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四章 毁灭与新生的序曲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做我的部下,可以分一半世界给你。阿班,十五年前的这个建议,你今天准备怎么回答呢?”

摆出了一副胜利者的高傲姿态,哈德拉用一种戏谑嘲讽的口吻向阿班发问,或者在它看来,单纯干掉宿敌远不足以洗刷自己身上的耻辱,而是更希望看到仇敌因绝望而崩溃的场面。

阿班推了推眼镜,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反驳说道:

“哈德拉,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就算我答应了,你也会杀了我,不是吗?何况,我不认为沦为大魔王巴恩奴仆的你,现在还有资格许诺半个世界给我。”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俗话说得好,宁为鸡头不为牛后。哈德拉好歹当初也是一代魔王,虽说被阿班带着一票帮手给推了,但胜败乃兵家常事,出来混的哪有不挨刀的?可是阿班说中了哈德拉的痛处,它已经不是魔王了,尽管魔王军总司令的头衔也很唬人,奈何比起魔王这个职务来说,哈德拉还是沦落成了别人的手下,再一听到奴仆二字,它已经被气得炸肺了。

“你说什么,竟敢说我只是大魔王的奴仆!”

哈德拉的脸色铁青,可以媲美锅底的颜色,看着它那张因极度愤怒而扭曲的面孔,阿班冷笑一声,说道:

“被我说中了吧!”

“闭嘴,我要在你的徒弟面前,把你化为灰烬。”

“啦啦啦……”

狂怒地吼了一嗓子,哈德拉再也没心情跟阿班磨叽下去,它双手虚握,跟着出现在哈德拉掌心的两个血红色气团只能令人联想起杀戮与血腥。好似电火花般噼啪作响的杂音响起,即使外行人也能看出其中蕴藏的危险。

波普在洞外面无人色地大叫起来,说道:

“***,危险哪!”

同样在跳脚的是鬼面道士布拉斯,它不见了平日里的敦厚稳重,声音沙哑地喊道:

“那是爆裂系的最强攻击咒文!”

局外人如何焦急也改变不了这场战斗的节奏,哈德拉将双手合拢,一股狂暴的气团喷射而出,只听到它念诵咒文说道:

“伊欧纳森!”

“海波斩!”

已然做好了迎战准备,阿班疾速挥剑向前斩劈,双方是针尖对麦芒地打起了对攻战。

“轰”

“噗!……”

在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过后,随着哈德拉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鲜血好似被戳破的水球般喷涌而出,从横贯了整个胸口部位的一条伤口喷出,顷刻之间,血液便浸润了脚下焦黑干裂的土地。

踉跄地晃了几下,哈德拉重新站稳身形,它手捂着胸前的伤口,说道:

“不愧是曾经***了我的阿班流刀杀法,的确很有威力,但是你的魔力似乎差劲了很多啊!阿班!”

这时候,对面的阿班全身被一团血色光气所吞没,他的身体悬空在光气中挣扎抽搐,犹如置身于油锅之中备受煎熬,阿班那种极大的痛苦神情即使是旁观者看在眼里都觉得十分恐怖,不要说作为当事者本人有多难受了。

早已预见到这一步,却无法阻止事态恶化的楚白此刻咬着牙闷声不语,波普和布拉斯则面面相觑,交谈说道:

“糟了,***刚刚使用过火龙变化咒文,他的魔力几乎耗尽了。”

“啊!说的是,我听说这种高级咒文的魔力消耗量是普通咒文的三四倍之多。”

主角达伊是个傻大胆类型的小毛头,见到阿班落于下风,他二话不说拔出了帕普尼卡短刀,迈步向前说道:

“我要去帮***!”

养父布拉斯和波普的劝阻都没能拦住固执的达伊,到底被他冲到了哈德拉跟前。面对着达伊来势汹汹的一招“大地斩”,哈德拉满是不屑地伸出了一根指头,轻易地将刀锋挡住,开口说道:

“小东西,你这么急着送死吗?”

说罢,哈德拉像是摆弄玩具一样在地上来回摔打达伊,直到他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时,哈德拉故作大度地说道:

“哼哼,你们根本不配跟我交手,滚吧!”

听了这话,波普当即如蒙大赦,一把抓起了达伊,把他背在肩上扭头就跑。跟达伊那种无知者无畏的大胆不同,波普对自己跟哈德拉之间的差距多大有着非常明晰的认识,他知道对方一出手,碾死他们几个毛头小子跟碾死几只臭虫难度差不多,他是唯恐跑得慢了哈德拉会中途反悔。常言道: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正当波普心情忐忑地跑路,暗自担心哈德拉会食言之际,这件事果然就如期而至,绝对算得上好的不灵坏的灵。

“滴答!”

