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星宿乱世

第七十二章 四个筑基期    文 / 星辰之星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噔噔噔~~~~~~

老太监一步一摇的跑了上来,神色凌乱,对着周棠,猛然砰的一跪。

“小贵子,这可不是你啊,什么事竟如此慌张?”

周棠拿着一本书,看的炯炯有神,不想突然被小贵子打断,眉头皱起,不由得冷然呵斥道。

“是,老奴不该,可是陛下,出大事啦?”

“大事,什么大事?难道纳兰玉叶已经被拿下来了,这是好事啊,王英将军料事如神,攻城略地,样样精通,拿下纳兰玉叶也不是不可能,怎么啦,看你这个样子,还不高兴啊?”

周棠看着神色慌张的老太监小贵子,眉头微皱,显然是有些不满。

“不是,陛下,王英他叛变啦,原来纳兰玉叶是王英的救命二人,王英携带者黑夜城以及邻近的三座城池,全部被纳兰玉叶的叛军占据,轻而易举的葬送在王英的手里。陛下,这次我大周朝几乎有一半江山陨落了。”

老太监小贵子,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说完,久无声息,不禁抬头一看,只见周棠一副目瞪口呆样,平时沉稳样子,荡然无存。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王英他不敢叛变的,他的家人,他的爱人全部都在我的手上,他要是敢叛变的话,我一定会让他一家血流成河!来人,把王英的家人,全部押到,全部杀掉,一个不留!”

周棠彻底失去了沉稳,卸下那份伪装的面具,状如疯魔,双眼圆瞪,想不到自己控制的一员悍将,竟然这样铤而走险,义无反顾的背叛。

“来人,把王英一家人全部押到,王英军府,血染九天,一个不留……额,我想起来了,纳兰玉叶,好一个纳兰玉叶,好一个声东击西李代桃僵,我被骗啦!啊啊,纳兰玉叶,我不会放过你的!”

周棠慢慢的冷静下来,忽然气血又是一阵汹涌,狰狞的叫吼道。

当年王英年少,崛起于草莽之间,后被纳兰玉叶赏识举荐,做自己的一名手下护卫,跟着纳兰玉叶出生入死,当时传奇将军纳兰玉叶,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但是所有的功劳都是纳兰玉叶一个人的,又有哪个人知晓王英的存在。

知道那一年,王英独自行走于军营之外,一时血气方刚,结识一位好友,相见恨晚,一谈就是几个时辰,那人欣喜之余,于是邀王英回屋一聚。

“王兄,你我一见如故,不予随我回去,饮酒踏歌,在促膝长谈一番如何?”

王英哈哈一笑,美酒佳肴,岂能错过,于是欣然应允,两人一路走去,没想到却是一条血气漫天之路。

长时间杀伐征战的王英,对杀气何其敏感,没想到一踏入友人屋内,顿时杀气冲天,陷入无尽的杀戮之中。

噗嗤~~~~~~~~~~~~~~~

一柄鲜血淋漓的大刀,从王英身上擦肩而过,血花飞溅。

“想不到你要对付我,你到底是谁,”王影一闪而过,刺啦~~~宝剑出鞘,“我王英真是瞎了眼,想不到被你这个伪君子所欺骗,想杀我,没门!”

王英这些年可是纳兰玉叶的最得力手下,岂会那么容易轻易地被杀,只见王英奋而跃起,一道道剑招,变化无常,尖尖锋利。

那一战,是王英一生中最艰苦的一战,一生颠簸流离,到处杀伐征战,死有何足惜,王英刀刀致命,一击必杀,一道道血口,喷涌如注,王英依旧面不改色,看着这个欺骗自己的友人,王英,面无表情,一路冲杀,倒在自己脚下的尸体,密密麻麻,显然那个还是这群刺杀者的头。

一个时辰过去了,刀光剑影无数,一道道剑痕,清晰可见。

两个时辰过去啦,嘶喊***声,此起彼伏,鲜血慢慢的渗透而出,腥红一片。

三个时辰过去啦,厮杀声渐渐的衰弱了下来,王英一身血衣,狰狞无比,到处是血口,刀刀见骨的伤口,充斥着滴滴鲜血。

王英脚下尸山遍野,血流满地,踏血而行,王英依旧冷冷地看着对面的友人,云淡风轻的摸样再也不见,此时战战兢兢的看着魔一般的王英,噤若寒蝉。

“说吧,你是谁,说怕你来杀我的!”

