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星宿乱世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地剑    文 / 星辰之星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界十万大州,是整个整个修仙界,无数的修士兢兢业业,生生不息追逐的最终胜地。可是在弱肉强食的修仙界,白日飞升,只不过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而已。

古往今来,不只有多少惊天绝艳,甚至是旷古烁今的修士,在这条逆天的修仙之路上,马革裹尸,神魂受创,魂飞魄散,也不知道有多少的修士,无穷无尽的闭关苦修,最后也只是怅然长叹,在大限来临之时,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在自己的眼前,化为一剖尘土!

位于天界十万大洲东北部的一处无尽的山脉之处,有一道光华隐现,红色,***,金色,青色,蓝色,五种颜色慢慢的相互交织着,赫然正是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的颜色,光怪陆离的形成了一面虚幻的门户,最后慢慢的凝视,然后五行阴阳金木水火土之色,渐渐地隐去,化为了一个实质的门户,散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天界是一个无边无垠的广阔之地,可是天仙以上的修士,却是稀少,因此这种荒无人烟的无尽山脉之中,除了数量众多的各种灵兽之外,到时很少有修士会进入十万大山。当然进入这些山脉的修士,也是那些修为低下的修士,为了促进修为,才不得不深入大山,猎杀妖兽。

本来平静无比的十万大山,突然爆发出一股领诸天万界压抑的气息,在这片山脉中,传出,就是一些有天仙修为的灵兽,也是被震得匍匐在地,神色间露出强烈的不安,和无边的恐惧!

所有的灵兽,呆呆的望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头顶的哪一个不知通向何处的未知恐怖的门户,那个散发着混沌气息的沧桑门户,在每一个灵兽的眼中,慢慢的放大,不知不觉中,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可是那个压在自己头顶的陌生门户,竟然还是稳如泰山的立在这一方大山之上,众灵兽的心绪,在也不能保持淡定了,甚至在一段默默无声的等待中,把自己内心中的那一丝侥幸,耗费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无边的恐惧,而且越来越大。

咔嚓!

终于在众灵兽惊恐的等待中,有了结果,那个陌生的门户,竟然发出了一声粉碎的卡卡之音,众灵兽眼睛一亮,心中突兀的冒出了一个不约而同的声音,那就是赶紧碎了吧!

对于未知的恐惧!

咚咚咚!!!

一声又一声震动之音,慢慢的在这一片十万大山中,不断地响起,脚步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重,众灵兽大气也不敢呼一下,死死的盯着那个令人惊惧的陌生的门户。

“呼!...终于出来了!”

正在众灵兽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终于从那个散发着混沌气息的门户中,伸出了一双铿锵有力的大手,然后紧紧的抓住了那个门户的边框之上,随即猛一用力,一个身影突兀的从混沌门户里走了出来。

然后那一个混沌门户,慢慢的分解裂开,最后化为六件古怪的器物,赫然正是纳兰周易身上的那六件上古十大器物之中的混沌鼎,山河图,花弄影,通天桥,阴阳路,亡魂谷,然后六件山古器物,化为一个个犹如初生儿童一般的摸样,幻化成了六个人类的摸样!

“主人,终于来到仙界了!”六个完美无瑕的童子,贪婪的对着十万大山,使劲的嗅了一口浓郁的灵气,一个个传达出了惊喜的颤音。

“不错!这就是仙界啊!竟然有如此浓郁的灵气,竟然几乎赶得上我的识海小世界了,难怪仙界的修士修为都是那么高,一个最低级的天仙,都可以横扫整个修仙界!”纳兰周易也是惊喜的望了一眼无边无际的山脉,感受着浓郁无边的灵气,身心也有了一股脱胎换骨的感觉,有一种挣破牢笼的错觉,念头通达,一念通天!

“咦?主人,想不到这里竟然有如此之多的灵兽,而且都是天仙的存在,嘿嘿,全部都抓了,扔进识海小世界之中,这样也可以加快妖族圣地的建立,阳神尊兽和阴神月隐兽,可是乐翻了,整天像一个人间帝王一般,巡视着无数的妖族灵兽,而且主人你恢复了星辰殿中的所有的神兽的自由,现在一个个乐此不彼,不过在看到阳神尊兽之后,竟然乖乖的都跑到咿呀的伸手去了,看来这个妖族的无上圣兽,果然不同凡响啊!”混沌鼎有些喜意的说道,现在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就算是天劫至尊,也查探不了识海小世界的范围,天外天也是一样,在进入识海小世界的那一刻,愣愣的出神,好一刻,才恢复过来!

