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十章 亡命狂奔之路(3)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求生之路的世界体系中,坦克是所有特殊感染者中最为强悍的一类,尽管它没有猎手那风一样的速度,骑士的诡秘,呕吐者的射程和令人不寒而栗的毒性酸液,不过光是坦克一身蛮力就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哪怕是一辆自重数吨的大型卡车捋在坦克手里,相信也不会比纸板模型结实几分,面对着坦克那摧枯拉朽式的蛮力打击,试练者们几乎是无法取巧抵御的,唯有硬扛下来。而今,楚白作为整个队伍里唯一的近战职业,必须站出来顶缸,即便他不是专业MT也一样,话说这时候总不能让舞娘、***手和傀儡师上去顶怪吧?

“Thesoundofapolkadriftedfrommyneighbor's,andsetmyfeeta-tappingoh……”

“这是……初音的甩葱歌!”

正当只身面对强敌的楚白满心的纠结与不知所措,此时此刻伴随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电子风格舞曲,窈窕舞娘林宝儿旋律明快的歌声响起一刹那,沐浴在夕阳光辉之下的楚白身上腾起一圈绿色光晕。这光芒宛若水波涟漪般荡漾开来,不由得使人生出美轮美奂之感,仿如置身仙境。紧随其后,楚白便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和精神都出现了加速恢复的迹象,他不禁大为惊异,难道说这就是舞娘职业的辅助手段吗?

“老白,状态十分钟之内有效,你要抓紧时间哟!”

说罢,林宝儿头也不回地奔向海边,被主神禁止使用外来道具之后,她所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闻声,楚白情不自禁地苦笑了一声,跟着把视线转回那头正气势汹汹向自己冲来的坦克。这时,他有些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螳臂当车这个成语,楚白此刻是真心希望,自己的命运不像寓言故事中的螳螂那么悲催。

为了自己一个人的生存而战,你可以发挥出人类力量的极限,算得上一名合格的战士。当你为了无数人的福祉和生命而战,才能超越人类力量的桎梏,称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勇士。老师阿班的教诲话语再一次从楚白的脑海中闪现,这一幕言犹在耳,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浮现起一抹微笑。没错,现在他不是为了自己活下去而战,那么发挥出超乎自身极限的战力也就不足为奇了,唯一的疑问是向来骨干的现实是否会如楚白的理想一般丰满呢?这才是一道真正无解的难题啊!

“呜咚!”

在风驰电掣般狂奔而来的坦克,那狂暴沉闷的嚎叫声中,它的那条比正常人类大腿还要粗出几圈的胳膊高高举起,随即重重地落下,尚未跑远的幸存者们顿时感到脚下大地都在随之颤抖。距离更近的楚白则有幸目睹了更清晰的画面,在拳头落下的一刹那间,貌似坚固的混凝土路面应声碎裂成了蛛网状,紧接着无数如棋子大小的碎片携带哨音朝着四外溅射,只听那刺耳的破空声就知道,碎屑的杀伤力不比******扫射小多少。

德鲁姆林岛特训没有白费,楚白对如何与比起自身强大得多的怪兽.交战,积累了相当程度的经验和知识。他在坦克发动攻击的同时,预判出对手的攻击落点,于是快速闪步避开了这一击。在坦克处于发大招后硬直状态的短暂空窗期,楚白咬紧牙关,双手攥住***大盖,奋力将雪亮刺刀对准坦克的面部刺去。

“噗……”

“吼”

酱紫色的血液由坦克的头部喷泉般涌出,在那柄明晃晃的三十年式刺刀尖上,此时赫然挂着一颗比成年男***头还大出两圈的硕大眼球。

无论变异成什么德行,作为一种高度特化的感受器官,生物的眼珠始终是躯体之上最为脆弱的部分,眼球无论再怎么强化也不可能跟骨骼一样坚不可摧。因而,即便楚白手里的这枝***大盖是只配摆在博物馆里供人观赏的老掉牙武器,被他刺中了眼部的坦克依然蒙受重创。

仿如迅雷般的一击得手,楚白没来得及体会一下滋味,便已听到远处传来的凹凸曼的声音,只听他高声叫道:

“老白,快点上船来!”

