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五十二章 戈德里斯之心(3)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熔岩湖里戳着一根水晶柱?柱子里还有一颗跳动的心脏?这是科幻吗?主神,你还敢再刷新下限吗?”

只身潜入行星深处的地下空间,楚白在与许多不明生物连番恶战之后,终于在一个兔子不拉屎的熔岩湖旁边发现了本地人神秘传说的地心奇景。当他把这违和的画面用数据压缩格式发给凹凸曼,从通讯器另一头传来了试练者们败犬似的叫嚣,尽管如此,他们也无从撼动主神的腹黑心肠,如果它真有的话。大骂一通主神无非是在嘴上痛快一下,该怎么干还得怎么干。

四周寂静得令人心悸,深感事态十万火急,靠自己一个人恐怕搞不定,楚白此时脸色不佳,连声催促说道:

“快点,你们马上赶过来,我看这边才是正地方。”

“嘻嘻嘻嘻,呼叫援兵?这也太迟了吧!我们可不会给你翻盘的机会哟!”

一个听起来好似爬虫类,透出阴冷黏.腻气息的声音在楚白身后响起,他不禁大惊失色。师从浪翻云学习了许多武者专用的精神类法门,楚白确信自己的感知能力已经达到了后天巅峰的境界,哪怕是实力强出自身十倍的敌人也不可能瞒过他的感知力,除非……

楚白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过身,接着熔岩湖的橘红色光芒望着那个隐藏在阴影中的黑影,沉声说道:

“你是谁?”

那条黑影晃动了一下,像是在发笑,随即发声说道:

“我不跟***说话。”

趁着眨眼的当口,楚白反复验证了自己的感知,那条黑影绝不是敌人的本体,如果他傻乎乎地扑过去,掉进陷阱的可能性有多大,估计不会比买***不中大奖低呀!

这时候,楚白沉默了片刻,他想到敌人可能不止一个人,这样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楚白打算拖延时间等待队友支援,敌方又不是***,怎么可能流出这个时间,一枝由负能量构成的箭矢从地穴天顶方向射来,察觉到异样情况,楚白来了个姿势十分不雅的懒驴打滚,暗影箭擦身而过。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想要拖延时间的把戏被对手看穿,楚白也没觉得沮丧,他当即拔剑在手,大声喝道:

“别藏头露尾耍嘴皮子功夫,你有什么牛黄马宝尽管使出来。”

似乎是为了回应楚白叫阵,规律的嗡嗡声开始浮现在耳边,仿佛一只嗜血成性的蚊子,正准备对猎物大快朵颐。

同样听到了楚白的处境,凹凸曼在探测仪里大喊说道:

“老白,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到……”

“……啪!”

没等楚白听完一段话,他戴在左耳上的探测器电火花一闪,跟着便在炽烈的火光爆碎成了无数横飞的金属零件。只来得及运气保护脆弱的耳膜,楚白即刻被震得晕忽忽的,而后他惊讶地说道:

“磁力?万磁王!”

一前一后,两条人影把楚白夹击在中间,左面是熔岩湖,右面是岩壁,他似乎已经成了瓮中之鳖,此时一个声音沙哑的家伙冷笑对楚白说道:

“呵呵呵呵,这种废铜烂铁你就别拿出来显摆了,丢人哪!”

对手这种猫戏老鼠的蔑视,见惯了世态炎凉的楚白连感慨一下的时间都没耽误,直截了当地高呼道:

“殖装!”

随着召唤强殖装甲产生的冲击波,在这个近乎于密闭空间的环境中掀起了一股炽热暴风,猝不及防的两个试练者下意识地闪避了一下。

这么快就把底牌打出来,楚白也是不得已的,早前他为了方便战地补给和减少点数开销,没有兑换那些人们耳熟能详的神兵利器,而是选择了铁匠技能,平常他所用的剑都是自行锻造出来的。由于自家的铁匠手艺还不算超凡入圣,楚白也用不了那些高等材料造剑,截止到目前来说,他常用的还是用乌兹钢混合少量白银锻造的华山派制式长剑。尽管此举的初衷是确保武器损毁之后便利战地补充,楚白却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有冤家路窄的这一天,竟然叫他撞见了选择变种人万磁王血统强化的试练者。对手的能力完克一切金属,若非手里还有强殖装甲这张底牌可打,只怕明年的今天恐怕就是某人的周年忌日了,真是流年不利呀!

强殖装甲也算是很有名的玩意,两个试练者一看楚白完成殖装,声音有些沙哑的那位狐狸脸青年双手快速结印,口中喝道:

“忍法砂铁时雨!”

