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112 悬丝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到了巴卡如此一番话,林旭心头当即一动,这条提示来得太及时了,不然他今日怕要栽在这了。

神们享受着天之骄子级别的特殊优待,只要们愿意恪尽职守维护天地运转和法则平衡,天道大老板是不会苛刻对待优秀员工的,林旭从没考虑过,自己有朝一日会面临着神力被莫名吸走的危险处境,这实在太过诡异了。若非罗刹王巴卡话中提到了诸如信徒和自食其果之类的关键词,林旭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居然是在这方面出了漏洞。

这时候,泥土巨人触电般抽搐了几下,本来看不出丝毫灵光的眼睛里,骤然闪现了痛苦光芒,含混地说道:

“我……是……”

闻声,林旭只觉得背脊冒起一阵凉气,暗自吃了一惊,心道:

“没错,这是高墨达的声音!”

心中怀有定见,林旭再带着这种主观印象去观察,果然越瞧越觉得这个泥土巨人的面容酷似波斯人高墨达,发觉了这一点,林旭的心登时凉了半截。高墨达已经变成了非人类的怪物,那泥土巨人身上的人面形状花纹,难不成他们就是……

物质守恒定律,或者说是等价交换原则也好,这些规律总是客观存在的,同样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信徒们为神提供了愿力,当然是为了获取自身心灵的片刻安宁,以及亡故的灵魂救赎。既然如此,当无辜信徒被抛入地狱,受到无尽痛苦折磨,先前的那些愿力就变成了怨力,他们憎恨着自己曾经信仰过,但对自己如此悲惨遭遇无所作为的神,疯狂宣泄负面情绪。如今回想起来,林旭还得庆幸不已,至少他从未将波斯人提供的那部分愿力转化为自身神力,而是左手倒右手,反馈回去用作神术制造食水。

假如事情不是这样的,林旭现在的下场还要再悲惨上一百倍,那可不是被吸走神力这么轻松了。

借助罗刹王巴卡的***提示,林旭猜透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悲剧的根源所在,他再也无从遏制由心底喷薄而出的这股怒火。

一想到自己差点就不明不白地栽了,林旭声嘶力竭地吼道:

“奥陀,我要你的命。”

暴怒的林旭探手入乾坤袋,正准备取出***锏与这个来路不明的妖魔决一死战。哪怕奥陀只有一只眼睛,它的视力也不是任何凡物可以相比拟的,林旭的动作再隐蔽也瞒不过它的知觉。

一挥闪耀着金属光泽的枝条,奥陀发出挟带着嗡嗡声的呼喝说道:

“去吧!我的奴仆。”

刚才由于高墨达的残念浮现,只能半蹲在地上的泥土巨人双眼亮起红光,显见是将高墨达意识的有限反弹泯灭于无形之中。这时,庞大的泥土巨人猛地纵身一跃,这一瞬间,它的移动速度快得与那臃肿笨重的体形显得极为不相称。

“轰”

正当林旭准备起身飞上空中之时,他忽然被一束亮光照了一下,只觉脑海里面“嗡”地一声巨响,迅速丧失了意识。脑海中的低沉轰鸣停息过后,林旭骇然发觉,自己的身体被泥土巨人的十指死死扣住,再要动弹一下指尖那都属于奢望了。要说倒霉的事情还远不止于此,更可怕的是,泥土巨人身上那些扭曲的人脸还在不断吸走林旭的神力,时间拖延得越久,林旭翻盘的可能性就越低。

距离是如此之近,林旭仿如能真切地倾听到那些被拘禁灵魂的哭喊哀嚎之声。这些声音像是一根根高速刺来的钢针,无情地戳刺着他的心灵,一种由衷而生的悲痛席卷林旭全身。

与激动得难以抑制的情绪波动相反,林旭的神识却呈现出一片空明,恍如无悲无喜的大彻大悟。一切心思算计都不需着力思考,直如流水自高处奔泻而下,一切皆是顺其自然。

一刹那间,林旭明了命悬一线的危险处境是因果循环所致,他挣扎着开了口,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一定会帮你们解脱苦难,我保证……”

在丧失意识被泥土巨人抓住之前,林旭的指尖已经碰了那件他认为可以击败强敌的利器。尽管法宝无法照常取出使用,并不意味着这东西就无法启动了。不管在什么时候,自身处境有多艰难,只要你存有不惜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思想觉悟,越级挑战都是可以实现的目标。这也是为什么地球世界里的美国徒有世界第一的强大军力,仍然无法根除***式恐怖袭击的原因所在。如果人家连死都不怕了,你再怎么厉害,难不成还能让他再多死上几回吗?

“吱吱!轰隆”

宛若一轮红日由东方的地平线下冉冉升起,在这短暂的一瞬间,以林旭的神金身为中心,炽烈无匹的太阳真火泛起金色浪涛呼啸翻卷升腾而起。

前些时候,林旭用金乌石炼制了法宝“落日弓”,这块宝贵的材料还有些边角料,被他制成了一次性消费品,正是此时此刻爆发出来的乾阳神雷。

阴阳互易乃是天地至理,比起烂大街的五行生高明出不知凡几,论及两仪变化的奥妙,即便是漫天***开无遮大会也难以悉数探知,甭说林旭这种新手上路的地就更不可能参透个中变化。这一刻,他纯粹是抱着跟奥陀同归于尽的心思,就算损失了神金身,林旭也死不了,只不过神识大损,重新转移回肉身之后,只能从头再来罢了。

这时候,林旭身在太阳真火迸发的中心点,放眼所及之处尽是飞腾的金色火焰,他丝毫感觉不到热度,反倒隐隐有一丝寒意传来,如此奇怪感觉就像三伏天吃多了冷饮。

迷惘了一下,跟着林旭反应过来,自言自语地念叨说道:

“至阳生阴!”

