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58 睚眦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哎哟,快些抬***静室。”

勉强开口吩咐了一句,林旭便已痛得说不出话来,知道他在静室的温玉床上歇了好一会,才稍稍缓过这口气。盘膝吐纳打坐的肉身抽取储备神力的同时,林旭强打起了精神对守在床榻之侧的静姝说道:

“到后院,告知敖龙君,请来一趟。”

接到消息的敖平脚下生风来得飞快,乍见林旭这副狼狈像,不由得面露惊容。在确认了林旭除了神力耗损过度之外,身体并无大碍后,敖平仍是心有余悸地摇着头,说道:

“林兄,何故搞成这般模样?你又不是过河的小卒,行事切莫如此鲁莽了。”

听了这话,林旭略显尴尬地笑了笑,说道:

“哈哈……咳咳,要不是我亲自出马,奈亚鲁法特那浑球比狐狸都精,是不会现身的。不冒险,线索也不会自己送上门来呀!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敖兄?”

闻听此言,敖平仍旧不敢苟同林旭的看法,连连摆手说道:

“啧啧,林兄的作法我还是觉得不值。咱们这联盟,名义上敖某是盟主不假,大家都明白我也无非是挂名罢了,真正的主心骨是林兄你呀!若是不小心有个闪失什么的,唉,只怕那些异族神还没怎样,咱们自家便已先乱了阵脚。林兄,凡事切忌暴虎冯河啊!我看你平日里也不似是个莽撞人,何故如此不智?”

闻声,林旭无言以对,此刻唯有尴尬地一笑,说道:

“呵呵呵呵,我认错,我认错便是。”

这一次在外域被伏击险死还生的经历对林旭触动甚大,倒不是他觉得跟人玩命这事有什么大不了的。打从坠机来到这一方天地,起先是跟虎妖霍山君等妖怪们开片,接下来又跟白莲教开战,后面是一波又一波的异族神来袭,林旭算是把自家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的主,标准的亡命徒,死亡这个结局对他来说随时都有心理准备。形势比人强!无论谁赶上这么一个当口也是***事,豁出去拼一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若是选择坐以待毙,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唯一叫林旭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为什么会是那个著名大反派,上古华夏兵主战神蚩尤转世之身。

当然,蚩尤既已发下宏愿,分割神魂散布于无尽虚空。继承了部分神魂的林旭,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不上是正牌蚩尤,顶多说他跟蚩尤之间存在着一种特殊关系。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事挺好。前人许愿,后人买单,这回事搁在谁身上,估计心里面都会感觉不大是滋味。的确,蚩尤跟炎帝部族之间的感情甚笃,哪怕业已死在人道圣器之下,仍不惜***神魂,以图救赎烈山氏后裔生活的那些零星片界,问题是这个计划最后牵涉到林旭身上,搞得他满头包,真是很难叫林旭客观公允地评价蚩尤的所作所为。

是啊!您老许愿,我没意见,您老消费了,为啥让我来买单呢?这事是不是太不厚道了?倘若蚩尤此刻正站在林旭面前,他一定会大声地问出这句话,之可惜这个假设永远不可能成立。

神不容易死掉,但***不包括在内,蚩尤***神魂也就意味着作为独立的个体不复存在。不消说,在眼下的这个世界里有着林旭,也许在多元宇宙的***角落还会有什么王旭、张旭、李旭和赵旭,无非是同样被蚩尤坑了的倒霉孩子,不过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蚩尤已不复存在了。事实摆在眼前,无论林旭的心情郁闷也好,泄气也罢,反正他是没得选择,当下之势,不战则死啊!

站在克苏鲁神系疯狂战车的正前方,不想被活活碾死,唯有奋起拼死一战,到了这个时候想得太多也于事无补啊!

........................................................................

霍山天柱峰封神台

“诸君,前日在下探悉克苏鲁神系据点所在,今日邀约大家前来,只为商议对策,我等该如何处理此事?”

林旭开篇名义地道出召集此次***的目的,在座的华夏地一片哗然,窃窃私语的声音甚至盖过了林旭讲话的后半段内容。

毋庸置疑,在浩瀚无垠的宇宙空间中,不同星体间的遥远距离,本身就是非常好的防御屏障。即使神有能力突破广阔宇宙空间所形成的阻碍,大佬们也总不可能每次都自己老哥一个光杆司令发起远征吧!固然,神们自身能够承受穿行空间的负荷,不见得们手下的喽们也这么耐操练。要说不带一个下属就能独自摆平强敌,这种事说来轻巧,真格做起来就甭提多挠头了。

华夏地们很早就确信一个观点,克苏鲁神系这群危险的敌人,必定有着一个距离这一方天地不算很远的据点,或者是落脚点之类的地方作为进攻跳板。

理所当然地,只要成功打掉了这个节点,克苏鲁神系对这个世界的侵袭就会锋芒大减,至少也会有鞭长莫及之叹。因而,对于林旭带回的这份情报,神们给予高度重视。们争论的焦点完全不在是否该出兵,而是这份情报的准确度如何。那个狡诈多变的奈亚鲁法特可以借用天照之手,精心设下一个陷阱对付林旭,凭什么为什么不能故技重施,再次误导林旭的感知,设下相同的圈套来坑害华夏神呢?说实话,这一手的确不得不防啊!