王英鲜血染红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泣血的宝剑,难得的得到一朋友,可惜是一只伪装的小人,王英心中一阵悲痛。

“是是,将军息怒,我是***的,”看着这个毫无骨气的人,王英心中更是悲痛。

“小人本是凤鸣山上的凤鸣帮的二当家,是受了大当家的指示,前来暗杀将军,是大当家的告诉我,用结交的方法,来引诱将军,在埋伏此地,一举击杀,将军饶命啊,将军饶命啊!!”

二当家很没骨气的跪在地上,乞求着王英的原谅,王英一声长叹,宝剑一挥,咔嚓~~~血肉分离。

“啊~~~~天地不公,奈何眼瞎!”

王英幽幽的醒来,看着熟悉的营地,以及外面操练有声的金戈交响之音,一时愣愣的望着窗外。

“你醒啦!?”

王英一听,顿时惊醒。

“是,大将军!”

“那就好好休息!”

“是,大将军!”

纳兰玉叶一声没问,看着王英没事,继续踏上征程,刀光剑影而去。王英独自呆在空荡荡的军营里,一声不吭。

哗啦~~~~~~~~~~~~~~~~

“哼,好啊,一个小小的凤鸣山的贼窝,也敢打我的主意,那就休怪无情!”王英绝尘而去,一柄宝剑,一袭将衣。

“你是什么人?”

王英冷冷的看着这一群小喽,二话一说,一声剑鸣,噗通两声,王英飘然而过,留下两个无头尸体。

“什么人,有人闯山!”

随着这一声大喝,凤鸣帮真的热闹起来了,顿时风起云涌,人头骚动,见到王英一人来此,顿时蜂拥而来,一个个面目狰狞。

“让你们帮主来见我!”王英冷冷的开口啦。

“见我们帮主,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帮主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哼,杀我凤鸣帮守卫,当株,来人啊,给我拿下,让他魂死道消!”

“哼,不知死活,不出来那我就自己找他出来!”

王英话音一落,再不留情,铁血将军,铁血之名,岂是儿戏,王英一怒,伏尸百万,血流成河,对对于站在世俗界,武力之巅的存在,王英即使不是纳兰玉叶的对手,但是这些凡人,又能耐得了王英!

拿着宝剑,冲冲杀杀,一路上,踏着尸体行走,血染碧天,尸村遍野,一点点鲜血,倾洒在王英身上,无动于衷,王英像一个毫无疲倦的行尸,面无表情,从山脚一路杀至山顶,顿时凤鸣山变成了一座血山。

“你是凤鸣山帮主!”

看着最后一个人,王英愣愣地喝道。

“铁血大将,果然名不虚传,一千多人,在你手下不到一个时辰,全部被灭,堪称修仙者,想不到也这么厉害,佩服!”

话音一转,来人毫无表情的看了看到处鲜血弥漫的凤鸣山,“不过杀了我这么多人,虽然他们是***,蝼蚁一条,但是他们是我的人,也不是你所能抹杀的!”

王英看着来人,浑身气血涌动,多少年的杀戮,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战栗的气息,就好比面对着纳兰玉叶一样,深不可测。

“怎么,你是修仙者?”

“答对了,可惜没奖,不过你要是做我的手下的话,以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富贵一生,岂不快哉!铁血将军,你看如何?”

来人微微一笑,盯着王英,慢慢的说道。不过王影无动于衷,多少年的杀戮之心,早已明亮,修仙者又如何,大丈夫当行一世,岂能摧眉折腰。

“你为什么要杀我?”王英语气一转。

“不是我,是有人让我派人杀了你,让我的手下去埋伏杀掉你,可惜那群***,却被你而杀,不过也是,虽然我也交了他们一些剑术,可惜一个个毫无修仙资质,虽然有几十人,但是也逃不掉你的手中….哈哈,怎么样,做我的手下?”

