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91 邪菩萨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犟种毕竟是少数派,面对着帝陵崩塌的严酷现实,一向笃信鬼神长生之说的秦八十四世皇帝也忍不住揣测起来。莫不是祖宗们在暗示,他们的在天之灵无法再庇佑后世子孙了吗?

当内心深处笼罩了这样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秦八十四世皇帝再也不敢坚持自己的业余爱好了,他匆忙打点行装起驾折返咸阳宫。为此,秦八十四世还破天荒地主动命令宦官先行一步,即刻敲响朝堂前陈列的钟鼓,召唤在咸阳城内的公卿大臣们紧急前往宫中议事。

大约两柱***夫之后,来得及参与这次临时朝会的公卿们全都立足于在了朝堂之上。这些***多先于皇帝一步获悉帝陵崩塌的惊人消息,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消化,大臣们并未因突发事件而乱了方寸。

公卿们可以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消极态度,然而,身为当事人的秦八十四世皇帝无论他再怎么昏聩无能,总不能厚着脸皮说这件事也与己无关。

刚一上殿,形容憔悴的老皇帝便顿足捶胸,一派老泪横流的孝子模样。秦八十四世大声自责不孝,致使祖先的陵寝因年久失修而发生坍塌。稍后,在殿下群臣的好言劝慰之下,貌似悲痛欲绝的皇帝好不容易止住了悲声。

擦了擦眼泪,秦八十四世开口说道:

“众位卿家,朕忽闻祖陵崩颓,委实于心难安,汝等可有何良方替朕分忧哇?”

闻听此言,满朝的文武大臣悉数盯着自己的脚尖看,尽管在私底下也交换着眼色,殿堂之上唯独不见有人站出来吭声。

一直以来,沉迷炼丹术和不死之法的秦八十四世皇帝甚少上朝,公卿朝臣们对这位昏庸又喜怒无常的君主也谈不上怀有多少忠诚心。他们在朝廷当官只不过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罢了,琢磨如何钻营往上爬和把自家的荷包装满才是正经事,至于说帝陵崩塌跟他们有毛关系?

一位糊涂君王与全无忠心的臣僚们,双方这样僵持拖延了许久,终于有熬不过的人出列,开口说道:

“启奏陛下,山陵崩此乃是不祥之兆,依礼当设坛祭祀天地及山川江河各路神明,攘除灾祸才是。此外,陛下可否颁诏大赦天下,以示恩泽?”

坦白地说,这个办法只能算是凑合,但秦八十四世自己也想不出什么更高明的点子,当下他也只能从善如流。考虑一下这个建议的可行性还过得去,皇帝转头冲着身侧伫立的人影说道:

“国师何在,朕素知汝法力无边,道行高深。不若替朕主持祭祀,攘除灾祸吧!”

闻声,默默侍立在一旁的国师普度慈航此刻双手合十,躬身说道:

“贫僧接旨,只是要请陛下准贫僧调动钱粮,筹备祭祀所需。”

“善,国师可领朕的旨意,一应所需钱粮人手,皆由卿家持朕手诏调拨。”

适才出声的那位大臣此时又开了口,说道:

“启奏陛下,敢问大赦之事?”

忽然想起来还有一半的建议没搞定,久未上朝的秦八十四世此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摆手说道:

“哦,廷尉和奉常何在?你们下去拟定大赦,此事自己看着办吧!退朝。”

说罢,皇帝便似火烧***般急匆匆起身离去,殿下的大臣们则照例齐声说道:

“臣等恭送陛下。”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大秦帝国这位现任的八十四世皇帝陛下自幼痴迷于仙佛长生之道,尤其喜好丹道采补之术,他曾经刷新了祖辈连续三年一天都不上朝的历史新纪录。此外,皇帝宠信国师普度慈航更是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皇帝本人对这位普度慈航大师的极端推崇和狂热态度,以至于连朝中的三公九卿等重臣,不管是谁遇见这位僧人,说不得都要以师长之礼拜见。

既然有了如此前提条件,要说普度慈航权倾朝野,那无疑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若问整个大秦帝国谁不知道这事,恐怕只有还不懂事的吃奶孩子了。

主持祭祀天地山川,关乎君权神授的立论基础,本该是由现任皇帝亲自出马才显得合乎礼仪规制,交给别人负责太不靠谱。

哪怕大家心知肚明这种处理方式存在问题,奈何皇帝交给了国师普度慈航全权负责,满朝文武大臣也没人愿意跳出来触这个霉头。

当官的人有几个是傻瓜?一个都没有才是真的!特别是当大官的那些家伙,个顶个全都是在同僚们明***暗箭的夹击下,从无数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别的本事不敢说,论及见风使舵这门专业技能,全是练到满级的人精,简直是一群滑不留手的油浸泥鳅。大家人尽皆知皇帝宠信普度慈航,谁会不开眼地上前奏请皇帝更改旨意,国师是个什么意见姑且不论,怕是皇帝大动肝火已经免不了。

天子一怒,人头落地。有鉴于此,那些多嘴的奏请者们,他们脖子上吃饭的家伙也长得不大牢靠了,因此群臣抱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的乌龟精神,眼睁睁看着皇帝指派普度慈航负责操办祭祀大典。

数日之后,咸阳的各个城门贴出一则告示。来往行人不识字也没关系,因为那些手持刀***的官兵会替他们介绍告示的内容,简单来说,俩字就可以全面概括,收钱!

