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功夫圣医

第4章 疑难杂症    文 / 天下青空 更新时间: 2017-08-19 01: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两人没有等多久,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头就从楼上走了下来,此老面色红润,目光有神,精气神都很好,显然保养得很好,现在的老人,都会那么几手养生之道。

    “潘老。”

    见老者从楼上下来,沈静立马从沙上站了起来。莫问也急忙起身,不说今天有事求人,就是潘教授在国家学术界的大师地位,他也不能怠慢。

    “坐,都坐,别拘束,年轻人有朝气点。”

    潘老倒是很随和,示意沈静与莫问两人坐下,并在两人对面的沙上坐了下来。

    “你就是莫问吧?”

    潘爱国略有些审视的打量了莫问两眼,直入主题的问道。

    “正是小子。”

    莫问点点头,对于潘老知道他的名字并不奇怪,今天两天上门拜访,沈静肯定在昨天就跟潘老约好了,至于什么事情,肯定也早就跟他说了。

    “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对于你今天的目的,我也知道,听说你会一种缓解心脏疾病的***手法,乃是祖传秘术?”

    潘爱国点点头,虽然对莫问的遭遇有些同情,但***从古至今就是如此,不是谁能管得了的事情。相对于莫问的不平事,远没有他对莫问祖传的那套秘术感兴趣。

    “不错,那套手法对心室的血液流通很有作用,可以抑制一下突性心脏疾病,不过也只是能有点缓解作用而已。”

    莫问知道想潘老帮他,必须拿出一点人家满意的东西,否则凭什么有资格让别人帮忙。他来此之前就想好了,把那套手法传授出去,毕竟那并不是什么高级玩意,放在他记忆里的那个世界,属于一个野医都知道的大路货,效果也最多只是缓解一下病情,增加医者施救时间,并不能治愈病症的。

    “哦,能否说上一二,我倒是很感兴趣。”

    潘老闻言,立刻有些兴趣的望着莫问,他对通过***也缓解心脏压力的手法也懂一些,但却从未听过能直接把急性心肌梗塞作的病人疏通心血的***手法。如果真是如此,放在医学领域恐怕都是价值不小的东西。毕竟很多心脏疾病的患者都是医护人员来不及救援而导致死亡。

    “既然潘老感兴趣,小子自然不会藏着掖着。”

    莫问勾了勾嘴唇,开始精简的讲述起那套手法的精髓。沈静见莫问如此轻易就说了出来,与昨天相比简直判诺两人,不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真是不见鱼儿不撒网,昨天她问就左右为难,今天换成了潘老,立刻就丝毫都不为难了。

    势利眼……!沈静心中有些小气愤的骂了一句。不过很快她就把杂念抛出脑海,聚精会神的听着莫问的讲解,毕竟昨天她亲眼看见那套手法的神奇,早就想知道里面的奥秘了。

    其实心脏疾病大多都是心血疾病引起,主要是心血在心室里面不流通,突性闭塞导致致命的急诊,往往短时间内就会要了人命。

    莫问的那套手法,就是通过对全身各处血管的***挤压,以外力疏通心室血管,从而保持心脏血液流畅。如果能长时间以此手法***,就能抑制心肌梗塞此类疾病的作。

    随着莫问的讲述,潘老与沈静都听的聚精会神,时而皱眉苦思,时而又恍然大悟。其实莫问的***手法与医学界现有的手法有些相同之处,但有些地方又截图不同,所以造成两人似懂又非懂的模样。

    足足花了半个小时,莫问才把那套手法的精髓处表达了出来,他解说的其实也不容易,毕竟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他想表达出来等于重新翻译了一遍,他都怀疑潘老与沈静是不是能听懂。

    讲完之后,客厅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潘老与沈静都静默的沉思着,莫问也不再出声,至于林晴,则一直在厨房里忙绿。

    “此手法果然博大精深,很多地方别树一格,但又实在是精彩,创造此法的前辈对人体血脉经络的研究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半响,潘老才长出了一口气道,虽然他对莫问的那套手法了解的并不是很通透,可以说半知半解,但稍稍理解的那一部分,却令他很多东西都茅塞顿开,以前困恼他的很多医学问题迎刃而解,不亚于听了一场医学宗师的讲课。

    至于沈静,漂亮的脸蛋上依旧有些迷糊,显然她理解的没有潘老那么深刻。

    莫问有些惊讶的望了潘老一眼,虽然他对那套手法熟烂于心,但讲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毕竟两个世界的语言有所不同,想完整的翻译表达出来并不容易,尤其是他对华夏国的医学并不是很了解,如此就导致很多地方不能恰当的表达出来,就像一个刚学了几年英语的中学生翻译一篇国外学术性论文一般吃力。

