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67 毙敌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血腥气味随风飘散的战场上空,悄无声息张开了收集阴魂的法宝葫芦,林旭一边圈定收拢阴魂,一边絮絮叨叨地说道:

“唉,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生在这鬼年月,还真是身为凡人的极大不幸啊!”

关于自己死后的事情,活人没感觉到死亡来临之前还是不太在意的,他们现在只知道你不杀别人,人家就要来杀你。那就啥也别说了,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奉命死守樊城的苗仁辅口吐鲜血,他还在勉力支撑之际,司徒雅的舰队已经秉承着背后拍砖悄无声息地原则,暗中摸到了战场附近。

时逢日头偏西,汉水的江面上升起一层轻纱似的薄雾,由岸上向汉水望去,水光粼粼外带夕阳晚照,远处的景物不太容易看得真切。

下令舰队隐蔽靠近战场,司徒雅驻足在船楼的雀室之上,摆足了姿态拉开单筒望远镜,他认真端详了一阵战场情况,手抚着令旗说道:

“神威无敌大将军准备好了吗?”

等候在旁边的中军官闻声连忙点头,接口说道:

“启禀大都督,一切皆已准备停当,只待您下令开炮。”

“好,速传本都督将令,测定标尺后,以旗舰升起令旗为号,各船同时齐射胡人本阵,有敢违命者者,军法从事。”

“诺,小的得令。”

为了传达指令,旗舰船头一面提示战备的红旗随风烈烈鼓动,一长串五颜六色的三角旗也被挂上了后桅杆。

大约过了一盏茶功夫,围拢在旗舰周围的战船相继升起了红底白条的旗帜,司徒雅扫视了一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

“传令,升起本都督的号旗!”

与此同时,铁勒大汗思结祢度的白色牛尾大纛正竖立在距离汉水约三里远的一座土岗上。按道理来说,当今世上的任何一种武器,射程都不足以直接威胁他的人身安全,然而,凡事总有例外的时候,这次被思结祢度赶上了。

在前不久,占领了物阜民丰的巴蜀,连带收缴了***污吏的家产以后,司徒雅突发奇想地向陈凉提出了建议,打算督造一批口径比早先装备的火炮更大,身管也更长的青铜火炮,请求陈凉尽快拨付所需经费和材料、工匠。人尽皆知,兴汉军的主要优势在于水军船坚炮利,故此纵横于江湖难逢敌手。刚从那些蜀地的土财主和大***身上发了一笔横财,陈凉此时花起钱来也格外爽快。

仔细考虑了一下,陈凉同意了司徒雅的要求,责令有司向他拨付用作铸造大炮原料的青铜和纯铜、白锡等材料若干。于是乎,这次战役开始前,司徒雅手上多了一批身管长达一丈有余,净重一千八百斤,发射实心铸铁弹的重型火炮。

这一批次总计铸造成功十二门大炮,官方拟定的文雅称谓是“十二元辰炮”,在军中诨的号则被士兵们叫做“神威无敌大将军”。只能说非常凑巧的一点是,这批新式大炮的最大射程可以达到三里多一点,刚好能从水面的战舰发射,直接攻击到铁勒大汗思结祢度的本阵所在的那座土岗上面。

在望远镜中看到换装了新式巨炮的战船陆续挂出备战完毕的旗号,司徒雅此时高举手中的令旗,大声喝道:

“开始进攻。”

“嗵嗵嗵”

一声声低沉而充满力量感的炮声连续在汉水之上响起,闪亮的火光和刺鼻的硝烟,迅速笼罩了大半个江面。那些疾速飞行的铸铁炮弹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抛物线,攻击目标全部指向了大纛的位置。

所谓将死旗鼓,游牧民族虽然没这个说法,实际情况差别也不大,首领通常都是待在大纛的附近。

历史发展进程时常会被一些偶然性所左右,许多时候人们都会情不自禁地假设,若是当时的情况如何扭转,此后的发展必然大不相同。可惜事实上,历史是不可能重来一次的,即便原本的发展过程中存在不可思议的机缘巧合,那也是某种必然规律在人们观察范围之外促成的结果。这一次兴汉军与铁勒军的战争,同样具备了情节曲折离奇的所有要素。绝对没人可以料想到,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铁勒大汗思结祢度会如此简单地死于司徒雅的孤注一掷炮击下。

兴汉军水师仅有最基本的瞄准具四分仪,以及一群勉强算是熟练水平的炮手和军官。正是这些二把刀军士居然在接近火炮理论射程极限的距离上,一击轻松ko了这个时代游牧民族最著名的枭雄人物。那么除了命中注定之外,叫人还能说些什么呢?

本来胜负难料的纷繁战局,在大纛底下的思结祢度被一枚打磨光滑的铸铁炮弹迎面击中躯干部位,整个人自腰部以上的大半个躯干和脑袋都不翼而飞,彻底终结了他不到四十岁的旺盛生命。

在这一刻,胜利曙光出现在了准备与铁勒人鏖战半年的兴汉军总帅陈凉头上,这是属于胜利者的荣誉光环。

虽说陈凉取胜的主因是运气好的缘故,但永远不会有人谴责胜利者做过些什么。凡人是健忘的,他们通常只记得谁是最后赢家,至于如何成为赢家的过程则无关紧要。

牵一发而动全身!思结祢度和他身边的亲兵们相继被呼啸而过的炮弹扫成了血肉模糊的碎块,战场整体协调随之出了状况。尽管各部铁勒军的指挥官仍然保持着攻势状态,可是战场全局来看,他们是在各干各的,相互没有配合协作,那种如狼群狩猎时的井然有序消失了。

敏锐的战场嗅觉是成为一名优秀军人的必要素养之一,这时,察觉到异样的一名裨将快步跑到苗仁辅跟前,他声音兴奋得有些嘶哑地叫道:

“苗将军,铁勒军乱了。”

耳朵被适才的城门大爆炸震得近乎于半聋状态,苗仁辅微微楞了一下,看着下属的口型,反问说道:

“你说什么?再大一点声!”

