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14 宿命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搬动重达六百多公斤的铜钱,这是一个绝对称不上轻巧的份量,漫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宁采臣,哪怕叫来年轻几十岁,只有满身腱子肉,还没长出小肚腩的州长大人他也照样玩不转。

在太平年月,类似这种大额商业交易,商家还能通过类似异地汇兑制度的飞钱等方式,规避交易中的往来支付问题。可惜到了如今这种兵荒马乱的混乱环境之下,大家也只能信得过真金白银了。在宁采臣临上船之前,商行掌柜特意派人来叮嘱他,务必留意还款时的银子成色如何。倘若这中间出了什么岔子的话,对不起,只好从他的两成分账里面扣除了。

于是乎,怀着一颗惴惴不安而又迷茫的心,宁采臣踏上了本次淮南讨债之旅。

如果这回完不成收账任务,宁采臣怕是连回洛阳的盘缠都凑不齐了,至于回老家那边就更不用提了。截止到此时此刻,出身于贫寒人家的穷书生宁采臣,他的整个人生经历就是一出不折不扣的悲剧。

正所谓,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由洛阳前往淮南江家集,没有直通的船只,宁采臣只得在距离江家集最近的一处码头下了船,后面他还有一段几十里路必须步行。

为了节省可怜巴巴的那点路费,宁采臣拒绝了***马车和跟着镖行同行的建议,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江家集的泥泞道路。

天有不测风云,宁采臣走着走着,恰逢天气突变,他很不走运地碰上了一场午后急雨。不消说,某人被淋得跟落汤鸡一样,连***都湿了。豕突狼奔地在雨中狂奔了一阵子,气喘如牛的宁采臣在一人多高的荒草缝隙间,窥见了土路旁一座年久失修的草棚。当即,他兴高采烈地跑了进去避雨,正在拧干湿透的衣裳之时,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忽地由远及近。

隐约间,宁采臣听到一伙人气喘吁吁地大喊大叫说道:

“弟兄们,来不及了,大家回头跟他拼了。”

“呛啷!噗!呜!啊!噗通”

事发突然,没等宁采臣弄明白究竟外头发生了什么状况,只是在一片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中,夹杂着或长或短的惨叫。随之,他有幸地目睹了砍得七零八落的残肢断体满天飞,在堪称犀利的剑气所过之处,一片片血光相继飞溅而起,直如风卷残云一般利落爽快。从未在近距离看过这种劲爆***的场面,宁采臣吓得浑身颤抖如筛糠,他瑟瑟发抖窝在路边的草棚里一动也不敢动,就连漏下的雨水浸湿了身后的行囊也是浑然不觉。

一眨眼的功夫,被追杀的一伙人都变成了不止八块的死尸,可谓死得很难看。

这时,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收剑入鞘,嘴里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自言自语说道:

“老子的东西也敢偷,你们当我是死人哪!那小子,你在看什么?”

正躲在草棚中的宁采臣被凶神恶煞似的黑衣男子指着自家鼻子,当即他吓得面无人色,两条腿软得跟面条一样,想跑都迈不动步。

宁采臣心中暗自叫苦不迭,这位一看就知道是寻常人惹不起的大爷,他该不是杀人杀得兴起,所以打算连过路人也顺道一起宰了吧?

大概是感觉到这个瘦弱书生连只鸡都不敢杀,自己对他太过恶形恶状,反倒显得没气度。随即,这名黑衣男子若有所思地停顿了一下,跟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丢给了宁采臣,说道:

“喂,小子,接着。”

面如土色的宁采臣双手颤抖着努力吞咽馒头,等那边的黑衣男子刚一转身走开,他立刻呕吐起来,直到肚子里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才勉强停下。

宁采臣之所以表现得如此不堪,倒不是在故意浪费粮食,这年头白面馒头对于寻常百姓家来说,已是非常上等的伙食了,不是逢年过节的时候都吃不上。他更不是在彰显不食周粟的崇高气节,实在是肠胃不由自主地反应结果。

适才那一幕人头满地滚,血肉横飞半天高的画面还浮现在脑海中。当然,这也确实够猎奇也够噱头,完美符合了暴力美学的追求。只是……不妨套用一本小说中著名龙套李大肥***的话来说,难道这种血腥场面你看了以后会觉得很下饭吗?没错,任何一个正常人也不会有这种***的感觉吧!

纯粹本能地一阵呕吐过后,自己肚子里也实在吐不出什么东西了,宁采臣掏出水葫芦喝了口水,勉强压下恶心的感觉。

宁采臣庆幸着自己没有被卷入一场血腥杀戮中,可惜他仍不免被这场滂沱大雨浇了个透心凉。稍后,踏着这条泥泞崎岖的道路继续前行,他很快看到了路旁竖起的一块被荒草埋没大半的石碑,上面赫然刻着三个大字“江家集”。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眼看着距离完成讨债的目标已是触手可及,宁采臣全身仿佛一下子又充满了气力,他即刻迈开大步朝着江家集走去。

一踏入江家集镇内,此地的兴盛繁华便已大大超出了宁采臣的想象。他心中暗道,怨不得这里的酒店能拖欠洛阳商家八十贯货款,江家集的市面确实够热闹的。在狭窄街道的两旁,随处可见各色生意买卖,其中尤其是以铁匠铺的数量最多,几乎每隔十几步的距离,街边就有一家铁匠铺开门招揽生意,似乎这数量多得有点不太正常了。

“来呀!这位小哥,看一看我的刀吧!正宗包钢手艺,敷土烧刃,您瞧这波纹如松涛。那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一等一的防身利器,一把刀只要两贯钱哪!”