“呵呵,尊兽咿呀,果然是妖族的圣兽啊,点化无边的妖族,使之获得远古一代又一代先辈的精神烙印,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也难怪金晶牛魔王,涟水神兽,炼火神蛟,甚至是已经是天仙级别的金翅大鹏鸟,也是跟随了咿呀,当年那个金翅大鹏鸟可是连我也不理会啊!”

回想起来,纳兰周易也有些感叹,现在识海内无数的灵兽,在咿呀的点化下,已经完全的开启了远古的血脉传承,更是有识海小世界浓郁的灵气,修为一日千里,已经有了一丝妖族圣地的景象,可惜修为还是太弱了。

“不过这里的妖兽,也不错,都是相当于天仙级别的修为,抓了!”

纳兰周易看着脚底下,站着的无数灵兽,一个个噤若寒蝉的看着自己,显然刚才那个混沌之门的气息,对他们有巨大的震慑作用,才会一个个不敢出口。

不过看着纳兰周易,毫不迟疑的要对他们出手时,顿时一个个迟疑了一下,怒吼出声,可是却不是向前拼命,而是掉头就走,不过纳兰周易如今的修为,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天界至尊的修士,几乎已经站在了这个整个仙界的巅峰,要是没有那些古老的意念,还有那个吞噬了半条天道规则的吞天神,谁也奈何不了纳兰周易。

是以如今纳兰周易现在抓捕这些天仙级别的灵兽,哪还有他们逃跑的份,纳兰周易的大手一挥,一个黑压压的掌印,遮住了整座山脉,一时间,所有的灵兽全部呆呆的,定在了虚空中,任凭他们如何的挣扎吗,都无济于事,下一刻,所有的灵兽全部消失无踪,而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之中,突兀的多了一群天仙级别的灵兽!

纳兰周易收取了无数的天仙级别的灵兽以后,看着孤寂的毫无声息的十万大山,一阵错愕,好像才发现,自己来仙界降落的不是地方啊,竟然将落在了这一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随即纳兰周易再次从识海中,找出了一只高阶天仙级别的灵兽,竟然只是稍微开启了一丝的灵智,纳兰周易错愕不已,在下界之时,一个元婴期的灵兽,都是灵智大开的,可是在天界一只接近于大罗真仙的灵兽,竟然还只是一个灵智未开的灵兽而已。

纳兰周易询问了好久,才终于从这只灵兽的嘴里,大概的知晓了哪个方向,是人类修士群居的地方,随即混沌鼎等六件上古奇物,钻进了纳兰周易的身体之内,自身才化为一道流光,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纳兰周易如今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一步即是万里,可是也足足飞了两天两夜,才远远望见了一个模糊的人类修士群居之地的一个轮廓,纳兰周易不得不感叹,天界的浩瀚,以天界至尊一般的神识,也只是覆盖了天界的一处偏隅之地。

纳兰周易速度慢了下来,然后慢慢的靠近了那个城池,痕月城!纳兰周易远远地就看到了城池之上,高高挂着的那三个镂金的大字,有一股迎面扑鼻的儒雅气息。

纳兰周易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任何人的注意,当然以纳兰周易如今的修为,就算是天界至尊,也不可能发现,这些修士,又怎么会发现纳兰周易的到来。

城门之外,几个针线层次的修士,围在城门入口之处,对着来来往往的修士,翻查着身份,纳兰周易看得出来,那只是一个类似于令牌的东西,不过却是存在了每一个修士的灵魂,看到这里,纳兰周易也没有太在意,就安安分分的站在了一旁等待了起来,以纳兰周易的手段,伪造一个令牌,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咔嚓!!!