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裨将对苗仁辅的听力恢复彻底丧失了信心,他只得拉着苗仁辅来到垛口跟前,指着初显乱象端倪的铁勒人军阵,说道:

“您快看哪!敌军的阵势乱了。”

老行伍出身的苗仁辅只是耳朵被震坏了,他的脑子没出毛病,只看了一眼战场的风云突变,苗仁辅马上意识到铁勒人那边出了***烦。

没有无线电通讯和资深士官带领基层连队的冷兵器时代,玩诈败诱敌深入这种高难度技术活,确实不是寻常军队能够胜任的。平均来说,玩这种把戏至少有超过九成的概率假戏真做把自己坑进去。在地球的历史中,全盛时代的***就是玩诈败套路的顶尖高手,他们几乎每一次都用这一手把敌人坑得不浅,同样出身于游牧民族的女真人建立的金国,他们也难免在***的一招鲜之下输得屁滚尿流。

苗仁辅根据自己的职业素养可以断定铁勒人不是在耍诈,他即刻举着刀刃上布满了大小豁口的横刀,大声喝道:

“儿郎们,随本将军杀出去,我辈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担任着铁勒大汗思结祢度的宿卫左右两军统率,分别是乌护奇拉和达契桑陀,他们俩一个来自铁勒部落,一个来自高车部落。上述两大部族同属于铁勒族系,联系异常紧密,不过其中归根究底还有一个该以谁为主的棘手问题牵涉其中。

宁为鸡头,不为牛后的思想不只是中原人有,游牧民族当中也一样不乏野心家。乌护奇拉和达契桑陀的关系恶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根子就是出在这上面。

现如今,在那座无名的小土岗上,被炮弹撕裂得只剩下半截身子,思结祢度连一句临终遗嘱都没来得及留下。在他死后,铁勒人之中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具有足够个人威望,足以站出来掌握这支多达数十万之中大军的强权人物。正因如此,明知前方的兴汉军正在步步紧逼,拖延下去凶多吉少。大家谁也不服谁的铁勒高层人士,在如此危机时刻仍然拿不出个像样的对策来。

到了最后,病急乱投医,只好临时议定由乌护奇拉和达契桑陀这两位少壮派势力代表,联合了十四位随军出征的部族头领和长老们代理指挥权,临时组成应急性质的最高指挥机构。

战况演进到了这一步,司徒雅也再无顾忌,他命令水师靠岸放下了跳板,养精蓄锐的水军士卒开始加入樊城战圈。借助于水面战舰的猛烈支援炮火席卷铁勒人的军阵,兴汉军士兵们大踏步地向前推进。从陆地上三面包围着樊城的铁勒军,此时反而感到了己方被兴汉军实施反包围的威胁。

在大草原上混口饭吃,关键不是你的实力最强悍,而是眼力要足够好。那些不懂得看风色行事的蛮勇之徒,充其量只配当个***之流的下等人,能当上大佬的,没有哪个是脑筋不够用的***。

眼看着兴汉军夺取了战场主动权,心急如焚的乌护奇拉拉着一名老者,说道:

“咱们撤吧!别的事到了南阳再说。”

闻声,那位服饰华贵的老者还在犹豫不决,说道:

“达契桑陀他们会同意吗?”

“不管了,告诉铁勒本部的勇士们撤出战场。”

老话说得好,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在两军交锋的战场上,谁还有那份闲心探讨***与自由的真正意义,简直跟洗干净脖子,等着别人下刀没区别。

血气方刚的乌护奇拉无法忍受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刚失去了大汗,六神无主好似游魂般在战场上游荡的铁勒战士,正在毫无意义地被兴汉军不断投射的弩箭和火器夺去生命。心痛于自己安身立命的本钱折损,乌护奇拉索性撇开了***人合议的约定,直接向铁勒诸部的直属部队下达了撤退指令。此时,他的想法简单而直接,谁爱送死就去死好了,不要连累铁勒本部的人马跟着遭殃就行。

人类是一种***性动物,换言之,在某些时候,人类跟那些喜欢追随着领头羊到处乱跑的长角有蹄类动物没啥两样,一味地盲从于自身的生物本能行事。

在马蹄如雷,烟尘滚滚的战场之上,大队骑兵的后撤行动当即引起了***人的侧目。一名高车部落头领气喘吁吁地拨马跑到达契桑陀的马前,他勒住缰绳说道:

“大人,铁勒部全都跑了!”

闻听此言,达契桑陀恨得牙根直痒痒,破口大骂道:

“***,乌护奇拉,你个懦夫。”

事已至此,再骂人也没意义了,高车部落头领继续追问说道:

“达契桑陀大人,我们怎么办?”

环顾战场上此消彼长的情势,达契桑陀只得承认没有半点胜算,他咬着牙说道:

“吹响号角,我们也撤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