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星宿乱世

第三百一十五章 纳兰风被抓    文 / 星辰之星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嗯?你有还魂水?在那里得到的,多不多,快点给我一些?!”天外天突然惊喜的叫道,还魂水,可是用来还魂的最佳之水啊,天外天被***了这么多的***,虽然已经肉身魂魄合一,可是还没有达到完美的状态,正需要还魂水的滋养,可是自己寻找了这么几年,竟然杳无音讯,没想到竟然远在天涯,近在咫尺!

纳兰周易闻言失笑,这就是来之前,自己担惊受怕的远古的神魔天外天?杀伐果断,就算是天界至尊,都要饮恨的天外天,分明和我辈修士,没什么两样吗!

“天外天前辈,放心吧,还魂水,我有的是,不知道你需要多少,你说吧!”纳兰周易有一股财大气粗的感觉,也是识海小世界里面可是有一个小湖的还魂水,而且最重要的是,纳兰周易收了还魂水湖泊中的哪一个成精的地脉之龙,还魂水一欧诺公园也不会枯竭!

“你有那么多!?”天外天有点不解,还魂水就是在上古时期,也是难得一见的东西,当然纳兰周易还不知道自己见过的那一池的还魂水,是多么的重要!

“哈哈,放心,我有的是还魂水,你需要多少?!”纳兰周易颇为大气的说道,让一个这么厉害的远古的古老修士,来求自己的还魂水,这心里可是美滋滋的。

“额!看来你真的有好多,不过还魂水是很重要的,特别是我们这些沉睡许久,或者被***,刚出世的一些古老的意念,这样吧,你给我一葫芦的还魂水,就行了。另外如果你有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天外天取出一个紫金葫芦,纳兰周易顺手接过,心里猛然产生一丝的讶异,想不到这个紫金葫芦,也是一个极品灵宝甚至是赶得上一个下品仙器的水准,不由得对这些古老的存在,又多了一份惊异。

“哈哈,你太客气啦!”纳兰周易神识一动,直接把紫金葫芦收进了识海内,扔进了还魂水的湖泊里,不一刻,还魂水就装满了整个紫金葫芦,正要取出时,暗蓝周易心神一动,从识海里捡到了一个玉瓶,虽然那个玉瓶的材质,不如紫金葫芦,可是里面的空间,却是比紫金葫芦,大了不知十倍,顺势装满了还魂水。

“前辈,这是你的紫金葫芦,还有这是一个玉瓶的还魂水,都一起送给前辈了,想向前辈讨要千秋罗汉果和血魔花的一枝枝条,不知可否?!”纳兰周易把紫金葫芦,还有哪一个玉瓶,全部交给了天外天,然后才慢吞吞的说道。

“哈哈,你要千秋罗汉果和血魔花,怕是为了凤舞九天和涅吧?恩,本来你给了我这么多还魂水,我应该把两株千秋罗汉果和血魔花,都给你的,不过这两种奇树,我还有大用处,所以?!”俗话说,那人家的手短,刚刚接受了纳兰周易递过来的还魂水,天外天喜出望外,这一下子多出了十倍的还魂水,怕是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全部的恢复自己残破的灵魂之力,到时候,就可以再次达到无数个***前的巅峰修为,可是现在这两种奇树,对自己也有大用,天外天感到郁闷不已。

“前辈,无须客气!反正还魂水我多的是,要是不够,我这里还有。还有我也不是需要千秋罗汉果和血魔花的全部,支部他们的一缕枝条就够了!”纳兰周易说道。

“这个,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天外天还以为纳兰周易故意只说出需要一缕千秋罗汉果和血魔花的纸条,才不会使自己尴尬的。不由得,对纳兰周易又有了一丝的歉意。不过他不知道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可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只需要一根枝条,不日就可以成为一株鼎盛的千秋罗汉果和血魔花,怕是就不会有这一丝的歉意了。