液体滴落的声音传来,在战斗暂时停息的洞窟中显得那么洪亮,哈德拉循着声音望去,顿时惊愕地张大了嘴巴,自言自语说道:

“这是什么?血!”

哈德拉举起手指,在它刚刚用来抵挡达伊进攻的指头上,一道伤口正缓缓渗出血液。见状,哈德拉沉默了片刻,随即它转头对正在快步离去的波普说道:

“等一等,小鬼们!”

闻声,波普浑身一激灵,他声音颤抖着问道:

“什……什么事?”

“我改变主意了,阿班的***一个也不能留下。”

狞笑着的哈德拉发出死亡宣告,即刻单手掷出光团,念诵咒文说道:

“依欧拉!”

正当此时,阿班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没有从被魔法攻击的硬直状态下恢复过来,一条人影突然出现在波普、达伊和哈德拉之间,同时大声喝道:

“退后!海波斩!”

“嗤……嘭!嘭!”

这时,在未知力量催动下,泛着白色光芒的钢铁剑身化作一道白虹,当接触到红色的光气一刹那,两股力量剧烈冲突起来,导致整座洞窟大放光明亮如白昼。随即,观者耳中又传来了两次短促的爆炸声,与此同时,受到强烈爆炸激波的冲击,洞顶和洞壁上的碎石纷纷震得脱落下来,石屑、石子掉在地上发出了一阵稀里哗啦的噪音。

看清楚挺身而出的身影,波普万分惊讶地叫道:

“楚白!怎么可能?”

仍然维持在出剑后的姿势,楚白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神色变化,他的思绪却悠然转入到了回忆之中。

“阿班老师,勇士为什么是勇士?剑术不如剑士,魔法不如法师,格斗技比不上武道家,恢复性治疗又不能跟僧侣相比,好像非常平庸啊!”

在开始火龙特训的前一晚,趁着晚饭后的休息时间,楚白抓紧了有限的一点时间,主动向阿班请教令他困惑的难题。当然,首先就提到了这个有些太过抽象化的概念问题。

阿班面对着篝火,缓缓说道:

“嗯,很好。楚白,你是我教授过的所有***当中,唯一想到这个问题的人,你很有天赋。”

老师的表扬固然是让楚白暗自窃喜,但他并未因此忘记正事,很快继续追问说道:

“您还没回答我刚才的提问。”

闻声,阿班笑得很神秘,反问说道:

“呵呵,那你觉得什么才是勇士?”

楚白认真思索了一下,说道:

“呃,有勇气去做一些别人不敢做的事情,对吗?”

“嗯,回答不完全对哟!真正的勇士是明知一件事不可能成功,但是为了保护无辜者和弱小,仍然愿意挺身而出,可以把无数人的希望寄托与自身的坚定信念结合起来,从而超越自我极限的人,这样子才称得上是一个勇者啊!”

人的思绪比闪电还要迅捷猛烈,据说在临终之际,一个人会把自己有生以来的经历悉数回忆整理一遍,而耗去的时间不过几次呼吸而已。

楚白沉浸于回忆的时间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旋即,他的目光恢复了清明,开口说道:

“哈德拉,欺负比你弱小的对手算什么本事,怎么不找跟你块头差不多的敌人较量一下?”

这样一番义正词严的道白,的确称得上是掷地有声,此刻根本没有人留意到,楚白那不由自主颤抖的右手和不断渗出血丝的虎口。今天才勉强把握住“海波斩”的节奏,立刻就要楚白这个初学乍练的勇者学徒与魔王级别的强敌单挑,难度确实太***了。这就好比是用一台摩托车发动机强行驱动十轮重卡,配合一定的外在条件霸王硬上弓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这种奇迹般的事件诞生,必然是以伤损机械结构,缩短使用寿命来换取的。

骑虎难下的楚白没有尴尬太久,阿班略显虚弱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说道:

“楚白!达伊!你们都是我的好学生,不过今天的战斗,你们还无法参与。”

掩护着几名***退出洞窟,阿班微笑着抬起手,念诵咒文说道:

“阿斯特隆!”

随着阿班右手上湛蓝色的辉光一闪即逝,包括楚白在内的***和鬼面道士布拉斯,以及达伊的宠物小高美,同时感到身体猛然一沉,跟着手脚就不能动弹了。

在魔法方面最为见多识广的布拉斯,嘴里喃喃地说道:

“这是……钢铁变化咒文!”

钢铁变化咒文,顾名思义是能令被施术者全身出现钢化现象的特殊魔法,从而使得肉身防御力能提高到与百炼钢等量齐观的程度。要说这个魔法唯一的缺陷,那就是一旦使用过后,被施术者就跟真正的钢铁雕像一样寸步难移了,可说是放弃机动力换取绝对防御的典范之作。

“***明!”

