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41 荒诞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炮准备!”

那些份量笨重而不易搬运的青铜火炮,此时被士兵们借助撬杠、绳索、滚木等简易工具挪动到城墙和城楼上,随即在大炮周围堆起了沙袋构筑临时炮垒。

由高处向下俯瞰,城墙脚下正在忙碌布置阵地的偏厢车阵,这一刻,隶属炮兵部队的人们心情同样夹杂着难言的兴奋与忐忑不安。兴汉军紧张忙碌地准备工作抢在铁勒人的身影出现在地平线之前完成了,至此做好了迎击敌军来袭的准备。

“老天保佑!”

接到了下属的准备就绪汇报,陈凉那颗始终狂跳不止的心略微安定下来,他不禁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向冥冥之中眷顾着自己的神秘力量表示感激。

见此情景,不愿意抛头露面的林旭悻悻地说道:

“好的不学,专学人家谢什么老天?老天爷这会自顾不暇,哪有闲工夫搭理你吗?要不是我出手帮你拖延时间……”

“咔哒咔哒咔哒”

光天化日之下,大军莫名其妙在平原上迷了路,铁勒人跟拉磨的驴子一样转悠了半天才找对了方向朝着宛城移动。此时此刻,成千上万的马蹄同时践踏地面,那种剧烈震动带来的冲击力给予人们的心理感受,绝不亚于目睹一辆超载五十吨的重型卡车以七十码的速度向无辜路人迫近。不仅是普通的兴汉军士兵承受着难以言表的精神压力,即使见惯了腥风血雨的将领们也油然生出了即将窒息的错觉,仿如自己的脖子正在被一双无形大手紧扼住。

一名靠近苗仁辅的低级军官顶不住压力,他低声说道:

“苗将军,要点火吗?”

闻声,苗仁辅依然不动声色,斜眼看了看坐在不远处那面“帅”字大旗之下的陈凉,语气笃定地说道:

“……不,再等一会,把铁勒人放近些。”

***从水军改成陆军,司徒雅排斥异己的行为对苗仁辅是个奇耻大辱,他心里的那份屈辱也是不言而喻的。这些年来,苗仁辅一直期盼着有朝一日在战场上证明自己的价值,告诉世人他不是被司徒雅戏耍在鼓掌之间的大傻瓜。

无论是在什么时代,水战多用远射兵器是不变的主旋律,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这对水军来说是可以用到世界末日那一天的至理名言。

由单兵***对射,一路发展到巨型连弩和投石机的轰鸣,乃至于花色繁多的原始火器登上历史舞台,老于行伍的苗仁辅自然而然地理解了大炮的存在价值。随即,他预感到当前局势的微妙,决定不能太早开炮暴露目标。在眼下这个极限距离,射程最远的铸铁实心炮弹对骑兵集群没有多大杀伤力,充其量就是听个响而已,不如放他们跑近一些再开火。

苗仁辅自有打算,他也知道主帅陈凉和与两看相厌的司徒雅正在背后注视着自己,苗仁辅对自己的职业素养有着强烈自信,义无反顾地坚持压后开炮这样一个看似十分冒险的选择。

时间在过于紧张的空气中仿佛也凝固了,苗仁辅屏息凝神,自言自语地说道:

“近一点,再近一点。预备……点火!”

“嗵嗵嗵”

随着令旗剧烈摆动,城头上的兴汉军炮手们相继将手中烧热的烙铁插入大炮的药池中,尖端泛着樱桃红色的铁钎瞬间引燃了黑***。随后,但见一缕淡淡的青烟猛然冒起,随之如连串炸雷似的轰鸣声响彻云霄。在大炮集群发射那强劲的后坐力震动之下,人们脚下的坚实城墙此刻好像也变得摇摇欲坠,许多人本能地扶住身旁的物体以求心安。

兴汉军装备火器的时日不长,隶属步军的炮手数量有限,攻打南阳的炮手也多是抽调自水军。

身为水军的前二号人物,苗仁辅指挥起这些昔日的旧部也算得心应手,不等第一轮炮击出结果,他便大声呵斥说道:

“手脚麻利一点,装填***。”

大炮用于陆战,在装填***的开花弹实用化之前,只能靠球形弹从黑***爆燃中获取推动力,转化为强大的动能杀伤各类目标。

尽管刚刚起步时代的火炮远不不能与后来那些一发炮弹下去,覆盖一个足球场面积的***火力比拟,却也不能小看这些老掉牙火炮的威力。

大浪淘沙始见金,大炮能将自己头上“战争之神”的殊荣保持了数百年之久,那些与它同时代的武器差不多都进了博物馆休息,唯有大炮老当益壮地霸占着这个殊荣,应该足以证明它的威名得来不是侥幸。即使球形铸铁炮弹的飞行速度减缓到用肉眼都能清晰看到飞行轨迹,炮弹的强劲动能照样会轻松撕裂人体,轻松得犹如折断一根牙签。

那些穿着坚固铠甲的人员,在炮弹面前只是一碟小菜,因此才流传着在战场之上,无论何时何地炮弹都享有优先通过权的说法。

记好了,当你看到了它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态度谦卑地给炮弹大爷让开去路。

别说士兵和军官装备的普通铠甲,就连林旭送给陈凉的那套外形夸张而又华丽到爆的鲜花盔甲,在大炮的神威之下照样保不住使用者的性命。没错,鲜花盔甲经过特殊强化工艺处理,可以打穿城墙的炮弹也很难摧毁这套坚固的盔甲。然而,包裹在甲胄之内的血肉之躯根本承受不了如此劲爆的冲击力,光是内脏大出血的话那都算是好的,当场活活震死也不足为奇。

