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42 突入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神情呆若木鸡地看着萨满巫师零散一地的死状,在场的铁勒人傻愣愣地不知所措,等醒悟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即刻癫狂地叫喊起来。跟着纷纷翻身上马,好似身后有恶鬼追赶一般,头也不回地往北方狂奔而去。

“这些胡人,他们这就跑了?”

目睹了巫术不敌大炮的震撼一幕,更熟悉***和火器的兴汉军上下人等显然无法预见到,铁勒人此刻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才是合理的。这时候,遥望着落荒而逃的敌军,依托宛城作战的兴汉军惊得瞠目结舌,彼此面面相觑。两、三轮炮击之后,伤亡加起来不过数百人,实力不弱的敌军便狼狈逃跑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是多么不可思议啊!

凡人无法理解这种状况,暗中观战的林旭却觉得这点小事不值一哂,只能说兴汉军这帮土包子少见多怪。

在地球漫长的战争史中,武器技术落后的一方初次遭遇从未见过的新战术和新武器时,出现从实力对比分析不合情理的事件算不上新闻。且不说发现新***时期,西班牙殖民者用数百名装备火***和战马的士兵,轻松征服了使用石器时代武器的阿兹特克人。即便后来到了一时代,当约翰牛率先把秘密武器“水柜”坦克投入西线堑壕战,军事技术与英国佬处于相同水准的汉斯们乍见这些“钢铁怪兽”,他们照样是一触即溃输得莫名其妙。若非英国佬的坦克机械可靠性太差,一多半都在半路上抛了锚***,估计他们在那一天之内所取得的进展会比过往的一年中所取得的总和还要来得大。

由始至终保持着旁观者的姿态,没有直接参与到这场战事中,陈凉不是学会了垂拱而治,而是他在战场上忙里偷闲,检验着林旭送的新玩具。

在只有陈凉一人能看见的投影光幕之上,现实战争中的所有因素都被彻底数字化了。小到在单兵头顶浮现出来,表示着他已经处于负伤状态的红色十字,大到象征着整个战场双方优劣态势的天平系统。现如今,陈凉对着这个没有说明书的小玩意是既好奇又无奈,只能不断摸索它的用途,一边尝试着调试功能,一边大力谴责某位地过于偷懒的不负责任行为。

注意到铁勒人开始没命地集体逃亡,陈凉尽量减小动作幅度,伸出手指在光幕上比划了两下。调出相关资料一看,满分数值为一百的士气指数,铁勒军这一会功夫就下跌到了颜色红得发紫的三十五。

确认了对手士气***,陈凉开心得都快笑出声来了。随即,他大声吆喝着身边的军将们说道:

“传令我军骑兵追击,对斩首数量多少不要斤斤计较,俘获战马一匹抵斩首一记,通告全军!”

骑兵是冷兵器时代机动力最强的兵种,难得铁勒人主动送货上门,过惯了穷日子的陈凉又岂能轻易放过这块肥肉?要人命可以稍后再说,他们的马匹一定要尽可能留下。逐一作出安排后,陈凉如获至宝地抚摸着这件手镯样式的法器,可以准确判断当前形势,这是***一样的战场利器呀!

凡人的精神波动可以通过神术进行量化计算,为了实现这种功能,如何完成运算步骤和解析过程,无疑是极其繁琐的运算过程。

对陈凉这种纯粹的术法外行而言,他知道手镯有助于判断敌军是真的逃跑,还是假意诱敌就足够用了,全然不必操心手镯究竟是如何判断士气的高低。

头目们张一张嘴,底下人就得跑断腿。总数不到三千骑的兴汉军骑兵追击取得了极大成功,心胆俱裂的铁勒人甚至连回头尝试反击一下的勇气都没了,如同被狼群驱赶的羚羊,他们只是顾着一路埋头狂奔向北逃窜。或许对于铁勒人来说,眼下唯一的好处是,他们不需要比后面的追兵跑得更快,只要比自己同伴稍微快一点就够了。

此役,意外大获全胜的兴汉军斩获无算,不计入伤残马匹在内,光是健康战马就缴获了五千多匹。

当确认这个统计数字无误,陈凉兴奋得大半宿没睡觉,一个人自顾自地手捧着《三国演义》在房间里哼着小曲。

常言道:南船北马。自古以来情况即是如此,大秦帝国拥有的牧场多在西域、陇右和长城沿线的边郡各地,再有就是通过茶马贸易跟塞北和青唐的游牧部落换取马匹。

在北方州郡,军队的战马数量很多,一般人都能看得见,等到了江水之南,一匹上好战马的售价昂贵得堪比中等人家的全部家底,更为悲催的是,即使以这样的天价,那还是有价无市。以至于江南人时常感叹,千金易得,良骥难求。战马始终是国家实行***的管控物资,控制比盐铁茶酒***还要严厉许多,私人购销战马的罪名一点也不比谋反和私造武器甲杖来得小多少。

许多自幼成长在帝国南方的人,初次见到西域大宛名马之时,他们都会本能地高呼一声,好大的一头驴呀!

