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30 逼宫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距离林旭在东瀛列岛播下战争火种,时间已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年多,在此期间,他没有多余精力关注天津神和国津神的动向。关于们双方到底会如何进行深入彻底的交流沟通,大幅度增进彼此间的了解和友谊,林旭也抱着乐见其成的旁观者态度。简而言之,他就像一个***纵火狂,在时隔许久之后再度踏足自己丢下***的地方,那么他究竟能看到些什么呢?

一点没错,那熊熊燃烧的战火蔓延肆虐,到处是被焚烧和劫掠的城市与村镇,无处不在的杀戮血腥彻底吞没了宁静的东瀛列岛,这一切惨剧的根源全是拜林旭的灵光一闪所赐

按照因果律的逻辑来说,神牵扯到如此大的因果,必会埋下未来的祸端。林旭却并不担心这种问题,他认为因果律不可能把这笔帐算到自己头上。天津神和国津神之间的矛盾冲突,那就像是混合在密闭空间中的空气和易爆气体,虽然在没有外来火种的前提下,表面看起来平安无事,实则一切祸乱的根源早已埋下了。林旭的煽风点火,无非是提早一点把这个脓包挑开,在十成因果里大概连一成都沾不上,不消说,这正是因果律的冷酷无情之处。

如果你拥有把握到天机走向的睿智和执行力,完全可以杀死无数人而无需承担半点责任,因为他们自己原本就是该死的,你只负缩短他们寿命的责任,至于死亡这个结果本身则与你无关。

凝视着这片燃烧的岛群,林旭嘴角浮现一抹真挚笑容,悠悠地说道:

“正如我所预期的那样热闹啊!”

一颗纯洁地心灵曾在这片土地上蒙受了严重打击,意识到在东瀛这里很难发掘出合乎自己胃口的***,敖平对这片土地是半点好感都欠奉,语带厌恶地说道:

“穷山恶水,泼妇刁民。”

闻声,林旭笑了起来,跟敖平勾肩搭背地说道:

“敖兄,你得往好处想啊!这个地方很适合用来处理垃圾,尤其是那种不可回收的垃圾。”

听了这话,敖平满是狐疑地瞧了林旭两眼,不解地说道:

“林兄,这话从何说起?”

这时候,林旭的笑容愈发奸诈,他指点着下方被蔚蓝色海水包围的东瀛列岛的轮廓,说道:

“中原不服管束的妖王不少,全部诛灭未免有伤天和,不如把它们安顿到东瀛,中原自然得了太平,岂非大善?”

“哈哈哈哈,大善,果然是大善。林兄,这一招可算是驱虎吞狼?”

面对着嬉皮笑脸的敖平,林旭反而摆出了一副冷面孔,平铺直述地说道:

“这话可是你说的,与我无干。”

闻声,敖平大笑着拍了拍林旭的肩膀,竖起拇指说道:

“好,我说便我说,与人无由。”

天津神是东瀛这片土地的入侵者,国津神是遭受欺压的土著,即使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相互联姻与杂居,双方的关系也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泾渭分明。在天津神当中有比较倾向国津神的异己份子,反之亦然,恩怨情仇这是一团解不开的乱麻。惯于一击命中要害的林旭在天津神与国津神本就微妙的关系中丢下一个火种,旋即引发了连锁反应。之所以不仅是东瀛神们开始混战,凡人也跟着遭了殃,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一个基本现实,原本东瀛这块片界的天道实力不强。

天道是神的雇主,俗话说得好,奴大欺主,店大欺客。每逢天道力量衰弱到管束神,那就难免出现放任自流的现象。

而今,东瀛原属片界的天道在世界升级过程中,被演化为世界天道的同类所吞噬同化。限于融合的时日尚短,天道操心新世界的要紧事还嫌顾不过来,不打紧的小事压根排不上号。诸如中原那样的核心地带还需要天道多加关注,类似东瀛这种天高皇帝远的边角旮旯自然就要往后推了。到目下来说,东瀛神仍然可以为所欲为,丝毫不必担心被天道惩处,至于说会不会将来被天道拉清单算后帐,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哪!

“林兄,你更了解内情,咱们该从何处着手?”

龙石耳一如既往地注重实干,不关心那些虚妄的问题。听了这话,林旭摸着下巴说道:

“东瀛三主神之中,月读负责管理死者,须佐之男是个不着调的浪荡子,真正能作主的只有天照。”

闻声,敖平好奇地八卦起来,从旁插言说道:

“哎,林兄,你不是说那天照是个女神吗?”

林旭点了点头,回答说道:

“是啊!敖兄还没领教够东瀛的风俗?”

原本还略有意动的敖平,回想那些令毕生为之羞耻的黑色幽默事件,顿时意趣全消,敖平垂头丧气地说道:

“呃,那还是算了吧!”

望着敖平一脸心有余悸的倒霉相,神们哄堂大笑过后,林旭继续介绍说道:

“东瀛的天皇据说是天照在人间界的代言者,不想直接杀到高天原神国去跟天照打交道的话,那也只有找到这位天皇,通过他来跟天照进行交涉。”

一会功夫便已将羞怯抛在九霄云外,敖平的关注点不在行动步骤,斜着眼睛打量脚下的群岛,贬斥说道:

“什么鸟人也敢自称天皇?井底之蛙,好大的口气,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见状,林旭唯有付诸一笑,摆手说道:

“人家喜欢关起门来妄自尊大,反正也没碍着咱们的事啊!再说,自称天皇什么的,天道如果不满意,自会降下天谴收拾他们,你又何必操这份闲心?”