凤鸣帮帮主循循善诱,竟然把修仙者都说了出来,世人哪一个不想修仙,长生不死,谁又能经得住***,王英忽然冷然一笑。

“修仙者?你也是凡人一个,还想让我当你的手下,哼,无知之徒!”

帮主冷然一怒,想不到王英这么不识时务,凡人哪一个不是见了修仙者,立刻就顶礼膜拜,想不到自己主动要收王英,这被这么直接的拒绝,还冷言相向,顿时狂暴起来。

“你找死!我要让你魂归九幽,受尽煎熬!”

愤怒中的凤鸣帮帮主,双手挥动,王英严阵以待,虽说自己敢羞辱他,可是能够修仙,一个修仙之人,总会有一些惊奇绝艳的手段,一些仙人踏剑飞行,飘然而过,降妖除魔,给凡人留下了太多的传说,王英盯着凤鸣帮帮主。

“这是什么?”

看着凤鸣帮帮主取出一张张五颜六色的符咒,而不是宝剑,王英顿时目瞪口呆起来。这是什么,这有什么用?难道帮主傻了,一张张符咒,真的有用?

“哈哈,原来是个招摇撞骗的家伙,今天就要你死无葬生之地!”

王英狂傲的一笑,突然间嘎然而止,对面凤鸣山帮主手里取出的一张张符咒,顿时如一个活生生的蛟龙,昂首高呼,怒吼着向王英冲去,王英心急却不乱,举起宝剑,迎了上去,却见一张张符咒,剧烈的闪过宝剑,想着王英冲击而去。

砰~~~~~~~~~~~~~~~~

王英一声惨叫,砰的一下,摔落在地,血肉模糊,王英挣扎的站立起来。

“你….”

“一只蝼蚁,修仙者也是你这样的凡人可以应付的嘛,不知死活!”帮主冷然的看着王英,愤怒的王英,突然间眼神一眯,等着不可思议的眼睛,看着帮主身后,凤鸣帮帮主迷惑,突然一惊。

噗嗤~~~~~~~~~~~~~~~~~

“是吗?蝼蚁,在我眼中,你也是个蝼蚁!呵呵,连蝼蚁都不是!”

宝剑传身,凤鸣帮帮主死不瞑目,怎么回事,什么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身后,感受着胸口处的血如泉涌,艰难的转过身来,只见一个风流倜傥,一身甲胄的将军,笑意盈盈地看着凤鸣帮帮主。

“纳兰玉叶!?”

“想不到你还认识我纳兰玉叶,不过我可不认识你,这就是你口口声声中说的蝼蚁!”纳兰玉叶傲然一笑,练气期***,也想在世俗界为祸一方,顿时眼神冷了下来,这种人在修仙界混不下去,就跑到世俗界为所欲为,视凡人如蝼蚁,该杀!

“将军,属下….”王英艰难的站起身,对着纳兰玉叶,噗通,又跪了下去。

“王英!”

“在!”

“想不到修仙界中的最大修仙门派清风升仙宫,竟然要周棠做一代天子,想我纳兰玉叶一生南征北战,最后为周棠作嫁衣裳,打江山,不过我也不稀罕,不过周棠这个人心胸狭窄,不可共富贵,你现在狰狞已现,再跟着我,恐怕有杀身之祸,这次就有可能是周棠那个家伙,暗地里指使,你再跟着我,凶多吉少,大周一统,我就会辞官归隐,免得功高盖主,被周棠忌恨!回去以后,我就会把你赶出军队,放心吧,周棠那个家伙,肯定会请你去做大将军,不过会拿你的家人做人质,你要做好准备,放心吧,对你,你成为他的棋子,他不会在对你下***,你要好自为之!”

“将军….”

