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98 涌流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知耻而后勇,这句话虎妖霍山君一直铭记于心,当日被林旭杀得丢盔弃甲之耻,它永生不能忘怀,只不过吃一堑长一智,霍山君再也不敢小看林旭这个死敌的能耐。

假若一个人只是由于运气好的关系就能战无不胜逢赌必赢,那么运气一路好下来,绝对是比任何智慧跟武勇都加倍可怕的神秘力量。这件事情反过来说,假如林旭的成功不是由于他运气特别好的缘故,又能屡次战胜霍山君的话。那只能表明一个事实,从一开始霍山君就低估了对手的本事。那么,料敌失误的它最终输掉这场战争,自然也算不得冤枉。

追忆着曾经一次又一次自以为胜算在握,然后输得连裤子都没了,霍山君的脸色不免透出一丝铁青。意识到情绪波动不利于正确判断形势,它冷静一下头脑,沉声说道:

“林旭那厮行事往往出人意表,此番举动颇为蹊跷,我等应该考虑如何应对,贸然出手绝非上策。”

贝大夫由始至终都没吭声,任由霍山君在那边埋头唱着独角戏,它坚信自己所侍奉的主君绝非庸碌无能之辈,即便一时大意导致失利,那也不过是白玉微瑕而已。

天上不会掉馅饼,要是真掉了,那不是圈套就是陷阱。尽管难得地心血来潮了一回,霍山君稍稍动了组织还乡团的念头,随即心头涌起的一阵寒意打消了***。霍山君摇着那硕大的虎头,说道:

“罢了,轻举妄动不利于我方,不如再看看风色。”

差不多每个跟林旭打过交道的朋友或是敌人,谁也不敢把他当作不知天高地厚的***看待。那些与此无关的陌生人没有深入了解的机会,只能凭漫无边际的传言猜测事实***。

常言道,谣言止于智者。可惜的是,这天底下聪明人永远是少数派,多数人还是人云亦云的谣言传播者和受害者。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天下。没用多长时间,林旭这位新科霍山神胆大妄为,自封进阶的名声便响彻了大江南北,可说是声名远及长城塞北,流传于五岭之外。倘若这块片界的神仙妖魔们在举行聚会之时,不好好谈论一下那位傻大胆山神一鸣惊人之举,简直就是食古不化的老古董,跟不上时代潮流的落伍者。仅有少之又少的智者用审视目光透过纷乱表象,洞悉了林旭急不可耐的难看吃相背后,可能隐藏的未知隐秘。

...........................................................

转眼之间,苍茫的大草原上到了秋高马肥的时节,眼看又是一年了。

前度从中原满载而归的游牧部族在过去的时间里也没闲着,掀起了新一轮的牧场争夺战。

那些人口众多,牲畜繁盛的大部落大肆吞并中小部落,随即草原上的部落数量迅速减少。在这场前所未有的激烈变革中,曾令大秦帝国寝食难安的三大联盟也近乎于名存实亡。

曾几何时,大小可汗林立的辽阔草原只剩下了三位铁腕人物,分别是铁勒大汗思结祢度,柔然大汗木骨闾,东胡大汗秃发吉利,这三个人从无数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宣告成为了草原上新一代弯弓射雕的最强王者。他们的性情爱好,个人经历各有不同,唯一相同的一点是他们都是优秀的猎手,同样懂得长城南边那个庞大富庶的大秦帝国,正处于极度虚弱的垂死状态。

生活在草原上的野狼本能地知道,如何发现牛群中的哪一头牛体质孱弱,窥见机会便扑上去将它撕得粉碎吞入腹中。

如今,大秦帝国正是这样一头老弱病残的牛。尽管它那庞大身躯依然令狼群感到几分畏惧,不过摇摇晃晃的步伐明确无误地告诉猎食者,这个大块头很快就要不行了,一场饕餮盛宴即将拉开大幕。

在这一年的八月十五中元节前夕,享国二十一年的秦八十四世皇帝在服食了自行炼制的金丹后夜半呕血不止,最终药石医治无效驾崩。说不得,他是在臣民们的咒骂声中离开人世。

虽然前几任的大秦皇帝也是同样不成器,只是那些前辈们比秦八十四世的运道好,他们没赶上这一连串接踵而至的天灾人祸,好歹平平安安地躺进棺椁里埋进帝陵,而这位八十四世皇帝陛下,生平没留下一桩可以被后人称道的业绩。

这位已经变成先帝的死人在位期间,整个大秦帝国官贪民怨,外敌入侵劫掠无数,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若非当年的始皇帝赵政颁诏,明令废止了涉嫌以臣议君的谥号制度,秦八十四世这位乏善可陈的死鬼皇帝,怕是难免要被臣僚们恶毒地冠以“荒、灵”之类的恶谥,然后被史官把生平干过的荒唐事逐一记录在史书上,千秋万代地光荣下去。

俗话说得好,盖棺方能定论。死者已矣嘛!

