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三十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1)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深町晶火急火燎的求助声回荡在脑海中,没法装不知道的楚白很是纠结,他适才躲在暗中窥探了半天,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洞察力有待提高,根本没发现伏兵在哪!这时,他只好硬着头皮传讯对深町晶说道:

“赶快撤退,他们不敢追你到闹市区。”

遭到复数的敌人***,精神正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下,气喘吁吁的深町晶过了好一会才回答说道:

“好……我尽量试试。”

勉力扛住超兽化兵五人组几***击后,深町晶终于抓住一个机会,他拉开了左侧的***装甲,随着粒子炮蓄能,乍看起来,粒子炮颇与眼睛有几分相似的半透明结构散溢出了淡淡的流光。

“日”

面对着威力巨大的卡巴粒子炮,超兽化兵们毫不迟疑地四下散开规避锋芒,深町晶则利用这个机会调头快速向市中心奔去。

兔子不吃窝边草!在平日里,克诺斯组织做事虽然肆无忌惮,但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确实够低调的,每次抓人来进行实验都是优先挑选那些无人关注的流浪汉和偷渡者,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下手对象才会就近抓人充数。对本地人下手都是有长远的战略目标,譬如在当地的***部门安插内线的潜伏计划,类似一个本地人因故失踪几天后就会自己回来,基本不会惹人注目。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单元G”是吉欧志在必得的目标,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他都在所不惜。

于是乎,在吉欧的指示下,这座原本平静安祥的小城瞬间陷入了火海之中,他已经按捺不住自己心底涌动着的,对强殖装甲无比炽烈的渴求了。

事不关己的旁观者们倒也不必替克诺斯担心善后问题,诸如此类的行动此前他们也干过几次,反正事后只要编造一个***之类的借口就能蒙混过关,克诺斯的印度分部曾经发生事故,直接和间接弄死了总共几十万人,最终结果还不是屁事没有?那些企图挖掘出事件***和揭发其中黑幕的记者一个接着一个人间蒸发了,在金钱和权力的双重力量压制下,民众群情激奋的事态很快就会平息下去。对于过往的痛苦记忆,人类往往是容易健忘的,因此把握住这个尺度就足够了。

“该死,真是丧心病狂啊!”

扫视着变成战场的城市,楚白脸色难看地嘟囔起来,此番他失算的主因在于低估了吉欧和克诺斯心狠手辣的程度,对于这些权力欲压倒一切的家伙来说,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无辜者的死活压根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之内。正如那句老话所说,死掉一个人是悲剧,死掉一百万人那就只是个统计数字了。

转换战场的深町晶处境依然凶险,见此情景,楚白略有不甘地叹息说道:

“唉,不出手到底还是不行啊!”

低沉的话音随着楚白的身形隐入夜幕之下,他借着复杂城市地形,缓缓深入深町晶与超兽化兵五人组激战的区域内。

“啊”

分毫听不到剑锋呼啸,仅有寒芒在眼前一闪,猝不及防的超兽化兵五人组的队长杰多顿时惨叫失声,他的右臂被从背后发起偷袭的楚白一剑齐肩斩断,杰多身上的黑色外骨骼也如报纸一般被轻易地被剑锋撕扯得粉碎。与此同时,在楚白的手中,那柄闪耀着紫色光芒的长剑顺带还在杰多的大腿上留下一条尺把长的血口子,这道深可及骨的创口像是孩子张开的嘴巴,咕嘟咕嘟猛冒血泡,单只这一下,这位超兽化兵队长的战力就差不多被楚白彻底废掉了。

“飞弹齐射!”

“嗖嗖……”

“轰轰轰轰……”

一切发生得快似电光石火,没等楚白开心一下,对手的疯狂反扑便已到来,伴随着一声声排气闷响,一颗颗的生体飞弹好似一面天罗地网当头罩下。好在信奉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规条的楚白也不是当日那个只会玩菜刀的厨子了,他快速掷出一叠长度仅有三寸的短剑,这些亮闪闪的金属物件准确命中目标,在空中提前引爆了生体飞弹。

尽管楚白采取的对策非常正确,但爆炸产生的余波还是对他造成了很大负面影响。单只耳鼓震得嗡嗡作响不说,连累身体的平衡感也受到波及,乃至于在他落地的时候,脚步都显出了几分踉跄。

“百万伏特!”

