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16 小倩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

环顾着四周影影绰绰的残破建筑,在夜风中发出沙沙声响的森林,此刻隐隐感到一丝后怕的宁采臣开始默诵先贤孟子,关于浩然正气的格言。随着他的嘴唇不断开阖,很快宁采臣就觉得体内一股暖意生出,渐渐也不觉得害怕了。

在兰若寺里随便找了一间空房,宁采臣挂好了灯笼便俯身打扫房间卫生,这种许久无人居住的房子,很容易滋生蛇虫鼠蚁之类的房客,不想跟它们共处一室的话,卫生工作必须认真细致。扫清了尘土和凌乱的碎瓦片,宁采臣准备搭建床铺过夜,丝毫不曾察觉到,外面正有两双眼睛审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隐身于半空中,林旭点了一下头,说道:

“哦,这次您老特地唤我前来,是为了此人?”

闻声,土地爷黄世仁捋须微笑说道:

“贤甥,此子不凡哪!”

“哦,何以见得?”

被黄世仁飞鸽传书从旧山神庙叫来,林旭没有当一回事,此刻倒颇有几分说相声捧哏的架势。黄世仁不介意林旭耍宝,自顾自地说道:

“老朽观此人身形气度,均不似池中之物,想必日后他当有封侯拜相之日。”

老土地黄世仁生平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试想以那不入流的实力,在无数神陨落的纷乱年代,可以活到今时今日,眼力够好无疑是主要原因。因而,听了的话,林旭也认真起来,接口说道:

“是吗?那我得认真看一看了。”

说着,林旭开启了神目向房间里望去,同样看到了一尺明光和浩然正气。在惊讶之余,林旭皱眉问道:

“此人姓甚名谁?”

“此子乃是江南东阳郡人士,名叫宁宦,字采臣。”

“哦!宁采臣?我想起来了。”

人的名,树的影。乍一听到宁采臣这个萦绕于脑海中的熟悉名字,纵然林旭见惯了大场面也不禁为之动容。

这个貌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宁采臣岂是寻常人物?在这一方天地中,人家也是挂着标准主角模板的幸运儿啊!若是按照一般YY小说的描写路数,这位白面书生那是带着一圈绚烂到爆棚的主角光环隆重登场。虽说宁采臣身为言情鬼片的男主角,不可能有虎躯一震,再震三震的那种王霸之气,但毫无疑问他也是开了金手指和外挂的作弊玩家。

君不见,如聂小倩这等见多识广,杀人如麻的积年女鬼,居然一见面就对他动春心了吗?甭问,宁采臣是不打折的人生大赢家。

别的因素搁在一旁不论,仅凭宁采臣的声名能穿过无尽虚空,远达另一个世界中成为家喻户晓的著名人物。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其实已经不能算是凡人,这要是搁在游戏里,宁采臣起码也是传奇级别的金名BOSS。

“当!当!当!”

破旧木门突然被叩响,正在宽衣解带准备躺下休息的宁采臣走向门口,说道:

“谁呀?是那位大胡子兄台吗?”

卜一拉开房门,宁采臣立马愣住了,面前出现的人不是他预期中的大胡子燕赤霞。一名千娇百媚的***正用剪水双瞳望着宁采臣,瞧着那副楚楚可怜的动人模样,不禁令世间的雄性生物顿生怜惜之情。

见状,宁采臣楞了一下,首先意识到自己衣冠不整,他立刻回身掩住房门。

待得整理好了衣裳,宁采臣才又重新打开门,正色说道:

“这位小娘子,你是不是敲错门了,你我当是素不相识。”

这名女子捏着兰花指,轻柔嗓音嫩得直欲出水,她神色羞怯地说道:

“这位公子,你让我进去,咱们不就认识了吗?”

说着,这名宫装仕女打扮的女子动作隐蔽地冲着宁采臣的眼睛吹了一口气,而后趁着他低头揉眼睛的当口,如鬼魅般闪身从宁采臣的身侧挤进了房中。

到了此时,醒悟对方的来意十分可疑,宁采臣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在他接受的儒家教育中,循规蹈矩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类似一对素未谋面的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就跑进一间房里,若说这里面没有***,三岁孩子也不信哪!

自觉人格尊严受到蔑视,宁采臣旋即拉下脸来,面色沉郁得好似黑锅底一般,他一只手扶着房门,语气冰冷地说道:

“这位小娘子,你我素未谋面,更非亲眷。你三更半夜到一个大男人房中,难道不怕惹来流言蜚语吗?”

在宁采臣义正辞严的责问之下,这名娇滴滴的***根本不为所动,烟视媚行地说道:

“公子,此地只有你我二人,何处来的闲言碎语?”

闻听此言,宁采臣嗤之以鼻,当即摇头说道:

“此事大为不妥,请小娘子自重,速速离去吧!”

见到这个瘦弱书生分毫都没有动心,这名***随即凑上前来,音色婉转地说道:

“公子,你看今夜皓月当空,值此良辰美景,岂可轻易辜负良宵。小女子仰慕您的文采风流,愿自荐枕席侍奉公子安寝。”

不说这个还好,宁采臣一听就更加火大了,干脆返身站在门口,横眉冷目地说道:

“小娘子可以不惧旁人说三道四,宁某却知人言可畏,天道冥冥。人若无廉耻之心,何以立于天地之间?我自问心无愧,然一朝失足成千古恨,请你马上出去。”

见此情景,漫说是个姑娘家,哪怕是那些思想开放到惊世骇俗的现代站街女也要挂不住颜面了。这名前来夜会宁采臣的***却分毫也不见恼怒,转而惊叫了一声,说道:

“哎呀!这是谁的金子,是公子你的吗?”

