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113 线头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林旭必须承认,静姝讲述的内容听上去更像是一个曲折离奇的传奇故事,而非真实存在的事物,不过他已然有了惨痛的切身体会,再也不敢把那些貌似无稽之谈的消息当作耳旁风。

据说,在太古之时曾经出现过一门特异神通,名称叫作“天魔附生”。这一法门的创造者真实身份不明,其中一种传言说是出自于前古孑遗的异种生物龙头凤尾蛤之手,但也没有确凿证据,只是坊间传闻罢了。其时,域外神魔们受制于洪荒天道,在攻破神防御之前,们无法以真身进入某个世界。为此,这位原形是龙头凤尾蛤的域外神魔不惜穷尽亿万年时光,不辞辛苦地反复推演万物演化规律,终于创出了这门邪异到了极致的神通法门。

“天魔附生”的原理并不复杂,只需要神魔们将自身真灵分出一丝,用来制成一颗种子。

域外神魔们从世界之外的某处,设法将种子投射到一方天地当中,等待这颗种子自然成长起来,待得其力量堪堪负荷神魔们的神识凭依降临,这时候们再来个中心开花。不消说,神兵天降这一招也是一等一的好手段。

全神贯注地听完了静姝讲述,林旭犹自惊魂未定,低声说道:

“难不成,那奥陀是一颗种子?”

不明就里的静姝继续缠着林旭,直到听完他转述了南荒事件的始末缘由,她方才心有余悸地侧着头,耳朵紧贴着林旭的胸口,一边听着他的心跳声,一边柔声说道:

“嗯,听夫君所言,那奥陀似是未长成的天魔种子,幸好尚未成熟,不然夫君只怕是……”

轻轻搂着静姝娇躯,林旭心中平静如一池清水,思考着奥陀的来历,很快脑海中的一闪念为他敞开了一扇大门。

“域外神魔……难道是克苏鲁神系那帮家伙的手笔?”

精神病人思路广!当林旭不再用正常人的思维考虑问题,发散开拓思路,越琢磨越觉得这个想法很有道理。在三百年前,克苏鲁神系倾尽全力攻打片界,落得个铩羽而归,们当然不会甘心失败,要说临撤退之前留下个把暗桩、坐探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又或者们来这一手的时间更长,只不过受制于种子的成长速度,一直没能派上用场而已。

在林旭怀中默默体会着难得的一刻温存慰籍时光,静姝忽然睁开眼睛,她像是想起什么要紧事,急切说道:

“夫君,你将大半神识抽回不打紧吗?”

骤然被妻子打断了思路,刚刚在旁人看来只是单纯发呆的林旭回过神来,他微微一笑,说道:

“哦,不妨事的。我与奥陀大战一场,神力消耗太甚,金身虽未损毁,后面也得老老实实当个看客了。”

咬了咬红唇,静姝小心翼翼地试探说道:

“嫣然妹妹跟琪去九峰镇逛庙会了,夫君你难得真身出来一次,能不能也……”

在平常时候,林旭是用分身来跟静姝和孟嫣然进行日常交流,在他看来本尊和分身在性质上是一样的,只是分工不同罢了。可是能揽着林旭肉身的胳膊,听到呼吸声,直接感到他的心跳和体温,这对于静姝而言还是有着很大不同。

闻听此言,低头看了看眼睛就快要闪闪发亮,行将展开卖萌攻势的静姝,林旭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

“呵呵呵呵,不就是逛街吗?你我同去便是!”

这时,静姝像青春少女般欢呼一声,满脸兴奋地拉着林旭冲出房门,这是她独占丈夫的大好时光,每一刻时光都值得好生回味。

.............................................................

打从祝重发的旗舰自爆,导致他尸骨无存的那一日算起,兴汉大将军陈凉的前途似乎愈发不可***。对于这一点,稍具眼光的人都看得出来,因为天下大势已经足够明朗。

在岭南的秦军南方兵团归顺之后,江南下游与沿海一带仅存的几个割据势力,诸如越国和闽越,堪比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因而,统一南方对陈凉而言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基本上没有悬念。

盘踞在北方的铁勒和高车诸部,还有在河水中下游一带活动的红巾军势力都不小,但他们都不可能得到一般百姓的真心拥护。千年以来,骄傲的秦人自恃为中央帝国,要他们向那些一身羊膻味,大字不识一个的戎狄蛮夷屈膝谄媚,除非是叶飞那种身负血海深仇的特例,普通秦人连想都不会去想。至于红巾军就更不用提了,这些家伙背后就是白莲教,他们每到一地必定洗劫大户人家,烧杀淫掠无所不为,不单是劫掠财物,杀起人来照样眼睛都不眨一下。

时至今日,各地世家子弟一谈到白莲教和红巾军,无不是一副咬牙切齿的神情。对这些有产者来说,红巾军是他们恨之入骨的对象,打死也不能投靠这帮泥腿子。

随着可能的候选者逐一否定,权衡逐鹿天下的各大势力,唯一有可能坐上那张龙椅的人选就是陈凉。未见得中原的世家大族和下层民众多么喜爱拥戴这位乡下猎户出身的潜龙,而是放眼天下除了他陈凉之外,实在找不出更合适的选择了。

