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十一章 亡命狂奔之路(4)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开启了生化模式的末世其实很有特色,考验一个普通人能否在这种丧尸横行的世界里存活下来,很大程度上,并不在于你到底能跑多快,跳多高,身体素质有多好,而是能否把惊慌失措这种人类本能压抑住,尽快摆脱从前生活的惯性影响。凡是做到了这一点的人,基本上已经买了一张末日一生游的门票,存活概率要比那些浑浑噩噩的家伙大得多,具体差距大约参考瘸子跟刘翔比跨栏。

归根结底,人类终究还是一种群居性的动物,当突发意外状况时,人们在求生本能中驱动下,不自觉地向群体靠拢,这是被许多人有意无意忽略了的潜在动机。

的确,即便是最强壮凶悍的捕食者,它们也不太可能把一大群人都干掉。事实上,正如那个黑色幽默故事所说,在被捕猎的群体中你不需要比狮子跑得快,只要比自己同伴快一些就行了。相对于单独行动的风险,依托群体的数量进行防御,生存的可能要大得多。然而,生化病毒不是猛兽,每一个人类是它们的潜在宿主,人群***的密度越高,出现状况的威胁也就越大。

一座百万人口规模的都市,只需一个被感染者潜伏,用不了几天时间,扩散的病毒就会以几何级数增殖爆发,这种状况就不适用进化赋予人类的生存本能了,所以幸存者的第一要务就是抑制动物本能的盲动。

那些早前经济发达人来人往的地方,对幸存者而言,无异于龙潭虎穴。假如想要成功地活下去,首要的信条就是远离人口众多的城镇,不要幻想着自己混迹在一大群人所当中得到虚假的安全感,趁着危机还没有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一口气跑到杳无人迹的地方做好长期坚守的准备,这才是明智之举,那座孤悬于苏必利尔湖中的罗亚尔岛就是不错的备选目标。

潺潺的流水声在寂静中显得那么清晰,随着白色小艇缓缓靠近河岸,掷出的缆绳套在这座木构小码头的一根木桩上,楚白第一个登上栈桥随即开始举目四望。

距离码头最近的房屋在三、四十米开外,稍远处牧场的围栏和建筑在夕阳余辉中依稀可见,这个安静的场景给了试练者们以很大的安慰和鼓舞。不消说,一座经营情况良好的农场,不需要依赖外界补充食品,因为自给自足是传统农业的本色。只有城市居民才必须间隔很短一段时间就要采购一次生活必需品,尤其是在食物方面,这种***差别表现得尤为突出。

驻足船头借着西下夕阳的一抹金色余晖,望着颇具田园牧歌气息的静谧画面,贾丹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腹部。老实说,他也是直到今天才明白,原来挨饿的滋味这么不好受。

当日进入火影忍者的世界,在砂忍村受训之时,贾丹接受过十分严格的训练,绝不是木叶忍者学校过家家式的宽进严出。那些抵御饥饿、恶劣环境,毒虫叮咬和酷刑拷打的必修课更不是好看的花架子。砂忍不像木叶那么强大富庶,忍村的经济也无力供养太多现役忍者,保证培养出的每一名忍者都是精英,这是砂忍的生存之道,只能靠最大限度压榨忍者个体的力量才能追平***竞争者。

尽管如此,那些模拟场景跟今时今日的实战毕竟是两个概念,贾丹还是体会到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的道理,他现在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再用心一点学习了。

考场上的第一名不见得就是最优秀的战士,实战环境永远跟模拟比赛不在一条合格线上。不管怎么说,忍者在学校里接受的训练是一板一眼的,***开始前总能饱餐一顿,一次需要挨饿多久自己也心里也有数。如今,这二者都成了不切实际的奢望,贾丹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一切皆有可能,自己一不留神就要玩完了,不能不谨小慎微呀!

贾丹处于短暂的失神状态,跟在楚白身后跳上栈桥的凹凸曼回身拉了贾丹一把,随后对林宝儿说道:

“你留在船上,好好看着他们仨,要是觉得有危险就解开缆绳把船划到深水区躲避一下。”

闻声,舞娘林宝儿狡黠地一笑,她拍了拍弧度颇为可观的酥胸,说道:

“好,人家等着你们回来,别久等哦!”

正值草木繁茂的盛夏时节,一阵携带着青草芳香的晚风徐徐吹过,四下里安静得叫人心里发毛,在乡村小径两侧的草木,随风如波浪般低伏又抬起,给人予一丝心慌意乱的暗示。

“喀嚓!”