爆炸尘烟尚未散去,一根闪烁着幽蓝色电光,纤细滑腻的黑色触须从黑暗中疾速弹射向楚白袭来,这攻击委实快得叫人目不暇接。说不得,这帮超兽化兵的战力确实很强悍,团队配合起来作战更是令人生畏的可怕对手,正因如此,在殖装状态下,拥有着超乎常人数十倍力量和速度,随身武器多得一只手都算不过来的深町晶尚且应付吃力,屡屡被打得浑身血肉模糊,全仗着强殖装甲的恢复力才能撑住场面,此时此刻,楚白同时遭到四个超兽化兵***,他的感受自然也不会轻松到哪里去。

“喝,金雁横空!”

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脚下贯注紫霞真气飞身跃起的楚白一剑抹过了超兽化兵艾利根细长如鳗鱼的颈脖。在这一颗,火爆的战场仿如突然安静下来,在死寂一般的压抑气氛中,一道横向切口出现在艾利根的头颈部位。

“噗”

这时,由颈部大动脉血管剧烈喷薄而出的灼热液体宣告了死神来临,无论超兽化兵的肉体恢复能力多么强悍,整个头部都被人干净利索地砍掉了,肯定活不过来呀!

“艾利根!”

整齐划一的呼唤声充满了痛苦与惊异,这是余下三名超兽化兵的绝望呼喊,在同期调制的超兽化兵之间存在着一种非血缘的亲情关系。这种有些神秘的认同感是与雏鸟破壳后第一印痕类似的动物本能反应,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惨死当场,旁边的队长杰多也是重伤不起,仍然四肢健全的三个超兽化兵当即如发疯了一样向楚白发起决死攻击。

恰在此时,楚白的脑海中一个声音响起:

“二号,闪开!”

闻声,楚白也来不及多想,立刻纵身跳向不远处的一栋房屋。

“日”

瞬间被携带巨大能量的粒子炮轰击,被压缩到了极致的空气哀鸣般发出了音爆似的的隆隆轰鸣。霎时间,一片白茫茫的光波吞蚀了周遭一切,所有物质悉数被这光芒分解为基本粒子,仿如一个肉眼无从窥见的黑洞正在无情地吞噬着世间万物。

这阵天崩地裂似的震动过后,站在屋顶上的楚白身子晃了两晃,方才拄着长剑站稳脚根,不得不说,此时的楚白脸上写满了惊讶和不解。

虽说在那些只懂看热闹的外行们眼中,强殖装甲的***粒子炮留下的破坏痕迹,远不及《求生之路》世界中的太空武器那样具有摧山撼岳的威力,实则杀伤力要千百倍于后者。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极其高端的攻击方式,业已超越了依靠物质本身强度加以抵御的限度,除非是具有能量护罩一类的玩意阻隔,不然的话,堆砌同等厚度的钢筋混凝土和一堆烂泥在这种外星科技产物面前没有任何区别,同样是一触即溃的***。

生化科技(强殖细胞和拟化武器)、机械电子科技(制御装置)、空间科技(强殖装甲的隐匿和召唤),集成了上述三种科技体系精华于一身的强殖装甲,其技术水准是目前地球原生文明仍然无从望其项背的巅峰之作。

事情很是匪夷所思啊!直到此时,亲眼目睹了强殖装甲的恐怖犀利,一直没有怀疑过剧情背景的楚白不禁暗自揣摩。既然拥有如此高端的技术实力,那些降临者为何要惧怕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地球人类?相信以它们的技术实力,除非全人类在一夜之间都变成卡巴,否则零星产生的人类殖装体不可能撼动降临者的领导权,更不要说威胁到降临者集团的生存了,莫非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一段主神自行脑补出来的隐藏剧情不成?

