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85 涡旋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前些年化名翩翩道人,妖道任天长在江南一带可是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阴私勾当,不夸张地说,他开罪的人多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诸如金丹派这一类的名门大派,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找个接口干掉像任天长这样声名狼藉的恶棍,在地方上捞取信望和人心。虽说任天长已经不屈不挠地修成了金液还丹,自身修为一举暴增至炼神还虚初阶境界,也算得上能手了,这毕竟靠旁门左道取巧得来的,难免存在根基不牢的先天弊端,真格碰上修成金丹的修行者,双方交起手来他还是输面居多。

有鉴于此,任天长得趁着金丹派那些家伙没来江州之前,立马拔腿跑路,万一溜得慢了那就要了亲命。

任嚣见任天长似乎心意已决,当下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得放弃挽留,拱手说道:

“既然如此,请您务必保重。”

即将分别之际,打点行装的任天长看似漫不经心,说道:

“瞧在宾主一场的份上,临走之前贫道奉劝一句。兴汉军背后的势力非同小可,不是寻常人招惹得起的,那金丹派虽是江南霸主,然在贫道看来取胜之机超不过三成。日后若见风色不妙,汝且好自为之吧!”

闻听此言,原本对战况抱着乐观态度的任嚣不禁生出了毛骨悚然之感,他知道任天长这妖道眼力毒辣,从来不会轻易下断言。既然目下敢于如此判断,那就是说在任天长看来吴军是凶多吉少了。任嚣对祝重发并非不忠,问题是下属效忠的基础是良禽择木而栖,若是大树自己都撑不住了。对不起,那说不得下属们也只有树倒猢狲散。

这时,迟疑了一下,任嚣再度躬身道谢说道:

“……某谢过道长指教。”

出了江州城这块险地,任天长只觉一身清爽利落,身为邪道中人他还能活得如此逍遥自在,自有一套独门求生之术。若是眼力不够,手底下又不硬朗,任天长早几十年就给人挫骨扬灰了。

施施然地离开了江州城,任天长琢磨一下自己未来的出路,果断选定向北而行。须知,打从红巾军击破洛阳之日算起,近畿、河东和河内等地,局势乱得一塌糊涂,而且听说墨门正在跟白莲教搞摩擦。既然这群好管闲事的家伙注意力全都在对付白莲教这条大鱼身上,估计他们暂时没空理会那些危害不大的旁门左道之士,这种鱼龙混杂的环境正适合任天长浑水摸鱼。

身具大神通的修行者介入凡人之间的争斗,严格来说是不合乎规矩的。天道不会管人杀人,不过因果牵缠之下,一切罪孽都要遭到清算。

修行者们最终必须面对天劫,那是一种极其恐怖的力量,哪怕在原有基础之上增加一分一毫,很可能演变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果正是天劫的极佳发酵剂。如此一来,事态发展不言而喻是具有灾难性的。对累世积修以求不灭的修行者们而言,这个世界上大概也没有哪一种下场会比落得个神形俱灭,来得更令人望而生畏了。

进退两难的陈凉想要通过决战摆脱困局,祝重发的如意算盘则打在了金丹派身上,一方心切求战,一方消极避战,这下子事情麻烦了。

“大将军,吴军水师大部躲在彭蠡泽中,我军攻击江州,根本奈何不得他们。”

听到司徒雅如此说,陈凉也觉得头疼,接口说道:

“那司徒都督你的意思是?”

“我军何必纠缠于江州一地,若是突入彭蠡泽聚歼吴军水师。待得回过头来,夺取江州区区一座孤城,那便易如反掌了。”

司徒雅此言既出,没等陈凉发表意见,旁边的苗仁辅已是大摇其头,出言指摘说道:

“司徒都督此言差矣,我军中多为大舰,船舰吃水甚深,在江水中航行倒也无妨。一旦驶入彭蠡泽,难免遇到苇塘沙洲水浅之处,到那时岂非成了龙游浅滩自取灭亡?”

自打一块在兴汉军中效力,苗仁辅罕有不跟司徒雅唱反调的时候,对此众人已是见怪不怪。

这时,一旁的鲜于闵此时正欲开口,随即他又犹豫了一下。鲜于闵宛若川剧变脸似的神色变化,悉数被陈凉看在了眼里。身为大佬他也不能装作看不见,于是,陈凉开口说道:

“鲜于将军,你可是有话要说?”

闻声,鲜于闵咬了咬牙,挺胸说道:

“启禀大将军,末将以为与其冒险深入,不如诱敌出战。放出讯息宣扬我军将直趋江东,屯留少量战船配合铁链封锁湖口,何愁吴军不来迎战。”

反客为主?陈凉心中大喜,如此一来事情就好办了,只是这法子行不行得通呢?一件事在自己吃不准的时候可以问问别人的意见,陈凉转向了***几位手下,询问说道:

“你们以为此计如何?”

自觉被人抢了风头,司徒雅面色忽隐忽晴,最后嘬着牙花子说道:

“此计可行,却也不妨一试。”

鲜于闵的法子惠而不费,大不了再浪费几天时间,反正前面个把月都虚掷浪费了,莫非还就差耽误这几天功夫吗?***人的观点也差不多,鲜于闵的方案旋即获得了全票通过。

陈凉对自家团队维持良好的和衷共济精神而感到喜悦,下属们太和睦不好,矛盾太大影响了正事也不好,他摸着下巴说道:

“嗯,如此说来,倒要好生谋划一番。鲜于将军,这次就由你操持此事吧!”

