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31 争锋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曾几何时,为了得报诛灭九族的血海深仇,叶飞不惜***投靠异族为虎作伥,然后他借由铁勒人之手,实现了这个在旁人看来近乎于不可能完成的愿望。

在咸阳宫内,叶飞亲手将秦八十四世皇帝开棺戮尸,干下了与春秋名臣伍子胥不相上下的惊人之举,同样堪称是倒行逆施的典范。在如愿报仇雪恨以后,叶飞自知所作所为难以见谅于天下人,他也不愿意一辈子背着秦奸走狗的骂名。随即,从铁勒军中悄然遁走,一路沿汉水而下寻找新的机遇。恰逢叶飞南下之时,陈凉也在荆州轰轰烈烈地举兵***,兴汉军的快速崛起吸引了大秦朝廷的注意力。

善于把握时机,因势利导的叶飞闻讯,立即差遣死士入城。在牺牲了几名叶家培养的精锐死士后,成功刺杀了鄂州刺史严旬,叶飞趁势夺占了鄂州和周边多个州郡,成为了割据一方的军阀势力。

按说叶飞本该大有作为才是,可是好死不死,他的地盘恰好挡在了兴汉军东进的咽喉要道上。

鄂州居于江水的中游,扼守着大江天险,在南岸的群山中有着丰富的铜铁矿藏。数百年来,鄂州以冶铁铸铜闻名于世,这里也是大秦帝国的四十八处官办钱监之一。

原本陈凉的计划是由汉中与三峡,分兵两路攻入蜀中,夺取沃野千里的巴蜀之地,取得都江堰与井盐之利,其后再考虑挥师东进。这个计划本身没有多大问题,然而,人算不及天算,事先谁也未曾料到,在兴汉军的东面,叶飞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势力异军突起,短时间内就发展得颇为兴旺,隐隐有了威胁到兴汉军后方的可能。

占据鄂州现成的铁山铜矿,叶飞军征募工匠冶铁锻兵,开炉铸钱,实力增长之神速令人侧目。

司徒雅等大将商议后,力劝陈凉不可姑息养奸,在入蜀之前务必拔出叶飞***。如若不然,这家伙趁着兴汉军的主力深陷于巴蜀战事无力抽身,突袭兴汉军的根据地。到了那时,腹背受敌之下,荆州必定军心大乱,首尾不能相顾,陈凉的败亡之期也就不远了。

时值兴汉军兵临鄂州城下,双方的谈判仍旧没能取得进展,兴汉军派出的使者还险些被人家射成了刺猬。

见此情景,统军前来的司徒雅绝了和平解决的心思,当即一挥令旗,说道:

“准备攻城!”

主将一声令下,排成纵队的兴汉军步兵开始在盾车的掩护下,随同行进速度迟缓的冲车和云梯、盾车等器械一并向前移动。

“准备发!”

登陆的兴汉军进入到射程以内,叶飞一声断喝响起,城头上的号旗左右摇摆,告知布置在城墙下方的投石机准备发射。

为了避开敌军的抛石攻击,叶飞军的投石机全部布置在城墙的内侧,从手们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城外敌军身在何处,全赖城头的军官通告测量射角和修正误差。

“嘎嘣嘣!轰”

一阵叫人牙根酸痒的声音响起,这时投石机的调射角整完毕,一面红色令旗在城头舞动,数百部投石机一同发力,伴随着木制构件与金属怪异的摩擦声,山呼海啸般的隆隆声连价响起。随之,飞上半空中的石块好似冰雹般劈头盖脸朝兴汉军的军阵和水面上的战船砸了下去。

不仅是士兵们的血肉之躯无力与这些冰冷坚硬的石头较量,即便是那些结构坚固,木料结实的大型战船闪避不及被石命中,下场也是很惨的。

厚达三寸的坚实荔枝木船板,在与石块发生碰撞的瞬间破裂成了无数木屑四处乱飞,打在船体上发出***出膛般的呼啸声。陡然遭受外力冲击,船板沿着接缝处撕裂开来,舱内止不住地浸水。那些类似先登和走轲、海鳅之类的轻快小船,干脆被空中坠落的巨石拦腰砸成了两截,这些船上的水手甚至连跳水逃生都来不及,马上便被沉船的漩涡裹了进去,沉入水底不见踪影。

猛地被一阵劈头盖脸而来的石头雨砸得晕头转向,等到司徒雅醒过神来,他恼羞成怒地厉声喝道:

“通令各船炮手,瞄准鄂州水门,狠狠地打。”

纯粹依靠人力驱动的投石机受到材料***,体积无法造得太大,即便完善技术能把投石机造得更大一些,在空间局促的水师战船上也没法安置这些庞然大物,因此战舰上使用的投石机无论射程还是威力,各方面均无法与陆地上的同类兵器相抗衡。

关于这一点,久经战阵的兴汉军水师大都督司徒雅心里清楚,在鄂州城内坚守不出的世家子弟叶飞也同样心知肚明。

如果这一战发生在十年,甚至是五年前,司徒雅只能选择无奈退走,他是不会用自己的战船跟岸上的投石机对轰,那是水军将领脑袋进水的标准表现。

时至今日,战场形势已然大变,兴汉军所用的炮已不是投石机这种石字旁的传统,而是真正采用***发射的火炮。即便火炮铸造技术仍不成熟,诸多技术难题尚未克服,兴汉军只能用价格昂贵的青铜铸造火炮,无法用廉价铸铁替代青铜,但司徒雅凭借多年经验,敏锐捕捉到了这种新式火器对水师战斗方式而言,即将带来一场战术***。

