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四十三章 如梦似幻(1)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轰炸过后依然热气腾腾的土地,好似一笼刚出锅的馒头,置身于四周袅袅烟气的环抱之下,楚白与林宝儿无声地对视着。良久,林宝儿开口说道:

“老白,咱们这次能撑过去吗?”

“不好说,总之……尽力而为吧!”

说罢,楚白起身来到少女朱迪跟前,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朱迪,来,掷骰子。让我们早点结束这个噩梦。”

大抵已然认命了,小朱迪有气无力地瞥了弟弟一眼,跟着她又看了看楚白,向棋盘丢出了骰子。

“哗啦!”

“……骰子掷出3和9,离奇的幻梦要来喽!”

棋盘上浮现的金色字迹映入眼帘,没等楚白咂摸明白这段话到底是啥意思,他便已感到整个身体往下一坠,直如脚下的土地化为万丈深渊,较之死亡更为可怕的经历,唯有身处其中的人才晓得个中厉害。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楚白慢慢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小酒馆里,身下厚厚的榻榻米散发着淡淡的稻草清香味道,面前的酒壶和酒杯似乎是在提醒他,某人在这里喝得酒醉微醺,伏案小睡了片刻。

“唔,这是什么地方?”

楚白目瞪口呆地看着窗外走过的人群,似曾相识又有别于现实世界的景物让他很是摸不着头脑。恰在此时,旁边一个声音传来,态度殷切地说道:

“哟,客人,您醒了吗?请喝杯茶。”

下意识地伸手接过茶杯,看着里面浑浊的绿色液体,楚白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

“请问,这里是?”

被询问的这位是个年轻人,他一身白色的厨师装束,看起来很是专业,听到楚白问话,他笑容可掬却又不失自豪地说道:

“***是木叶最好的酒馆,近日到木叶观看中忍晋升比赛的客人都会来***品尝独家酿造的清酒啊!”

楚白离开小酒馆,信马由缰地走在大街上,不知自己又该何去何从。这里的确是木叶忍村,一抬头就能瞧见火影岩,他忽然感到胸口有些鼓胀,伸手摸去原来是一叠印刷精美的门票,上面赫然写着“中忍***晋级赛门票”。

...................................................................

宏大的环形赛场内外人声鼎沸,在这个忍者武力作为最高战力的世界中,普通人可以安全观看忍者战斗的机会屈指可数。若非各大忍村为了炫耀自己的实力,允许公开观摩中忍***的比赛部分,普通人也不必怀有这种奢望。因而,此刻赛场里座无虚席的场面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地球上举办的各大防务展不也同样是一票难求吗?

“下面,是由砂忍下忍贾丹,对战木叶下忍旋涡鸣人,由裁判宣布比赛规则……”

端坐在观众席上,俯瞰曾经的队友傀儡师贾丹与剧情人物展开对战,楚白不禁喃喃自语说道:

“这是真实还是虚幻呢?”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人类了解外部世界的手段,无非是透过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这五种感官,也许还要再加上第六感的直觉。当这些感官全部接收到虚假信息,那么假的也会变成真的,因为你根本无从分辨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差别了。

“喝,傀儡秘术五机操练。组合!”

随着贾丹的呼喝声,五具小型傀儡相互铰接组成了一具大型傀儡,它张牙舞爪地威势连不懂行的观众们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看着这具傀儡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楚白挠头想了一下,恍然地想道:

“难怪眼熟,这不是霸天虎里面的大力神组合体吗?”

限于自身体质问题,干瘪得跟个猴似的贾丹在体术上根本无法与旋涡鸣人较量,旋即他展露出同时操作五具傀儡的惊人技艺,尤其是把五具小型傀儡合并成卖相极佳的大型傀儡,着实技惊四座。天生一副丝瓜脸,不怎么讨人喜欢的贾丹顿时赢得了观众们的认可和赞叹,潮水般热烈的掌声回荡在赛场中。毫无疑问,贾丹的优异表现作为一名下忍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强悍了。只可惜,架不住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这人跟人比得死,货跟货比得扔,已然很是妖孽的贾丹流年不利,正好撞见了比他还要禽兽若干倍的主角旋涡鸣人,要说跟最强尾兽九尾的人柱力掰腕子,贾丹这种努力型的天才大概还欠了一百年的火候,至于说主角光环和嘴炮什么的,真的已经不需要计算在内了。一言以蔽之,某人的杯具变餐具,其实是从一开始就能提前预见到的结果。

旋涡鸣人看着贾丹的组合傀儡,目光中透出了极度兴奋的斗志,他双手结印,口中喝道:

“多重影分身之术!大家一起上啊!鸣人狮子一千连弹!”

“乒乒乓乓……”

本以为自己胜算在握,脸上犹自带着意思惊愕神情的贾丹,一瞬间便被橘红色人海所吞没。不消说,几千只脚一股脑地猛踩过去,地上搁个铁球都要踩成铁饼了,贾丹的下场如何可想而知。

目睹了贾丹悲剧性的惨败,看台上哭笑不得的楚白实在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忽然,一片从眼前飘然落下的洁白羽毛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头皮一阵发麻的楚白自言自语说道:

“羽毛……是涅精舍之术?”