“是,末将领命。”

在彭蠡泽湖口附近,这一场很可能决定未来天下大势的战役牵连甚广,不仅是凡人、修行者和神悉数被卷入其中,就连那些妖魔鬼怪也是身不由己地落入了这个大漩涡。

盘踞在百越之地的虎妖霍山君与林旭达成口头协议,来年中元节相约关中咸阳宫一决高下。故此,近段时间一直在安心静养,争取在决战之前将身心调节到最佳状态前往赴会。不料,半道被传送紧急状况的***唤起,突然被搅扰了心境,霍山君憋着一肚子火气来到前厅。

多年死党狈妖贝大夫和熊妖贾丹早已等候在此,一见面贝大夫便开口说道:

“山君,大喜事啊!”

闻听此言,霍山君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反问说道:

“噢,喜从何来?”

貌似忠厚的贾丹此时忍不住卖弄自己消息灵通,它腆着大肚皮笑呵呵地说道:

“那陈凉与祝重发两军对峙,彭蠡大战一触即发,伤亡之惨重自不待言。我辈惯用的法器、法宝多以人身为原料,平素不便下手,又怕惹来那些喊打喊杀的修行者和神,此番凡人血战,我等前往观战时也不妨顺道收集些旁人不要的玩意。”

吞食人类精血对妖族而言是一种速成法门,不论是修习何种***,大量吞食人类精血都能得事半功倍之效。

这时,霍山君亦是大喜,放声大笑说道:

“哈哈哈哈,既是如此,那还干等什么?不如同去!同去!”

...............................................

彭蠡***岸兴汉军水师营寨

抬头望了一眼阴霾的天空,司徒雅用力一挥号旗,高声喝道:

“擂鼓!出击!”

“咚咚咚咚……”

时逢上游下了一场急雨,江面上白浪滚滚而下,江州北依大江,南临彭蠡泽,三面环水,在这个临近冬日的晚秋时节难得一见平日里那般鱼跃鹰飞的自然野趣。

仅在旬日之内,兴汉军与吴军,双方超过二十万的大军云集于江州城下,大小舰船合计数千艘。若非江水流至江州地界,水域已然变得开阔起来,换作***地方怕也难以容纳这两支庞大舰队拉开阵势展开撕杀。

随着鼓声响起,对面的兴汉军水师旌旗一动,祝重发冲着手下的大将点点头。随即,一名身高八尺的壮汉举起号旗,大声喝道:

“火攻船出发!”

军用的火攻船除了那种摆明了有去无回的简易***船之外,主力船型称作“子母鸳鸯舟”。这种专业战船经过了认真细致的掩饰伪装,在距离稍远处,从外表绝对看不出跟普通战船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在船头位置固定有尺把长的铁钉和铁钩,船身的前半段舱内则暗藏大量引火之物。只要撞击敌船成功,水兵即可在点燃船舱中的燃烧物后,拔起船身中部的隐秘插销,变成独立船只的后半段船身,马上能载着水手们安然从敌军眼皮底下退走。

这时候,混编在以艨艟和斗舰为主体的先头突击舰队当中,暗藏着杀机的吴***攻船全部升满了风帆,全速朝着兴汉军的主力舰队发起冲刺。

南船北马,吴军起于江南水乡,上下人等都熟谙水战,大家都明白若不尽快干掉兴汉军那些体积大得使人必须仰视的大舰,仅凭一股子死拼硬冲的蛮力,大部以轻快小船为主的吴军水师压根无望在水战中获胜。

翘首企盼结果的可不止战争的参与者,在江水靠近湖口下游二十里左右的水面上,张网以待的霍山君扭头跟贝大夫说道:

“准备妥当了?”

贝大夫不假思索地拍着胸口,说道:

“山君放心,事情全包在我身上,你只管等候便是。”

熊妖贾丹也流着口水说道:

“是啊!我都等了好久,这次可以痛快吃上一顿了。”

妖怪们的行动并不忌讳旁人知晓,那些人死掉又不是它们下手杀的,只要不截取阴魂,地们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正因如此,林旭和大江龙君敖平一早就移动到了湖口的上游位置,刻意避开霍山君等一众妖怪,算是落个眼不见心不烦。

“敖兄,风向和水势都控制好了吗?”

林旭的提问让敖平觉得不高兴,当即大包大揽地拍着胸脯说道:

“本君办事一向妥帖,焉有不成之理?”

闻声,林旭笑了笑,说道:

“嗯,这回最好别出岔子。”

四面八方不请自来的观众们此刻各怀心思,那些豁出性命的演员们也只能准备好倾情演出,答谢这些前来盛情捧场的贵客了。

要说水战跟陆战的最大差别在于后路,陆战遭遇不利,四下溃散的士兵能够轻易逃离战场,预先设置伏兵也相对容易一些。水战则是比拼军队的整体实力,尤为注重战船性能和士兵素质的比拼,当然,有些时候运气太差的话也不行,那种被一枝流矢射死主将的糟糕状况,不管换作谁来指挥也是照样没辙。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