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90 山陵崩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国演义》开篇明义即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林旭也与当下的许多有心人一样,窥探着摇摇欲坠的大秦帝国到底还有几多寿数,他在派出化身前往河北勘察的同时,另外一个化身则朝着关中进发。此次探访的第一站,林旭选在了帝都咸阳,化身扮作了一名贩运关东丝绸的商贾,在洛阳***了些伙计和马夫,其后备好几辆马车向西而行。这一路上与***商队结伴而行,抵达武关隘口外,林旭不欲显露自身特异之处,随大流掏出了二百文半两钱的“公价”,委托一名牙人交给守关秦军的小头目,得以免除了大部分应缴税金,顺利进入了关中。

千年以降,八百里秦川的关中之地,始终是天子脚下的繁华之地。自从战国时代结束以来,此地从未被战火波及,关中百姓的日子还算过得去。

在关东和河北诸郡随处可见的流民乞丐,关中则全然看不见踪影。之所以出现了如此反常的现象,并非是关中地区富庶得没有流民乞丐,而是本地人过得再差也勉强能糊口,那些外来的灾民则被如狼似虎的秦军阻拦在函谷关以东,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假如是不知内情的人前来观察,单看关中一地的情况,他必定以为大秦帝国蒸蒸日上,不过眼前的这一幕升平景象在林旭看来,不过是***库爆炸前的虚假幻象罢了。

不妨试想一下,一个国家对外丧师辱国,对内横征暴敛。明明是国策施政出了大问题,却又不肯着手解决,只是一味地自欺欺人,玩弄着上贪下愚的老套官僚把戏,各级官吏们决心靠捂盖子营造出太平盛世的喜人景象。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你今日种什么因,来日便得什么果。如此这般倒行逆施,最终只能加深***矛盾,到头来所有矛盾集中爆发,那也是势不可免的。

不问可知,当多年积蓄起来的民怨如水库溃坝般倾泻而下。眼前这些看似清平世界的安逸景致,势必如钢针戳破肥皂泡一样,“嘭”地一声幻灭掉。

咸阳城乃是大秦帝国的千年帝都,前后历经数十代帝王的苦心经营,期间又没经过什么兵火洗礼。咸阳城内的许多建筑物,其历史甚至久远到可以追述到春秋战国时期,这座城市可说是汇集了天下财富的巨大宝库。

城周方圆七十余里的咸阳,城内地区大半被皇家宫苑所占据,余下的土地还被公卿们占去了不少。

繁花似锦的咸阳城,大街上随便丢下一块砖头,只怕砸到的都不是寻常白丁。

昔年,始皇帝赵政攻灭关东六国时,每灭一国就在咸阳按照该国的宫室格局,原样加以复制重建以资纪念。

后世的大秦历代帝王们纷纷效法先祖的癖好,在挥军灭掉西域诸国之后,仍不忘将那些具有异域风情的宫殿建筑绘制成图本,在咸阳城加以复原,因此咸阳堪称是***华夏传统木构建筑技术于大成的博物馆。此刻,林旭缓步行走在宽度可容纳八辆马车并行的朱雀大街之上,不能算没见过世面的他也深深为这些伟大的建筑而折服。很快,林旭忍不住扼腕叹息起来,未来那场可预见的浩劫过后,这些或是宏伟壮丽,或是奇秀精巧的建筑又能剩下多少呢?

以外来行商的身份,走马观花地看罢了帝都咸阳,抵达关中的第二站,林旭选在了始皇帝的骊山陵,这是他非看不可的重要地点。

民间俗语说得好,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倘若要准确判断大秦帝国还能撑多久,祖坟风水这个因素是必须考量进去的,所以埋葬始皇帝骊山陵是务必要认真研究的地方。

名义上来说是去看骊山陵,其实寻常人根本靠不到陵墓跟前,骊山附近驻有重兵把守始皇帝的陵园,根本不允许普通人接近帝陵。漫说是一般的平头百姓,即便是当朝的王公贵戚,大秦帝国的宗室子弟,他们也只能在随同皇帝前来四时祭扫时走得近一些。

虽然林旭有能力避开那些军兵,但此刻他不想打草惊蛇,只能退而求其次,驻足在距离骊山十里之外的一处黄土岗上,远远眺望着那片宛若海市蜃楼般壮阔华美的陵寝建筑群。

“好个九龙吸水局。”

凝视良久,林旭眺望着始皇帝的骊山陵,由衷地发出了一声赞叹。

地脉能量也可称之为龙气,这种能量具有相当神奇的特性,用最简单的话来说,遇风而散,遇水而止,这句话就是理论根基,所以堪舆点龙的这门学问才通称叫作风水。

风水理论的核心思想固然是山环水抱,藏风聚气这八字真言不假,不过具体到个案上,仍然得要具体分析才行。

许多生前富贵无极的权贵人物,他们不满足于在正常情况下的这种“借势”风水布局,因为不仅后代发迹的速度太慢,福泽也嫌不够绵长,他们想要的是“蓄势”,乃至于是“夺势”。