看到激战中落得遍体鳞伤的老师阿班伸手从怀里掏出几个亮晶晶,好像项链似的小东西,波普已经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时候,目光中透出几许明悟和温柔的阿班声音依旧平和,他缓缓说道:

“波普、楚白、达伊,你们的修业不得不终止了,希望今后你们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真正的勇者。”

说到这里,阿班依次给三名***戴上了项链形状的护身符,也就是所谓的“阿班***明”。随后,他拔出了剑,一边向正在疗伤的哈德拉走去,一边说道:

“老师给你们上最后一课,身为勇者修业得来的力量是用来帮助他人的,这才是勇者存在的意义,勇者要为人们带来希望。”

以己度人是一切智慧生物的通病,狡诈者永远不会相信真诚,自私者永世不可能理解什么是无私。向来惜命的魔王哈德拉指派手下去死从不犹豫,若要它自己冒着杀身殒命的风险与强敌死斗,那就敬谢不敏了。

面对着阿班的反击,哈德拉还是按照原来的路数,打算一气猛攻解决顽敌,岂料当它一拳打在阿班的胸口,对方竟然不闪不避,反倒挺起胸膛硬挨了这一下。正当哈德拉大惑不解的当口,终于逮住机会的阿班毫不客气,他双手十指从左右两侧一起向哈德拉的头部插去。一根根的指头全都穿入到了哈德拉的脑袋里,虽然仅有一个指节的深度远不足以形成致命效果,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照样叫哈德拉慌了神。

没等哈德拉作出进一步的反应,阿班深吸一口气,奋起残余的魔力,大喝道:

“美嘎恩特!”

“轰隆隆……”

一声轰然巨响,伴随着强劲的暴风和闪光一起席卷了小半个德鲁姆林岛,位于岛屿中部的岩穴经不起这样的暴力摧残,彻底坍塌成了一片乱石滩。

阿班所用的是“自我牺牲咒文”,一种通过燃烧自身生命力转化为攻击力的特殊魔法。任何人一旦用了这个咒文,敌人死不死还在两可之间,咒文使用者已是必死无疑,除非……他有两条命。

“老师!”

带着海腥味的潮湿微风吹来,爆炸产生的烟雾逐渐消散,即使楚白等人不能动弹,他们也还是看到了在阿班与哈德拉交锋的地方,一副破碎的眼镜残留在地上,似乎是在验证着这场战斗的惨烈。

“哗啦啦……”

突然,凌乱的碎石堆被推开,一个黑影从石头下面钻了出来。

“哈哈哈哈,阿班,你这个***,赔上了自己的性命还是无法战胜我……咳咳……”

如愿铲除了多年宿敌,哈德拉禁不住得意地放声大笑,结果鲜血如喷泉般从它头部的多处伤口一齐喷了出来。感受到头疼欲裂的折磨,哈德拉表情扭曲地抬起手捂住了额头,转头看了一眼达伊和楚白等人,冷笑说道:

“呃,我的伤势不轻啊!看来得尽快解决你们这些杂鱼。”

发出了如此的宣告后,哈德拉抬起右手,在它的食指指尖前面,一团黑色的火焰在空气中翻腾燃烧,令人一望即知绝非善类。

“呵呵呵呵,钢化咒文也会在我这燃尽一切的地狱火焰中变成灰烬,你们乖乖受死吧!”

耳中听到了哈德拉的狂笑,死亡阴影笼罩在楚白和达伊、波普等人的头上,仿佛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了他们的脖颈上。

“楚白,徒有一身蛮力和满脑子贪婪***的,那只是怪物罢了。你要成为一名勇者,光有强大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勇者的心。怜悯弱者,不畏***,只有当你为他人而使用力量,才能超越自我的桎梏……”

恍惚间,楚白记起了前一晚谈话结束时,阿班语重心长的叮咛。在死亡迫近的压力下,他居然走神想起了这些事情,真是让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很快,一股暖流开始充盈在楚白的身体里,感受着这奇异的力量滋生蔓延,他开始不断回忆阿班的教诲,这股暖流也就随之愈发壮大起来。直至此刻,楚白心生明悟,低声说道: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阿班老师,我懂了!”

