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97 引路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节奏急促的马蹄势如奔雷,十字军的骑兵恰似山呼海啸一般横扫过战场,此刻在他们的前方,结阵顽抗的千多名维京武士犹如海岸边的贝壳,当即被这片白地红十字的海洋吞没了,连个大点的浪花都没掀起。

短兵相接的血战之中,一名前线指挥官不顾危险,抬手掀起了自己头盔上的面罩,大声呼喝说道:

“勇士们,让我们杀光这些野蛮人,万能的主会感到愉悦。真正的骑士要用刀剑来证明自己虔诚吧!以马内利!”

“以马内利!以马内利!以马内利!”

十字军骑士和士兵们随同一齐呼喊的冲锋口号,在空旷的山谷中回荡不息。这场实力相差悬殊较量很快便告终了,人喊马嘶消失后,安静下来的战场上空只剩下几只哇哇怪叫的乌鸦还在枯树枝头徘徊,那些贪食的秃鹫则守在光秃秃的山峰上,不断伸缩着它们不长羽毛的肉红色脖颈,单等那些打扫战场的十字军士兵离去就马上扑到地面大快朵颐。

“尊贵的骑士老爷,这个波斯人说要见您。”

刚刚指挥着扈从们歼灭了维京人在这片区域内仅存的一支武装力量,负责指挥这支部队的十字军子爵乔治.怀特可谓春风得意。在心情愉悦的前提下,他甚至不太在意一个低贱的异***胆敢来求见自己。

出于征服者的傲慢,乔治.怀特用马鞭轻轻抽打着侍从的头盔,冷冷地说道:

“下次不要为这种小事来打搅我,那些低贱的异***根本不值得浪费时间。”

这名战战兢兢的骑士侍从正要退下,从他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操着流利的拉丁语说道:

“子爵阁下,您最好还是抽空见我。”

闻声,乔治.怀特瞪大了眼睛看着从空气中逐渐显露身形的黑袍男子,他本能察觉到了威胁,立即拔出佩剑,厉声喝道:

“该死的异***,你到底是谁?”

黑色兜帽下只露出口鼻和下巴的男子笑了起来,他缓缓说道:

“我是高墨达,所有波斯人的统治者。”

闻听此言,乔治.怀特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揶揄说道:

“哈哈哈哈,波斯人的国王早就被我们砍下了脑袋,你这家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冒充国王的泥腿子吗?”

没有纠缠于自己的王者身份是否足够货真价实,高墨达神情淡漠地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们要继续东进需要向导,所以我来了。”

曾经阻挡着东进道路的两股强敌,皆被十字军逼上了绝境,马姆鲁克帝国经过几次大战役的消耗以至国力大损,不得不龟缩在半岛以西的荒漠地带,依托着地峡的要塞群苟延残喘,维京人部署在东线的最后一点力量刚刚也被歼灭在这个山谷中。

高墨达说得没错,强大的十字军已经用不着把全部军力摆在这块兔子不拉屎的蛮荒之地,他们要向东进发,征服东方那个富饶的丝绸国度。

天上仁慈而万能的主曾向信徒们许诺过,要将这世间流淌着蜂蜜与牛奶的丰饶之地恩赐给他们。绝大多数的十字军士兵和骑士都是抱着掠夺远方异***的财富,以及传播主的光辉才踏上了这趟艰难的征程。如今,一番辛苦好不容易打垮了两个强敌,即便贵族和士兵们已是疲惫不堪,不过通向最终目标的大门触手可及,谁又舍得此时半途而废呢?

乔治.怀特不是宗教裁判所里面那帮一根筋的审判官,无论信仰再怎么虔诚,他身为贵族思维方式总要世俗化得多。起码在对待异***的时候,首先还要衡量一下对方有没有利用价值,不像那群整天酷爱露天烧烤大会的黑袍子们,在他们嘴里除了火刑还是火刑。

上下打量了高墨达几眼,直觉感到眼前的异***不容易对付,关于东方向导的有趣话题也勾起了乔治.怀特的强烈渴望,因而,此时他眯着眼睛说道:

“那好吧!异***,你想要得到些什么?”

“属于波斯人的王冠和权杖。”

闻听此言,乔治.怀特是强忍着才没当场笑出声来,想要教廷的大主教和红衣主教们赞同与一个异***做交易,别说他这个小小的子爵,即使是他所侍奉的那位英勇无敌的狮子心王也绝无说服那群死脑筋。

向导这个话题到底还是牵挂着这位十字军将领的***,乔治.怀特没有疾言厉色地一口回绝,转而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不能答应你,这需要大主教和教宗的最终裁决。”

这时,高墨达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毫无感情变化,一平如水地说道:

“用通往东方的道路来交换这片土地的权属,他们一定会赞同的。”

尽管从自己的深心里来说,乔治.怀特一点也不看好高墨达的这份自信心,不过勉强试一试对他也没多大坏处。于是,乔治.怀特思索了一下,点了头说道:

“那好吧!你跟我走,我带你去见能作出决定的人。”

依山势而修剪的大不里士城,曾是波斯王国的千年都城,从这里可以远远望见一泓碧蓝色的湖水。

如今,这座美丽的山城业已成为了一座规模空前的大兵营。十字军的贵族、骑士和士兵,以及为这些人提供服务的工匠、杂役、奴隶,甚至是随军而来***,林林总总各色人等全都充斥在这座古老城市的每个角落里。

