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60 平手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座屹立于天柱峰之巅的封神台,林旭可不是建起来装点门面的形象工程,他也不是贪图霍山府君这个名头报出来比霍山君好听多少,这里面真的有很大实惠呀!

山神作为地的分支之一,位阶每提升一级,职司附带的神通变化便会随之增长数倍,乃至十数倍之多。

在霍山君的位阶之上还有霍山元帅这一阶,如果再抬升一阶则称为霍山府君,山君和府君,这二者的实力差距又岂止区区十倍而已?无论天庭对林旭自说自话的方式合法性是如何看待的,反正只要这块片界的天道认可了他这种自行其是的封神行为,那么身为霍山府君应得的权能神通林旭就一样也不会短少。只不过自从封神以来,林旭绝少遇到可堪全力一战的对手,未免有点曲高和寡的感觉。如今,面对着孙恩那渊海一般深不可测的强悍实力,林旭心中的兴奋之情还要多于紧张。

息壤乃是古老传说中,上古时代圣君大禹用于治水的神土,林旭借用了它的知名度来推介自家的天赋神通。

在这一方天地,许久不见高阶地与人对战,们要么是为了抵抗克苏鲁神族侵攻殒命在无尽虚空中,要么是身负重伤觅地潜居休养,余下的那些地境界太低,根本入不得方家法眼。

当孙恩乍见了林旭玄妙无比的御土神通,即便谈不上万分惊诧,多少惊讶了一下,随后他冷静了下来。一点不错,水能克火。然而,杯水不能灭车薪之火,勺土不能挡滔天巨浪,孙恩对自己的拿手术法有足够自信。昔日在东海之上,处于国力全胜时期的大秦帝国也曾派出水师围剿孙恩一手组织起来的东海叛军。彼时,那些庞大如山岳的楼船和斗舰在孙恩“九龙汲水”之术的强大绞杀力量下,仅在转瞬之间便化作了一堆随波逐流的断木残板。

目下身处苍茫的大雪山,周围环境不利于水系术法发挥出极限效能,但孙恩自信先发制人的优势,他不认为林旭在仓促间制造出的土山就扛得住九条水龙所化的激流不断冲刷。

杯水车薪这个道理孙恩晓得,林旭自然也心知肚明,他即刻着手处置。随着双手十指动作快得出现了旁观者眼中的重重残影,不知连续结出了多少印契之后,林旭开口喝道:

“咄!土能生金!”

只是一声轻轻的话语,在这一刻仿如为在洪流激荡冲击下,业已危如累卵的土堤注射了一剂强心针。

霎时间,林旭脚下的这座颜色斑驳土山表面泛起了一层带有强烈金属光泽的夺目白光,宛若刚刚磨砺一新的剑锋,在清冷中透出逼人肌肤生痛的烈烈寒意。

那九条身长近千丈的水龙相继扑在土山之上,跟着又被白光产生的反震之力搅得不成样子,恰如被无数刀斧万剐凌迟,整个场面极为惨烈。

见状,孙恩的脸色阴沉下来,他旋即将右手向虚空中一伸,喝道:

“乾坤幡,招来!”

闻听此言,隔着老远的巫山君萧柏琅蹦起老高,声音变调地说道:

“什么?这面乾坤幡竟然在孙灵秀手里?”

俗话说的好,这远亲不如近邻。终年窝在巫山那一亩三分地,安心地享受神女峰缥缈云雨的销魂滋味,一心只爱西贝猫的萧柏琅,跟同在巴蜀混饭吃的五斗米道也算是关系不远不近的邻居,所以谁家里有些什么压箱底的货色,多少会知道一点底细。

正与林旭斗法的这位人称孙天师的孙恩孙灵秀,他在年轻时声名不显,后来投奔东海才在那边混出了老大的名堂,几乎是割据一方的江湖龙头,但也因此而惹怒了大秦朝廷。为了避免给自家师门惹来麻烦,孙恩甚少回到蜀中,即使偶有些动作,那也是低调得不能再低调,这也是萧柏琅不知道他是五斗米道***的原因所在。

话虽如此,孙恩手上这件法器是从五斗米道前辈祖师那里继承而来,既然在人前露了白,难免被熟知底细的萧柏琅看出了来路。只是碍于斗法的规则,不能传音提醒林旭小心提防,急得萧柏琅团团转。

在一旁的龙石耳也看出了些名堂,劝慰萧柏琅说道:

“萧山君请安心,林府君素来谨慎,不会轻易上当的。”

“那也只能希望如此了。”

这时,林旭眼看着孙恩如此郑重其事地取出了这件法宝,他再猜不出这是他压轴的利器,那就白出来混了这么多年,当即林旭正色说道:

“孙真人果然名不虚传,那就让林某来领教一下你的至宝吧!”

淡然一笑,孙恩也不跟林旭搭话,自顾自地念诵道: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随着话音响起,乾坤幡表面浮现出一层湛然金光,幡面上那六十四卦的卦爻投相继射出暗金色的虚影,层次分明地浮现在半空中,呈现出契合天地至理之势。这时候单是用看的也能明白,孙恩手上这件乾坤幡的来头绝对小不了。

见此情景,林旭脸上不见惊慌之色,照旧不慌不忙,他拔剑出鞘,口中喝道:

“七星归位,伏魔斩妖!”