大凡是出自于科技系世界的道具,诸如***炮之类的小玩意,任何一个使用者拿来都能轻易上手,几乎谈不到***门槛。

平心而论,科技系的优点在于普及应用,可以不拘个人资质高低,只要稍加培训,甚至是看别人演示一遍就能掌握用法。在这方面的杰出代表可算是苏联出品的AK47系列自动步***,以及***国家仿制的该系列***械,向来以价格实惠量又足著称于世。哪怕是个文盲新手,别人教十分钟也就学会射击操作了。正是由于这些力量来得太过轻易,科技系的使用者往往缺乏与这种突如其来获得的力量相衬的心理基础,无法驾驭膨胀的力量,由此引发了诸多弊端。

与此相反,无论是楚白从卡片中学来的《华山剑法》所属的武道系,抑或是这个《龙之谜》世界的空想魔幻系,获取力量的过程本身就是对使用者资质的筛选历练,那些不合格的家伙是不配拥有强横力量的。

短暂的三天时间,楚白系统接受了阿班的高强度魔鬼特训,仗着他早年间偏好锻炼,发福的身体还有些本钱可吃,虽是累得五劳七伤也勉强撑了过来。然而,仅仅是可以使用,与如臂使指运用自如之间的悬殊落差,就像写武侠小说的金庸跟全庸、金康一样大。到了这一刻,随着楚白领悟到勇者力量的根源,这段时间里艰苦训练所得的增益才真正表现出来。

这时,楚白身上那层铁锈般的硬化层开始瓦解,无数条龟裂的缝隙在热爱的体表蔓延,楚白整个人好似都要炸裂开来似的。

“不可原谅,竟然把老师……啊!”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宛若朝霞般炽烈浓艳的金色光芒从达伊的额头透射而出,显现出一个大致呈三角形的纹章,接着覆盖在他身上的钢化咒文粗暴地撕扯粉碎,爆发力惊人的达伊后发先至,甚至要比楚白更早一步挣脱钢化咒文的保护与束缚。

相对于主角光环加身的达伊,他能动员起天赋的最强物种龙骑士之力,楚白通过三天修业获得的这点力量的确称得上微不足道了,不过他并未因此抱有看戏的心态。

一点没错,这个出现在漫画中的世界或许是虚幻的,可是楚白自身的所思所想,所见所闻却都是真实的。自从他有生以来,从未像眼前这一刻坚定执着,内心充满了使命感,这不是为了单纯地复仇和泄愤而挥动自己的剑,而是身为一名勇者,必须要有歼灭一切强梁的觉悟。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和原则,哪怕是与整个世界为敌,乃至于成为所有人眼中的恶徒也不可动摇的坚定意志。

竖立信念,贯彻始终,择善固执,百死而无悔,这就是所谓的勇者精神。扶大厦之于将倾,挽狂澜之于即倒,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才是勇者该做的事情。如果说见事不可为便明哲保身,因为敌人的强大而畏怯,计划实施的艰难而畏缩,旁人的非议和白眼而迟疑,那就永远也成为不了一个勇者。在蝇营狗苟的俗人眼中,勇者无非就要用自己的力量在没有路的地方开出一条路的犟种,他们的思维从来就跟普罗大众不在一条回路上。

“阿班绝命剑!”

达伊在龙纹章力量驱动下,发出了凌厉狠辣的一击,刚刚摆脱束缚的楚白也没闲着,他奋起余力使出从《华山剑法》中领悟的一招***锏,喝道:

“神技天外飞龙!”

“噗!”

哈德拉被达伊砍掉双手,胸口也开了一道尺许长的大口子,此刻已是狼狈不堪。眼力足够毒辣的楚白则趁着它自顾不暇的当口,一式“天外飞龙”,手持的长剑脱手而出,当即化作一道惊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深深扎进哈德拉的腰腹部。

陡然连遭重创,哈德拉身上这些伤势如果搁在普通人身上够死上好几回的,它窘迫得连一句场面话都来不及撂下,骤然从身上飞起一枚羽毛状的物件,凭空燃烧起来。

“砰!”

眼睁睁看着哈德拉在一团烟雾中消失了,鬼面道士布拉斯如释重负地说道:

“那是基美拉的翅膀,它逃走了。”

战斗结束后,阿班的钢化咒文彻底失效,与老师感情最深的波普跪在破碎的眼镜跟前,哽咽着说道:

“阿班老师……”

用尽全身气力,连胳膊都抬不起来的楚白此时感觉到左手腕一震,他低头看去是一块腕表形状的金属物出现在自己身上,直到这时,他才记起了自己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

挣扎着站起身,楚白低声说道:

“……我也该离开了,你们多保重,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还会有再见的机会。”

说完,一束白光从天而降把身躯伤痕累累的楚白罩在其中,紧接着他便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在楚白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海浪静止在空中,风不再吹拂,鸟儿的翅膀没有拍打,时间仿佛被切去了一块,等到一切恢复正常。达伊摸着头扫视满地狼藉的战场,莫名地说道:

“哎,好像少了一个人哪?”

闻声,波普诧异地抬起头,说道:

“哪有,不是只有你跟我嘛!”

很快把想不通的问题抛在脑后,达伊握着拳头说道:

“我要继承老师的遗志,***魔王。明天出发,我们先去罗摩斯王国。”

“好,我们两个阿班的***,一定会完成老师的愿望,干掉那个什么大魔王巴恩和哈德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