“好!多谢前辈!”纳兰周易哈哈一笑,然后身影一阵闪动,转眼间就到了千秋罗汉果和血魔花的地方,撤下一根细细的纸条,然后转身回到原地,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有一股天然而成的神韵,周若云和无念,眼里浮现出一丝激动的涟漪,随即隐没了下去,天外天本来还害怕纳兰周易会扯下一直粗大的纸条的,可是纳兰周易只取下细细的一枝,心里又是一阵歉意,不过纳兰周易和不管天外天此时的心理活动,珍而重之的收进了识海小世界,然后把山园和水音这两个活宝,给交了过来,交代了一番,才交给了山园和水音。

对于已经把天女散花这一种远古的无上奇花异草术***到极高境界的山园和水音,把两株千秋罗汉果和血魔花,种植出来,自然不费吹灰之力。而且天女散花讲究的就是生机,只要不是完全的死物,怕是都可以迅速的生长。

“呵呵,不知道友,有什么事?!”见到纳兰取到了千秋罗汉果和血魔花各自的一根枝条,星尊才回过头来,看向天外天,凝重的问道。

“恩!你曾经也是天界的至尊,不知道你清不清楚哪里最有可能,存在像我这样的古老的修士,或者一些寻常修士,不能进入的绝地!?”天外天的想法,也很简单,一些古老的意念,沉睡之地,定然是危机重重,而且也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够进的去的。

“绝境?天界是有一些绝地,而且也很有可能是一些古老的修士的沉睡之地,当年就是我进入了一座魔窟,也是九死一生才逃了出来,就是这样,我也没有看到魔窟之中的存在,到底是什么!”说起绝地,星尊也是一脸的惊惧,自己可是天界至尊,几乎掌控整个天界,可是进入了一个魔窟,也是九死一生,才逃出***,可想而知,当时魔窟有多么的恐怖,由此也说明了那些古老意念的存在,到底是一群怎么样的修士,可就是这样,也抵不过一个吞天神。

“魔窟?以你的修为,在天界也是横着走的人物,可是在魔窟内也是九死一生,那么肯定魔窟之内,存在的就是一个和我同时代的人物,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位?!还有吗?不可能只有一处的!”天外天脸色凝重的问道,现在既然天道有所回转,那么吞天神,离苏醒已经不远了,那么这些古老的修士,也会很快的就会破封而出,对付吞天神,可不是一个两个修士,可以应付的!

“天界有四处绝地。魔窟,鬼窟,天地剑,冥域,也许还有***的修士的沉睡之地,不过我也不清楚,就像道友的这个远古洞府,我是一点也没有感受到特殊的地方!”星尊皱眉,当年以自己的修为,可谓是傲视九重天的存在,就算是另外三个至尊,要是没有偷袭的话,怕是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可是现在看到了天外天,才发现自己真的弱了一筹,看道无念和周若云的修为,一日千里,星尊也是感叹不已。

“魔窟,鬼窟,天地剑,冥域,不错的地方,我会去找寻他们的!”天外天冷冷一笑,对于即将苏醒的吞天神,有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天界的事情,星尊比较清楚,自是和天外天聊了起来,从天界出初始,到如今的天界,一一而足,天外天听的也是感慨不已,而对于远古的事情,天外天也是知无不言,另外周若云和无念这两个凤舞九天和涅的转世之身,虽然***的意念,已经被完全的继承了下来,可是记忆在已经散失了,此时听到天外天的讲述,也是受益匪浅,一时间,纳兰周易感觉到,自己在这里有点多余了,自己的修为现在还很弱小,根本应付不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而这些秘辛,虽然说很重要,可是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负担。

是以,在确定了天外天不会对星尊,周若云,还有无念有任何的危险之后,纳兰周易立刻起身告辞了,对于天界的事情,纳兰周易不想了解,对于远古时期的那一段秘辛,只要自己知道有一个平生大敌吞天神,就够了!以自己现在只是接近于大乘期的修为,根本改变不了什么,怕是现在遇到了吞天神,就算是自己有识海小世界,也未必逃得掉,恐怕自己连同识海内的小世界,也会被一起屯吃掉。