突然纳兰周易的不远处,飞来一个金仙修为的修士,一脚踩下,竟然把整个痕月城的城门,为之一震,众修士惊骇的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金仙修士,一个个即是惊骇,又是羡慕!随后那个修士,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大笑着走进了城池之内。

“那是一个金仙修士,乖乖,真是威风,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金仙的修为,到时候也不必为每次进城出城,都要排这么长的队了!”纳兰周易也是错愕的看了一眼,刚才进去的那个修士,正在这时,纳兰周易前面的一个修士,羡慕又略微嫉妒的说道。

“哼,你小子别想啦,现在只是一个天仙级别的修士,想要达到大罗金仙,在修来年的几十万年吧!”身后的一个修士,一听到前面修士的牢骚,顿时打击到。

“嘿嘿,大罗金仙啊,我们痕月城的城主,也只是一个大罗金仙级别的修士,听说进来正要冲击无上至尊之道,哎,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要是成功了,我们痕月城,岂不是一跃成为天界最鼎盛的一个城池?!”顿时有修士,满怀希望的说道。

纳兰周易听着几个修士的交谈,也稍微明悟了一点,原来这个痕月城,城主也只是一个大罗金仙的修士,而且金仙,也不需要站在外面排队的,可以直接进入城池的。

纳兰周易想了想,也不再迟疑,现在自己可是相当于天界至尊一般的存在,没有必要,步步荆棘,也没有必要,一味的低调,天界的金仙不计其数,怕是也不怕多自己一个吧。

想了想,纳兰周易直接大步的走出,向着城池入口而去。

“咦?那个小子,想干什么?他想要直接进城?!”一见到纳兰周易,竟然走出了人群,向着城池入口而去,顿时惊奇了一阵涟漪,不到大罗金仙,不得私自入城,必须接受检查,这是痕月城从古至今的规则,想不到竟然有修士敢违抗,而且还只是一个天仙级别的修士。

“不想活了吧?!竟然想硬闯痕月城?!”一个修士饶有兴趣的说道,同时也想着如何看纳兰周易的麻烦。

“这位道友,痕月城的规矩,你不知道吗?凡是大罗金仙一下的修士,想要进城必须要接受痕月城的检查,要是胆敢硬闯者,就是触犯了痕月城的规矩,后果自负的!”眼看着纳兰周易即将要进入城池的那一刻,几个执法的痕月城修士,快速的挡在了纳兰周易的身前,其中一个修士,仔细的看了一眼纳兰周易,本来看起来只是天仙的纳兰周易,竟然恍惚间,变得深不可测了起来。

“呵呵,可是我也没有触犯你痕月城的规矩啊!”纳兰周易轻轻一笑,挡在纳兰周易身前的那一群执法修士,微微错愕,突然有一股五行之中的力量,豁然降临,把这群修士,竟然移动了几分,而纳兰周易的身影,在众执法修士错愕的瞬间,已经消失在了痕月城之中。

“大罗金仙!”执法修士目露惊骇,好一刻,才恢复回来,喃喃的突出了四个字!

“怎么放他们进去了?难道他以权谋私?!”一看到纳兰周易无声无息的走了进去,顿时有人不乐意了。

“对啊,一个天仙修士,凭什么让他进去?我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了,竟然还没有被查到,有没有王法啊?!”群情激奋,一些达到了真仙级别的修士,顿时大叫道。

“就是,怎么不让那个我进去,我也是天仙!”

“给我闭嘴!”听到众修士的起哄,那一群执法修士,大怒的回过头,冷冷地说道,“那是一个隐藏了修为的大罗金仙修士,你们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乖乖的等着,要是惹怒了他,一怒之下,把你们全灭了,就是我痕月城城主,也保不了你们!”

“什么?大罗金仙?!”

对于外面那一群修士,纳兰周易也没有兴趣去关注。纳兰周易稍微展露了自己大罗金仙的修为,不动声色的进入了痕月城,随意的找了一个酒馆,慢慢的坐下,品味着属于天界的美酒,旁边突兀的出现了两个深不可测的身影,缓缓的落座,和纳兰周易同桌三人,端起了一杯美酒,美美的品尝了一口。

“呵呵,想不到时隔几千年,我又再次品味到了天界的美酒,还有着浓郁的天界灵气!”须发皆白,身影飘逸的老者,惆怅的喝着杯中的美酒。

“哈哈,星尊,你现在肉身已经完全和你的魂体,融为一体,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达到你陨落前的巅峰时刻,而且你的肉身,是我用远古之时,给我自己淬炼肉身的最佳淬炼方法,现在你的肉身,已经几乎赶上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只不过是短短几千年而已,我已经历经了无数个***了!”天外天为了给星尊凝练这一句肉身,可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各种秘法,各种修仙界中的珍视奇宝,全部搭打进了星尊的这一具肉身里,基本上星尊在和这具肉身融合的瞬间,已经算是恢复了巅峰之时,只是上次被风尊三人偷袭,魂体受损,还没有恢复完全而已。