这时候,林旭态度表现得异常坚定,他起身环顾全场,在地们怀疑与犹豫的目光注视之下,林旭开口说道:

“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咱们到底要不要赌上一把?”

会场内鸦雀无声,地们都在权衡得失利弊,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神色游移不定的东心雷率先起身说道:

“林天王,我等甘冒如此大险,成败尚不可预料,未免……”

闻声,林旭也点头应和,说道:

“在座诸君也是这个看法吗?唉,太让我失望了。一场东海大战血迹未干,诸君便已将这血淋淋的教训抛诸脑后了吗?”

确凿无疑的事实证据摆在眼前,这件事无可争辩。华夏神系与克苏鲁神系在东海展开的那场激烈遭遇战,造成了很大的后遗症。尽管主战场更靠近东瀛列岛一侧,在地理上远离华夏的腹心地带,但这次战斗引发的多波次海啸袭来,仍然夺去了沿海各地州郡数以万计的百姓性命。由此推想可知,倘若下一次神战的主战场搁在人口稠密的中原地区,估计方圆数千里之内都要被洗成一片白地,死难者数量更是无从估量。

面对着如此不堪的前景,即使不过于追求精准的预测结果,光是想一想也令地们不寒而栗。这明摆着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啊!地们交头接耳一阵,意见趋于统一,出战确实危险,不出战的下场也未见得就好到哪去。

“林兄,你认为我等出战,胜算几何?”

听到班玛的提问,林旭摸着下巴一笑,说道:

“嗯,五五开!”

“……敖某赞成。”

多年来养成了一身纨绔子弟习气的敖平,品性德行好与不好是一回事,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代表着四海龙族和四渎龙君的立场。在这一刻,敖平公开发言支持林旭,除了让不少地暗地里腹诽这家伙跟林旭好得穿一条裤子都嫌肥之外,也迫使们不得不正视林旭的论点。

“出战吧!靠防守是赢不了的,三百年前已经有过教训了。”

始终保持沉默的老前辈孟蜀,此刻一锤定音地抛出了这句话,神们也为之所动。林旭的动议艰难地通过了表决程序,被确定为下一步行动的指针。

......................................................................

“离儿!合儿!上前来,为父有话交待。”

紧张备战的日子在一天天过去,距离远征的时间点也越来越近了,即将前往***地点。考虑到此战成败吉凶未卜,林旭不管再怎么粗线条也不可能淡然处之,临行之际他叫上两个儿子叮嘱后事。

形容堪以翩翩美少年加以描述的林离跟林合来到林旭面前,他看了看兄弟俩,说道:

“离儿,你是长子,留下看家。若是为父和弟弟出了什么差池,两位母亲今后就由你奉养终老。”

“父亲!”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红了眼圈的林离正想说点什么,被林旭一摆手阻止了。没有过多安慰长子的悲切心情,林旭又转向次子林合说道:

“合儿,要上战场,害怕吗?”

“不怕,上次们大张旗鼓地杀来,最后不还是屁滚尿流地逃了吗?”

闻声,林旭咧嘴一笑,说道:

“呵呵呵呵,好,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有这个劲头便是好事,不过得明白上一次咱们赢得很侥幸啊!天道偏帮咱们,克苏鲁神系吃了哑巴亏又说不出,究竟借了多少主场之利,这笔帐只怕是算不清楚喽。这一遭换了咱们爷们主动打上门去,不会有这么便宜的好事了。料敌从宽,纵然克苏鲁那帮邪神都是纸扎老虎也得当成活老虎来打。”

“夫君,请喝了这杯壮行酒。”

这时候,前来送行的静姝和孟嫣然一个端着酒杯,一个负责斟酒,告别的这段话虽不多,她们透出憔悴脸色却叫林旭见了心头一颤。目下大战在即,他也顾不得儿女情长,轻声叹息过后,林旭接过了玉爵昂首一饮而尽。

喝了一杯酒,林旭转过身把手搭在林合的肩头,说道: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合儿,咱们走吧!”

“嗖”

抬头呆呆地望着天上林旭和林合父子迅速远去的遁光尾迹,静姝再也按捺不住情绪波动,失态大哭起来。

越是那种平日里思维冷静缜密的人,一旦动了感情也就格外无所顾忌,静姝正是如此状况。

见状,同样热泪盈眶的孟嫣然抱住静姝,二女哭得跟泪人似的。生在人世间,生离死别本就是大悲大喜之事,强自抑制又能奏效几时,勉强忍住没在林旭眼前哭出来,已是她们极力保持情绪克制了。如此境况,着实教一旁的林离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安慰两位长辈的悲切之情,此刻唯有默然呆立在旁边一语不发,任由静姝和孟嫣然抱头痛哭,宣泄心底里积郁已久的,夹杂着悲伤与惶恐的复杂情绪。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