜,败亦欣然。纵然这块片界最终化为乌有,他需要承担的损失也是有限的。

思及此处,林旭也不禁唏嘘感叹起来,这些名传千古的杰出人物,没有哪一个是白给的,自己今后要学的东西只怕还多着呢!

ps:五岳独尊近期的票票和收藏都不给力呀!列位书友看书之后,多少也给螃蟹点鼓励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