    但仅是如此,潘老就能从中领悟出一些精髓,不愧为医学界的大师级人物。

    “莫问小友,你那套手法,能不能传授一二?如果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老头能做到,必定不含糊。”

    潘老眼睛直直的望着莫问,脸上满是和蔼之色。通过莫问刚才那番讲述,虽然很多地方表达的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是一篇奇术,对现代医学有着很大的价值。刚才莫问虽然讲解了此术的原理,但具体如何操作,还必须具体教导才行,原理与实际应用可是相差很远。

    “既然潘老喜欢,小子自然不会敝帚自珍,不过此术颇为不简单,家里祖祖辈辈都是手把手教导下来,所花费的时间很长,小子又不懂现代医学的一些专业术语与知识,所以传授给别人的过程会很困难。”

    莫问并没有说假话,那套手法的确是他那一世记忆里家族长辈传授下来的,很多用语都是那个世界的语言,以那个世界的语言传授给别人,自然是很简单的事情,但以现代汉语说出来,又会是另外一回事儿。

    例如以他中学生英语水平跑到英国用英语讲解华夏国的四书五经一般,不是一般的吃力。所以此术虽然简单通用,但却不愿意教给沈静的原因,因为他怕麻烦,也不敢肯定一定能教会。

    “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此事不急,你不是想学医么?明天我就联系华夏大学校方,特聘你为我的助手,把你招入华夏大学深造,等你有了一定医学知识,再将此术教给我也不迟。”

    潘老自然是一个明白人,知道莫问愿意把祖传秘术交给他,他也不能没有任何表示。而且从之前莫问的讲解中,他也知道莫问专业词语匮乏,否则也不会很多地方都讲述不清楚。他现在虽然能利用那一套手法治病,但对里面的原理恐怕也不是多清楚,更别说传授给***人了。

    等莫问经过了系统的医药学习,自然会对那套手法有更深入的了解,并可以更容易的传授给别人。

    “那就多谢潘老,等我学有成就,一定把此术传授出去,促进我国医术领域进步。”

    莫问见事情办成,也有些高兴,说了一句不咸不淡的场面话。

    接下来几人又闲聊了几句,并对莫问进入华夏大学的事情确定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当两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客厅里却急促响起了***声。

    潘老有些疑惑的接了***,没说两句就挂了,脸色微微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潘老,什么事?”

    沈静轻声问了一句,能让潘老愁眉苦脸,显然是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老友突然病,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潘老轻叹了一声,似乎有些无奈。

    “生病了!您都治不好?”

    沈静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潘老可是国内最***的医生,医术涉及很多领域,平时都是做医学研究,偶尔才给国家一些***治病,能让潘老都一筹莫展的疾病,还真是不多见。

    “那老友的病症有些奇怪,我研究医术近半个世纪,都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病症,为此我立专题研究了几年,可以依旧没有找出解决的办法,顶多抑制一下病情,如此几年过去了,此次病恐怕我那老友很难挺过去。”

    潘老有些忧心的道,以他的身份,能跟他相交多年的老朋友本就不多,那是走一个就少一个,心中难免有些悲伤。

    “我现在必须赶过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压制病情的办法。”

    说着,潘老就急匆匆地走进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就准备出门。

    莫问与沈静对视了一眼,知道现在该离开了,就纷纷起身告辞。

    “潘老,那我们今天就告辞了,改天再来拜访。”

    沈静起身说道,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还是办成了,现在莫问总不能再拒绝她了吧。

    “哦,好,欢迎下次再来。”

    潘老匆匆的回应了一句,就准备离开,但下一刻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等等,你们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瞧瞧,小静你也是医生,我那老友的病情委实古怪,你去长长见识也未尝不可。”

    莫问与沈静对视了一眼,不知潘老为何这么一说,不过对方既然相邀,自然也不好拒绝。

    “既然潘老邀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莫问没有反对,沈静也就点点头,对潘老那个老友的病情,她心中也是有些好奇,不知对方得了什么病,令潘老都束手无策。

    “那我们现在就赶过去吧。”

    说完,潘老就匆匆带着两人出了门,至于带上沈静与莫问,也是临时意起,之前莫问讲述的东西,对他的感触很大,很多都是他不曾知晓的新知识,如此一来,对莫问的感官又有些不同了,或许他无法解决的疑难杂症,莫问有可能解决。

    当然,他也知道这纯粹是自己有病乱投医的心态,可能性基本没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