应声,无数细碎如尘埃的铁砂从天顶方向纷纷扬扬地撒下,几乎覆盖了整个地下世界。

这个出自《火影忍者》世界的控场技能外表貌似平平无奇,骨子里却是狠辣非常的手段,饶是楚白有强殖装甲保护,在铁砂降落的区域内他仍不免感到身体变得愈发沉重迟滞,好似穿上了一件浸透水的棉袄,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束缚感。

维持忍术的巨大消耗,这位狐狸脸的青年催促同伴出手,说道:

“小次郎,看什么热闹,快呀!”

闻声,楚白微微一愣,跟着接口说道:

“霓虹人?”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所谓世仇就是双方积怨之深到了开战不需要宣传动员,随便招呼两声就能开打的那种恶劣关系,华夏跟霓虹之间起初是师徒,后来变成了仇雠,虽然个中变故甚多,难以一两句话说清楚,但这件事归根究底,矛盾的根子还是出在霓虹人忘恩负义,妄图取代华夏成为东方文明中心的狼子野心上面。这就好比一个中二学生开始当流氓,后来被老师教训一顿,他开始乖乖地跟着这位很厉害的老师学习。后来老师死了,他觉得老师的后人无能,白白糟蹋了那份家业,于是他就冲过去暴打老师的后人,打算把自己变成老师的合法继承人。如果这种事搁在个人与个人之间,这孙子的人品都得负数到黑洞的程度,顶风臭三里,但是搁在国与国之间,再大的罪恶也可以被神圣化,许多人还觉得可以理解,如此颠倒黑白,叫人唯有一声叹息了。

“嗖!”

只是一走神的当口,破空之声在黑色箭矢擦着楚白的面颊掠过后他才听到,箭头附着的锋芒在强殖装甲的面甲留下了一道不浅的血痕。抬手摸了摸受伤的面颊,潜藏在楚白骨子里的那股好勇斗狠的拼劲陡然冒了出来,他要发飙了。

“!!!”

楚白不惜血本,连续不断的头部光束射出,依靠超高射速完全压制了那位使用弓箭的霓虹试练者。

此时此刻,楚白孤身对战复数的霓虹试练者,他的心中未敢存有一丝一毫的侥幸。要知道,试练者群体最大的特色就是大家死过一次之后,连***都开始学会长进了,甭管谁手里都攥着几张王牌秘不示人。毕竟主神给与了试练者们无限的强化种类,也就缔造出了无限的战术组合可能。在必要时与敌偕亡,这种玉石俱焚的手段楚白有所准备,以己度人他也不会觉得别人想不到这一层。

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候,楚白绝不吝惜跟人玩命,不过眼下是等候队友增援,这当口让他立马豁出命来血.拼未免太不明智了。在战斗中抢占上风之后,楚白便以拖延时间为主,接下来只能看谁的援军先一步到达了。

“轰轰轰……”

在洞窟穹顶方向,随着来自地表的爆炸震波传导,纷纷跌落下来的巨石撞击在地上岩石上发出的刺耳声响堪比喷气机低空掠过。楚白已然感知到上方的爆炸震波仍然似潮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他立刻意识到这是己方援军和敌方援军不期而遇的结果,不能再划水偷闲了。他随之加紧攻势,哪怕不能一举击毙当面的敌人,至少要摆脱他们的纠缠与队友汇合才行。

没有人是傻瓜,楚白这边刚要动手,霓虹试练者已经先忍不住了,他们二对一都没能解决楚白,若是对方来了援军那还得了?

“凄流斩!”

一缕刀光看似凝滞在虚空之中,实则快得超越了人类视觉极限,楚白又没兑换“写轮眼”之类的特殊能力,他只能凭感觉来应对这一招。

永远不要轻视你面前的任何一个对手,哪怕你觉得伸出一根指头都能碾死他也不例外。这句听上去多少有些泄气的箴言,正是试练者们总结出来的金科玉律,只要遵照执行绝对不吃亏。譬如说一个试练者强化了超级赛亚人血统,随手放一个冲击波就能毁灭一颗行星,但是他的肉体对疾病的抵抗力和普通人差不了多少,对手只要抓到机会利用弱点阴你一下,这个力量强极了的倒霉蛋也就无非是个新科死鬼而已。

已然火烧眉毛了,楚白此刻也顾不得那个拥有万磁王能力试练者,抢先解决眼前的麻烦比什么都要紧,他探手从腕表空间里抽出一柄备用剑,大喝一声道:

“阿班绝命剑!”

为毛傻乎乎地非得在每次出手之前先喊上一嗓子,报出自家的招式名称不可呢?这事无论横看竖看,总觉得是太矬了一点,不过考虑到很多技能附带限定,如果你坚持不喊上这么一声,颜面倒是保住了,主神限定最大杀伤力要直线降低30%以上,衡量一下利弊,楚白觉得自己豁出这点脸面也不打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