*********上膛的清脆金属撞击声,此时在周遭静得落下一根针都像雷声一样响亮的环境衬托下,着实显得刺耳。

三双不善的眼睛望着自己,始作俑者贾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尴尬地解释说道:

“呃,有备无患嘛!”

听了这话,不辞劳苦扛着重***的凹凸曼面无表情地瞥了贾丹一眼,跟着没好气地说道:

“不管待会出什么状况,你最好别乱开***,我不想惹来意料之外的麻烦,让老白用刺刀解决问题吧!”

自感躺着也会中***的楚白,这当口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耸肩说道:

“这好说,我会尽力的,可惜刺刀不趁手,要是有一把剑,或者刀的话那就好多了。”

固定在步***前端的刺刀与传统冷兵器的刀剑差别非常之大,严格地来说,刺刀的应用技巧更接近于传统长***的使用技法,而非看上去更类似的刀剑一类。

无论是楚白从主神那直接强化得来的那套《华山剑法》,还是他三日特训时从阿班手上学得的阿班流刀杀法,悉数是应用于刀剑类的技巧。哪怕全才阿班也不忘传授一些***术技巧给楚白,但突然叫他改用刺刀,如此大跨度的挑战,绝非在三两天间搞定的问题。他现在能保证相当于理想状态下三分之一的战力,那就属于超水平发挥了,非份的要求提得太多,那得当心被雷劈。

无怪乎在某些武侠小说当中,那些著名的剑派***必须在自己的剑上铭刻“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誓言,此刻楚白才有了直观感受。学剑之人一朝没了剑在手,一身本事立时大打折扣,那是虎落平阳龙游浅滩,只剩下给人修理的份了。

此时此刻,深感自身不足,楚白暗自下了决心,务必摆脱外物束缚。独孤求败那厮敢说草木竹石皆可为剑,剑术不拘于外物,那他楚白退而求其次,万般兵器在手皆如用剑,这样总说得过去了吧!再不然,弄点召之即来的兵器,像是高呼一声“我是xx”,一把利剑从天而降什么的,这也很威风嘛!不行的话,还可以考虑像虐杀原型里面那个妹控酷哥,自家手臂直接变成兵器什么的。呃,反正只要身体变异不影响日常生活,楚白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这时候,听到楚白的要求,凹凸曼抚额叹息说道:

“放心,大伙会帮你留意的,不过别抱多大希望,这种乡下地方恐怕找不到博物馆,你不会想要弄把镰刀凑合一下吧?”

闻声,下意识地顺着凹凸曼的诡异思路,楚白在脑海中勾勒出自己双持镰刀一脸傻笑的土鳖模样,登时不由得一阵恶寒袭来,他连忙用力甩头,好像是要把这个念头驱逐出脑海。***,坑爹也不是这么个坑法啊!

“呼噜!呼噜!”

河岸边一片茂密的黑莓灌木丛突然抖动起来,跟着一阵怪声传来,在楼梯间吃过烟鬼长舌头的亏,贾丹这次反应快多了,当即面色剧变,大叫大嚷地说道:

“当心,是胖子!”

楚白等一行三人距离灌木丛只有几米远,这时候再说什么也来不及了,从灌木阴影后面闪出半个滚圆身躯的呕吐者张开了大嘴:

“呕”

被许多玩家戏称为胖子和肥***的特殊感染者呕吐者,它分泌的胆汁液体会剧烈***普通丧尸的进食***,导致它们疯狂地发起进攻。

倘若按照最坏的情况估计,至迟超不过两分钟,方圆两三千米之内的丧尸就会围拢过来形成一个巨大包围圈。托天之幸,这是在乡下地方发生状况,人口密度比城市要低得多,不管丧尸群如何集中,限于本地人口数量也还是有限的,毕竟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人哪来的丧尸啊!这若是搁在纽约之类的大都市里,楚白等一干试练者们还是趁早琢磨一下,如何自我了断能死得比较舒服一点,估计被无数丧尸啃成白骨的下场也不能算好死吧!

“嘭!”

