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66 攻坚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呜呜”

高亢苍凉的号角声回荡在汉水之滨,飘扬在战场上空,好似草原上离群孤狼的凄厉嚎叫。

这时候,铁勒军的士兵们跨上马背,他们挥舞手中呼啸作响的皮鞭和雪亮弯刀,驱赶着大群的秦人奴隶推动那些外形粗苯而极为牢固的攻城器械,开始对樊城发起了第一波攻势。铁勒人最精锐的金帐骑兵则簇拥在大汗思结祢度的身侧,等待着加入战斗的恰当时机,如同鹰隼般驻足于这座不高的土岗之上,紧密关注着攻城战的进展情况。

预感到今日凶多吉少,如豆粒大小的汗珠淋漓而下,苗仁辅此刻身披着山文铠,手握横刀指挥樊城守军,强自镇定一下情绪,他厉声喝道:

“尔等听真了,莫要节省羊头石,若是今日用光,待明日水师自会运来补给,给我用力砸呀!”

一块净重约在五斤左右,四边棱角分明的坚硬石块,由五、六层楼的高度抛下,瞬时产生的强劲冲击力足以砸开一个牛头骨。可想而知,人类的颅骨强度远不及牛头骨那样结实,即使这个脑袋上扣着金属头盔也同样是不堪一击的目标,轻松得像是铁锤砸开核桃。何况,在城墙下方的许多秦人奴隶连一顶最简陋的硬皮头盔都没有,他们只是铁勒人驱赶来消耗守城方体力和器械的炮灰罢了。

霎时间,冰雹般疯狂坠落的羊头石在城墙下掀起了一片灿烂的血花,垂死的哀号声和痛苦***一度压倒了隆隆作响的战鼓。

初次尝试攻城未果,那些混入奴隶大军中企图捡便宜的铁勒士兵识相地退走了。这时,在密布着石块和断木的战场之上,只剩下那些气若游丝的秦人奴隶在烈日暴晒下忍受着痛苦煎熬,无奈地等候死亡降临。

铁勒人三番五次不断重复这种一哄而上,发生激战后再撤退的潮水攻势,同时也把难以计数的生命葬送在了樊城的城墙下,将护城河中残余的积水染成了妖异的绛红色。在旁观者眼中,面积不算太大,城墙也不是很高的樊城恍如矗立在海岸边的巨大礁岩,一次又一次地迎接着惊涛骇浪的反复拍打,仍旧不为所动。

在消耗战中死掉的炮灰大多是秦人奴隶和被征服部族的士兵,然而,铁勒人终归蒙受了久攻不下的耻辱。

很快,亲军将领乌护奇拉憋不住了,他拍马来到大汗思结祢度的马前,行礼说道:

“大汗,咱们不是也有那***吗?现在拿出来用吧!”

不等思结祢度开口,跟随在大汗身边的达契桑陀已经冷笑着说道:

“你懂什么?那硝石好找,硫磺在我们的地盘上根本没有出产,只能从关东那些秦人的奸商手里买。***在这用完了,前面的城池怎么办,让你乌护奇拉跟狗一样用牙齿去啃吗?”

在游牧民族的文化传统当中,狗是放牧者的亲密朋友和得力帮手,因此多数时候把人比喻成狗,其实并没有多少羞辱的含义,反倒是一种夸赞,但是如达契桑陀这么讲,显然是在公开打脸。冷嘲热讽的一番话气得乌护奇拉面色铁青,他一只手不自觉地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面,看样子是要准备动刀子挽回自己的颜面。

见此情景,一贯喜欢玩高深莫测的大汗思结祢度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他笑着一摆手制止冲突升级,说道:

“嗯,好了,不要吵。乌护奇拉!达契桑陀!你们俩说的都有些道理,那就分头办吧?乌护奇拉,本汗给你一千五百斤***,怎么来用随便你。达契桑陀,你说不该在这里用***,你有别的法子吗?”

恶狠狠地瞪了乌护奇拉一眼,达契桑陀手抚着胸口,他在马上欠身说道:

“尊敬的大汗,我在咸阳仓库里看到了几辆攻城用的车,秦人叫做霹雳车,这种车能把人头大的石头抛出两箭地远,出发时我已经派人带上了,现在算算时间也该运到了。”

闻听此言,思结祢度很满意地捋着胡须,说道:

“很好,那就让乌护奇拉试试用***攻城,他不行的话,就等你的那个什么车来吧!”

铁勒大汗思结祢度作出了决断,两名亲信将领也不敢再争辩下去,他们各自施礼告退,满心盘算着如何压倒自己的竞争对手。

草原民族的基本战争策略是以战养战,只要还能抢得到东西,他们就不愁挨饿。因而,在许多时候游牧骑兵是不必考虑给士兵发军饷的,一切补给军饷全靠士兵自己去敌境劫掠,反正不管抢到多少东西都算战利品。虽然汉水以北的地区预先经过了兴汉军坚壁清野的严厉整饬,可是难免有一部分人或是由于死心眼,不肯离开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家园,抑或是对兴汉军心怀不满,试图尝试投奔异族获得权力和财富,外出劫掠的铁勒人在樊城附近找到了不少可用资源。

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一名低级铁勒将领策马靠拢大队,跟乌护奇拉点头哈腰地说道:

“乌护奇拉大人,您看这是我们弄来的秦人棺材,只要把这东西装满***塞进城门底下,一定能把城门炸开。”

听了这话,乌护奇拉将信将疑地说道:

“你确定这法子能行?”