在楚白胡思乱想的时候,战场上的尘埃逐渐散尽,被火光照亮的废墟也变得清晰起来。除却最早被楚白卸掉了一条胳膊的超兽化兵杰多不见踪影,***三个超兽化兵皆已在深町晶的粒子炮轰击下彻底汽化了。

始终被敌人压着打,深町晶好不容易抓住这个出手良机,他抽冷子发射强殖装甲上最强力武器***粒子炮。当然,深町晶这个滥好人很小心地避开了楚白所在方向,事实上,某人只是被粒子炮轰击的余波扫了一下而已并无大碍。饶是如此,这貌似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余波便已叫体质远超常人的楚白感到了好一阵胸闷气喘,连带出现眼冒金星之类的负面感受,这事就不值一提了。

仔细盯着粒子炮留下的痕迹看了一会,心底里禁不住一阵后怕的楚白感触良多,也许是他一时想岔了。

昔日,纵横星海的降临者或许真是被最初殖装体卡巴零号打得一点脾气也没有,毕竟楚白已经见识了这玩意的杀伤力有多逆天,只是不晓得降临者殖装的时候会有什么效果。从现在的痕迹来看,别的且不说,那位凭着一己之力撑起防御罩,硬生生扛住了小行星撞击的最初兽神将阿卡菲尔,想必他也不敢凭着肉体来承受卡巴的粒子炮攻击吧!

这场战斗并未结束,随着从不远处投射而来的强劲光束轰塌了深町晶脚下的墙体,楚白也陡然醒悟过来,自言自语地说道:

“克诺斯果然留了后手,伏兵似乎没全出来,这是在等着卡巴三号现身吗?”

楚白的殖装体身份已然被识破了,诚然,在这个世界里也存在着武术和***类别的格斗技,但是以区区人类的体质对战超兽化兵,结果注定是要被直接秒杀的。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当双方的身体素质差距拉大到一定程度,不管弱小一方身怀何种精妙的技巧也无从挽回败局。

在只配看看热闹的外行眼中,楚白飞身跃起乘隙挥剑斩杀了超兽化兵艾利根,举手投足之间似乎十分轻松。然而,艾利根虽说不是以防御见长的类型,但他完成兽化后,体表皮肤的强度和韧性也超过了龙鳞甲之类的重型单兵防弹衣。要知道,那些喜欢借用杂技技巧来表演劈砖的所谓格斗家数量多得不胜枚举,手持一柄利刃便能斩断防弹衣的剑圣、剑豪却从来没有出现过,那实在超乎人类肉体的极限之上。正因如此,即使楚白没有动用强殖装甲,可是从他所持的立场和表现出的强悍战力来分析,克诺斯再猜不出他也是殖装体之一,不如趁早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在上面好了。

辗转几个试练世界浴血厮杀培养出来的敏锐预感告知楚白,此刻前方的敌人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实力也非常强大。

明知如此,楚白也毫无恋战之心,冲着深町晶一摆手,说道:

“快,跟我来!”

这时,大半个城市已然陷入了翻腾雀跃的火海和浓烟之中,火灾中幸存者的哭喊声和过火房屋不住倒塌的隆隆声响,时而随着吹散浓烟的晚风传来,城市恍如人间地狱变相一般恐怖。

尽管这场大灾难的起因是楚白错误估计克诺斯的凶残程度,但他也没有为此而深感内疚,这倒不是说楚白把这个世界的人类都当作NPC来看待,而是他自认为没资格为无辜者的死亡负责。强者才有资格谈论怜悯,弱者只能祈求仁慈,没有力量为后盾的宽厚就是懦弱。

现如今,摆明了克诺斯这个狗大户才是居于强势一方,是他们设计了整个伏击行动,楚白和深町晶、卷岛颚人三个吊丝捆起来都无法与克诺斯遍及全球的庞大势力相抗衡。在克诺斯组织的高压之下,他们是单纯为了生存而奋战,对于那些不幸被殃及的无辜者,楚白可以表示遗憾和同情,不过要他重新再来选择一次,他同样不会改变这个策略。说到底,这是无从选择的必然演进结果,除非他愿意放弃任务被主神抹杀。显而易见的是,好逸恶劳了半辈子的楚白不具备舍己为人这种彻底脱离了人类低级趣味的高尚情操。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