没错,随着木叶崩溃计划按部就班地执行,战火迅速蔓延开来,从观众看台到主席台,由远方的木叶围墙到赛场之外的空地,几乎随处都有战斗发生。此时此刻,与四外喧嚣的战场情况相反,人满为患看台上却是一片死寂,被幻术催眠的观众们毫无知觉地进入梦乡,仅有少数凭着自身力量挣脱幻术控制的强者可以自由行动。

事实上,这种***两重天的现象也是忍者战争的潜规则之一,倘若参战双方都以屠戮平民为目标展开战斗,那么要不了多久,这个世界就没人了。

“海波斩!”

跳下看台的楚白一剑劈开火海,他伸手揪住被揍得鼻青脸肿贾丹的衣襟,说道:

“你还认识我吗?”

“你是谁?”

坏了!一听这话,楚白的心凉了半截,只得按捺下失望情绪,说道:

“说来话长,你想活还是想死?”

“……呃,你到底是谁?”

刚刚被两千多只脚往死里踩了一通,贾丹原本是鞋拔子形状的一张脸肿得很像国宝,这时候他被这个两眼放光,语无伦次的中年大叔揪住衣领,连珠炮似的问话搞得晕头转向。若非碍于四周都是战场,这家伙又敌我不明,他贾某人早就飞起一刀劈死这个胡说八道的***了。

看着快要变成蚊香眼的贾丹,楚白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先冷静一下,他深呼吸之后,说道:

“听好,你不是穿越,你已经死了。咱们都在主神空间里混,现在是团队复活任务,我来拉你出去。”

贾丹这辈子从来没觉得自己智商低,但是此刻他真的有点傻了,眼前这家伙说的每个字他都能听明白,为啥连起来就完全不懂了呢?

“……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呀?”

闻声,楚白算是彻底绝望了,他也无心再浪费口水,叹了一口气,撮手为刀,口中说道:

“唉,得罪了!”

“啊!”

自嫌口舌不够伶俐的楚白,说得舌头都快打结了,说服对象还是云山雾罩的,他一时怒起索性一记手刀打昏贾丹,随后楚白一伸手,扛麻袋似的背着贾丹开始跑路。

古有明训: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当口,漫天飞舞洁白羽毛的木叶忍村俨然是要变成修罗杀场,楚白可没兴趣为了看一场热闹,甘当不明.***的围观观众,闹到最后自己也变成牺牲者的一份子,这个票价也未免太昂贵了点。

“火遁豪火球之术!”

“雷遁地走!”

“风遁大突破!”

兵凶战危,在战场上跑路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里最可怕的不是狙击手也不是重炮,而是无处不在的流弹,点背到会被流弹打死的家伙,他们上辈子都是折了翼下凡,脸先着地的天使啊!

这时候,一连串五花八门的忍术相继发动,红色的火光,蓝色的雷电和呼啸挟带尘埃的烈风此起彼伏,竞赛似的收割着生命。这些大威力的忍术连带还破坏了木叶忍村的居住环境,应声倒塌的房屋和起火燃烧的街区满眼皆是,尽管没有被可以作为攻击目标,但是被误伤的平民比死掉的忍者足足多了十倍。稍远处,环绕着木叶忍村的那堵气势宏伟的围墙开始崩塌,豁口处显露出几头身形庞大的蛇类通灵兽,它们正奋起撞击着墙体,村外爆炸符的连串轰鸣声犹如来自远方天际的闷雷。

扛着贾丹一路飞奔,楚白很快就被木叶忍者盯上了,村里的平民被“涅精舍之术”放倒,绝无闲杂人等出来溜达。此时在街上走动的都是忍者,要么是木叶忍者,要么是音忍和砂忍,猛然间冒出一个没有护额的家伙还背着一个砂忍,这场面是要多违和就有多违和啊!

“你是什么人?”

当街被一名木叶忍者拦住,楚白心知肚明自己是解释不清楚的,何况目下不管对参战的哪一方而言,他都是来历不明者。对待这种不可预测的变数,砂忍也好,音忍也罢,木叶更是不会轻易放过。即使太平无事之时,那些来历不明的家伙也属于忍村的严格管控对象,别提现在是生死搏杀的战场,不是自己人那就只能归类为敌人了,你说是来打酱油的,这种屁话会有人相信吗?

既然知道根本解释不清楚,楚白也没兴趣跟人浪费唾沫,他持剑在手,大声喝道:

“要你命的人。天外飞龙!”

“噗!嘭!”

楚白掷剑的速度固然够快,对面的这位忍者结印速度也不慢,当短剑插到他身上,一阵白烟腾起,原地只留下一段被短剑插至没柄的树桩。

险险以替身之术逃过一劫,这位木叶忍者再度结印,他口中念道:

“火遁凤仙火之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