“是,一定可以!”

生怕被乌护奇拉当成不肯卖力的***,这位小头目使出了十二分的气力拍着胸脯作出保证。

见状,乌护奇拉也点了点头,催促说道:

“好了,马上准备,很快就要用到了。”

战争是一个非常烧钱外带败家的残酷游戏,所有资源都是拿来消耗的,那种认为只凭个人武勇和精神斗志就能战胜敌人的***,最好祈祷老天爷下辈子让他们投胎到石器时代。

诚然,兴汉军所惯常使用的各色火器品种和数量都不少,在汉水流域全线吃紧的前提下,配置给樊城的火器数量就显得微乎其微了。平摊在眼前这支规模空前庞大的铁勒大军头上,实在是没多少看头。特别是类似火炮这样的战场利器,几乎全都装备在水军的主力战舰之上,那些只配在岸上混日子的泥腿子们,从水军牙缝里捞到一些火箭和火砖之类的廉价货色,那就已是殊为不易了。

“这个司徒雅死到哪去了,为何迟迟不见踪影?”

隐身在暗中,审慎地窥探着事态发展,林旭真正关心的事情不是一城一地得失,而是铁勒人的气运变化。

崛起于苍茫草原的铁勒人,与许多游牧民族一样崇拜着白狼,他们一族的气运因此也化作了一头白狼模样的云气。正如当年飘荡在咸阳城上空,那道形如黑龙的天子龙气一般,此时此刻,铁勒一族的精英荟萃于汉水之滨。当林旭开启神目朝着那边看过去,铁勒人的图腾兽白狼也正在半空中磨牙吮血,分明是一副欲择人而噬的大活跃状态。

虽说那头白狼如此张牙舞爪地不可一世,林旭却也看出了些端倪,他的眉头微皱,自言自语地说道:

“哼哼,难怪古人说胡人无百年之运。果然,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本族图腾兽状态对于其所属民族而言,无疑是有着如晴雨表般对未来预示作用。目前来看,铁勒人在纵横数千里的草原上是独占鳌头的强者,那些片界融合后不断涌现的后来者很难动摇他们的霸主地位,可谓威风不可一世。正值铁勒人举目四望,难以找到堪与匹敌的对手之际,这头白狼的双眼则显露出了蓝、绿两种截然不同的色泽。这个颇具玩味的外在表象,似乎实在预示着,铁勒人即将面临一场内部***危机。

林旭不晓得铁勒人为什么会无端地闹起***,不过全无灵智可言的图腾兽只是一种纯粹的表象象征,所以它是不会撒谎的。铁勒人的内部百分之百是出了乱子,最低限度也是出现了某种隐患苗头。

对于自家会出什么幺蛾子,铁勒人毫无察觉,以乌护奇拉为首的一派人马满心都在琢磨着如何夺下樊城。

一口填满了黑***的棺材被勉强塞进一辆尖头木驴里面,随后,在同时发起进攻的百多辆,从外观看来与这辆加料尖头木驴别无二致的攻城战具掩护之下,被寄予厚望的***突击车被成功送达樊城北门的城门之下。到达指定位置后,火把点燃了引信,这队受命执行***任务的铁勒士兵没了命地撒腿狂奔,曾经见识过***的威力,他们可不想在近距离欣赏爆炸场面,这些人的行动之仓皇,甚至连城头射下的密集箭雨都顾不得认真回避了。

“轰”

一声沉闷的巨响,高达百米的烟柱猛然腾空而起,远在数里之外的铁勒战马都受了惊吓,开始咴咴地乱叫乱跑,搅乱了铁勒人进军步伐。

这时,随着一阵略带潮湿气息的江风吹过,爆炸现场残留的黑色烟雾散尽,再度显露真容的樊城北门此时业已残缺不全,血肉模糊的痕迹与土石混杂的场面,景象惨烈得用言语难以准确描述。即便不计入城门的破损,仅是周遭被爆炸连带掀翻的城墙就足有十数丈宽窄。这条可容数骑并行前进的宽阔突破口,骤然出现在战况陷于胶着状态的樊城战场上。

“塞门刀车何在?刀牌手上前,火速堵住破口,不能让那些胡狗进城。”

单手持一柄砍出了豁口,血迹斑斑的横刀,苗仁辅身子踉跄着从幸存的一段城墙上爬了起来。眼下事态紧急,他也顾不得自家老脸被***余烬熏得乌漆麻黑好似炭头,更管不了耳朵里嗡嗡响直如开起了水陆道场。刚一醒过神来,苗仁辅便立马嘶哑地大声吆喝着,组织士兵塞堵大爆炸留下的城防缺口。

乌护奇拉那鹰眼般锐利的目光看到了樊城北门经过***的惨状,冲着身边的跟班一***势。随即,只听得十几张大嗓门一块叫喊道:

“大汗有命,第一个入城的勇士赏牛千头,羊二千只。屠城三日!屠城三日!”

俗话说得好,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在大草原上,冬天一场雪灾下来就能让大多数部落喝西北风去,根本攒不下多少家当。对于这些穷得尿血的游牧骑兵,放开手*是唯一的致富途径。这时,他们争先恐后地放马狂奔,只怕自己落在别人后面,抢不上这口头啖汤。

在冷兵器时代,战争基本没有巷战这个概念,守城方一旦被攻破城墙这层坚硬外壳,很快连裤子都输没了。正因如此,攻守双方对城墙和城门的争夺战显得格外血腥残酷,迅速进入白热化,展开了寸土必争的近距离搏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