朝廷的公卿们对这位驾崩的皇帝没多少好感,不过皇家丧事向来是循规蹈矩的成份居多,该走的程序还是一样都少不得。

一身素白服饰的太子在灵堂装腔作势地哭了几声,即将被群臣劝进即位之时。只听得外面一阵喧哗之声,跟着一名甲胄在身的武士从殿下狂奔而来,在他的手上高举着用红色绸布包裹的物件,武士大声疾呼道:

“边关急报,十万火急!”

军情如火,万万耽搁不得,尚未即位的大秦太子在三公九卿等众臣的簇拥下来到了殿前。

太子从转呈的宦官手里接过这封军报,没来得及拆开,耳边又听到一阵狂呼,在远处的宫门外,一名风尘仆仆的甲士与前面的那位武士一样,高举军报飞奔而来。如此这般,仅是前后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里,面临着国丧的帝国朝廷便连续收到了北部边关传来的十七封军报。这些军报的内容大同小异,铺天盖地的胡骑正叩关而来,前线将领请求朝廷调拨援兵。

雄才大略的始皇帝血脉,传承到了今时今日已然变得污秽不堪。在这位太子殿下身上,根本看不出身为天下之主的霸气,他双手颤抖着放下一份军报,目光扫视着群臣,语带哭腔地说道:

“众位爱卿,这可如何是好啊?”

大秦帝国沿袭了自周代以来确定的嫡长子继承制度,太子殿下资质平庸,即便是在他那些同样没多大出息的兄弟们当中,他也算不得是出类拔萃的。这一点在平常时候倒也无所谓,突然遭遇难以决断的天大危机,涉及生死存亡之际,太子优柔寡断的性格缺点便暴露无遗了。如此紧要的军国大事,居然首先向群臣征询意见,而非立即向边关派出援军,或者是调动军队加强布防。想必这位新君留给臣下们软弱无能的印象,已然势不可免了。

三公九卿当中,太尉是主管全***事的职务,其地位相当于现代***中的三军总司令。

尽管没有皇帝颁授的虎符调兵,太尉头衔无非是个空心大老倌,甚至连一兵一卒都调动不了,不过朝臣们的目光此刻还是聚焦到了现任的大秦太尉李奉贤身上。

表情慎重地摸着一把山羊胡,随之,太尉李奉贤开腔说道:

“启奏太子殿下,若依老臣愚见,当下之要务是您即位之事。普天之下,唯有皇帝陛下有权授予将领们虎符,合符方可调兵,此乃祖制断然不可更改。您一日不即位,遵照祖宗法度,朝廷便一日不得调动兵将啊!”

闻听此言,满朝文武大臣看着这位一副宽厚长者模样的老太尉,无不是恨得牙根直痒痒。您说眼下这都什么当口了,李奉贤你个老不死的还不忘借机邀功请赏,再升官你就直接升到棺材里去了。

饶是群臣心底里对李奉贤的***表现愤愤不平,但有些事情恐怕还是非做不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当即,满朝文武大臣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正是,正是,太尉大人所言有理。臣等恭请太子殿下承袭大统,以安万民之心。”

这位太子年纪还不到四十岁,他的面色白皙,从外表看起来像公子哥多过像一位至尊无尚的统治者。这时,他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地说道:

“父皇停灵殿前,未及发丧,孤怎能作此忤逆不孝之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起初之时,大臣们都以为太子是在跟大伙客气一下,在华夏传统中,谦虚总是一种美德么!奈何,经过群臣轮番上前劝谏之后,太子仍然不肯答应下来,如梦方醒的朝臣们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位太子殿下不是在跟大伙客气,突如其来的明悟叫官僚们开始慌了手脚。要说在太平年月,皇帝继承者有如此谦逊节制的表现,那是纯孝,那是天下楷模,但是今日不同往日啊!

目下,时逢外敌叩关,一个应对不当,那就是***之祸呀!

遥想当年,犬戎覆灭西周,开始不也是看似平常的侵扰活动,谁知道这等小事会演变成了令大周王朝从此一蹶不振的天大祸事?

意识到火烧眉毛的紧迫性,无论太子是真的客气,抑或是故意邀买孝顺的名声,大臣们都争先恐后地跑过来游说他。关键问题是这位太子殿下好像认准了死理,提出必须给八十四世皇帝发丧完毕,然后他才能即位。急得如热锅上蚂蚁的公卿们在僻静角落商议一会,随即定下釜底抽薪之策。稍后,丞相和太尉、御史大夫等三公上殿后共同宣布,有鉴于目下情势紧急,一切当以国事为重,所以丧仪必须从简,将先帝的发丧期限缩短到七日之内,总算能把耗时缩短一多半。

急惊风遇见慢郎中啊!平日里尸位素餐的大臣们在彼此面面相觑之时,自是苦笑不迭。

这出破事要在***时候,这位继任太子对自己父亲丧礼的顽固坚持一定会被官方宣传口径标榜为“仁孝知礼”,在史书上大书特书一番。很可惜的是,面对着仿如身处惊涛骇浪之中的复杂局势下,继续沿用那种平静水面上的行船方式,似乎注定了是要舟覆人亡的呀!

友情推荐:《仙佛劫》http://book.***.com/book/108099.html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