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星宿乱世

第二百零三章 曾经的师徒    文 / 星辰之星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师傅,你怎么忘记了,炼仙堂一脉***,南离子师叔门下,纳兰周易是也!”

静雯仙子莞尔一笑,在众位师叔面前,扬眉吐气的说出纳兰周易,不自觉的心底荡起一丝涟漪。

“纳兰周易?怎么可能?他只有筑基期的修为吧?!”

“是啊,他只有筑基后期而已,当年去幽冥天的时候,是我送的缥缈通天宫***进幽冥天的,当时就和清风升仙宫的孔不人产生了争执,不过在幽冥天里,纳兰周易灭除了,除了清子之外的所有清风升仙宫***,还缴获了一件仙器火龙鼎,不过就是他修为在突飞猛进,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达到元婴后期吧?!”木执事有点无语的喃喃道。

要是纳兰周易短短几十年,就达到了元婴后期的大修士,那他们这些***了几百年的修士,情何以堪?!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乡离子摇头晃脑。

“怎么不可能?我能在幽冥天里短短三十年,达到金丹后期,咦纳兰周易的天资,怎么不可能达到元婴后期哪?”静雯仙子说道。

“不过虽然纳兰周易没有达到元婴后期,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可是你可不要小瞧他,咦他的手段,拖住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也不是不可能!”