闻听此言,敖平捋着龙须点头说道:

“那倒也是,某家多余跟这些萝卜腿置气。算了,不说了,咱们还是办正事要紧。”

一指远方的本州岛,林旭笑着说道:

“呵呵呵呵,同去?”

敖平不假思索地接口说道:

“同去!同去!某倒要瞧瞧,那路鸟人口气如此之大,到底有几斤几两。”

假如按照华夏文明的审美标准来衡量,东瀛的皇宫建筑委实寒酸得紧,大致上跟乡下土财主的住宅规模差不多。

位于琵琶湖南岸的这片宫殿区,占地面积南北不过数百丈,东西也仅有千丈左右。大概比起中原地区州郡一级的主官衙署还要小上一些,跟咸阳的宫殿群压根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采用全木结构的宫殿建筑,除却在房屋的承重部分使用了榫卯梁柱的复杂结构,建筑内里多是用木格纸糊的墙壁和屏风、幔帐分隔开日常使用空间。在建筑外部的四周,大致相当于窗户所在的位置挂着一圈竹帘,平常可以通过拉起,或是放下竹帘,控制宫殿内部的采光和空气流通。宫殿室内的地板上铺着许多厚草垫,东瀛人无论坐卧都要用到这些称作榻榻米的草垫子,看起来也跟奢华二字沾不上边。

东瀛建筑大量采用了轻质材料进行构建,不单纯是为了图省钱,也是为了适应东瀛岛国地震频繁的恶劣自然环境。

木结构房屋的抗震性能良好,中小地震只是使房子剧烈摇晃几下,木结构房屋轻易不会倒下。即使碰上强烈地震房子不幸震塌了,头顶上那些木板之类的东西砸下来,也要不了命,总也比土石结构房屋里砖头瓦块缤纷坠落那种状况强多了。

受到前一次惨痛教训的负面影响,如今敖平对于东瀛的事物悉数抱着不屑一顾的轻蔑态度。

上下打量一番这片宫室建筑,随即敖平嗤之以鼻地说道:

“哼,真是小家子气啊!”

闻听此言,林旭报以宽容的微笑,说道:

“敖兄,龙族富甲四海,金玉铺地也不算难事,僻居边荒之地的东瀛凡人又岂能与你相提并论?”

“哈哈哈哈,那倒也是。”

被林旭当面捧了一下,敖平甚是受用,于是也就不再纠结于东瀛还有什么东西不好了。

华夏神们降下遁光,来到了东瀛皇宫的院子里,不远处传来一声断喝,叫道:

“嚯!来者何人,胆敢冒犯天皇御所!”

在这个世界里,衰落成傀儡的东瀛皇室背后好歹还有天照大神这棵大树能依靠,日子要过得比地球世界好得多。

尽管朝廷仍不免在历代幕府将军的小动作下被彻底架空了行政权力,不过作为皇室应有的物质待遇还是一切照旧供给。说到底,没人愿意尝试一下天照大神是否真的不在乎自家后裔的死活,对执政的武家政权来说,起码这点面子功夫还是要维持的。因而,饶是当前东瀛局势大乱,下克上的事情跟吃小菜一样简单。拥护着天津神和国津神的两派凡人势力,彼此刀来***往杀得不亦乐乎,普通人活得朝不保夕,兴兵冒犯天皇御所这样大逆不道的事也没人敢做。

专职负责守卫御所的这批人马是各地藩国大名选***,专门侍奉天皇的精锐武士,他们的总人数总计不过才百来人,但都是富有经验的武者。在这个以农兵为主,以少量武士作为指挥官的岛国而言,全部由武士组成的卫队已是一支不容小觑的武装力量。

本就没打算藏头露尾,林旭提高声音说道:

“本尊华夏霍山昭圣司天王,唤你们的主上出来见孤。”

说罢,林旭大刺刺地显出了神金身自带的特殊光效,周身异彩纷呈的身光、背光、头光一应俱全地展现出来,这副造型闪亮得跟霓虹灯似的,跟寺庙神社中彩绘的***图像是一模一样。

见此情景,这些杀人如麻的东瀛武士也难免开始战栗起来。没错,在这些人当中的确不乏亡命之徒,一言不合当街杀人的暴徒也不少,但是开罪了***的下场却不是仅仅一死就能洗清的罪孽,谁能不担心自己死后还要下地狱被酷刑折磨到天荒地老?

“神光,真是神光啊!”

“快,进去禀告天皇陛下。”

在一阵惊呼过后,武士们惊慌地跑进了内廷。过了不多时,一名身着白色御神袍的老年男子在几名妙龄侍女搀扶下走出宫殿,讲话拉着长音地说道:

“朕……乃是……天照大御神子孙……”

闻声,林旭不耐烦地挖了挖耳孔,摆手催促说道:

“行了,这些废话留着跟你的臣民去说吧!孤是华夏神,这位是我们的盟主,请天照出来一见。”

常言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位天皇跟东瀛凡人摆谱没问题,对东瀛神狂傲一点也没关系,反正谁都不敢动他一根头发丝,异族神就未必会这么惯着他了。

已然想清楚自己的危险处境,这位年纪老迈,面相清癯的天皇身躯微微哆嗦着说道:

“……请稍候。”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