“呼”

愣了一下,醒悟过来自己正在扮演你们撤退我掩护的危险角色,楚白当即虚晃了一招,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没错,眼前这头力量无比强横,但敏捷不高,自然也谈不到有丝毫技巧可言的坦克,楚白仗着一身剑术可以不怕。然而,坦克后面正在快速逼近,那一***黑压压好似一群,完全望不到边际的丧尸群,已然叫人望之便肝胆惧裂,他此刻全然提不起斗志来。任凭你有天大的本领,万夫不当之勇,数以十万计的丧尸也足以把任何一位强者活活堆死。除非你能脱离陆地战场,抑或是丧尸的攻击不足以破开你的防御,否则的话唯有退避三舍这一条路可选。

“噗通!噗通!噗通!”

“来,抓住我的手!”

当楚白一路小跑,闪避那些突然从两旁窜出的丧尸来到这条街道的尽头,那条从中央公园顺来的小游艇已经划离开岸边十米左右,他不假思索地跳下了水。在楚白靠近船边的时候,凹凸曼伸手拉了一把,他这才带着一身水迹躺在船舱里面,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味着适才所经历的一幕幕惊险场景。

“呼呼呼呼……”

“快点划船,这里不安全。”

贾丹顾不上关心楚白如何,他直接呵斥三个幸存者高中生,而后除却一条在船尾临时充作船舵使用的船桨,余下的几条船桨一齐飞快地划水。轻盈地调转过船头,游艇随之驶向深水航道,很快就把那些已经追到岸边,不甘心看着嘴边的猎物跑掉,咆哮低吼的丧尸和特殊感染者们远远地抛在了脑后。

呼吸平顺下来,楚白抹了一把脸,舌头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他忽然瞪起眼睛,惊诧地说道:

“这是淡水?”

闻声,凹凸曼笑了起来,说道:

“对,咱们不是在海里航行,这是哈德逊河。”

楚白站起身举目四望,果然水域的两侧都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这显然不会是在外海应有的景致。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楚白忍不住问道:

“不是要往罗亚尔岛去吗?怎么好像在往上游划船,是不是搞错方向了?”

专门挑了掌舵这个轻省又能发号施令的位置,船尾的贾丹干笑了两声,接口说道:

“呵呵呵呵,刚才上船们研究了一下路线,这才发现从水路走到罗亚尔岛最便捷。”

这时,凹凸曼接过了话头,掏出一张美国地图补充说道:

“老白,你来看,从纽约的哈德逊河口逆流而上,经过几处运河中转就能进入五大湖水系,全程都不必登岸。”

一超独霸的美国是从英国的北美殖民地逐步发展起来的,最初***的十三个州全是位于大西洋沿岸。建国后开始向西扩张,通过购买和战争,最终美国成为跨越两洋的大国,中间也花了一百多年时间。简而言之,美利坚合众国成为超级大国之路,绝不是一帆风顺,更不靠天上掉馅饼得到的。刚开始那些年还没发明铁路,美国的交通运输除了马车主要靠内河船运,因此在美国的东部地区残留着为数众多的大小运河。

尽管试练者们不清楚经过这么多年,地图上标识出来的运河是否还能保证通航条件,他们乘坐的这条小船吃水深度也不过半米,只要运河没有淤塞到断流的地步就没问题。何况退一步讲,纵使运河断流了,大家扛着这条船走到有水的地方也费不了多少事。

凹凸曼和贾丹都表现得很有信心,林宝儿则是不置可否地一旁端详着自己的宝贝指甲,楚白看了看他们三人,低声说道:

“主……会允许咱们这么偷懒吗?”

不必怀疑,主神的威胁是一柄时刻高悬在试练者们脑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每每想到这一节,他们都禁不住背后冒凉风。主线任务无法完成,主神动辄就要抹杀,再不然偶尔触碰了什么特殊物品,随时有可能下达高难度任务,总之,主神是个一贯坑爹不打引号的***,对于试练者们来说,这无疑是常识层面的认知。

听了楚白的反问,凹凸曼神色凝重地一指脚下,说道:

“咱们的这条船是样子货,船体太单薄,大西洋上的风浪也是出了名的狂暴。如果非要绕道的话,那就得从加拿大的圣劳伦斯河口进入五大湖区,海路风险不可捉摸呀!咱们可别熬过千难万险没被丧尸啃了,到头来却一个不小心翻船落水喂了鱼!”