波斯王金碧辉煌的宫殿,优美的皇家园林,拜火教的祭祀场所,统统都被改建成了大教堂和修道院、兵营等建筑。反客为主的十字教信徒们,硬是把这座从头到脚充满了浓郁波斯文化气息的美丽城市,改造为插满了白底红十字军旗和十字架的军事要塞。

当身着黑袍的高墨达面无表情地行走在大不里士的街道上,在他的耳边不时会传来波斯奴隶遭受鞭挞而发出的哀求与***声,高墨达似乎对此不为所动,此刻他迈出的每一步间距都是完全均等毫厘不差。姑且不说***的诡异之处,单是这样标准到了刻板程度的机械步态便已隐约透出了高墨达身上那股子非人类的诡异气息。

很负责任地把高墨达领到了一位大主教面前,乔治.怀特向对方说明原委后欠身退下了。哪怕身在祖国侵略者的巢穴之中,高墨达仍然全无情绪变化地说道:

“给我想要的东西,我会给你们想要的东西。”

听了这话,身着绣着金线的红色丝袍的大主教约翰.雷奥纳多气得浑身发抖,他挥舞着手中的权杖,大声怒斥说道:

“肮脏的异***,你得明白自己在跟谁讲话,我是大主教。”

“赞成还是反对,只需要一句话。”

这个世界上的悖论很多,其中之一是越是靠近权力中心的人就越缺乏道德操守,这或许是上位者身边的***太多,相应的惩戒手段又太少的缘故吧!

打从心底看不起高墨达这样的异***,雷奥纳多大主教还是没立刻翻脸,他的想法要现实得多。砍下一颗脑袋很简单,但是要让这个吃饭的家伙再长出来,那就千难万难了,难道要劳烦教宗陛下施展大复活术吗?思虑再三之后,大主教下令软禁了高墨达,他自己则急忙乘着一辆四轮马车前往教宗的临时居所请示。

“我尊敬的父亲,最高祭司殿下,您忠实的雷奥纳多前来觐见。”

穿着纹饰华美的长白衣和祭披,头戴法冠,颈间缠着圣带,手握主教权杖的教宗康布罗纳一世缓缓抬起头,貌似慈祥老者的他此时笑容可掬地招呼着大主教,说道:

“我亲爱的约翰,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让你这样慌张地来到我面前?”

这时候,雷奥纳多大主教言简意赅地将高墨达的诡异现身经过和他的古怪要求,一并向教宗作出陈述。在此之后,他垂手肃立在旁边,耐心等候着教宗作出最终的裁决。

沉思许久,教宗康布罗纳一世忽然高深莫测地一笑,然后说道:

“我知道了,可以答应他。”

“难道真的……”

面对着铁杆亲信雷奥纳多大主教的质疑,教宗不加掩饰地表露心声,说道:

“人类签订的一切协议都是用来撕毁的。”

“明白了,我马上照办。”

听到这个照本宣科式的回答,教宗并不觉得满足,摆手说道:

“不,约翰,你别急着动手,找出他背后的那只手,主的圣战是不可以被亵渎的。”

放长线钓大鱼!雷奥纳多大主教对此指示心领神会,他躬身说道:

“是的,最高祭司殿下,我将竭尽所能为主效劳。”

凭空冒出个高墨达的确是惹人厌,他所带来的这个好消息却是十字军无法抗拒的***,因而教宗和大主教才会容忍这个口出狂言的波斯人。

从波斯高原到西域都护府所辖地区,中间远隔崇山峻岭和沙漠戈壁,不晓得水草分布和气候变化,即使百万大军也会在恶劣的大自然面前全军覆没。传统上来说,波斯人经营着从片界东部到西部的转口贸易,他们的驼队无数次往返在由玉门关到大不里士的丝绸商路上。虽说在波斯国内,大部分熟悉旅途的商人都已经惨死在十字军的屠刀之下,或者是在饥寒交迫之下化为饿殍,不过只要有高墨达一个人,足以摆平这些看似棘手的难题。

奉上了一份记述详尽细致的地图,与十字军达成了这笔损人利己的大买卖之后。近乎于面瘫的高墨达,神色全无变化地带着由波斯王室世代相传,镶嵌着两颗鸽蛋大小无瑕红宝石的王冠和权杖,消失在了波斯东北部延绵的群山阴影之中。

由大主教雷奥纳多派遣的小股精锐部队,一路暗中尾随高墨达的行踪,他们接到的指令是追踪找到这个人的老巢,揪出潜伏在他背后的指使者,然后再一起除掉他们永绝后患。

“这些小老鼠总是这么讨厌,他们难道不懂得敬畏强大的力量吗?”

那个徘徊在人类听觉之外的神秘声音再度响起,跟着又继续说道:

“高墨达,来释放出你那被压抑的***吧!让你的内心得到自由和平静,杀死这些讨厌的臭虫,你会觉得开心的。”

此前行动跟提线木偶一样木讷的高墨达,突然浑身剧烈抽搐起来,活像是一个人被高压电线缠在身上。这时,他的头部剧烈左右摇摆,从嘴角冒出白沫,不知道的还以为高墨达发了羊癫疯。双眼中稍稍显露出一丝清明,旋即高墨达发觉了自己的处境堪虞,他惊恐万分地挣扎起来,似乎是想要摆脱某种无形束缚,又像是溺水者的无助挣扎。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