前期经过了放样试铸等一系列繁琐工序,兴汉军水师中的三艘主力舰换装了新式大炮,每艘两层火炮甲板,合计搭载二十四门净重五百斤的青铜大炮。

对于这些平时沉默不语的金属巨兽,司徒雅视它们为国之利器秘而不宣,轻易不肯示人。兴汉军水师操演的时候,这三艘战舰也是跟***船只分开行动,单独演练战术战法,司徒雅把保密工作细致详尽到了连陈凉都觉得太过份的程度。直至此时此刻,这些被从炮窗里推出来的火炮,黑洞洞的炮口整齐划一地指向叶飞军据守的鄂州城水门。

收到各船准备停当的回复,司徒雅放声大笑,用手中的短戟向前一指,对准了水门,大声喝道:

“开炮!”

“轰轰轰”

一片黑压压的球形铸铁炮弹,在***的爆燃声伴奏下,由三艘巨舰组成的炮击阵列中腾空而起朝鄂州城方向呼啸而去。

“咚!轰隆啊!噗通!”

这时,以鄂州城布防严密的水门为圆心,叫人看不清个数的炮弹接连落下。挟带着巨大动能的金属弹丸绝非人力可以匹敌,在它们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一些炮弹落入护城河与水道中,激起数丈高的粗大水柱,余下的那些铁球则砸毁了附近的城墙和建筑物,撞击溅射起的砖瓦碎片和破木头等杂物,跟着形成了第二波杀伤***。在猛烈炮火所及之处,放眼望去皆是血光飞溅的惊悚场面,水门下方的水道也被从城头等处淌下来的鲜血染成了妖异鲜艳的绯红色。

眼睁睁看着鄂州城头的惨状,出了胸口这口恶气,司徒雅的笑容愈发畅快,他转头催促传令兵说道:

“告知各船不要停歇,准备下一轮炮击。”

兴汉军所用的是设计原始的简陋火炮,炮手技能也不算很熟练,装填速度不快。为了安全起见,每次开炮后必须用蘸水的棉纱将炮膛仔细清洗一遍,避免残留火星引燃再次装填的***,最后还要用干燥的棉纱把炮膛的水份吸干。这一套相当繁琐的操作程序,曾经引发过许多事故,但是跟依靠人力发射的投石机相比,火炮的优点就太多了,在这场火炮的初次实战中也显露无遗。

几家欢喜几家愁。兴汉军依靠火器占据上风,叶飞承受的压力暴增,他的心腹干将惠昌北,此时趁着炮火间隙来到叶飞身旁,急切地说道:

“主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这鄂州看样子守不住了,咱们还是早点撤吧!”

闻声,叶飞立时瞪起了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他声嘶力竭地怒斥道:

“汝休得胡言,若弃守鄂州,我军连讨价还价的本钱都没了,谈何青山在。惠昌北,你若是贪生怕死之徒便趁早滚蛋,莫在此给你们庐州惠氏丢脸。”

卜一听了这话,惠昌北的面孔先是涨得赤红一片,仿佛都要滴出血来,跟着又变成了全无血色的煞白,他嘴唇颤抖着说道:

“城主,您如此说来,在下只能豁出这条性命来洗刷背负的污名了。”

说罢,惠昌北作势踏上垛口要往城下跳,叶飞的话一出口便有些后悔。惠昌北乃是本地豪族惠氏子弟,要是这样被叶飞逼死,那今后某人也就不用在这片地方混了。

叶飞大惊失色,一把将惠昌北拦腰抱住,连声说道:

“惠兄,今日是叶某急火攻心一时胡言乱语,切莫当真哪!”

叶飞可以跟惠昌北唱他们君臣相知的戏码,城外摩拳擦掌的兴汉军可没义务成全他们。

司徒雅收到各船火炮装填完毕的消息,他放声大笑,就像已经看到了兴汉军的旗帜插上鄂州城头,说道:

“传令点火!”

“咚咚咚”

兴汉军炮手第二轮打出的炮弹,准头比起前一回又好了不少,近乎六成的炮弹都命中了水门和附近的城墙。砖木结构的水门城楼与青铜铸造的栅栏已然摇摇欲坠,眼看着这座设防严密的城门行将被攻击方打垮。

见此情景,惠昌北顾不上再跟叶飞撕扯下去,气急败坏地说道:

“主公,一味死守断非良策,不若用火攻船一试。”

闻声,叶飞迟疑起来,反问说道:

“那你有几分把握?”

“三分!”

将死的溺水者哪怕是一根救命稻草也不能放过,兴汉军那些威力惊人的火器令鄂州的叶飞军茫然不知所措,倚为后盾的城防看似已不中用了,叶飞到了这当口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犹豫了片刻,叶飞眼中精光一闪,说道:

“惠兄,那就全都拜托你了。务必要活着回来,今日纵是在鄂州输了,来日总有卷土重来之机,莫要轻掷生死。”

一贯自诩文采风流的惠昌北闻声则慨然一笑,说道:

“哈哈哈哈,惠某的这条贱命怕不有百十来个娇滴滴的小娘子整夜惦记着,焉能被一群臭烘烘的鲁男子取了去?主公保重,惠某去也!”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