苗仁辅意气风发地指挥着城头上的六十门大炮,压低了炮口朝向敌军骑兵的阵列进行齐射一轮之后。

那些呼啸而过的球形弹开始贴着地面跳跃,不时触地反弹再次跳跃到空中,一路蹦蹦哒哒地在辽阔的原野上飞掠而过。

在炮弹所到之处,放眼望去尽是一片人仰马翻的慌乱场面,这些如碗口般大的实心铁球,硬生生地在铁勒人的密集骑兵队列里开辟出了一条又一条的血胡同。如果说比起不算吓人的伤亡数字,大炮的显著效用是惊吓了铁勒人的战马。这些被训练得不畏惧火光和鲜血气味的优良战马,在前所未见的火器轰鸣声与飘散在战场的硝烟气味夹击之下,它们的精神状况变得极不稳定,一些战马甚至狂暴地在原地乱蹦乱跳,直至将骑手摔下马背。

“%¥#@¥……&”

眼看着铁勒人的冲锋变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混乱溃退,陈凉现在感兴趣的是他们究竟在大喊大叫些什么。

陈凉转向从叶飞手下归顺兴汉军的一名通译,询问说道:

“那些戎狄在喊什么?”

铁勒人进入中原的日子也不短了,懂得铁勒话的秦人数量少得可怜,若非叶飞当日从关中带了一批人南下,想在荆州寻觅这样的特殊人才也是难比登天。

“回禀大将军,他们好像在说有人施了妖法,要请萨满巫师来驱邪。”

闻听此言,陈凉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其实他一早猜到了这个结果,对于循规蹈矩的正常人来说,这个思路才是正确方向。

在这一方天地是有怪力乱神的,虽说大多数时候那些方外人士都会自觉地离战争远点,可是难免有少数人由于各式各样的原因和理由,自愿或***地卷入到战争之中。

一般来说,假如是在内战中,交战双方会遵循一些心照不宣的规矩。譬如说不能在胜负未分之前就大肆挥军抢掠,道理很容易理解,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属于同一民族,若是自家把名声搞得太臭了,将来有很多事情就不好善后。入侵的外敌则没有这种顾虑,他们本来就跟这些本地人不是一伙的,根本用不着在意对方的怨恨。与此相反,屠戮本地人有助于瓦解守军顽强抵抗下去的信心,同时还能削弱对方的战争潜力,纵兵劫掠乡野的手法也是游牧民族最为钟爱的作战方式之一。

尽管惯例如此,这些规矩也存在着被打破的可能性,一旦其中一方忍不住动用了人力无法抗拒的特殊手段。

当然,在这里主要是指动用法术和驱使妖兽之类的非常规力量,另一方立马就会还以颜色。由此开始,战场上的惨烈场面也会随之飙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萨满巫师是草原游牧民族共同的精神导师,正如东胡人对萨满巫师奉若神明,在铁勒军中一样有着不少萨满随军效劳。一般情况下,萨满的职责是为大军出行祈福和替伤者治疗,超度死者的亡灵等工作,他们不会主动参战。当铁勒人初次遭遇兴汉军装备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战争之神”大炮,他们并未把这种如雷鸣般恐怖力量与人造物品联系起来,而是认定对方施了妖术。随即,作为一种反制手段,随军的萨满巫师被铁勒人请了出来作法驱邪攘灾。

见此情景,城头上的苗仁辅咧嘴一笑,他很是不屑地笑骂说道:

“傩戏?一群***,点火!”

适才铁勒人退出火炮射程,城头的炮兵阵地也停止了射击,此刻见铁勒***刺刺地闯进射程之内,苗仁辅一声令下,城头的数十门大炮开始了一幕惊心动魄的大合唱。

“嗵嗵嗵”

在这个世界上能有什么事情会比你患了重病更惨呢?***是你又一不小心吃错了药,显然这是双倍的悲催呀!

倒霉到家的铁勒人从一开始就没摸准兴汉军的脉门,他们是想当然地认为来自城墙上的火器攻击,一定是某种未知的法术。不问可知,这种思路错误导致的最终结果,必然是充满了黑色幽默的悲剧。

“啊!”

直面着一颗黑乎乎,携带着凄厉风声呼啸而来的炮弹,那位被铁勒士兵围拢在中央的萨满巫师自信地抬起手中泛着红光的铃鼓,口中念念有词。萨满巫师的这一招是专门用来对付远程攻击术法的,只要准备时间充裕,无论是法术、妖术、神术、异术,统统全都可以反弹,唯独对实体攻击无效。这就好比一扇纱窗能挡住苍蝇蚊子飞进房间,却不可能挡住空气流通一样,要是能阻挡风吹过,那也就不能叫做纱窗了吧!

转瞬之间,这颗如保龄球般大小的铸铁弹丸由这名萨满巫师身上一下穿过,轻松得像用筷子穿透豆腐一般。

那些***在萨满附近,等待驱邪的铁勒人,眼睁睁地看着平素被他们顶礼膜拜的萨满巫师被这颗炮弹分尸。眨眼之间,五脏六腑和碎裂成不规则块状的肌肉骨骼飞散出几十步远。前后反差如此强烈,所有人登时被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手舞足蹈地大叫大嚷起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