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深海大领主

第十章 行踪败露    文 / 南宫尉缭 更新时间: 2017-08-19 02:5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陈天赐气得怒冲冠,那炙热的怒火,几乎将他体外的海水都煮得沸腾了起来。㈧㈠中┡文网沈紫衣觉了他的异常,不断用通讯器呼喊着他,希望能阻止他的冒然行动。

    但陈天赐此时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光这些该死的守卫,救出他的亲人”。他对沈紫衣的询问和呼喊毫不理会,甚至扔掉了通讯器,朝着最近的一辆巡逻艇就摸了过去。

    一阶***的武者,虽然还只是属于低级武者的范畴,但对于这些守卫在监狱四周的普通守卫们来说,已经是噩梦一般的人物了。

    陈天赐摸到小艇底下,趁着对方不注意,猛地窜出,牢牢抓住了小艇的底部,将全身的元气汇聚于一只拳头上,狠狠地轰击了出去。

    “轰”一声巨响,小艇自下至上被击穿了。强大的海压瞬间将失去了防护的小艇挤压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球。艇内的人,连呼救的声音都来不及出,就全部成了肉泥。

    四溢的鲜血,立刻招来了潜伏在四周的危险生物。陈天赐一击得手,立刻钻入地下,凭借着岩石溶解剂的效果,躲过了深海生物,继续猎杀起了下一个目标。

    即便是在盛怒之下,他也谨守着猎人的原则,绝不轻易暴露。这是在棕榈岛上多年生活得来的经验,此时被他完美的挥了出来。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他就将最近的几艘巡逻艇全部解决了。没有了外围巡逻艇的干扰,他毫不费力地钻进了磁力护罩当中,朝着河马表弟快潜伏了过去。

    河马此时正忍受着身上的疼痛,一点一点地用矿工铲敲着地上坚硬的岩石,挖取着深陷在岩石地下的矿物。他暗自咬着牙,为了能让榻上的父亲得到今天的食物,他只能拼命地采挖。

    就在这时,不知是什么东西拉了拉他的裤脚,河马以为是那些调皮的海蟹,就习惯性的甩了甩腿,想要把它们甩开。但甩了几次,现还是有东西在拽他的裤腿。他恼怒的低下头,正要喝斥,却猛地见到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嗷!”一声,河马吓得一***摔倒在地上,手忙脚乱的就要逃走。但一想到刚挖出来的那一小堆矿石,不由顿了顿。

    “河马,是我,别慌。我是来救你们的。”陈天赐的声音,在此时悄然传入到了他的耳中。

    河马一愣,惊了一惊,急忙跳了起来,爬到了陈天赐身边,抬头快扫视了一下四周,见无人注意他,这才低头急急地说:“大表哥,你怎么来了?快走,这地方不是你该来的。快走,快走。再不走,你就危险了。”

    陈天赐缓慢地探出头,咧嘴一笑,很是自傲的说道:“这地方,我能来,就能走。没事,你快将咱们族里剩下的人都找来,我带你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河马把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般。陈天赐不能***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他也和陈天赐一样,从生下来就被断定不能***,所以他们二人的关系,从小就极为要好。

    眼下,这个大表哥要来救他,他心中自然是极为高兴。但这个地方守卫森严,又有着诸多重火力看防,根本就不是陈天赐一个没有***的人能对付得来的。

    “别说了。啊赐,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但你自己也和我一样,啥也没练过,你拿什么和他们对抗。你快走吧,你们老陈家就剩你一个还活在外面的人了,你可不能再陷进来了。你叔你伯伯他们的血仇还指望着你给报上呢。你快走啊,快走!”河马不断地推动陈天赐,乞求着陈天赐快点离开。

    陈天赐和他说不明白,正要显身出来的时候,远处有三名守卫现了河马的异常,大声喝骂着走了过来。河马大惊,想也未想,用自己的身子掩护住了陈天赐。

    那三名守卫一走过来,不由分说,拿起鞭子就抽。河马痛呼了几声,硬生生咬牙坚持了下来,身子却是从未移动,生怕陈天赐被守卫们现了。

    “你这个***,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想偷懒是不是?”守卫便骂便用特制的皮鞭狠狠的抽打着河马的身体。