心知肚明陈凉有着极大机会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个成功者,不管是诸子百家,还是***修行流派都要向他主动示好。姑且不说抱大腿这回事如何如何,起码双方要维持一个比较正面的交往关系,这对彼此都有裨益。正因如此,在南荒发生变乱波及岭南安危的时候,陈凉向兴汉军治下的修行者求助,非但江南各地的宗门有所表示,稍稍有些眼光的宗门流派都已经自动自觉地靠拢过来,力所能及地提供协助和***便利条件,唯恐自家的表现落于人后。

如此大的一股力量暗中纠结起来采取联合行动,其威势又岂是一个小小的罗刹国所能抵抗。

从罗刹吞噬人类,到修行者们在南荒一带活动,客串着猎头族四处追杀砍掉它们的脑袋请赏,南荒的形势逆转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倘若那个神秘的奥陀还在人间,罗刹国有它在幕后支持,或许还有几分机会全身而退。幕后大佬陡然音讯皆无,暴露在虎视眈眈的华夏修行者眼前的罗刹国,立时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只等人家选个黄道吉日开刀下锅了。然而,事情却并没有预想中那么简单,尾随追击罗刹的行动很快遭遇巨大阻力,许多不知名的妖魔发动攻击,即使以百家源流和***流派合力,碍于南荒的特殊环境,他们一时间也难以达到目的。

对于这种状况,林旭十分无可奈何,当日与奥陀的短暂交锋,在外人眼中不过是白驹过隙的一瞬,但是为了消灭奥陀,林旭不惜近距离引爆乾阳神雷,代价也不小。

托天之幸,林旭出战的神金身没有被毁,照样也搞得了个五劳七伤,在神力方面的损失犹为惨痛,短期内林旭没有再战之力。而今,眼见得南疆陷入坚持局面,林旭自觉帮不上多少忙,他也就不再勉力支撑。锦上添花这种事情,以他的投资之早,下注之大,没必要跟后来者争抢这点蝇头小利。林旭折返云中城之后,跟墨门诸人告了一声罪,随后他便带上半死不活的高墨达,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正所谓破坏容易建设难,想要彻底治愈高墨达不是一桩易事,这家伙不仅肉体受创,精神健康方面更加令人忧虑。这一日,在静室里结束了一次例行治疗后,林旭开口说道:

“来吧!跟我仔细说说,你是怎么被变成那泥土巨人的?”

双眼目光依然显得呆滞,精神状况不在正常人轨迹上运行的高墨达,此刻嘴里一个劲地念叨着说道:

“我有罪,我该死,我……”

闻声,拉长了脸的林旭不免回想起范进中举的典故,本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精神,一连几个正反耳光抽过去,直扇得高墨达那张偏瘦的长脸迅速丰盈起来。

高效率地完成了人工整形,林旭继续敲打着高墨达的脑壳,呵斥说道:

“行了,那些话你自己留着跟被拘禁灵魂的波斯人说吧!我对这些忏悔没兴趣,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堕落的?”

这一招土法炼钢的五雷正心法果然奏效,高墨达这时候的精神状况好像的确比刚才正常不少,多少有点语无伦次地说道:

“那天……突然有个声音跟我说,是奈亚鲁法特,是来拯救波斯的真神……”

好吧!其实打从开始的那一天,林旭就已经知道信仰了半辈子拜火教的高墨达,对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什么虔诚信徒,他也没花多少功夫用来感化这个异族信徒,一味只是凑合着使用。这件事归根究底,到头来闹出的这些乱子,真正的祸患根源还在林旭自己身上。最初是考虑到波斯远在西域,又沦入十字教之手,没多大发展潜力。那边波斯信徒的存在意义对林旭来说,只能起到一个针对十字教的预警功能,所以他下的功夫很有限,大致是维持着任其自生自灭的放养状态。

人算不如天算哪!谁成想在半道上被别家势力暗地里插手,诸多算计尽皆落空不说,林旭还平白惹了一身麻烦,莫非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事到如今,林旭即使心有不甘,他也顾不得反思早前犯下的错误,面色阴晴不定地念叨着说道:

“奈亚鲁法特?这名字像是西方神,不是十字教的天使,照这么说来,有可能是克苏鲁神系的?”

十字教的高阶天使在地球上都是很出名的,哪怕是路西法那样的天堂叛军同样享有极高知名度,假如这个奈亚鲁法特是天使,没道理林旭从未听过这个名字,所以很大可能不是天使。

这时,林旭恍然记起一件事,当日读取三生石获得的混杂讯息中,身为败犬的克苏鲁神系成员,们那充满了无尽怨毒和憎恨的眼神。哪怕时隔已久,至今他回想起来仍是记忆犹新,可想而知这班家伙是何种角色。不考虑征服问题,仅仅是毁灭这个世界,大约也能部分满足们的复仇***了。林旭一想到自己可能需要跟这样疯狂好战的对手打交道,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压力很大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