身为游牧民族,铁勒军自是相马和养马的大行家,他们军中所用的战马,若非是精选的塞北马,再不然就是产自陇西的河曲马,单是这五千多匹战马便已是一笔十分可观的财富。

首战告捷,陈凉的信心倍增,在与诸将商议决定继续北上,务必要跟铁勒人真刀真***来两下,今后也好摸准双方的实力差距。

三日后,随着大军雄赳赳气昂昂地从宛城开拔,目标是通往关中的要隘“武关”。

前些时候,陈凉派遣了一支偏师进攻武关,不善于守城,同样不习惯住在城里的铁勒人一点也没有据守城关的想法。

兴汉军千把号人的先锋部队循丹水逆流挺进之际,宛城大败的消息和一窝蜂似的溃兵一起到来,把守武关的铁勒军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兴汉军如同儿戏般夺占了这座虽不及函谷关那般险绝天下,但也绝非软柿子的雄关。

武关的失守意味着关中地区业已向兴汉军敞开了大门,于是乘胜追击的陈凉打定主意,要趁着这次铁勒***败而归的机会,试探一下铁勒人的胃口。随即,总兵力近五万之众的兴汉军鱼贯穿过武关,行军大队步步进逼蓝田县。要知道,从蓝田再向西北就是灞桥,继续向前渡过了渭水,眼前即是千年帝都咸阳城。

哪怕秦八十五世为了逃避铁勒人的攻击,怯懦地选择迁都洛阳苟安一方,他也没敢下诏废黜咸阳的帝都地位。

咸阳,这座历经了无数风霜雨雪洗礼的城市,已经与大秦帝国的兴衰荣辱联系得密不可分。纵使贵为天子,秦八十五世也不敢背上这个丢失都城的千秋骂名,他干脆掩耳盗铃式的将迁都洛阳称作是“就食东都”。这就像林旭没穿越之前所知的某些文宣材料中,有关部门把从事特殊行业的女性称作“失足妇女”,说白了,耍弄这种文字游戏的唯一目的就是替无能的上位者文过饰非。

........................................................

正值仲夏时节的关中沃土,本应是麦子灌浆生长的农忙时节。然而,在长满了一人多高野草的荒芜田地里,仅有几棵孤零零的干瘪麦穗随风摇摆不定,人们放眼所及之处,四下尽是一派说不尽的荒凉凋敝。

往昔熙熙攘攘的村镇化为了一片颜色焦黑的残垣断壁,散落在路边草丛间的累累白骨更是触目惊心,此情此景,再配上不远处那棵老树枝桠上,蹲着嘎嘎怪叫的几只乌鸦。说不得,这地方干别的事恐怕不成,若是当作鬼片外景地那是浑然天成,分毫不劳人为雕琢的功夫。

往昔号称“天府之国”的关中居然残破零落至此,大半起因是铁勒人烧杀劫掠无恶不作,另外的一半原因则要归功于黑山老妖为了获取原材料,在关中展开了一场无差别疯狂屠戮的卓越成果。

正所谓,时来顽铁生辉,运去黄金失色。又道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其实上面这两句话说得都是***事,你再强也强不过命,要是真能强过命运,不管你该算什么,一定不算是人了。

意气风发的陈凉正值个人气运的黄金上升期,一举一动都仿佛有着无形的助力,即便没有林旭等地的暗中关照,陈凉也不大可能遭遇惨败,顶多是吃个小亏罢了。

随着兴汉军踏入了关中地界,目睹了悲凉凄惨的一幕幕场景,陈凉陡然触动了灵机。随即,他请来了军中的几位文胆代笔润色,把自己的一口大白话转成了文言文,然后派人传抄张贴在经行的州郡村镇晓谕关中父老。

“……自古帝王临御天下,皆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而制天下也。自秦祚倾移,铁勒、柔然、东胡皆北虏胡种也,然以戎狄而凌中国,予痛心疾首,故愤而起兵讨伐之……今中土污于膻腥,生民扰扰,余愿率群雄奋力廓清,志在逐胡虏,废黜暴秦,厘清寰宇,欲使民皆得其所,洗雪中国之耻,令尔民等其体之……”

这样一篇在陈凉的直接授意之下,由一班御用文人捉刀写成的檄文,可谓是字字铿锵有力。

那些读到这片檄文,在铁勒人铁蹄和屠刀下苟且偷生的关中老秦人无不是潸然泪下,他们拜倒在陈凉的马前,哽咽哭诉着异族统治者对秦人的欺压和屠戮,恳请陈凉驱逐铁勒人,还关中父老以太平。

陈凉口中应承着这些***者,出于统帅一方后逐渐养成的敏锐嗅觉,他马上意识到铁勒人罄竹难书的斑斑劣迹,可能是收拢天下人心大有裨益的一味药引子。于是,陈凉当即着令各部,抽调文书、刀笔吏等人员,分头记录沦陷区的惨状和受害者的血泪控诉,而后交由快马送往霍山刊印成宣传手册,分发到荆州及汉中等地的官府衙门,藉此压制内部那些反对北上用兵的声音。

不问可知,倘若有朝一日陈凉真能身登大宝,后世史书必定会记载下太祖皇帝***远瞩,充分揭露了异族侵略者的丑陋面目。

当然,也许还会顺便宣传太祖素怀济世救民之心,七岁上山锻炼身体,九岁立大志敢为天下先,时刻准备着为解放大秦千千万万的受苦人而奋斗……神话都是这么诞生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