    这种皮鞭是用海蛇筋烘烤过后,混合着珊瑚胶特制而成的。抽在人的身上,又脆又响,声音能远远的传出几百米的距离。是这些守卫们用来震慑犯人们最好的利器之一。

    这名守卫抽得起劲,眼中露着兴奋的光芒,嘴角挂着极其残忍的笑容。***两名守卫也没有闲着,不时地踢上几脚,嘴上还不干不净的喝骂着,分明是在戏耍河马,拿河马来做消遣的道具。

    陈天赐的怒火和杀机被这些守卫的蛮横彻底勾了起来。此时此刻,什么安全守则、保命要诀,统统都被他丢在了脑后。眼看着亲人被辱,他还无动于衷,那他陈天赐真是连一头***都不如了。

    “吼!”陈天赐怒吼了一声,猛地从地下窜了出来,两只手掌若闪电一般,十指曲张,齐齐地没入到了两名守卫的胸口。

    他这一下暴起,事先毫无预兆,那两名守卫只是受过一些军事训练的普通士兵,哪里能躲得开。他们大张着嘴,嘴里“嗬嗬”着软软地倒了下去。漫天喷洒的鲜血,喷的河马满头满脸都是,惊得他连连后退。

    剩下那名守卫惊呼了一声,刚要取出随身的***械反击,陈天赐并指如刀,一挥手,仿佛切豆腐一般,将那守卫的头砍了下来。喷射而出的鲜血,窜起了几尺高,无头的尸体才软软的倒了下去。

    陈天赐双手鲜血淋淋的站在原地,回头瞧着河马,眼中的血红色,将河马惊得险些尿了裤子。“啊,啊赐,你,你这是?”河马结结巴巴的问道。

    陈天赐望了一眼远处,远处的守卫已经现了异常,正在急赶来。他对河马说道:“没时间了。等出去后我再慢慢告诉你,你现在马上将咱们族里剩下的人都召集到一起,我带着你们离开。快!”

    河马惊恐地点着头,急急地跑去召集剩下的族人去了。他便跑便脱下衣服,草草的将头上的鲜血擦了擦。绝处逢生,让他的身体充满了力量,不知不觉间竟然跑得更快了。

    四周的犯人们也看到了陈天赐出手的一幕,不少人眼中精光一闪,暗中攥紧了手中的矿工铲。***的气息,渐渐地在所有人的心中,悄然升起。

    陈天赐双眼微微眯起,身上的杀气冲天而起。如今,行踪既然已经败露,干脆就杀他个痛快。想到那些守卫拿人不当人的态度,他心中的杀气渐渐地越浓郁了起来。

    陈天赐甩了甩手上的鲜血,迎着守卫们就冲了过去。呼啸而至的***,在他敏捷的闪动中,被他一一地躲闪了过去。他双眼赤红,杀气冲天,两只手掌上更是有莹莹的光泽,在缓缓散。

    五阶橙环蛇的骨头,已经改变了他体内骨骼的成份,让他成为了一头人型凶兽。即便是被***不幸击中,也无法击穿他的体表,更是无法伤害到他的身体内部,反而激得他凶性大。

    此时的陈天赐时俨然已经化身成了地狱中走出来的魔鬼。他所过之处,惨呼声,痛骂声,悲鸣声,不断响起。他疾冲而过的地方,只会留下气息全无的死者,绝不手下留情。

    他经过五阶橙环蛇增强的骨骼,在此时挥出了极其可怕的威力。他那两手双掌仿佛是两柄巨斧一般,硬生生地在守卫群中,砍杀出了一条血路。

    更让守卫们崩溃的,是无坚不摧的离子***射出的死亡粒子,虽然能破坏眼前这个敌人的部分**,却无法伤害到他的骨骼。而**上的损伤,也在他们的注视下,很快便又愈合了。

    这便是陈天赐进入一阶***之后的好处。任何**上损伤,只需要耗费相应的元气就能修复过来。构***体的物质,普遍存在于世间,而元气就是连接这些物质,构成生物的强大能量。进阶之后的陈天赐,已经渐渐地开始能利用元气之秘,获得普通人无法获得的级能力了。

    被死亡粒子射中的地方,肉眼可见的急愈合了起来。而他坚硬的骨骼更是连守卫们的武器都能砸碎。他双眼赤红,下手狠辣无比。一个又一个守卫,被他如砍瓜切菜一般的杀死。鲜血淋得遍地都是。无头的尸体,残破的尸骸散落在他的身体四周。

