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18 摸底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鱼儿已经咬了钩,又岂能再叫它平白溜走?这时,林旭索性上前一把拉着宁采臣的胳膊,不由分说便连拉带拽,硬拖着他走,口中说道:

“哎,四海之内皆兄弟,一餐饭食又算得了什么。”

眼见实在拗不过林旭的过份热情,宁采臣此刻也只好俯首认输,点头说道:

“既然林兄如此盛情邀约,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所谓民族是一群具有相同生活习惯和近似价值观念的人类,从某种角度而言,文化传承是比血统更关键的因素。

在被游牧民族生活习惯影响之前,华夏传统饮食习惯跟被小资推崇的现代西餐一样采取分餐制,无论一顿饭有多少种食物上桌,一律均分成若干份散给席间的每一个就餐者。

由于这种生活习惯,在历史上还曾经闹出过一场不大不小的血案。春秋时代的史学名著《左传》记载了一则楚人献鼋的故事,据说楚国人献了一头大鳖给郑灵公,公子宋被国君召见前往赴宴,满心指望着品尝这难得一见的珍馐佳肴,岂料因为他在席间与人交头接耳,惹得郑灵公心情不悦,在宴席开始后,端上来的羹汤分给众人,唯独没有公子宋的一份。

希望落空的公子宋顿时火冒三丈,不顾社交礼仪,起身把手指在煮鳖的鼎里面沾了一下放进口中,尝到了大鳖的滋味他才拂袖离去。

见此情景,郑灵公勃然大怒,下令杀掉公子宋,结果后者下手的速度比郑灵公更快。于是乎,在春秋时代千奇百怪的弑君原因中,由此多了一个名词“染指”。

在这块片界,大秦帝国是直接承袭了上古三代的文化传统,人们的生活习惯没有像地球历史上,经历五胡乱华以后的中国那样,风俗大范围胡化,在***上层依然严格遵循分餐制的仪礼。

话虽如此,生活在民间的一般庶民百姓是不太讲究这些文绉绉的说道,分餐制的执行也要视具体情况而定。说到底,礼仪这种贵族化的玩意是需要得到有钱有闲了,然后才能有心情去摆弄的奢侈品,说白了,即是所谓的礼不下庶人。

宁采臣跟在林旭身后亦步亦趋地来到燕赤霞的房间,此刻桌子上一口正在翻花冒泡的怪异锅子引起了宁采臣的好奇心。

左右打量过后,宁采臣啧啧称奇,询问说道:

“林兄,此是何物?”

“火锅!”

在多数时候,林旭会尽量避免自己的生活习惯对这片天地造成影响,减少不必要的因果纠缠。

林旭行事如此谨小慎微,那是因为因果率是不考虑你的动机和初衷的。这就好比一个人发明了一种犀利无比的新式武器,那么从今往后,不管这种武器造成任何恶劣后果,他都要为此而分担一份责任,即是因果缠身。

如果有人说我发明一种新的医疗器械,可以拯救更多的生命,这应该是与众生结下善因啊!

实在不好意思,刻板如电脑一样的因果律,它是不会考虑你实施这种行为的动机和初衷如何。

不妨举例来说,假设未成年的希.特勒不幸患了肺结核,他本该死在某家医院里,成为无数个少年夭折的儿童中的一员,但是由于你提前发明了青霉素之类的抗生素,结果挽救了他的生命。对不起,等到未来希.特勒所造成的数百万规模的大***发生时,这些人的死统统都与你有关。换言之,药物的发明者与那些大***的死者之间结下了因果。虽然发明人是无心之失,但也同样逃不脱因果率的无形大网。

因果律堪称严禁刻板,而又滴水不漏的典范,因果绝非单纯的加减法,更不是什么乘除法,而是无法用任何一种数学公式计算清楚的超复杂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

已知的唯一一种能有效避免麻烦上身的方式,那就是从开始便采取置身事外的消极态度,只有阻断了因果中的因发生,才能避开因果中的果降临。除此之外,无论你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一旦纠缠进去便生生世世因果牵缠不清,终将落个不得安生。因而,佛门大德说:众生畏果,菩萨畏因。

三人分坐在桌旁,宁采臣仔细研究着桌上的这件新奇的灶具,抚掌赞叹说道:

“好生精巧玄妙的器物啊!”

一般火锅都是红铜或黄铜所制的,因为铜这种金属的导热性能比铁要好,也没那么容易锈蚀。

标准样式的传统火锅内部中空,以便烧木炭加热,底下用托盘盛水,避免余烬引起火灾。现在林旭拿出来的这个火锅虽说做工极尽精良,同样脱不开这些基本元素。这些在林旭眼中习以为常的结构细节,对于初次见到火锅这个新鲜玩意的宁采臣和燕赤霞来说,自是前所未见的稀罕事物,引发了二人连声赞叹称绝。

不同于散布那些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发明创新,往往潜伏着巨大风险,一件新式炊具所引发的因果纠缠是相当微弱的。

这时候,林旭索性大大方方地让开位置,任由两位客人自行鉴赏这只破天荒的红铜火锅。

围着火锅看了半晌,在为其设计精巧而啧啧称奇之余,经不住辛香料锅底熬煮散发出的诱人香气,混老了江湖的燕赤霞率先提议开始动筷子。林旭和宁采臣对视一笑,有志一同地操起了筷子,就着火锅涮食材。