“没错,不要小看他!逆行伐仙,筑基灭金丹,金丹照样可以灭元婴,而且他身后有一位神秘的人物,在教导他,也有可能是一个大人物转世修行,总之,我们缥缈通天宫得此子,也是我们缥缈通天宫的福分,同样也是崛起之路!”

~~~~~~~~~~~~~~~~~~~~~~~~~~~~~~~~~~~~~~~~~~~~~~~~~~~~~~~~~~~~~~

轰隆~~~~~~~~~~~~~~~~~~~~~~~~~~

羽山等缥缈通天宫的***,均惊讶抬头,眼睛虚眯,看向缥缈通天殿之外,轰然间,飘渺通天殿又是一滞。

“哈哈,羽山,你还要当缩头乌龟吗?还不速速出来,当年你不是很威风吗?现在我已经元婴后期了,你是不是还停留在金丹期啊,当年我撒下的那一株毒王刺,有没有刺穿你的身体,划破你的灵魂,破坏你的道基?!哈哈...”

突然缥缈通天宫之外,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声音传了进来,一众缥缈***,睚眦欲裂,想当年缥缈通天宫何其的风光,一人独挡天下,所向披靡,现在竟然沦落到这片西土修仙界,还被敌人侵略到大殿之前,何其的耻辱!

“怎么样?羽山,当年你是如何的嚣张,如何的不可一世,如何的年青一代,天下独尊,现在还不是被窝死死地踩在脚下,不敢出殿,今天就是你们缥缈通天宫的末日,哼,当年敢侮辱我,这就是你的下场!”

“元婴期修士,给我合击,轰开飘渺通天殿的大门!”

“报!宫主,缥缈通天殿的禁制,马上就要被攻破了,请宫主裁夺!”突然殿外,一个***急惶惶的跑了进来!

“缥缈通天宫***,听令!今日是我们缥缈通天宫最大的灾难,但是也是我们的锲机,已经有堪比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的修士,已经赶来,只要我们顶得住一段时间,我敢保证,这次来犯的敌人,会被尽数消灭!”

羽山站了起来,浑身真元*,气压全场,这时羽山身后,一个苍老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羽山身后。要是纳兰周易在此的话,定然会大吃一惊的,当年纳兰周易第一次进入缥缈通天宫的时候,南离子带着他见过这个老人,现在纳兰周易眉心的破邪神光,就是来源于这个老人!

“敢不战而退者,斩!敢蛊惑不忠者,杀!”羽山冷然说道。

“师叔,这次要靠你啦,要拖住另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至于刚才叫嚣的清霜,则由我对付吧。哼,我真是瞎了眼,结交了这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年的那一株毒王刺,可差点就要了我的命,这次也该血债血偿了!”羽山傲然不已,当年重了毒王刺,差点魂灭道消,可是羽山影视凭借着惊人的意志,一路走来,现在更是元婴中期,天资绝艳!

“恩,想不到我缥缈通天宫,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

“哎,清风升仙宫一家独大,***仙宫***凋零,人才不出世,只能沦为修仙界里的沧海一粒粟,师叔,不要伤怀!所有缥缈通天宫***听令,随我迎敌!”

羽山傲然而立,仰首,脸色一肃,顿时众***耳中,响起羽山的这一句话,顿时万众一心,站在飘渺通天殿入口,看向外面密密麻麻的清风升仙宫修士!

“清霜,这些年你一直躲在清风升仙宫不出来,原来在参悟仙术,可惜就以你这副贫贱资质,想进阶合体?那可就是痴心妄想啦!哼,不过以灵药丹药堆积起来的元婴后期,我岂会怕你?!今天你就给我留下吧,偿还当年你留下的孽债!”羽山抬头,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和一丝的释然的解脱。身后的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也是一步迈出,紧跟而上!

“哈哈,羽山,你终于出来啦,灵丹妙药堆积起来的元婴后期?哼,你以为你还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天才吗?当年的那一株毒王刺,就算没有要了你的命,也会在你的道基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道基不全的你,又能奈我何?”清霜哈哈大笑,看着羽山,眼神闪烁,好像是久未相见的同门一样,可是笑容却是那么的阴森。

“哼,少废话!手下见真章....就算你***到了元婴后期,也已经是个***,当年如此,现在仍然如此!”

“缥缈经-日月缥缈!”

“哈哈,来得好!升仙之道-白日飞升!”

缥缈经,日月缥缈,刹那间日月隐现,虚空破碎,只剩下一轮弯月,一柄日轮,灰色的气劲,冲向四面八方,突然间虚空震动,一袭青衣,冉冉升起,搅动日月,破碎乾坤,打破日月之道!

“哈哈,果然有两下子,想不到重了毒王刺,你还能恢复过来,你可真是命大,嘿嘿,不过当年的那个月无花,已经是我的鼎炉了,本来你们是很好的一对,可惜最后还是我胜利了!哈哈.....”清霜猖狂的大笑,对面的羽山,面沉如水!

“怎么不说话?哼,真是想不到你竟然可以恢复,还达到了元婴中期,你可真是有逆天之姿,不过今天你一定要留下,天才,还是扼杀在摇篮里最好,就像当年一样!”清霜渐渐地沉默了下去,虽然羽山只是元婴中期,可是当年羽山那无所不能的绝世风采,依然还存在清爽的记忆里,逆行伐仙,不可一世,绝世之姿!

“缥缈经-彼岸超脱!”

羽山打出了干活,回想当年自己的狼狈样,自己的师傅,为了救自己,向一出绝地进发,最后死里逃生,取出一株逆天的活死人,肉白骨的灵药,救活了自己,可是自己也陨落了,想到自己的爱人,沦落在别人的鼎炉,羽山怎能不气?!

不过吃一窥,长一智,当年自己就是太目中无人,来沦落到那种地步,如今的羽山,老辣稳重,虽然愤怒无比,但是一颗冷静的心,却是丝毫没有波澜,静静地寻找清爽的破绽,此时的羽山就像一只凶残的独狼,静静等待,在适当的时候,给与对手致命一击!

“升仙之道,天下无仙!”

~~~~~~~~~~~~~~~~~~~~~~~~~~~~~~~~~~~~~~~~~~~~~~~~~~~~~~

羽山对战清霜,一个元婴中期,一个元婴后期,羽山看似狼狈,却毫无危险,一众缥缈通天宫***,一阵兴奋,宗主这么强?!竟然可以对战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一众***,充满了兴奋!

另一处,两个真真正正的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双手挥动之间,虚空破碎,空间震荡,,随手一击,残余的能量所过之处,一切化为屑粉,化为虚无,***的修仙***,一个个敬而远之,开玩笑,随便一出一道剑气,真元,也足以抹灭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谁敢不躲?

木执事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不过心中却坚定不移,叹息一声,突然木执事眼中一凝,继而大量的怒气,升腾而起,木执事一步踏出。

“通天,还记得为师吗?想不到有朝一日,竟是你想灭了我缥缈通天宫?哎,当年我真不该妇人之仁,饶你一命!今天我们真的是恩断义绝,出来受死!”

“哼,老家伙,想不到你来记得我!恩,就以你的资质,竟然也能达到元婴期,也好,今天就送你上路,也不枉我们师徒一场!”

求收藏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