“蓄势”是指以人力截断正常的地脉走向,促使某个特定地点得到更多地脉能量,而“夺势”则加倍地霸道狠毒,从头到脚贴满了损人利己的标签。论及实施手段,无非是依靠吞灭周围的***地脉,从而令自家所属的这条地脉一枝独大,获得超乎寻常的裨益。

始皇帝骊山陵的风水布局是耗尽无数人力,强行扭转秦岭龙脉的主干走向,意图人工制造一个万世不竭的宏大风水格局。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随着千年时光流转,岁月消磨剥蚀,地脉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变动。

归根究底,沧海桑田不是人力所能摆布的自然规律。若是碰到如地震、山崩之类的天灾,这种改变会来得更快速和剧烈,况且类似片界撞击融合这种剧变,对地脉的改变更是具有颠覆性意义的大事件了。正因如此,无论当初的设计者构思多么精巧细致,思虑如何周详缜密,同样抵不过天地剧变的沛然之力,这是人力所不能超越的极限。

当林旭化身为一名商人造访骊山陵之际,这个亘古未有的“九龙吸水局”,早已不知在何时悄然消亡了。

现如今,在骊山陵墓所留存下来的,仅是大而无用的享堂建筑,整个帝陵内部至关重要的核心部分却已是损毁,再也不起半点作用。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外强中干的风水局也在昭示着这个古老帝国的最终宿命。

古人尝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假如由始皇帝赵政奋六世之余烈,起兵并吞关东六国算起,大秦帝国一匡天下的宏图伟业传至今时今日,差不多也到了山穷水尽的边缘。

气势恢弘的骊山陵已然成了这副外强中干的衰样,林旭一时间百感交集,他摇了摇头准备转身离去。

在林旭看来,既然大秦帝国的风水已经彻底败掉了,那也就没必要继续看下去了。岂料,恰逢此时,随着脚下的黄土地一阵剧烈晃动。林旭本能地伸手抓住在身旁不远处生长的一株碗口粗细的榆树,借力稳住了身形。没等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下方大地的震动急速加剧,这种强烈的颠簸感觉,宛若大海中的航船被滔天巨浪高高抛起,跟着又自由落体下坠,不免教人头晕脑胀。

“地震了?”

待得定下神来,迟疑了一下,林旭不免开始猜疑地震的起因,不过天灾不等人,这场灾难仍在持续发生发展之中。

“轰隆隆”

这时,只见远方的骊山陵上,建筑像小孩子弄倒的积木般全面垮塌下来。不久之前还矗立在陵墓之上,彰显着始皇帝丰功伟绩的辉煌殿堂,此时在大地剧烈的震颤摇动之下,瞬息间便化作了一片残垣断壁。

等到大地的颤抖渐渐平复下来,林旭喘着粗气直起身,凝视着那片瓦砾覆盖着的陵墓,若有所思地呆立着。

.........................................................

在位于咸阳城北的离宫别苑内,一切景物皆如平日那般庄严肃穆,不过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急速打破了宫苑的沉静氛围。

一名宦官急匆匆地跑到正在参禅打坐的秦八十四世皇帝***的宫殿门口,宦官“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他连头也不敢抬地说道:

“启奏陛下,不得了,地龙翻身。骊山陵和白鹿原陵都……崩了。”

华夏传统文化最注重敬天法祖这套东西,所谓的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这可不仅仅是儒家学说所推崇的。

对于后代子孙而言,自家祖坟出了状况,那是比火上房还要恐怖万倍的灭顶之灾。哪怕是昏昧如秦八十四世这种碌碌无为之君,他也晓得兹事体大。听清楚了宦官的话,刚刚换作了一身红底金丝袈裟的秦八十四世皇帝再也坐不住了。

神态近乎于癫狂地连滚带爬地起身之后,皇帝瞪大了双眼,一把揪住了前来报信的这名宦官,气急败坏地喝问说道:

“你说什么?朕的祖陵崩了,快,火速遣人前往勘验。”

在第一时间,由皇帝派出钦使快马前往勘察现场。接下来,情绪稍稍冷静了一些,这位资质平庸,平素毫无进取心的糊涂皇帝,一个劲地哀叹今年是个多事之秋,同时他心中也隐隐生出了心惊肉跳的不安感觉。

胡骑南下,遍地义军,河北凋零,南北各地水旱蝗灾不断,可谓是天灾人祸都赶在了一块。真格要说起来,在秦八十四世看来,这些事情是挺麻烦,他也没太放在心上,前面的那几位皇帝也是如此地庸庸碌碌,不也照样混了个寿终正寝嘛!可是话虽如此,当秦八十四世闻听老祖宗始皇帝赵政,以及二世皇帝扶苏的陵寝一起出了状况,他也禁不住觉得自家脖颈后好似有凉风吹过,脊背同时泛起一阵刺骨寒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