轻薄如纸片的羊肉,香菇、木耳、豆腐,各色附近山中出产的野菜和珍馐。这一桌火锅宴席即便谈不上奢侈,但搁在这个民不聊生的年月里,称之为丰盛一点也不为过。

近来宁采臣的荷包吃紧,他只得委屈自家肚皮,勒紧腰带过日子,此刻宁采臣吃得更是不亦乐乎,甚至顾不得孔夫子食不言,寝不语的训诫,词句含混不清地说道:

“嗯,这火锅的风味甚是别致。”

在当今的时代背景之下,民间流行的烹饪手法仍旧以炖煮和烧烤方式为主。廉价易用的铸铁炒锅刚流行不久,炒菜还属于个别老饕私家创意的初级阶段,火锅独有的那种鲜嫩畅快口感,显然不能与那些传统烹饪手段同日而语。

宁采臣的这句评语深得燕赤霞赞同,他吃得兴起,伸手从腰间解下了一支体量惊人的红色酒葫芦。一仰脖,咕咚咕咚地连灌下几大口老酒,然后他伸出袖子擦拭着嘴边的酒渍,一派豪侠意气风发之相。在一旁瞧着燕赤霞那副惬意赛过活神仙的陶醉模样,素来不喜杯中之物的宁采臣忍不住也咽了下口水,心下不禁暗自揣测,莫非这大胡子的酒当真如此美味?

待得吃饱喝足后,宁采臣恍惚记起自己好像忘却了收账的那摊子麻烦事,于是他起身冲着林旭和燕赤霞一拱手,说道:

“多谢两位兄台款待,天色已晚,明日在下还有事情要办,先行告辞回去歇息了。”

闻听此言,林旭微微一笑,说道:

“适才听宁兄说,此来江家集是为了收账,不知今后你有何打算?”

一提起渺茫的个人前途,宁采臣登时摇头叹息起来,无奈地说道:

“在下科考未能上榜,唯有回乡继续读书,期望下一科再碰一碰运气吧!”

闻声,林旭瞥了燕赤霞一眼,接口说道:

“呵呵呵呵,宁兄,这大秦已似风中残烛,你又何苦大老远跑到洛阳搅和这一滩浑水呀!”

宁采臣一听这话,即刻摆手说道:

“非也!先父早亡,宁某是由家慈一手抚育***,她老人家还指望在下能谋得一官半职,日后也好光耀宁氏门楣。其实我何尝不知当今之世群雄并起,纷乱如东周列国,奈何家慈心愿如此,宁某既身为人子,岂能不顾孝道而明哲保身?”

“哦,原来是这样,那倒情有可原哪!”

一番谈话过后,宁采臣穿过石板缝隙间遍生荒草的荒芜院落,摸索着回到了栖身的房间。在临睡前,他细心整理清楚账册,只待明日前往江家集向那家耍赖皮的酒店讨还旧债。

翌日,外面的天光才刚一放亮,突然传来一阵凄厉得不似人声的呼喊。

被声响吵醒的宁采臣从门口探头出来一看,只见兰溪生的那名仆人来福满面的惊恐和焦虑,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

“救命啊!杀人啦!不得了,我家公子……他死了。”

很快,燕赤霞和林旭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宁采臣壮起胆子跟在他们俩身后,结伴一同往兰溪生寄宿的那间房舍走去。

兰若寺已是多年废弃,所有房间的模样都差不多,尽是一派破败不堪的景象。

兰溪生居住的这间房打扫得还算干净,他的尸身已然抽.缩了一具死状丑陋可怖的干尸,直挺挺地横卧在房间地板上面,瞧那干瘪模样跟木乃伊绝对有得一拼。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此行林旭是对宁采臣这位故事主角感到好奇而来,对***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加之化身携带的神力有限,他才不会浪费宝贵的神力监控整个兰若寺的状况。反正只要妖魔鬼怪不来招惹自己,当然也不要伤到宁采臣,林旭才烂得理会那些污七八糟的破烂事。若问这位纨绔子弟兰溪生昨夜究竟是如何惨死的,漠不关心的林旭确实不清楚。

这时,林旭饶有兴趣地摸着下巴,扭头跟一脸严肃表情的燕赤霞说道:

“燕道友,昨天我见这家伙还活蹦乱跳的,一个晚上就成了这般模样,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闻声,一贯做事老成干练的燕赤霞蹲下身,一丝不苟地检查着兰溪生的尸身,过了一会,他似乎有所发现。

招呼着林旭近前,燕赤霞用一只手托起兰溪生的左脚,比划着说道:

“您看,这伤口是在脚心处,浑身的精血都被吸干了,看样子该是鬼物所为。”

大致弄明白了兰溪生的死因,林旭也对他彻底失去了研究兴趣,起身后正欲拉着燕赤霞回房准备早饭。那名刚才还在旁边吓得浑身颤抖如筛糠的小厮来福突然跳了出来,他表情凶恶地堵在门口,大声叫嚷说道:

“你们几个贼人休走,这间破庙里只有你们几个人在,必是你等见财起意合谋杀害了我家公子,竟然还说什么鬼物作祟,我呸!”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