这名下身围着一条脏兮兮的皮围裙,赤膊上身的壮汉瞪起大眼珠子,大声吆喝着向路过家门前的宁采臣推销产品。

身为书生的宁采臣哪会对刀剑这种杀人凶器有兴趣,急忙摆手说道:

“抱歉,我路过,是路过的……”

听了这话,宁采臣跟前的这名壮汉立时换了一副嘴脸,他用力挥舞着粗壮比得上常***腿的胳膊,像是在赶苍蝇般斥骂说道:

“啊!你不买货,那还站在我的铺子门口干吗?穷酸书生,快点滚开,别碍着老子开门作生意。”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宁采臣自觉跟这种不懂礼数的莽汉讲不通道理,一口气憋得脸色发红,想一想也唯有转身离开。

与林旭在九峰镇等地只手遮天式的严格管理和事无巨细的关照相比,江家集土地爷黄世仁则很有几分淡定自若的长者风度,对信徒们抱着放任自流的消极态度。黄世仁素来坚信儿孙自有儿孙福的这句古老格言,除非爆发了人力无法抗拒的天灾人祸,***时候,甚少主动出手干涉人类居民的生活。正因如此,江家集的人们不得不自行寻找一条在乱世中求存的出路。

纷纷乱世潮,古玩字画如粪土,真金白银硬通货,唯有粮食和***才是真正的王道。

大秦天下到了如今这步田地,摆明了是百业凋敝,在那些没有如蜀地都江堰和关中郑国渠等大型水利设施的地区,种植业基本是靠天吃饭,粮食收成没有什么可靠性,一般要看运气好坏。假如老天爷肯赏脸,一年下来风调雨顺就能获得丰收,人力所能补救的事情委实不多。因而,琢磨着靠卖粮发家致富,那绝对是一桩极度考验人品质量的事情,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轻易地赌人品的。

深藏于霍山之中的九峰镇等乡镇,在林旭的引导之下,业已逐步走上了军工联合体的产业化道路。

隐藏在霍山中那些城镇作坊的产品,大多是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输送到了陈凉的兴汉军,籍此换回产自江汉平原和荆湖之地的稻米、丝麻和铁矿石、铜矿石等生产原材料。

老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江家集守着这样的好邻居,这里的居民虽然没有得到土地爷黄世仁的有力扶持,不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们也照样从自家近邻身上看到了未来武器制造业的兴旺前景。

鉴于江家集在武器批量生产,以及价格等多方面,均无力与以九峰镇为首的军工联合体作正面竞争,江家集便自动自觉地开启了打造精品的高端消费路线。而今,他们不仅为南来北往的客人们量身订做个性化的特色武器,而且专门向以江湖中人为主的客户群推介那些不惜工本,只追求高质量的制造技术。江家集的居民们试图与九峰镇那种价格实惠量又足的大众化***模式,来上一场差异化的商业竞争。

“吉祥老店!对,就是这里。”

宁采臣在江家集镇上转悠了半天,终于有所发现,他来到店铺门口扫视了一眼匾额,高兴地叫出声来。

一跨进酒馆大门,肩上搭着抹布的店小二立刻迎上前来,他冲着宁采臣满面堆笑地说道:

“哟,这位客官,您老是打尖哪?还是住店哪?”

闻声,宁采臣笑了起来,他掏出账簿说道:

“两样都不是,我是来催账的。”

听到了催帐二字,酒馆掌柜的脸色有些发黑,立马扯着嗓子说道:

“小二,这里都弄得这么脏了,你怎么还不清扫一下?”

“哎,这就来了。”

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酒馆掌柜顾左右而言他,宁采臣慢条斯理地说道:

“掌柜的,这笔帐你是躲不过去的。要是不还钱的话,下次再来催帐的人,恐怕就不是我这种白面书生喽!”

这年月敢于对外赊欠的店家都是有着雄厚背景和自信的狠角色,否则的话,折腾不了几天就要关门歇业了。虽然宁采臣只是信口这么一说,他不知道洛阳的胖掌柜会如何对付拒绝付账的下家,但也刚好正中对手的要害。

到了这时,酒馆掌柜也意识到这次是拖欠不下去了,他随即有气无力地说道:

“呃!算你说得有理,那把账本拿出来吧?”

正待翻开账簿跟对方销账,宁采臣瞄了一眼账册的内容,他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成了一团。

这事实在太悲催了,直至此刻,宁采臣才发觉账簿上被午后的那场大雨淋到,结果账簿上的字迹全融成了乌漆麻黑的一团团墨迹,几乎看不出写了些什么。

眼见得宁采臣失语,原本垂头丧气的酒馆掌柜马上来了精神,出言讥讽说道:

“怎么了,小子,拿不出来账目,那你讨的是哪门子债?专程到爷爷门上来讨打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