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73 气象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位可称是道貌岸然的许真人,此刻看着吴侯祝重发喜形于色的激动表现,表面上声色不动,实则心中的喜悦也是难以言喻的。仅是嘴角上那一抹笑容活像条偷鸡得手老狐狸的神情变化,便已出卖了许真人心中的真实感想。

祝重发手上的这份图纸,以图文并茂的方式描述了一种新式火器震天雷,以及作为震天雷简装版的霹雳弹。前者是标准的超量装药***类火器,虽然近百斤的重量略嫌偏大,然而,其爆炸威力也绝不是泛泛可比,后者的爆炸力仅相当于***,份量稍微沉了一点也是没办法的。差不多可以说,随着火器技术的新一轮扩散升级,这个世界的战争进入了冷热兵器混用时代,不复早前那种兴汉***器一家独大的局面。

这位尚不知晓姓甚名谁的杰出发明家,不但研究出爆炸火器,还弄到了兴汉军在战场上哑火射失的大型火箭,对这些难得的样品进行拆解和逆向研究。而今,专程拿出来向人炫耀,兼且用作敲门砖的两样火器,只是这位仁兄从前练手的涂鸦之作,那些最新仿制品和新设计图纸全都压在箱子底下秘不示人。

不见兔子不撒鹰!凡事都和盘托出,一旦碰见卑鄙小人后果是很严重的。不想被人吞没了自己苦心孤诣研究出来的成果,最好别这么轻信旁人的道德水准,不够奸猾的人在纷繁复杂的现实中是活不下去的。

..........................................................................

受命于兴汉大将军陈凉,宁采臣再度踏上了寻访霍山之旅,此行他是通过运河从淮南绕道而行,转道前往霍山。

驻足在客船的船头,举目远眺着晨曦时分江家集升起的袅袅炊烟,宁采臣不禁追忆起与聂小倩的过往种种,心中思绪杂陈。不知不觉间,一叶快捷的轻舟便已深入到了霍山腹地。

昔日,大江龙君敖平从中作梗,酿成了一场规模浩大的内涝水患。林旭为了平息灾祸,在泄洪时动用法宝“赶山鞭”强行在霍山中开辟出了一条东流入大海的笔直河道。如今,这条看似不可思议的水路业已成为外地商贾往来霍山的通衢大道。但凡是需要前往位于霍山深处市镇的商旅们,只需在淮水下游的码头换乘吃水较浅的轻舟,循着这条笔直宽阔的河道逆流而上,很快就能直抵九峰镇外的河港码头。

这一路旅途上的安稳妥帖,可谓是尽得水路交通便利的裨益。时至今日,已经少有人想得起这条水路那段具有苦难过程的身世来历。

“哎,大家都来看哪!新出锅的炊饼!香喷喷的脂麻火烧!”

“哎,走过路过的客官您请上眼哪!***是百年老号,童叟无欺。”

“俺们这花布是染色结实经洗耐用不掉色,你老不买不打紧,停步瞧一瞧哇!”

在直通河滨码头的街道两侧,贩售各色货品的商铺鳞次栉比,匾额一字排开,别提路边那些高耸的招牌幌子已然占据了行人头顶上的大半个天空,人们抬头时几乎看不到蓝天。在各家店铺的门口,伙计们卖力地大声吆喝,节奏感颇强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不遗余力地宣扬着自家的特色货品,在这条街上往来穿梭如织的稠密人流,挤得行人们只能加快步伐。

说不得,九峰镇上市井繁华人声鼎沸的热闹场面,不仅令兴汉军这帮可算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看得傻了眼,曾经造访过洛阳和丹阳这种商业大都会的宁采臣亦是啧啧称奇。

倘若是换在天地大灾变之前,这等喧嚣繁华的都市在各地倒也还有不少,其实算不上太稀奇。然而,刚刚经历了那场席卷整个世界的浩劫之后,满目疮痍的中原大地上再想寻觅这般繁荣兴盛的市井民生景象,那当真不是一桩易事。

负责随行保护宁采臣安全的兴汉军步军奋勇营裨将杨毅,此时乐得咧着一张大嘴东张西望,他活像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头一遭进城,口中止不住连声夸赞说道:

“宁参军,这地方果然是个花花世界,好东西真多呀!”

在最初的惊诧过后,宁采臣重又恢复了心如止水的超然姿态,他所关心的是陈凉交托的探察任务,逛街当然不包含在内。

打量一下随行人员溢于言表的那份兴奋劲头,宁采臣不得不提前敲打他们一番,免得惹出什么事端,随即板着脸叮嘱说道:

“告诉弟兄们,在此地务必要谨守规矩,切莫无端惹出是非。咱们是客人,来此不要失了礼数。”

“哎,瞧您说的,这事只管放心便是,在咱自家地头这帮兔崽子也不敢作什么太出格的事啊!到了外头还能由着他们的性子来吗?”

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绸布衣裳的杨毅,走起路来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不管怎么看也不像个正经生意人,论及风度气质倒是跟那些穷人乍富的山大王们有一拼。

一行人之中,无论走到何处,杨毅总会抢在最前头,穿过了九峰镇的中心广场,一眼窥见山神庙伟岸的山门造型,他张大了嘴巴,惊叹地说道:

“我的乖乖,好家伙,这太阔气了。宁……帐房,这该不是皇帝佬住过的地方吧?”