纳兰周易的身影,从天外天的远古洞府里走出,然后对着西土修仙界的内部,飞了过去,这片修仙界,纳兰周易十分熟悉的修士,除了缥缈通天宫的修士,怕是没有***的修士了,纳兰周易心绪一动,想起了几个人来。九天凡尘教的菱悦和菱舞,自己也有一面之缘,叶云宗的叶天,灵山的宝鼎,无极天的宝鼎,都和自己有过一丝的牵连,纳兰周易即将飞升而去,对这些似曾相识的朋友,也一一的见了一面,众人见面自是一番唏嘘,几年未见,***几人都全部踏入了元婴期,虽然只是元婴初期,可也算是修为有成!

相逢一日之后,纳兰周易离去,几人相送,目送着纳兰周易的离去,每个人心里都是沉甸甸的,当年纳兰周易只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可是却可以厮杀金丹期的修士,现在在此见面,纳兰周易的修为,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们,几人自是心里一阵郁闷,几人都是天之骄子,在这片修仙界可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当然和纳兰周易不能比,是以再见到纳兰周易,几人也是一阵的嫉妒,纳兰周易临走之时,没人给于了一枚阴阳丹,可以让他们毫无顾忌的冲击合体期,也算是一番造化!

半日后,纳兰周易来到了苍云派,苍云派的老祖苍云,修为还是没有变化,只是元婴初期顶峰的修士,见到纳兰周易自然是恭恭敬敬,纳兰周易细细问了一些当年那惊天一剑的余波,还有一些***的事情,最后留下一些丹药和一枚阴阳丹,飘然而去,曾经自己一路走过的每一片修仙界,纳兰周易细细的再走了一边,感慨良多,一路上,纳兰周易的心神萦绕在四周的环境之中,体会着这一路辛酸走过的旅程,不知不觉中,纳兰周易的心神,已经到了无欲无求的地步,自己的神识,竟然快速的壮大,慢慢的,周围的一切事物,一切变化,均都逃不出纳兰周易的神识笼罩,纳兰周易闭上眼睛,用心地体会着这一股天人合一的感悟,渐渐的感受到心中关于星宿真解的无穷威力,身体筋脉之中,星宿真解自动运行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快,压过了纳兰周易所***的***的任何一个***,可是突然无念无生经,像是受到了牵引一般,竟然慢慢的融入了星宿真解的筋脉之中,这在以前,星宿真解,和无念无生经,是完全不同的两条筋脉的运行,可是现在竟然两条筋脉,竟然合二为一了,纳兰周易心中一惊。

神识立刻进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仔细的观察着星宿真解和无念无生经的这一次异变,无念无生经的筋脉,轻盈无比,犹如一条微不足道的真元,可是却和星宿真解一样,不可撼动,更是和星宿真解的筋脉,慢慢的重合在了一起,纳兰周易心中大惊,可是却没有把它们分开,更为不解的是,为何自己的心中,还对此有一丝隐隐间的期待!

纳兰周易的脚步不停,依旧是不急不缓的前行着,可是心神却全部萦绕在两条筋脉里。一时半刻之后,无念无生经的运行筋脉,全部和星宿真解的运行筋脉,重合在了一起,可是纳兰周易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安,或者惊喜,一切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纳兰周易错愕不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纳兰周易才慢慢的回过神来,从那种天人合一的状态里,走了出来,可是却惊喜的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在无声无息中达到了星海中期的地步,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凝练星海中期的星宿真灵,纳兰周易安然一笑,也不再理会自己突然暴增的修为,身影慢慢的模糊了起来。

几年前的那一次,爆发的惊天之剑,把西土修仙界一分为二,如今修仙者这一片,纳兰周易几乎已经走遍了,把眼神望向了魔门修士那一边,纳兰周易眼神一动。

“纳兰风大哥,你也要跟我走了!”