“师傅,现在不是已经好了吗!不日,你就可以恢复陨落之前的状态,到时候,就是风尊,云尊,月尊,付出代价的时候,相信这个时间,也不长了!”纳兰周易轻轻的说道。

“恩?想不到那个大罗金仙,竟然这么快,就乘坐传送阵离开了!一个小小的偏僻的城池,竟然有两位大罗金仙级别的修士,看来这个痕月城,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城池啊,难道还存在着什么隐秘?!”纳兰周易的神识,始终萦绕着痕月城,对于痕月城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不过城主府例外,那里竟然有一个大型的阵法,要是纳兰周易执意要闯的话,肯定难不到自己,可是那样势必会惊动痕月城的城主,也没有那样的必要。可是就在纳兰周易沉思的那一刻,顿时眼神一凝,竟然发现那个刚进入痕月城的修士,竟然乘坐传送阵,离去了。

“知道吗?嗜天大帝,竟然要创四大天界绝地之一的天地剑。嗜天大帝,一代剑术天才,已经达到了天界至尊的层次,就算是云尊,月尊,也不敢对嗜天大帝有丝毫的不敬,恐怕现在也只有风尊一个人能够镇得住嗜天大帝了,这一次,嗜天大帝,硬闯天地剑,要是能够再次获得机缘,得到天地剑中散发的剑道真谛,怕是就连风尊,也可能不是嗜天大帝的对手了,到时候,嗜天大帝,君临整个天界,恐怕也只有已经陨落的星尊,才能与之争锋了!”正在纳兰周易,星尊,天外天,品尝着美酒的那一刻,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句惊呼,纳兰周易三人顿时一愣,连手中的美酒,都忘了饮。

“怎么会不知道!嗜天大帝,那可是天界最为厉害的剑道天才,这几年天地剑,越来越是动荡,不时的还会出现空间裂缝,虚无空间,而且还伴有无尽的霞光照射,很有可能有绝世的天材地宝出现,也许很有可能会被嗜天大帝得到,到时候,天界第一人,怕是就是嗜天大帝了!”另一个修士,也是惊叫出声。

“不错!不过我认为风尊,云尊,月尊,是肯定不会让嗜天大帝,得到那一件很有可能是逆天的宝贝,也不会让嗜天大帝得到天地剑中的那一丝剑道真谛的,这些年,嗜天大帝一直对风尊三人,有意见,质问当年星尊为何陨落,风尊三人一额给不出任何的理由,嗜天大帝很是不忿。更何况,这些年风尊,云尊,月尊,竟然对我们仙界,很无建树,竟然在前几年,还引发了***,以泯灭了一方时空为代价,竟然下界凡间,只为猎杀一个小小的元婴期修士而已,真是化仙界之大耻!”

“嘘,你不想活了!天界至尊,也是你能够忘语评论的吗!?”

“哼!”那个修士,一脸的怒气,显然是愤怒不已,再看看***的修士,也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姿态,星尊的脸色顿时变了,最后安然的叹了一口气,暗蓝周易明白,星尊这是在懊恼,当年风尊,月尊,云尊,可都受到了星尊的提点,才达到了天界至尊的层次,可恨自己被风迷了双眼,竟然培养出了三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呵呵,星尊,看来当年你过得也不如意啊!”天外天哈哈一笑,对于星尊,天外天还是比较看重的,毕竟在如今的这片修仙界中,能够***到天界至尊的层次,都不知道经历了的多少的灾难,更何况星尊是单独的靠自身的力量,冲破了封印,得到了天界至尊的层次,又是自创了仙术星辰变,可比风尊,云尊,月尊,这三个靠别人辅助,达到天界至尊层次的天界至尊,强了不止一倍。

要不然,当年风尊,云尊,月尊,三个至尊联合在一起,先对星尊突袭,而后更是毫不留情的灭杀,才堪堪把星尊的肉身,给泯灭了,最后一丝魂灵,穿透虚空,直达下界,最后成就了纳兰周易的今天。

“你,过来!”