“老天哪!这进城要收城门税我知道,啥时候又开始收香火钱了?俺这又不是到浮屠庙里上香。”

一名推车兜售杂货的小贩被军兵拦住收钱之际,如此跟把门的兵士说着,对方则万分不耐烦地大声呵斥说道:

“别废话了,有钱就快拿出来,没钱赶紧给老子滚蛋,别耽误大爷的功夫。”

这名小贩的个人遭遇仅是冰山一角而已,这一会功夫,单是因为缴纳不起新增的香火钱,或者是不愿缴纳这笔冤枉钱的行人就已经在咸阳的城门外***了一大群。

这些有着相似遭遇和处境的人们,相互交谈的话题当然也脱不开当下的混账税金,只听一人愤愤不平地骂道:

“真是造孽呀!你们都听说了吗?这钱是国师下令让收的,说是为了祭祀神明,我呸!老百姓都要活不下去了,他们还玩这些花样,怎么不一个响雷劈死他们?老天爷,你不长眼哪!”

正当人们为帝国的横征暴敛而愤愤不平,远处的城门口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喝,说道:

“国师出行,闲人回避!”

瞬时间,一切的怨言都销声匿迹了,不是因为人们内心的怨恨消失了,而是他们深深地畏惧于国师普度慈航的神秘与恐怖。

很多居住在咸阳的本地***都相信一个在暗地里流传甚广的说法,时常有人在深夜里看到国师的车驾出现,犹如鬼魅般无声无息地在咸阳的街道上穿行而过,凡是被车驾撞见的人都神秘失踪了,最后他们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时,混迹在人群中的一个身躯胖大,脸上带着职业性笑容的商人,目光注视着国师一行的车驾。良久以后,他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说道:

“嗯,邪菩萨!”

菩萨是佛门中发下四大誓言的觉悟者,位阶在佛门中的序列中排在第二位。

倘若佛门***发下大愿,即是无边众生誓愿度,无尽烦恼誓愿断,无量法门誓愿学,无上佛道誓愿成,意欲普度众生,这即是菩萨道的修持法门,同时也是仅次于佛陀等级的正果。

名称前者相似的邪菩萨则恰好相反,这一派法门的修持理论认为,凡尘俗世乃是无边苦海,六道众生是被囚禁在苦海中的永世囚徒,若要拯救陷于苦海中万劫不复的世间众生,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灭尽众生。世间既已无众生,因而也就无众生之苦,同样也达成了断绝苦海之患的宏愿。故此,邪菩萨道的修持理论宣称,灭尽众生,真谛自现、杀戮众生,归于己身。万般罪孽,甘之如饴。

不问可知,如此邪门到家的修行法门,那当真是另类到了极致,堪称是杀人魔王的绝佳信仰。

无论从属大小乘的佛门各宗流派,乃至于连白莲教这种举世公认的邪门歪道,无人承认邪菩萨道是佛门源流,并且直斥为邪魔一流,不过这一脉的修行法门,一直在外表佛法包装掩护下暗中流传。

偶然发现了国师普度慈航的小秘密,林旭的化身随即远远坠在普度慈航一行人的车驾后面,他还想多了解一下这个电影中的大BOSS究竟有多少能耐。

车队中那辆装饰华美的辇车,窗帘忽然挑开,探出了一只白皙消瘦的手掌,整个车队随即停下来。紧随其后,一阵妖异的诵经声悠然响起:

“南无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双方之间的距离虽远,诵经声却一个劲地往林旭耳中贯入,根本想挡都挡不住。可是如此一来,林旭又哪会不知道自己的行迹业已败露?他一皱眉头,大笑说道:

“索命梵音?小把戏,你也没把我当盘菜呀!看招!”

说着,林旭从袖中掏出了几颗玻璃球大小的金色珠子。这珠子材质非金非玉,仔细观看珠子的内部,仿佛隐隐透出一股朦朦地光泽,模样看起来甚为可爱。

照准了国师普度慈航一行的车驾方向,林旭一抖手,这几颗珠子急速飞向那边。

这边的珠子刚一脱手,随着距离拉开,它们的光芒也开始剧烈闪烁起来。由内及外迸发出的短促火花,宛若燃烧的导火索般使人生出不祥的预感。

国师普度慈航乘坐的辇车帘子被高高挑起,那张透出几分老迈与狡黠的清瘦面孔,炯炯有神的双眼中显出了些许慌乱之色。一身***僧袍的普度慈航定神望着飞来的珠子,不禁失声惊叫说道:

“戊土神雷?你到底是什么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