    陈天赐立足的地方,几乎成了一座修罗场。死亡的守卫越来越多,而陈天赐和守卫们混战在一处,远处的守卫们即便握着重武器也不敢轻易开火。终于,有守卫顶不住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失声喊道:“魔鬼,你是魔鬼。”

    那人喊完,丢下武器,飞也似的逃走了。余下的守卫们也纷纷丢盔弃甲,拼命的逃了起来。陈天赐残忍地笑了笑,拾起地上的离子***,将逃走的守卫尽数杀死,一个不留。连远处握着重武器的几名守卫,也成了他的***下亡魂。

    一千五百名守卫,就这样活生生地葬送在了陈天赐的手上,他内心的浓重杀机此时也终于得到了缓解。礁石林监狱里的犯人们都已经惊恐地退缩到了一处,无人敢靠近他。***刚刚生的时候,这些犯人们并不是没有想过要一起***。

    但守卫们的火力压制,立刻打死了数十几名敢于参与***的犯人,剩下的人,顿时都不敢再参与了。而陈天赐暴虐的杀敌手段,也让他们从心底里冒起了寒气,谁也不敢靠近他,之敢远远的瞧他大杀四方。

    陈天赐一步一步迈过地上守卫的尸体,朝着犯人们***的地方走了过来。犯人们都惊恐地连连后退,更是自动地闪到两边,给陈天赐让出了一条通道来。

    陈天赐没有理会这些人,径直穿过他们。河马已经召集了全部的人手,正在远处静静的等着他。陈天赐瞧着那几名衣衫偻缕的族人,眼眶一热,疾步而去,正要迎着远处的河马等人走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极度危险的感觉。

    他想也未想,身子一扭,闪了过去。“啊!”数声惨叫同时响起,几名犯人被一支长柄鱼叉串联着钉死在了地上。鱼叉的尾杆还在不断颤动。

    陈天赐霍然转头,瞧着远处走来的两个人。那两人一高一矮,一男一女,男的又矮又胖,女的又高又瘦,男的奇丑无比,女的貌美如花,男的形如矮冬瓜,女的形如瘦竹竿,但偏偏两人携手而来,俨然是一对情侣。

    “小子,刚才就是你在嚣张?”那男人扫了一眼地上众多守卫的尸体,眼中毫无感情。

    那女子踢过几具尸体,随意看了看,啧啧连声:“啧啧,小小年纪,下手这么毒辣。看来你父母是没有好好教过你,做人要善良吧。真是够狠的啊。”

    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上,若隐若现的散着强烈压制陈天赐的力量。陈天赐不敢大意。他迅转身,手背到身后,朝着远处的河马等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过来。

    他混在犯人当中,并不会让刚赶来的这两人注意到他的目标是河马等人,若是不慎被他们知道了,万一这次失手,那河马这些人必死无疑。

    这个细微的动作让远处的河马等人立刻停下了脚步,同样也让四周的***人对陈天赐产生了好感。陈天赐不知道的是,四周的犯人们以为他是在向他们示警。

    “小伙子,你要当心。这两人外号叫黑白双煞,是很棘手的人物。他们俩也是典狱长手下最得力的两员大将。”有人善意的提醒道。

    陈天赐瞧了那人一眼,有些意外。他点了点头,慢慢走了过去,离着那两人几米远,遥遥问道:“不错,刚才就是我。你们俩个想怎么样?”

    “哎呦呵,小子,你毛都没长齐,还敢在我圣手黑风面前嚣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矮胖子很是不爽的说道。

    陈天赐嗤笑了一声,讥讽道:“死胖子,你这德行,还敢说自己是圣手,我看你改外号叫矮冬瓜好了。啧啧啧,这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最好例证了。”

    “小子,你找死!”矮胖子大怒,握住鱼叉,猛冲了过来。“小黑,小心点,这小子有古怪。”竹竿女在后急忙提醒道。

    “知道了。等我插死他,丢他去喂鱼。”矮冬瓜大叫了一声,擎起鱼叉,挺叉就刺。一股猛烈的劲风,从鱼叉上急传出,迎着陈天赐的面门就疾冲了过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