应声,七颗闪耀着亮蓝色的光球相继从剑身腾空而起,林旭自无尽虚空中汲取得来的元磁星煞之力,在他的头顶结成了一座北斗七星阵。尽管卖相不及孙恩的乾坤幡那般华丽,隐隐也透出凌然不可轻辱的绝大威势。

乾坤幡上合于天道,下合于地道,一旦开启便具有搅动天地万象之力。若不是由孙恩这样化神级数的高手一手主持,光是启动它的发力消耗就能把宿主活活吸成一具木乃伊。

完成了启动步骤,孙恩眼露精芒将幡向前遥遥指向林旭,喝道:

“咄!”

“吱吱”

可曾见过高速旋转中的刚玉砂轮跟高碳钢剧烈摩擦的场面吗?那种火星飞溅四射,宛若火树银花绽放的绚烂景致,除却规模方面不太够档次之外,倒是跟眼下的这一幕大同小异。

孙恩操控着六十四道卦爻化作风雷水火轮番向林旭轰击而来,在半途被湛蓝色的北斗七星阵硬生生顶住,加以缓慢消磨。攻击一方势如潮水全无减退,防守一方稳若磐分毫不为所动。双方交手泄露的少许余威便已将作为比斗场地的大雪山震得七荤八素,周遭数百里的地表抖得像是患上了晚期帕金森病的病人。许多耐受不住这破坏力的山峰干脆整个崩塌下去,由山巅高度直坠入深谷中的巨石撞击摩擦此起彼伏声如雷吼。

一场斗法引发如此大的环境破坏,委实超乎了人力所能企及的范畴,远在千里之内放牧牛羊的部族都被吓得仿如末日降临般瑟瑟发抖,少不得留下个把雷公发怒劈死妖孽,连绵大山夷为平地的民间故事。

第一场赌斗的直接参与者孙恩和林旭,一个是道行精深得不似人类,另一个干脆是神金身,这二位什么都可能缺乏,唯独耐力超一流。若是照此下去,一口气再打个几天几夜相信也不成问题,怕只怕这附近的山川河流经受不起如此给力的折腾啊!

“二位道友,请暂且住手,听老衲一言再打也不迟。”

闻听海心寺住持潘多大和尚的狮子吼,林旭跟孙恩心照不宣地收起了法宝和法咒,双方一同转过身准备听听这位大和尚想说些什么。

大雪山地理位置虽然偏僻,据此最近的门派海心寺也不过两千多里路,今日林旭跟孙恩交手,余威波及的破坏范围便远达千里之外。哪怕在这个区域内没有多少定居人口,游牧部落总还是有的,而且他们多是海心寺的信众,放任这二位继续打下去,只怕这大雪山就要改名叫作大雪原了,遭了池鱼之殃不幸殒命的牧民更是不知凡几。

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潘多大和尚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两位道友神威确非常人可比,可怜那千里之外的无辜民众已有伤亡。我辈有道高士积修功德尚嫌不足,岂愿徒造杀孽。此番若只为分出个胜负输赢,无意间造下如斯孽障,代价也未免太过。不如依老衲之见,这一局算作平手如何?”

闻听此言,林旭调出了数据化模板一瞧,果然正应了老和尚的话。光是这一会的功夫,天道就扣除了高达他四位数的功德,即使林旭现在每天都有数量不菲的香火进账,信徒还愿的功德也不少,不过要挽回这些损失也不是旬日之间就能做到的事情,他也难免觉得肉疼啊!

这时候,林旭瞥了一眼孙恩,觉得这个对手实在不好对付,继续打下去没有必胜的把握,他点头说道:

“本尊赞成此议。”

林旭已然表态,当即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孙恩身上。体会到这种无形的压力,孙恩无奈地叹息一声,说道:

“善,贫道也赞成。”

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潘多大和尚开口说道:

“如此甚好,第一局双方打和,请出第二组比试吧!”

躬身与孙恩相互作揖后,林旭施展缩地成寸的神通返回到观礼台。几位地一碰头,萧柏琅拉长了老脸说道:

“哎哟!林府君,这下麻烦了,要是待会一胜一负,到时可怎么办哪?”

在斗法之前讲好了三局两胜分出输赢,现在第一场意外打和,情况真如萧柏琅所担心的那样再次出现巧合,恐怕还真是一桩麻烦事。

听了这话,林旭丝毫不为所动,他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只管尽力赢下你们各自的对手好了,五斗米道敢毁约的话,我不介意多花点时间了却这桩因果。”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眼下地联盟的诸位参与者也只能用这句老话来安慰自己忐忑不安的心灵,唯有战罢一场的林旭神情泰然自若,转而盘膝闭目养神,瞧他那副悠然自得的安逸姿态,好似大局已定。

幸好,事态发展没有朝着最可怕的深渊滑落下去,次席出场的巫山君萧柏琅凭借着姹女红粉迷阵活活困得自己的对手无奈投降,大江龙君敖平则刚一现出真身,的那位以水系术法见长的对手就自动自觉地认输了。

起初势头强劲的五斗米道最终落得一败涂地,这结果着实令观者咋舌,想不出他们何以如此不堪。其实事情也容易理解,五斗米道的底气主要是来自于他们在蜀地经营多年,以及孙恩这张外人绝想不到的王牌。可惜一山还有一山高,霍山府君林旭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跟孙恩旗鼓相当,双方在高端力量上完成了兑子,五斗米道的自信心一下子就被打掉了,这个战败的结果不算很意外。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