近距离喷出一肚子胆汁的呕吐者被气急败坏的贾丹一***打爆,但是事态恶化的结果已无从挽回,诸如亡羊补牢这种事情不是每一次都有机会的。许多时候,试练者们不小心犯下的第一个错误,往往也是他们这辈子的最后一个错误。

事发突然,试练者们备战的时间不多了,不过对于必须仰仗外物的***手凹凸曼,这功夫多出一秒钟也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他三化作两步走,急吼吼地跑到附近河堤上,接着把笨重的M2***架好,随手抖开的金属弹链“哗啦”作响,瞄准从不远处房舍里跑出来的丧尸,凹凸曼深呼吸数次后,手指扣动了扳机。

“突突突突突突……”

***口不住喷吐火焰,飞速发射出12.7毫米***的勃朗宁重***,其威力绝非观众们在影视剧中所见那样平平无奇,似乎打在人身上只是留下一个血窟窿而已,那是编导们为了观众心理健康打过无形马赛克的掩饰结果,属于和谐版的娱乐节目,而非实打实的战场纪录片。

毫无疑问,重***所用的威力强劲的大口径***,直接把击中的目标撕裂成碎片是轻而易举的,其中当然也包括谈不上如何结实的人体组织。假如一枚******命中了某个倒霉家伙的身体躯干,中弹者几乎必死无疑,即便是打中了四肢,粗大的弹头在与人体接触的一瞬间,释放出的动能也会把这部分肢体从其主人身份狠狠地撕扯下来,那种场面是叫人看过之后,晚上会作噩梦的极端恐怖血腥。

相比于生命过份脆弱的人类,悍不畏死的丧尸们只有头部是一击致命的要害,被击中***地方都算不上大问题,但它们的身体材料仍然是跟原版相同的,除却类似坦克那样的特殊感染者,一般丧尸的躯体并不比人类强壮。

这时,随着凹凸曼开始毫不吝惜***,朝着丧尸群疯狂扫射,如雨点般倾泻而下的密集弹幕在草地上形成了一道无形壁垒,没有丧尸可以逾越这条死亡界线。杀伤力强劲持久的重***,果然不愧为工业时代初期的大杀器,曾经让第一次世界大战演变成绞肉机式的消耗战的罪魁祸首。如果丧尸们没有新花样可玩,那么在凹凸曼携带的***耗尽之前,它们就要先死绝了,问题是主神会这么容易叫试练者们过关吗?

“叮求生之路世界隐藏剧情开启,追查幕后黑手的线索!”

全神贯注地激战当中,耳畔骤然冒出主神的一声通告,吓得楚白双手一哆嗦,险些把***大盖都抡飞了,其余几位也是同样狼狈的表现。他们实在不晓得自己的运气怎么如此之背,抑或是踩到了什么地雷,竟然被主神突然提高难度,开启了额外的支线剧情。别以为这是什么好事,要知道,主神这家伙一向讲究风险和收益成正比。每次试练者拿到额外的好处,必然意味着承担更多的危险,即使是天大的预期收获,那也得有命享受才行啊!

丧尸群的数量在凹凸曼不遗余力地扫射之下迅速减少,惴惴不安的情绪反而在几人心中滋生蔓延,主神不可能晃点他们,用眼睛看不到的威胁才是最可怕的。

利用忍者查克拉吸附爬上了一株高大橡树树冠的贾丹声音凄厉地叫喊起来,说道:

“快看,那是什么玩意?”

顺着贾丹所指的方向远远望去,楚白的脸色恍如金纸,凹凸曼则咬了咬嘴唇,愤然骂道:

“***,那挨千刀的主神又开始自己脑补剧情了吗?不按套路出牌,我恨原创剧情!”

在一片屋舍掩蔽后面,一座庞大的肉山正在蠕动着向前移动,这个足有三层楼高度的大家伙,不断吸纳沿途丧尸的残肢断臂,它的体量还在继续增大。不问可知,哪怕这家伙的移动速度不比常人步行快多少,然而,它的体积对于缺乏强力攻击能力的试练者们来说,已然构成了极大威胁。现在除了块头大之外,谁也吃不准它还有什么特殊能力没有展现,若是属于远程攻击类,那可就……

天大地大,不及主神权柄大。试练者们无论各自的本领高低,神通造化如何,无不对向来冷酷无情又掌握着自家小命的大光球主神敬畏有加。

要问试练者们生平最怕的一件事情是什么,估计***的范畴肯定超不过主神修正剧情,抑或是开启剧情乱入模式。简而言之,不管出现了上述的哪一种状况,对身在其中的试练者都是不啻于五雷轰顶的噩耗。纵是修真者渡天劫,凡人患艾滋,武大郎先遭绿云盖顶之祸,后被西门庆毒杀的憋屈感受,这些统统全加起来也不过如此了。

估算一下己方战力与眼前这个未知特殊感染体的差距,楚白低声说道:

“我建议咱们立刻逃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