一个月后,纳兰玉叶大发雷霆,手下大将王英,凶残***,一人灭掉一个帮派,鸡犬不留,纳兰玉叶要军法伺候,军令如山,依法当斩,念在王英为大周立下了汗马功劳,又军中将士,一致请求,最后杖刑百十杖,逐出军营。

一个月后,王英生死不知,再无一丝音信,将士一个个惋惜感叹的同时,也不禁怀念,铁血大将,以前是那么的风光,可惜…

三个月后,大周一统,纳兰玉叶辞官归隐,着实跌破了另外一部分人的眼睛,苦尽甘来,辞官归隐?皇帝周棠欣然应允,五个月后,铁血大将王英,称为大周名将军,平定叛乱,所向披靡。

“王英,纳兰玉叶,想不到我竟然被你们给骗啦,我要让你们身败名裂!”

御书房内,周棠面目可憎,狰狞的瞪着血红的双眼,像一只发狂的野兽。

“报,陛下!王英一家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早已人去楼空,空无一人,监视王英一家的人,却从未见到有一个人离开过,不知道…..”

“什么?不见了,一群***,***,给我全部杀了,要他们有什么用。杀了!”

周棠是屋漏偏逢连阴雨,遇事不顺,用人不淑。想不到自己以为一直控制在手的最得力的棋子,竟然这么轻易的背弃而去,周棠顿时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被别人耍的团团转,而不自知。

“来人,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去后宫仙之密地,请四位仙师,去灭了纳兰玉叶,还有他那个修仙的儿子纳兰周易!”

“是,陛下!”

“什么?纳兰玉叶***,他的小儿子纳兰周易修仙有成,还进入了筑基期,这不可能,当年孔流燕师叔亲自捏断了纳兰周易还有纳兰风的筋脉。一生之中,没有筑基期修为或者筑基丹,洗筋伐髓,他永远也不可能修仙的,还有纳兰玉叶筋脉被孔流燕师叔也亲自捏碎,不能修仙,那个女人更是不行,修为全无,怎么会哪,怎么会哪?”

仙之密地,周棠恭敬地站在一旁,看着面前这四个老古董,须发皆白,但一个个精神矍铄,眼神中精光闪动。

“筑基期,筑基期,怎么可能是筑基期,向我青衣也算是惊采绝艳,自从踏入清风升仙宫仙门,一刻也不敢懈怠,如今恍惚间,悠悠已过七十年,现在才堪堪达到筑基初期巅峰,距离筑基中期,还力有不逮,纳兰周易才多大,会是筑基期?”

四人之中,最年轻的一个老者说道,人如其名,一身青衣,仙风道骨,此时却一脸的惊异不定。

“青衣,这不一定是真的,我也不相信纳兰周易会是筑基期!青山师兄,你看,这个纳兰周易会不会是筑基期?”

四人之中,坐在最中间的一个老者,沉默的听着一言不发,青衣也一脸急切地看着这个最长者,师兄,四人的师兄,青山!

“青衣,青水,你们二人的心性,还是没有心如明镜,还要继续凝练,筑基期,对于修仙者来说,的确是最大的屏障,筑基已成,则天上地上,我道逍遥,筑基不成,则尘归尘,土归土,对很多修仙者来说,的确是不可望而不可即,卡在练气期巅峰,再无寸进。可是有些人天才绝艳,或者仙缘逆天,筑基一步而就,所有也没有什么,靠机缘一步登天,怎么能比得上我们苦修来的实在!”

青山闭起双眼,语气平静,不过却听得青衣,青水两人,心里一惊,这位师兄可是心似钢珠,执掌刑罚,杀伐果断,喜怒无常。

“是,师兄说的是!”

“恩,知道就好,不过这个纳兰周易既然是孔流燕师叔,特别要关注的纳兰家的人,那我们就一定要重视,这次闭关这么久,这次就全部出去吧,把纳兰周易拿住,交予孔流燕师叔,这次要是立了大功,师叔一定会关照我们的,有师叔照着,以后一定能早日结成金丹的!恩,青叶,你发万里传音符,通知孔流燕师叔!”

“是!”随着青叶取出一枚往里传音符,突然间光华一闪,轰的一声,冲天而焚。

“哈哈,是的,走,擒拿纳兰周易!”青衣一声大叫,倏地一声,原地四人消失不见,只留下周棠一人。

“修仙者,长生不死,哎,我怎么就不能修仙哪,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甘心!”周棠撕心裂肺的嚎叫着。

五千字大章!~~~~~~~~~~~~~~送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