试练者们身下的这条小艇是中央公园的游乐设施,当然不能跟海船相比较,楚白再外行也知道凹凸曼说得没错,只得点头说道:

“那好吧!看来也只能这样。呃,水在哪?我有点口渴了。”

闻听此言,林宝儿递过来一瓶水,说道:

“省着点喝,只剩两瓶了。”

一听这话,楚白顿时瞪大了双眼,他打量着手里这个最多能容纳三百毫升液体的塑料瓶,难以置信地说道:

“怎么会这样……该死的丧尸!”

这番话才讲到了一半,楚白蓦然记起,几分钟之前悍马爆胎翻车,放置在车内的瓶装水包装箱破裂,水瓶四散掉落满地。在那么混乱紧张的环境中,居然有人还能记得在大群丧尸穷追不舍的时候捡起两瓶水来,已是殊为不易,再要奢求太多会遭雷劈的。

无力地垂下头,片刻之后,楚白自嘲地笑了笑,他转而对换班划桨的凹凸曼说道:

“唉,这种力气活还是让我来吧!你们几个实在不适合这项工作。”

凹凸曼笑嘻嘻地把船桨递给楚白,后面的贾丹不干了,冷哼一声,说道:

“拜托,你是近战职业,让我们仨跟你比体力,那还不如早点洗洗睡了。”

话题涉及到了可能泄露身份来历的敏感领域,楚白下意识地瞥了三个获救的高中生一眼,发觉他们几个挤在船体中部呼呼大睡。见状,楚白不无疑惑地向同伴询问说道:

“他们这么快睡着了?”

“嗯,小点声,看来是被困在公园里几天几夜没敢合眼。唉,这几个倒霉孩子竟然生在这种生化末世,命不好啊!”

听了凹凸曼的感叹,楚白摇了摇头,说道:

“那个要求救出五十人,现在满打满算才三个,剩下的那些该怎么办?”

对于初步经过主神强化的试练者来说,只要行事稍微小心点,别惹上特殊感染者,单凭那些普通丧尸,数量再多也不足为患。虽然他们可能打不过潮水一样涌来的丧尸群,但也总能跑得掉,不过要他们带上一群拖油瓶这么干,即使是自信心最为爆棚的人,估计也没有十足把握可以全身而退。说到底,自己在丧尸***之下游刃有余,跟带着一帮普通人还能轻松,实在不是一个难度系数的考验。

凹凸曼摸着下巴冥思苦想了一会,忽然转头对贾丹说道:

“贾兄,你怎么看?”

“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太早了无处安置,太晚了怕凑不够人头,那个不会给咱们投机取巧的机会。”

事实上,主神并不严格***试练者们暴露自己外来者的真实身份,不过由此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必须由他们自行处理。凹凸曼和贾丹都是混了几个世界的老油条,连楚白这种新科小白新丁都知道逢人只说三分话,什么时候该藏头露尾,他们又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始终有些心不在焉的林宝儿,此时插言说道:

“喂,这件事还不着急,现在天马上要黑了,咱们是连夜赶路,还是先停船靠岸,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闻声,凹凸曼从兜里掏出从古董狙击步***上卸下的一个六倍瞄准镜,冲着前方眺望了一阵子,然后说道:

“前面有个小型游艇码头,怎么办?要不要靠过去?”

正在众人对视无言之际,小艇上的试练者们各***了摸肠胃开始咕噜噜***的肚皮,舔着发干的嘴唇面面相觑,谁也不吭声。尽管他们已经具有了超乎常人的能力,并不意味着餐风饮露就能充饥,当生物本能开始产生压力,试练者们也难以作出抉择。登陆的确有风险,但是不登陆就无法补充食物、饮水,他们只能饿着肚子赶路,从哈德逊河到罗亚尔岛,中间有着迢迢数千里的航程,这可不是大家忍耐两天就能迎刃而解的大难题呀!

憋了好半晌,楚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率先打破了缄默,低声说道:

“我看还是靠岸吧!翻车的时候咱们在公园收集的食物和饮水都丢了,不补充一下,这样子也走不远了,何况接下来的航程也未见得就比这里更安全。”

这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尽管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食品安全问题从来都不是一件令人感觉轻松乐观的话题,但是受惠于农业生产和食品保鲜技术的进步,现代人很少有饿肚子的切身体会,正因如此,此刻饥肠辘辘的感觉袭来叫人感到份外难以忍受。

“我赞成!”

“嗯!”

除却最早提议休息的林宝儿,凹凸曼和贾丹也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头,于是,楚白苦笑着说道:

“那好,咱们就在前面码头上岸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