太阳真火是世间一切阴祟之物的克星,假使凡人不小心被烧到了,运气好点的不过赔上一条性命重入轮回而已。万一运道不好那就糟糕透顶了,受害者得有灵魂碎裂变成基本灵子,转生草木虫蚁回炉再造的思想准备。假如是玉精琪,或者虎妖霍山君一类的精怪被太阳真火烧到,那么依照各自的属性不同,有的受益,有的受害。唯独纯粹的妖魔之躯不是这样,大多是阴邪之气汇聚而成的妖魔之辈,碰到太阳真火的下场,那跟在油库里丢一颗***进去效果差不多,非得烧尽了所有可燃材料才能算完事。

林旭面对的奥陀固然强悍得远超想象,只看凶焰滔天的罗刹王巴卡在它跟前,模样比小白兔还乖巧就知道了。尽管如此,奥陀本身的属性仍旧是归属于阴邪一类,陡然遭遇太阳真火的洗礼,后果是不言自明啊!

粗苯的树桩身躯被熊熊金色烈焰包裹得密不透风,浑身冒出火舌的奥陀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叫声,它不甘地叫道:

“啊!你们……等着,我……会回来的……”

在乾阳神雷爆发点,意外产生了至阳生阴的效果,怀着玉石俱焚打算的林旭侥幸保全了神金身,此刻他冷眼旁观看得很是真切。

奥陀那树桩身躯被太阳真火炼化成飞灰以后,它并没魂归地府,灰烬中释放出了一缕真灵直冲天宇而起。那快如迅电,离地而起的那束灵光细若游丝,飞行疾速,速度快得林旭来不及作出反应,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在苍穹之上。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林旭贸然启动了乾阳神雷,攻击范围是连自己本身都包括在内,他是抱定了与敌偕亡的信念,终不免失之鲁莽的诟病。在机缘巧合之下,总算承受的直接损伤不大,然而,先前被泥土巨人吸走的神力和其后太阳真火焚烧被拘禁灵魂的后果,同样造成了短时间内难以弥补的巨大损失。搁在林旭身上,他这一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掀翻了奥陀这样力量深不可测的强敌,好歹是不幸中的万幸。

目送着奥陀的真灵遁走天外,长出了一口气的林旭再度将注意力转移到地面上,缓步来到崩溃成一堆土渣的泥土巨人跟前。

望见了林旭的身影,仰面躺在土堆中,大半个身体烧焦成了焦炭状,只比死人多出半口气的高墨达,干裂的嘴唇艰难蠕动,气若游丝地说道:

“我……我……错了。请您……容许我临终忏悔……”

见此情景,林旭心中自是五味杂陈,他一挥手打断了高墨达的话语。

要知道,神培养一个得力的宗教人士殊为不易,何况高墨达是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的,林旭也迫切想要从他口中获知***,不能让高墨达轻易死掉。

打断了高墨达的临终忏悔,林旭俯身将手按在他的胸口位置。随着闪烁的微微白光照射,严重烧伤碳化的肌肤逐渐显露出应有的色泽,林旭继续虎着脸说道:

“闭上嘴,本尊是看你还能抢救一下,这些话等你下次死的时候再跟我说吧!”

........................................................

在天柱峰山神庙的静室中,处于假寐状态的林旭肉身睁开了双眼,随即开始潜心思虑这短短数日之间,在南荒所发生的一系列变故。

林旭越想越觉得麻烦,忍不住低声说道:

“南荒这一坑浑水,当真是深得很哪!”

发出如许感慨,林旭也不能只是叹息了事,在自己思考无果的时候,他想到了家中的贤内助。

林旭来到妻子的房中,见静姝正在穿针引线绣着一幅百子千孙图,对于子嗣艰难的神来说,像是龙族那么高的生育率是不大可能出现的,林旭能一下生出两个儿子,纯粹是走了狗屎运。

听到了脚步声,静姝放下手里的活计,她主动迎上前嘘寒问暖。

林旭跟静姝聊了几句家常之后,话头直入正题说道:

“静姝,你可知何种妖魔死后,一缕真灵归于天外?”

在近代教育普及之前的时代里,知识是属于少数人的专利,基于同样的道理,历史远比人类悠久的妖族传承着更多的知识。当然了,那种住在荒野山洞里,茹毛饮血的妖怪就不用指望了,它们知道的知识恐怕还不如人类多。在妖族当中,那些世代沿袭的名门望族,具备足够的能力和时间汇集与整理出宝贵的知识,因此这些妖族都是以博学和文雅著称于世的。

当林旭想到需要对外求助信息之时,他首先锁定了妻子狐女静姝。曾在家族中担任长老职务,她是有资格进入藏书楼翻阅秘藏典籍的,见识方面不是寻常人物可比。

闻听此言,静姝微微一皱眉,她瞥了林旭一眼,轻声说道:

“嗯?果真有这等事吗?妾身从前还以为是那些老头子编出来吓唬小孩的故事呢!”

闻声,林旭精神为之一振,连忙追问说道:

“怎么,你知道?”

“嗯,妾身听过一些。”

大喜过望的林旭拉过静姝,作摩拳擦掌状,说道:

“来,夫人快些说与为夫听。”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