闻声,宁采臣面带笑容,他用手中的折扇一指门口悬挂的匾额,说道:

“这是供奉霍山神的山神庙,你瞧这上头明明白白都写着呢!”

饶是皮糙肉厚的一张老脸,杨毅此时也禁不住泛起一阵微红,抓耳挠腮地说道:

“哎呀!宁帐房,您就别寒碜俺了,这字它认识我,可是老子不认得它呀!”

一听这话,宁采臣哈哈大笑起来,说道:

“杨兄,下次军中再开扫盲班的时候,我劝你一句还是别逃学了吧!”

“中,这回等俺回去就好好学两天。”

谈笑风生之中,宁采臣带领着一干人等迈步进了山神庙。在一个有真神存在的世界里,途经庙宇宫观门前过而不入,这会被视为对神明不敬的表现,他们左右没什么要紧事,这方面的礼数还是不要欠缺为好。

林旭成功汲取了地球上中国现存三大宫殿式建筑群的精华元素,这座九峰镇山神庙的规模之宏大威严,殿宇恢弘壮丽,几乎堪与大秦帝国古都咸阳的宫殿群相媲美。这里的一座座建筑无不是咄咄逼人,充满了唯我独尊的派头。如今,此地是留给信徒们供奉朝拜霍山神的仪式场所,正主林旭则一早就躲在天柱山下的旧山神庙安心享清福去了。

在九峰镇山神庙这边没什么正经事,日常事务打理和祭祀仪式主持都交给了一班凡人庙祝全权负责。

别看这些职业神棍的同行在地球那边玩得很嗨,忽悠大款和官员有着源源不断的香火钱还可以随便花销。在有真神存在的地方,他们比普通人还要晓得个中厉害,一个个都是夹着尾巴做人。漫说是到外面大肆招摇撞骗花天酒地,即便暗地里贪墨了一个铜板,恐怕都得有死后被清算到十八层地狱里反省的觉悟,所以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林旭这只大老虎鼻子底下玩出什么花样来,压根用不着担心这些神棍假会借神之名为非作歹。论及明哲保身这门学问,神棍们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

见了宁采臣和杨毅一行人等举止谈吐不俗,精气神也非比寻常,一位山神庙的庙祝主动迎上前来,稽首说道:

“几位看来甚是面生,莫不是初来九峰镇?不知诸位是要进香,还是前来还愿的呢?”

杨毅跃跃欲试地想要开口,被身旁的宁采臣一把拉住。及时阻止了杨毅肆意妄为,宁采臣转头笑着对庙祝说道:

“我等是受兴汉军陈大将军委派前来祭祀霍山府君,另外我等欲在山中活动些时日,还要请庙祝行个方便。”

虎踞两州之地的兴汉军名声大噪,只要不是聋子,肯定不会没听过陈凉的名头。这时,庙祝脸上的笑容马上又多了几分,他作势相请说道:

“噢,既然如此,几位贵客请里面用茶。”

这时,宁采臣也不客套,还礼说道:

“多谢,那我等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一千,道一万。兴汉军跟林旭这位霍山的真正主宰者之间,双方迷雾重重的暧昧关系是瞒不过明眼人的。

长久以来,产自于九峰镇及其周边村镇的各类武器装备,以及火器等军需物资,海纳百川般输送到江陵供给兴汉军使用。反之,食品难以自给自足的霍山,必须依靠来自云梦大泽沿岸地区的粮食输入。在当今这个战火纷飞的年月,兵器铠甲和粮食同为战略物资,一般民间商人根本不敢妄想染指其中,谁都知道这些敏感物资的大宗交易,幕后必定隐藏着看不见的黑手。

明知双方存在着如此紧密地经济联系和经贸往来,偏说在台面之下没有什么勾勾搭搭,这种胡话说了出去连三岁孩子都不信。

神棍们是靠着一张伶牙俐齿的嘴皮子和好眼力跑江湖混饭吃,他们既要能说会道,又得知道什么话断然不能说出来,看人眉眼高低的本事更得分毫不差。既然如此,那些连普通人都能看出苗头的征兆,庙祝们又岂会心中无数?

安置宁采臣等人在偏殿休息奉茶,这位言行举止恰到好处,总是令人感觉如沐春风的庙祝欠身说道:

“诸位客人请稍候片刻,在下尚需向尊神请示,少陪了。”

“哦,客随主便,您无需如此客气。”

神棍们的办事效率还是很不错的,宁采臣等人杯中的茶汤还没冷掉,这位庙祝就已经折返回来。见到宁采臣的面,他满脸堆笑地双手递过一块黑漆漆的铸铁牌子,说道:

“这是通行腰牌,凡在这霍山之内,尊神所辖地域市镇乡村,诸位尽可来去自由。”

宁采臣起身双手接过腰牌,他从袍袖中掏出一只荷包,说道:

“谢过庙祝,这是一点香火钱,小小心意,万勿推辞。”

见状,庙祝笑呵呵地接过荷包,跟着只觉手狠狠往下一坠,明白荷包里定然是金银,他喜笑颜开地说道:

“呵呵呵呵,在下这就替几位客人在尊神金身前点一盏长明灯,祈求诸位一帆风顺心想事成。”

ps:最近红票少了很多呀!螃蟹在冰天雪地里打滚求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