纳兰周易指着刚才说话的那个修士,说道,然后身上的大罗金仙的气势,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而没有影响到任何一个***的修士,那个修士惊骇莫名。

不知道怎么会有一个大罗金仙的存在,无声无息来到了痕月城,也不知道为何一个大罗金仙的修士,会对自己说话,难道刚才对天界至尊的不敬之言,被他听到了,要制裁我!?

“小人全三,见过金仙大人!求大人开恩,小人一时心直口快,求达人宽恕!”那个修士,一见到纳兰周易紧紧地盯住了自己,怕是自己要是一动,就会被瞬间抹杀了,想到这里,全三不由得心中一堵,差点晕厥过去,我一个天仙级别的小小修士而已,怎么会那么倒霉,随便说一声牢骚,就要陨落了。

“呵呵,你过来,我只是有些事情要问你,至于天界至尊,风尊,月尊,云尊,不过是三个***而已,也是天界的蛀虫,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

全三的思绪,纳兰周易岂会不知,轻轻一笑,悄然运用了佛门的清心咒,全三顿时感觉到神清气爽,刚才的那一股担忧之色,消失无踪。

“是,金仙大人!”全三恭敬的说道。

“天界至尊,自从上一次,下界灭杀一个修士以后,回到天界,做了一些什么事,有没有再出现过?”纳兰周易轻轻的问道,仿似再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可是全三却是心里一突,脸色剧变。

刚才身前的这个修士,还说风尊,云尊,月尊,只是秋后的蚂蚱了,蹦不了几天,现在又问天界至尊的事情,难道真的要灭杀三个至尊,可是那时至尊啊,那可是天界的至尊,谁能杀得了!?

“回金仙大人,自从上次归来,三个至尊,损失惨重,有人见到云尊,月尊,一个个伤得很重,怕是这几年,也不会好,只有风尊还好一点,不过也是脸色沉重,甚至是无缘无故的灭杀了一些金仙修士,不过却从来没有加过三个至尊,走出过各自的宫殿!”全三定了定心神,缓缓的说道。

“那关于这个天地剑的哪?你知道多少,慢慢道来!”纳兰周易沉声问道,有一个嗜天大帝,竟然来到了天地剑,那么纳兰周易不得不慎重了,嗜天大帝,也是一个天纵之姿的修士,已经达到了天界至尊的层次,怕是修为要是再进一步,很有可能达到星尊当年的地步。

“回大人,天地剑,是天界的一个禁地,也是一处绝地,大罗金仙一下的修士,要是不慎进入,就会立刻被无边的恐怖剑气,给绞杀,就连一丝魂魄也不会留下,大罗金仙的修士,要是进入其中,也很有可能丧命,听传闻,曾经有一个半步至尊的修士,进入了天地剑中,五十年后,却再次走出,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里面犹如一个天地幻阵,半步至尊的修士,最后也是全凭运气,才侥幸的走了出来的!”

全三咽了口气,看着纳兰周易淡然的神情,顿时低下了头。

“不过,在几年之前,天地异变,可能是有绝世的魔物,出世,竟然引发了天界的几处绝地的共鸣,其中,就有天地剑,本来死气沉沉的天地剑,不知为何,爆发出万丈光芒,然后就是无尽的剑气飘荡,里面蕴含着一丝真正的天地剑道真谛,就是嗜天大帝这个绝世的剑道天才,也自叹不如,然后毅然决然的要进入天地剑中,获得那一丝剑道真谛,依次突破现有的境界,达到另一个无法匹及的角度!”

全三最后一口气说完,然后恭敬的站在一旁,等待着纳兰周易的回应,可是等了好久,纳兰周易却没有丝毫的动静,可是全三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再抬头之时,哪里还有纳兰周易的身影,恰在这时,一个缥缈的声音传来,“哈哈,送你一颗仙丹,要是运用得好,可以助你冲击真仙的境界!”全三眼神一凝,继而狂喜,默默的把那枚仙丹,收进了储物戒指里,然后对着纳兰周易离去的方向一拜。

痕月城的传送阵之处,纳兰周易,星尊,天外天三人的身影,突然地幻化出来,可是四周负责看守传送阵的修士,却是竟若罔闻,仿似陷入了无边的沉睡之中,纳兰周易取出一系列的灵石,望传送阵的阵眼上,一按,刹那间,光芒四射,三人的身影,也慢慢的消失了去。