既然决定要离开了这片修仙界,飞***界,那么纳兰周易自然不会留自己的大哥纳兰风,一人在这片修仙界之中,一天之后,纳兰周易终于来到了魔门修士的入口之处,走过了当年魔界花痴一族的花如醉的醉花宫,纳兰周易心神微微变化,不知不觉中,纳兰周易的心中有一丝的不安,这一趟去修魔者的住处,怕是会有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纳兰周易再次加快了步伐,自己的大哥,纳兰风不会出事了吧,要不然自己的心绪怎么会有一丝的不安,要是大哥纳兰风真的出事了,怕是自己对自己的父母,也不好交代,纳兰玉叶和和何仙儿,定然会伤心欲绝的。

血魔天宫,是魔门之修中,最大的一个门派,门派中的血魔老祖,几年前,离开血魔天宫去了无尽森林,最后重伤而回,可是却苦尽甘来,养好伤之后,修为不但没有降下,而且在短短几年内,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的巅峰,隐隐间已经有了一丝合体期的威势。

不过最近血魔老祖,却是恼怒不已,整个血魔天宫,都是波动不已,显然血魔老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可是却又无可奈何,最后一气之下,选择了闭关!

这一日,有两个修士,一男一女,来到了血魔天宫的山门之前,一番理论,竟然和血魔天宫的修士,吵闹了起来,最后血魔天宫的修士震怒,竟然要灭杀了这一对男女修士,可是却在几个回合之后,所有的血魔天宫***,全部倒在了地上,无一例外。

“啊啊!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还敢来找我血魔天宫的麻烦,你们不想活了吗?要是惹急了我,小心玉石俱焚!”纳兰玉叶和何仙儿***了一群不明所以,就上来厮杀的众血魔天宫的修士,也没有问初一个所以然来,略感失望之时,从血魔天宫的地底密室里,传出了一个盛怒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纳兰玉叶问道。

“我还没有问你们是什么人?你倒先问起我来了?!哼,我是血魔天宫的宫主,不知你们所来为何,是不是也是为了关于纳兰风的事情?!”血魔老祖沉声的问道,不过此时却是心神一动,慢慢的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悸动,一方面是纳兰玉叶和何仙儿的修为,犹如一个无底洞一般,深不可测,另一方面,是纳兰玉叶和何仙儿,对血魔老祖来说,有一股陌生的熟悉感。

“不错!我们就是为了纳兰风而来。我是纳兰玉叶,这是我的道侣,纳兰风是我的儿子!”

听到血魔老祖的话,纳兰玉叶和何仙儿心中一滞,感到一丝的不妙,血魔老祖的修为,已经到了这片修仙界的极限,半步达到了合体期,可是却提到纳兰风的时候,有一丝气急败坏的感觉,难道有很多的修士,再找纳兰风,而且已经是半步合体期的血魔老祖,还庇护不了!

“什么?你们是纳兰风的父母?”血魔老祖心中一动。

“不错,我儿在哪?!”纳兰玉叶沉声问道,声音之中,情不自禁的散发出一股杀意,一股神挡杀神,佛当灭佛的冷冽之感。

“哎,恐怕你们来晚了,纳兰风也许已经飞升魔界去了!”血魔老祖眼神之中,有一股无法掩饰的悲伤,纳兰风天纵之姿,短短数年,已经到了元婴后期大***的地步,马上就可以进阶合体期了,可就在这时,竟然出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修士,二话不说,就把纳兰风给抓去了,说是要带纳兰风飞升魔界!

“飞升魔界?是谁带走了纳兰风?此人修为你看得出来吗?另外此人的相貌,你能想象的出来吗?”纳兰周易从虚空之中走出,歉意的看了一眼纳兰玉叶和何仙儿,最后才望向了血魔老祖,声音冰冷不已,心里却是一叹,真的出事了,是何人,竟然抓走了纳兰风?!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