随着那软糯温润的娇柔声音,宁采臣朝房间里望了过去,果然见到几块明晃晃的金铤赫然现身在积满灰尘的角落,散落于地板缝隙间,散发着***的气息。

见状,宁采臣的一颗心也随之剧烈翻腾了起来,一望即知,这几块金子是二十两重的标准金铤。

宁采臣在家乡东阳郡时,为了贴补家用,也曾在官府临时担任过书办等职务,协助清点库房时他见过这种硬通货。

假如说方孔圆钱的半两钱乃是平民百姓日常生活所需的通货,价高量少的白银就是商贾贸易往来必备的重要媒介,而数量稀少,价格又极其昂贵的黄金则是豪商和贵族们的宠儿。普通人活上一辈子估计没机会摸一下黄金,它的价值更是无与伦比,仅是这一块金铤的价值就可以让一户普通人家富足安乐地过上一辈子。

面对着黄金的***,个人财务状况正处于极度困窘之下的宁采臣迟疑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旋即为自己动了心想要占有这些金子而羞愧。

深呼吸数次平复心绪,宁采臣朝着这位不知名的***一拱手,说道:

“金子不是小生丢失的,若是小娘子你喜欢,只管拿去便是。”

闻听宁采臣的回答,这位深更半夜跑来献身的***露出了万分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即,她贴近到宁采臣身前,仰视着说道:

“美色不喜欢,黄金也不要,公子你莫非真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吗?”

一股宛若幽兰般悠长的清香扑鼻而来,美人的纤纤玉指在自家胸口轻轻画圈,这样的***换做任何一个男人也受不了。

这时,宁采臣猛地退后一步,大口喘着粗气,说道:

“小娘子当我宁某是何等样人,切莫再来纠缠,不然的话,我便要大声喊人了。”

喊人这件事并不可怕,被人围观看两眼又掉不了一块肉。只是这位***一想到修行有成,道法精深的道士燕赤霞随时可能出现,她不免花容变色,转而悲悲切切地说道:

“小女子聂小倩,本是出身于官宦人家。百年前,我父致仕途经淮南,小女子不幸染疾病故,适逢家中遭遇变故,只得埋骨他乡。我本是大家闺秀,沦为鬼物已是凄惨,岂料又落入了树妖姥姥手中,受它掌控外出吸人精血。今夜前来公子房中,是为了吸你的精血。”

闻听此言,宁采臣仍是将信将疑,驳斥说道:

“子不语,怪力乱神。小娘子所说的这些事,未免太过耸人听闻。”

记载着孔夫子生平语录的《论语》被儒家视为圣典,当宁采臣引用了其中一句格言,伴随着他的话音响起,等在外头看戏的林旭与黄世仁得见一幕奇景。

随着宁采臣口吐那七个字之际,他头顶的一尺明光瞬间膨胀到二尺有余,散发的光芒也从温润如玉的淡淡毫光变成了略显刺眼的明亮白光。

乍一被这光芒照见,女鬼聂小倩即刻惨呼一声,立即扑倒在地,跟着她抱住宁采臣的小腿,声音颤抖着说道:

“公子饶命啊!”

要说出现这一幕似乎不可思议,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宁采臣此前并未把这个风情万种的***,跟什么妖魔鬼怪联系起来。当闻听聂小倩的诉说,他油然生出汗毛倒竖之感。随着宁采臣不自觉地念出孔子训示,再配合着明光和浩然正气,二者相加足以对聂小倩这种百年鬼魂构成了威胁。倘若他不停下来,继续念诵儒家经典的话,只怕聂小倩这个美艳女鬼,须臾间便要在浩然正气的冲击下魂飞魄散。

面对着聂小倩苦苦哀求,尽管宁采臣觉得鬼物面目可憎,但她未必一定该死,于是语气缓和地说道:

“罢了,今夜你既未害我,证明尚存向善之心,愿从今往后你能洗心革面,切莫再与那些害人的妖物为伍了,你走吧!”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连声道谢后,刚遭受了一次沉重打击,本是艳如桃李的俏脸惨淡如金纸,聂小倩踉跄着起身走出房门,跟着旋身化作一阵阴风消失不见。

全无遗漏地看过了这一幕《宁秀才夜叱艳女鬼》的经典戏码,土地爷黄世仁捋着胡须,对林旭说道:

“未明啊!你观此人如何?”

林旭的心思全然不在于此,只是顺着黄世仁的话头说道:

“嗯,的确是非比寻常。境况潦倒至此,重金***不为所动,美***惑不为所迷,宁秀才也称得上是个至诚君子。”

话说到此处,林旭稍微顿了一下,话锋一转说道:

“此人于我有些用处,舅舅肯割爱否?”

黄世仁也很欣赏宁采臣的才华和品行,不过听林旭这么一说,大笑起来,说道:

“哈哈哈哈,既是贤甥有大用处,又何须与我客气,自便即可。”

“如此甚好,那我这便去安排。”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