天地剑,此时随着嗜天大帝的到来,早已密密麻麻环绕了数不尽的大罗金仙,还有天仙,以及真仙级别的修士,一方面是为了瞻仰嗜天大帝的风采,另一方面,是心存侥幸,看看能不能得到连嗜天大帝都锤炼不已的剑道真谛,要是真正的悟到了一丝天地剑道真谛,怕是修为会风云之上,和嗜天大帝并驾齐驱。

纳兰周易传达了三次传送,永远来到了天地剑之外,看着数之不尽的密密麻麻的修士,不由得一愣,随即醒悟了过来,这一次的天地剑动荡,怕是有特殊的意义,天外天也是推测,可能是远古的一些修士,要苏醒了,这些剑气,就是不自觉中,散发出的气势而已。

纳兰周易大罗金仙的修为一震,立刻一些天仙,真仙,齐齐一震,惊讶的看着纳兰周易,然后自觉的留出了一条路,大罗金仙的修为,还没有不开眼的天仙修士,敢不敬。

来到了一处,不算太突出的地方,纳兰周易,星尊,天外天,还有无念,周若云,以及自己的父母纳兰玉叶,和何仙儿,全部从识海小世界之中,走了出来,震惊的看着天地剑之中散发的惊天剑气。

“天外天,你有没有印象,远古之时,有没有***剑道真谛的修士,可以发出如此惊人的剑气,怕是也是一个惊采绝艳的人物,不可能碌碌无为的!”纳兰周易问道。

“不过,看这气势,至少不会比我差,修为应该也是不下于我,可是这次散发出来的剑道真谛,已经超越了修士所能领悟的极限,达到了与天地共鸣的地步,也许会有人在沉睡的过程中,领悟了天地真谛,完善了自身的剑道,现在我也不敢肯定,这里面沉睡的是谁了!”天外天略微凝重的说道,同时心里也是一阵兴奋,只有修士,越来越强横,才可以战胜那个已经强大到不知什么地步的吞天神啊。

“咦,这个天地剑中,还真的有一丝玄奥的天地剑道的真谛,也不只是哪一位天纵之姿的修士,竟然可以领悟到如此之深的剑道!”纳兰周易也不得不感叹,虽然自己也领悟了清风扶剑录的一丝奥义,可是距离真正在剑道真意,不知相差了多少,不过最少也是有天壤之别。

“哇,快看,那是嗜天大帝!想不到嗜天大帝真的来天地剑里,不知道嗜天大帝的剑道,是否已经胜过了天界至尊的层次,这一次,天地剑道的真意,怕是没我的份啦!”纳兰周易身后一个堪堪踏入了大罗金仙层次的修士,看到了嗜天大帝的现身,顿时惊呼出声。

“啧啧,小子志气不小嘛!一个真仙级别的修士,也想着得到天地之剑道的真意,就怕你得到了,也带不走啊!”天外天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修士,隐隐地笑道。

“嘿嘿,前辈说笑了!”那个修士讪讪一笑,虽然看不出天外天的修为,可是能和纳兰周易这个大罗金仙层次的修士,站在一起,修为也不会低到哪去。

“易儿,我要去接受这一缕剑道真谛!”

纳兰周易看着剑气纵横的天地剑,心思也不知道沉浸在哪里去了。突然站在一旁的纳兰玉叶,静静的说道,然后身影一闪,向着天地剑之中飞去,何仙儿自是莞尔一笑,夫唱妇随,下一秒,也来到了天地剑之外。

纳兰周易一惊,天地剑,那纵横驰骋的剑气大道,自己都没有把握收服,纳兰玉叶虽然自悟了清风扶剑录,可是要达到真正的剑道,还有很长的距离,纳兰周易可不敢让纳兰玉叶独自,去收取剑道真谛。天外天,星尊,周若云,无念,毫不迟疑,瞬间来到了纳兰周易的身边。

此时天地剑之外,除了嗜天大帝静静的站在天地剑的入口之处,***的修士,均站在天地剑之外,免得受到天地剑意的冲击,就算是嗜天大帝,天界的剑之君王,脸色也凝重不已。

可是就在这一片安静之中,竟然有一群人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嗜天大帝不远处,然后前面两个一般一女的修士,头也不抬的迈步进入了天地剑之中,甚至是连向着嗜天大帝的方向,看一眼的姿态,都没有,嗜天大帝是什么人?那可是抗衡与天界至尊的人物,就算是风尊等三人到来,也要客客气气的对着嗜天大帝问好,可是这一群人竟然丝毫也不理会嗜天大帝。

顿时惊怒了一些天仙,真仙,甚至是大罗金仙,一个个对着纳兰周易一群人,怒目相视,要不是嗜天大帝没有说话,恐怕早就有人,上去要教训一下纳兰周易等人啦!

