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45 回师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托那份卖保险职业的福,林旭是个善于揣摩人心的老手,他觉得不管怎么说也好,留给陈凉一点自我感觉良好的遐想空间是正确的,不能使他感觉成功纯粹是得益于外力,否则今后难保他不会越想这事就越觉得心里不舒服。

虽说陈凉这家伙是由林旭一手扶植起来的,谁也不能担保将来得势以后,他会不会翻脸就不认人。要知道,在地球历史中,朱元璋那厮是靠着明教和红巾军起家,等到得了天下之后,立马开始着手***倒算,尤其是大肆屠戮自己身边功臣的举动,要说其中没怀疑隐藏着同情明教,或者干脆就是卧底的家伙,大概很多事情也不至于做得那么决绝。

既然林旭自认为不方便经常出现在陈凉视野里,同为地的萧柏琅和龙石耳等盟友就变成了现成可用的挡箭牌。

收到大江龙君敖平急吼吼送达的告急讯息,昨夜刚与陈凉会面的林旭不想再出风头了,所以他转告巫山神萧柏琅,这次由出面向陈凉示警。

林旭如此消极作为,无非是避免陈凉觉得自己像个提线傀儡,被背后的神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尽管事实***也距此不远,不过人类总是很难接受残酷现实的,即便是掩耳盗铃之举,那也比明火执仗来得更容易被人接受。

这时候,兴汉军的中军大帐,由于萧柏琅这个不速之客的突然登场,引发了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正当这时,陈凉忽然开了口,他阴沉着地说道:

“住手,你等暂且退下。”

在场众人惊愕地望着面色好似一泓潭水,叫人看不出深浅底细的陈凉,下属们只得拱手说道:

“是,末将等遵命!”

待得无关人员全部退场后,陈凉这才露出了和煦笑容,冲着萧柏琅施礼说道:

“萧山君,您此来一定是有要紧事喽?”

“哗啦”一声收起折扇,萧柏琅自我感觉良好地负手说道:

“不错,秦军南方兵团再度北上,这消息你还没收到军报吧?”

闻听此言,陈凉脸上从容自若的神色登时消失了,他急切追问说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三日之前,秦军自西南夷柯郡附近循沅水而下,兵锋已直逼武陵,你的老窝江陵岌岌可危了。”

听到了最后一句话,没有如预期中最糟糕的结果,陈凉稍稍松了口气。

江陵城是兴汉军最重要的战略物资储备仓库,城内长年积存着足够支应二十万大军两年开销的粮草辎重,另有兵器铠甲等不计其数。若是江陵此刻已经陷落于敌手,这会只怕陈凉连自挂东南枝的心都有了。

话虽如此,这个坏消息仍然很令人揪心,陈凉犹豫了一下,追问说道:

“请问山君,武陵可曾失守?”

“据我所知,现在还没有。”

闻声,陈凉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庆幸地说道:

“哦,那还好。”

发源于西南夷高原之上的沅水是江水中游的支流之一,汇入地跨南北荆州的云梦大泽后,最终进入江水,因为沅水流域盛产别名“辰砂”的药材朱砂,所以又被称作辰水。

前番,岭南秦军在长沙城下战败,不得已退走灵渠撤回岭南,尾随而至的兴汉军把灵渠运河的水坝、船闸等设施用黑***炸得一塌糊涂,再想恢复行船绝非一年半载能够完成的工程。故此,当秦军南方兵团再度收到洛阳朝廷严令他们北上的旨意,只得捏着鼻子说动了西南夷的土司们组成联军,由西南高原穿过,直捣兴汉军的根据地荆州腹地。

这一回秦军赶上的时机也相当凑巧,适逢兴汉军动员主力北上与铁勒人交战,荆州留守军队的数量虽不少,战力却无法与那支历经战火考验的主力等量齐观。

“消息已经告诉你了,何去何从,你自己拿个主意吧!本神告辞了。”

说完,萧柏琅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营帐,随即一路哼着小曲,步伐从容地消失在东方晨曦的一片烟岚之中。

自家后院起火的消息瞒是瞒不住的,陈凉很快召集下属前来共同分析战况,最后叹息说道:

“你们觉得,我军立刻回师如何?”

这时,司徒雅第一个跳出来,大声说道:

“狭路相逢勇者胜。大将军,您不要再犹豫了,打垮欲断我军后路的敌军,火速从武关退回荆州吧!”

闻声,陈凉看了看司徒雅,面无表情地点头说道:

“嗯,诸君可有良策?”

苗仁辅踏前了一步,拱手说道:

“大将军,用兵之害犹豫最大,三军之灾起于狐疑。无论何去何从,请您即刻下令,耽搁越久对我军越不利。”

猎人这个赖以谋生的职业教会了陈凉忍耐和坚忍的重要性,在山林中守候一只猎物出现,并不是如外行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名优秀的猎手不仅要忍受着蚊虫袭扰,还要时刻提防着猛兽袭击,熟悉和了解野兽的生活习性更是猎人入行的基本功,打猎和打仗在陈凉看来,在本质上没什么太大区别。

这时,在几案上摊开了从《大秦全舆图》描摹下来的关中地图,陈凉用拳头重重地一敲桌面,沉声说道:

“这次我们要吃掉铁勒人的伏兵,来,你等且看。这里一面临山,一面是平原,只要我们把铁勒人堵在两山之间的垭口附近,他们的骑兵施展不开就成了上好的靶子。”

苗仁辅比同僚们反应都快了一步,他头一个冲上前来,附和说道:

“既然大将军已有周详部署,我等愿效死命,誓死一搏。”

头名风光业已被牙尖嘴利的苗大嘴抢了,在场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大伙只好齐声炒冷饭说道:

“末将等愿誓死一搏。”

铁勒人的实力在兴汉军之上,屡次吃亏都是输在对火器不熟悉。如果不能重创铁勒人,让他们知道兴汉军不是好欺负的,怕是陈凉转头南下,不等大军开到荆南,汉水流域就又要被异族铁骑恣意蹂躏了。

所谓上将可内消兵祸于无形,外则无赫赫之功。中将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下将悍勇挥戈,浴血沙场。在这三者之中,自是以上将之才最为优异。陈凉如今还达不到这个超凡入圣的境界,不过他有向这个层次努力的迹象,这一点就已经使得部下们对这个贫苦农家出身的半文盲猎户刮目相看。

骑兵的优势在于机动灵活,打不过就跑,找到你的弱点再扑上来咬一口,这是游牧民族赖以抗衡强大中原王朝的资本所在。

兴汉军意欲击败铁勒人,首先要遏制对手的机动能力,再说得直白一些,就是要想出一个让他们跑不掉的法子,只能留下来跟兴汉军死战到底。

通盘计划既已敲定,配合着地形因素和以有心算无心都外部条件,陈凉的计划即将转化为现实。

...................................................................

狰狞扭曲的人类和战马的尸体堆积如小山一般,空气中弥散着硝烟和皮革燃烧的焦臭味道,地上流淌的鲜血汇集到低洼处将散落在地的盾牌生生浮了起来,堪比血流漂杵这句成语。

“噢!铁勒人跑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胜,兴汉军不仅击溃了总兵力在己方之上的强敌,而且是以步兵克制骑兵。虽然在战术上倚仗了火器和强弓劲弩,车阵的功劳也不小,但这次胜利本身便足以证明兴汉军出现了质的提升。

任何一支强军都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不是在操场和演习场上练出来的。在区区一次局部战斗中就损失了多达五万人马,这无疑对铁勒人是个沉重打击,不过距离令他们元气大伤还远得很,即使在新败之余,铁勒大汗思结祢度仍然可以随时动员起五十万控弦之士。只是当他认识到要歼灭兴汉军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思结祢度明智地选择了虚张声势,而非继续与陈凉*到底。

闻知后方变乱,陈凉以近乎于孤注一掷地反制得手后,他更加担心铁勒人狗急跳墙,旋即下令打扫战场,快速撤出关中。

假如说前面发生的这一幕是波澜壮阔的历史剧,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无疑是具有着浓郁的黑色喜剧气息。在好整以暇徐徐撤退的兴汉军身后,尾随着近二十万铁勒骑兵,好似前来夹道欢送的主人般殷切地送别着贵宾,直至兴汉军退出了在关中所占领的土地,双方才脱离这种若即若离的微妙接触。此前,在正面战场上多次击败铁勒人,后继乏力的兴汉军只保留下了武关等要隘凭险据守。在一番互有攻防的交锋过后,交战双方面对的态势再次恢复到了远隔秦岭遥相对峙的冷战状态。

...........................................................

在这世间,什么样的悲哀是最深沉的?***是完全看不到希望和终点的人生。

遭遇了无力抗拒的强加痛苦,又不能逃避,身处于黑暗和痛苦的双重折磨下,人们的心灵逐渐变得麻木不仁,直到某个意外情况出现。

在许久之前,被林旭收为己用的前拜火教祭司高墨达,手持着主神赐予的荆棘权杖,终日奔波在被饥荒和战乱摧残的波斯王国土地上。作为一个正统意义层面的国家政权,波斯王国早已灰飞烟灭,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波斯人毕竟没有死光,他们身不由己地被卷入到十字军与马穆鲁克人,以及后来加入的维京人的三方混战当中,至为变成了不幸的观众。

这些外来者从未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波斯人当作可以平等交流的对象,他们需要的只是掠夺和杀戮,即使波斯人想要作为奴隶臣服于征服者,从而获得活下去的机会,现在看来都是如此渺茫的奢求。

倘若从一个自由人沦为奴隶是一种莫大的悲哀,那么欲做奴隶而不可得,这个不得不说是悲哀和讽刺的极致。正因如此,当现实生活不尽如人意,人们越是感到那份无法逃避开的痛苦和折磨,他们对宗教所投入的热忱也就越大,内心也就越虔诚。当高墨达显露了少许威能之后,他随即被幸存下来的波斯人奉为先知顶礼膜拜。

早在十字军踏上这片土地以前,拜火教信仰的神们便遭到了十字教神系的先发打击,们或被驱逐,或是干脆陨落。而今,即便部分信徒不肯死心继续供奉祈祷也得不到丝毫回应。

在这样一个旧的信仰已然破灭,新信仰未曾建立,普通人的生活朝不保夕的环境中,传教简直是一件太过轻松的事情。乃至于林旭不得不指示高墨达,放缓了在波斯地区传播信仰的速度,他对波斯信徒的香火不感兴趣,反倒觉得这是一块烫手山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