不过紧接着,令他们惊骇的事情发生了!天地剑是什么地方,就算是嗜天大帝,也是沉默了这么久,也没有赶紧去,可是这群人,直接进入了其中,连一丝的迟疑都没有,难道这都是一群疯子。

“慢着!你们是什么人?!”在纳兰周易一群人快要全部进入天地剑的时候,嗜天大帝眉头一皱,终于问出了声,可是还是有几个修士,理也不理的进入了其中,嗜天大帝一怒,竟然有人敢挑衅自己的威严,脸上怒气一现,低垂的双手,一凝,一道破灭的剑气,成形,就要发出!

“哼,嗜天,你要出手?!”星尊的声音,不大,可是听到了嗜天大帝的耳里,却掀起了惊天骇浪,这个声音,嗜天大帝不陌生,相反,还是相当的熟悉,虽然过去了几千年,可是这个声音,一直在自己的心里,盘桓着,此时再次听到了这个声音,两道炫目的眸光,直直的射了过来。

“你是星尊?!”嗜天大帝,如何不惊!风尊,云尊,月尊,三尊至尊,明明白白的说过,星尊由于自创***,在***时,走火入魔,魂飞魄散,嗜天大帝虽然怀疑,可是也找不到任何关于星尊的消息,也就默认了星尊陨落的事实,可是现在竟然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好好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虽然换了一副面目。

“嗜天,你就在外面领悟这一道剑道真谛吧,天地剑之中,有大恐怖,你的境界不够,不过天地剑的边缘,你可以进来,好好参悟,要是真的能够领悟到了这一丝剑道的真谛,那么你的修为,可以在进一步,云尊和月尊,都不会再是你的对手,可以和风尊,并驾齐驱!”星尊轻轻地说道,没有相认,也没有否认,然后开口说道,下一刻,身影就消失在了天地剑之中。

天地剑之外,嗜天大帝愣愣的望着天地剑,久久不语。

“哈哈,嗜天,怎么,连一群蝼蚁,都进入了天地剑之中,而你却只敢在天地剑的外围徘徊,不敢进入其中吗?!”正在嗜天大帝愣愣出神的时刻,身后传来了一声嚣张的大吼。

“嗜天,这不是你的性格啊!剑道真谛,可是最适合你的大道,难道你就拱手相让给那一群蝼蚁!”风尊的身影,慢慢的来到了嗜天大帝的身前,冷冷的说道。

“风尊,我的剑道,可不是你的大道,你的大道,可以掠夺别人的领悟,而我的剑道只是我自己的领悟,对于这一丝的剑道真谛,也只是借鉴,而不是吸收!”嗜天大帝恢复了冷酷的表情,随后望向另一个天界的至尊,云尊。

“还有你们两个,也不用挖苦我,等我领悟了这一道天地剑道的真谛,你们就再也不是我的对手,恐怕也只有风尊一人,可以胜得过我,至于你们,到时候,也会是一条蝼蚁!”嗜天大帝,不愧是嗜天大帝,虽然有三位至尊再次,可是还是冷冷的望向云尊,一点也不给云尊这个天界至尊的面子。

“哼,好!果然是剑道天才,难怪可以凭借一把剑,就能奈何得了我!”云尊脸色一凝,阴森森的说道,这一刻,可是有密密麻麻的修士,在看着,嗜天大帝竟然敢说自己也是蝼蚁,顿时心里的杀意,毫不掩饰的释放了出来。

“哼,云尊,你先别急,我还有一件事,要问问你!当年星尊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的走火入魔而死,就算是你走火入魔,也能逃出生天,为何修为高你十倍的星尊,走火入魔,陨落了?你可以字啊给我一个解释吗?!”嗜天大帝大哼一声,周身瞬间凝聚成一把利剑,通天彻地。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